【业渚】《流年低语》02(除妖师×地缚灵)

依旧是合志内容,写完忘记发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

就是因为写完了才忘记发啊⁄(⁄ ⁄•⁄ω⁄•⁄ ⁄)⁄


传送门:  01

========================================

Chapter02   往昔

 

追根究底来分析的话,赤羽业和潮田渚的相见其实只能算得上是一个意外,还不是很美好的那种。

 

彼时的赤羽业还没有现在这种傲视群雄的卓绝实力,还是孩子的他抱着一柄几乎和他身高等齐的连鞘黑刀,被少说有20多个等级高低不一的除魔师追在身后,一路电火雷鸣跌跌撞撞的给撵到了远离城市的山林边沿。年幼的赤羽业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是生命安全的威胁催动着他的本能,不顾后面追兵突兀停下来的异动,找准了间隙借着渐深的夜色一头扎进了山林中。

 

在他身后,一大帮人就那么眼睁睁的瞅着那个狼狈的身影走脱,等到赤羽业的背影都看不见了,他们还是停在原地面面相觑,像是被一道看不见的界线阻拦了一般,半步不敢逾越。

 

“……前辈…这……”稍微有些资历的除魔师按下了同行年轻人们的躁动,转而为难的看着脸色铁青的领头人“这里是八族禁地,我们……”

 

“……走。”一头板寸的男人沉沉的叹息着,语气果断的下了命令。

 

“好嘞!”那人松了一口气,转身冲着身后的除魔师们一挥手“走!回去!”

 

“闭嘴!谁让你回去的!”听到这个命令的男人动作一顿,猛地回身冲着那个年轻人的脑袋上就是一巴掌。

 

“您说的啊!”被揍的人有点委屈。

 

“让你往里走!”年长的除魔师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眼中写满了对他后辈理解能力的鄙视。

 

“可这里是八族禁地啊!那小鬼跑进去肯定是有来无回啊!”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男人凝视着蛰伏着阴影的山林,语气中的沉重感染了他身边的年轻人们“这是族长的命令……赤羽业的尸体必须回归赤羽家,哪怕是滩碎肉!”

 

“八族禁地,闯入者生死有命。”年轻人烦躁的扯着自己的额发,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族长这是不顾我们死活了。”

 

“上层的人谁会顾忌我们这些打杂的。”被称为前辈的男人抬手冲着虚空一抓,一柄雪亮的长刀自空气中缓缓汇聚凝形。握着这柄大刀,他上前一步迈过了那条用灵力画下的界线“走了!”

 

“前辈!!”

 

“进入禁地你还有可能活着出来,完不成任务,你就已经半只脚踩进鬼门了!”

 

追兵们的纠结赤羽业不知道也不是他关心的,他只知道自己暂时有了一个可以短暂休息的机会。赤发色短发的孩子将自己整个人缩进了一处古木的根茎构成的凹陷位置,额头抵着刀鞘,他努力平复着剧烈的呼吸。从本家一路逃到这个边界,几乎是横跨了整个城市的逃跑路线耗尽了赤羽业的全部体力,哪怕他利用道路上那些普通人给追兵添了些苦头,也没能过多的阻止他们的追击脚步。

 

太弱了。

 

尚是幼童年龄的赤羽业首次在心中嘲笑了自己,并且燃起了对力量的渴望,往日只喜欢将注意力集中在捉弄族中笨蛋上的赤羽业第一次憎恨起了自己当初达到了学习指标后就撂挑子不干的行为。人在做天在看,当初仗着自己学的快不努力,现在力量不足的报应就全都找上来了。

 

“那小鬼的味道朝着这边来了!”

 

糟糕!追上来了!

 

赤羽业被远处的声音惊的瞳孔猛的一缩,顾不上还没有喘匀的气慌忙的敛了声息从树根处小心翼翼的露出了眼睛。几十步开外的地方,双目闪着莹绿幽光的狼形式神正嗅着空气中的味道,仔细的探查着赤羽业的踪迹。一路上没少吃这只式神苦头的赤羽业压低了身体,整个人贴合在地面上,慢慢的、悄无声息的向后退去。

 

“啪!”

