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流年低语》01(除妖师×地缚灵)

本文为之前合志内容,积压了这么久也应该可以了

要不是上次爬上来看到shiki更新了,我都快忘了自己写了这么一篇_(:з」∠)_

================================

Chapter01闲时


世间万物皆按法则运行,光明孕育阴影,黑暗反衬光芒,阴阳调和五行相生,不外如此。

 

古老的除魔师繁衍至今,依旧遵循着从祖辈那里所流传下来的法典,恪守着世间的规则,平衡着阴与阳的界线。行走在黑暗与光明交汇处的他们有着最崇高的品性,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被恶念所玷污,不会被怨灵所侵蚀,才能保护住自己的本心继续守护着万物生灵。

 

“每次这本书的时候我都觉得,这上面说的根本就是鬼扯。”抱着连鞘黑刀的赤发青年倚坐在古树边的草地上,合了手上的书就冲着跪坐在他不远处的蓝发和服青年开口抱怨“什么最崇高的品性,也就是骗骗那些被使命感所驱使的热血青年。”

 

“真要是有那种品性,干这行的也就没那么多龌龊的勾当了。”他嗤笑着,满眼不屑的将视线投向了蔚蓝的天际“人类…没有争端和私欲,哪还会诞生出那么多大妖怪。”

 

“但是至少,在我那个年代,除魔师们确实是拥有极为崇高的品性与牺牲精神。”双目微阖的蓝发青年缓缓的睁开眸子,递给了正看着他的青年一个平和的眼神,深邃透亮的湖蓝色瞳仁中有着浅浅的温润笑意“否则的话,除魔师也不可能传承至今。业,不管如何,这个族群中确实有着那样品性崇高的人,你不能因为曾经的经历就否决这些。”

 

“嘁,又来了啊。”青年翻了个白眼,随手将书扔到了身边“渚你这种随时说教的习惯,难道真是因为年纪大了所以总是喜欢教导年轻人?”

 

“……你这张嘴还是这么不讨喜。”

 

蓝发青年微微一愣,随后苦笑着撑起了身体向着树干那里走去。包裹着蓝发人消瘦身体的玄青色和服随着吹拂的微风泛着细小的涟漪,浮动间的衣摆处,藏匿着玄奥之意的暗纹若隐若现,隐隐勾勒出了一幅祥龙踏云的纹饰。明明是一名身形清瘦纤细的青年,却在这身和服的衬托下愣生生的透出了一股厚重的威严。

 

虽然已经很熟悉了,但是看着对方这么走到自己眼前,赤发青年依旧有些不习惯的吞咽了一下唾液。他不喜欢对方这身衣服,哪怕这让蓝发青年看起来是那样的华贵庄重。

 

“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低沉的笑声缓解了对方带来的压迫感,赤羽业懒散的靠在树干上,看着走到身边的人慢慢蹲下身,将他刚才扔到一边的书本捡起来,小心的拍打着那上面的草屑“渚,我是到你这里来找清净的,不是来背书的。”更何况那本入门的静心谱他倒着背都能背下来了。

 

“所以我才会给你这本书。”蹲在赤羽业腿边的潮田渚抬头注视着那双暗金色的眸子“你的心静不下来,到哪里都讨不到你想要的清净。”

 

“业,你的杀气越来越重了。”淡淡的忧虑在青年的眉宇间闪现“你真的没有察觉到吗?”

 

“……”

 

指节叩击着搭在肩膀上的黑色刀鞘,静静的看着潮田渚的赤羽业蓦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在潮田渚惊讶的注视下伸出手牢牢的扣紧了他的手腕,而后一个用力将人扯进了怀中,结结实实的抱了一个满怀。

 

潮田渚踉跄不稳的几乎是用砸的姿势被赤羽业抱了个正着,他习惯性的扶着人的肩膀推拒两下看能不能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未果,只能转为安静的呆在了赤羽业的怀中。

 

“业?”整张脸快要埋进对方衣襟中的潮田渚动了动脖颈,勉强露出了小半边的脸“业你怎么……”

 

“嘘——”赤羽业轻声嘘着气,阻止了潮田渚想要说的话“让我抱一会儿……就一会儿。”他收紧着手臂,像是要把怀中的人揉进骨血一般“就一会儿……”

 

这之后,我还是那个能把那群杂碎打得满地找牙的赤羽业。下巴抵在潮田渚的头顶,赤羽业微微阖上了那双锐利的暗金色眸子。

 

属于青年人的低沉嗓音中有着少见的疲惫,如此清晰可查的情绪令潮田渚有些怔愣。片刻后,不可抑制的心疼在他的心口缓缓的蔓延开来。没有再拒绝,也没有再挣扎,潮田渚从赤羽业的臂弯中抽出了被压制住的双臂,主动环抱住了赤羽业的身体,抬起的左手自然的落在了赤发青年的发顶轻轻的拍动着。

 

“累了就睡一会儿吧。”他操着柔和的声线开口道“有我在,睡吧。”


===========================

那什么,询问一下。

镜像我们口头完结好不好(ntm)!你们来YY!我讲给你们听!!有啥问题都可以问那种!

评论(21)
热度(75)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