 

木杆断裂的声音突兀的蹿入了赤羽业的耳中,赤发的小少年慌张的低头看向了发出声音的腿部位置,夜色下的山林光线昏暗,赤羽业不知道自己碰到的是什么,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被发现了。

 

恶狠狠的啐了一口,赤羽业猛地一拍地面滚出了树根附近,还没等身体停稳便连滚带爬的站起了身体想要向着更深的树林中奔去。划破空气带着风声的弩箭从身后飞出,擦着鬓角钉在另一棵树干上的弩矢让赤羽业距离更近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而紧随其后的第二发弩箭也让他感受到了被倒钩刺入皮肉的剧痛。

 

带着皮肉撕裂的声音,赤羽业一个踉跄扑倒在了不平的山间地面,刺入了左肩后的弩矢如同分散的细小抓手一般,卷紧着伤口内的肌肉,持续性的撕裂剧痛冲击着赤羽业的神经,他知道这不是普通的弩箭,但是没想到会这么疼。

 

死死的咬紧了下唇,赤羽业凭着仅剩了毅力将示弱的哀嚎和呻吟压在喉咙中。成年人尚且无法承受多久这样的剧痛,更何况还是稚童之龄的赤羽业。等到追兵走近时,他的神智已经几乎快要溃散在这一波波的剧痛中。

 

“这么近的距离你竟然射偏了?!”

 

“这么黑的天你射一个试试!站着说话不腰疼,射中了不就得了!”

 

“够了!五郎的弩矢特殊,达到目的就行了。”

 

……这帮家伙…以为我受伤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竟然在这么近的距离闲聊。神智昏沉的赤羽业扣紧了手中的连鞘黑刀,心中不无嘲讽的嗤笑着。用力咬破了舌尖获得了一丝的清明,眼看赤羽业就要起身抽刀做最后的拼死一击,一股冷香却在这时涌进了他的鼻翼间,清朗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温润平和却隐含着一丝赤羽业可以察觉的沉毅与眷恋。

 

“这是……重华的气息?”

 

蓦地,赤羽业在一瞬间突兀的放松了身体的全部戒备,瘫在了地上。

 

骤然出现的声音不止传到了赤羽业的耳中,像是被掐断电源的收音机一般,所有的声音在霎时间尽数收敛,仅剩下山间的风声与丝丝虫鸣。

 

“什么人!”

 

“见鬼禁地有人!”

 

“真是废话……话你都说不明白了吗!”

 

“都小心!”

 

停顿数秒后,追兵的队伍彻底炸开,不过没等这片骚乱结束,一股阴冷之气便当头罩下,盛夏的时节却硬生生的让所有人打起了哆嗦。哪怕是只在今天近距离感受过杀气的赤羽业也能分辨出,这阴寒的气息中所裹夹的庞大杀意,纯粹、干净却又气势骇人。

 

耳边有踩踏地面的声响,骚乱的声音再度被掐断,赤羽业费劲的想要撑起身体查看情况却被一只手按住了肩头。

 

“重华的血脉……原来是红莲啊”

 

纤长白净的葱白手指搭在了刀柄之上,蹲在赤羽业身边的人颇有些遗憾的叹息着,指尖轻点了后肩的伤处,带着寒意的白霜自伤口蔓延出了一处屏障。趴在地上的赤羽业精神一震,他清楚的感觉到了那人的离去……啧,离开了吗?果然还是要拼一把啊,不过倒也是谢谢那个人帮忙处理伤口了。

 

“禁地见血是为大忌,念你们侍奉赤羽家此次便不予追究,速速离去。”

 

本应离开的人声音却又突然响起,这让赤羽业不由的一愣。

 

“我们无疑冒犯,只是奉家主命,您背后的小鬼我们必须带回去,多有得罪。”

 

刀兵磕碰的声音清脆悦耳,将要动手的前兆令空气都带上了几分紧迫。咬着牙关,趴伏在地上的赤羽业费力的撑着地面,小心心翼翼的翻过了身体望向了挡在自己身前的人。宽大的玄青色和服裹在人身上,明明是与父亲不同的瘦弱背影,却带给了赤羽业同样的安全感。

 

他注视着陌生人的背影有些出神,而在那一刻,蓝炎的火光破开地面,自青年身边冲天而起,隐隐的龙吟长啸回荡在这一方空间。对方那头披散在肩头的水色长发随着蓝炎带出的罡风微微浮动,重新出现的声音温润不在,有的只是蕴含着一片骇人冷意的简短话语。

 

“我说,离开!”


评论(2)
热度(58)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