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51

Chapter51——坦诚

偶然坦诚一点,日子就不会过得那么辛苦了嘛

 

 

诚然如中村莉樱所说,承认自己的失策对于赤羽业而言是有点丢面子的事情,凭着自己的实力,他毕竟是有着几分常人所不拥有的骄傲的。但是丢面子与骄傲不是阻止赤羽业开口的原因,在杀老师与森蚺的双重打磨之下,过早的承受了某些失败的少年在反思中逐渐找到了自己应该有的处世态度,虽然只是雏形,但是这已经是个很不错的开端了。

 

而在这样的开端之下,相较于面子与骄傲,赤羽业所思考的事情要更深一个层次。清醒的人总会无时无刻的寻找自己身上的漏洞,并按部就班的补齐它,因而也就更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那么发现某些隐匿的感觉自然也不那么奇怪。

 

事实上,赤羽业觉得自己应该更早一些察觉,更早一些反思,如果在之前就有过这样的意识,那今天也就不会闹到这种几乎无法收场的程度了。

 

潮田渚于自己而言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是赤羽业从未更加深层次的、透彻的思考过的问题。

 

无论是当年的渐行渐远还是前一段时间的冲突,总是忽然爆发的问题让阅历仍旧不深的红发少年有些焦头烂额。尖锐的性格令他先于思考一步做出了最激烈的反抗,疏远和动手,这种伤人伤己的事情他不止做了,还做了两遍。

 

这段时间反思自己行为的赤羽业真的挺想回到过去,狠狠的嘲笑当时的自己的。

 

每个阶段都觉得以前的自己脑子有坑,赤羽业目前就处在这个时间段。

 

怒火的爆发并非毫无根据,冷静下来后的赤羽业难得认真的思考过究竟是为什么。那时候,心中总是快速的滑过各种明悟,然而当他真的想将这些都抓进手里时,它们却又跑的无影无踪。

 

这样看得着却抓不住的情况令那一段时间的赤羽业十分的焦躁。索性,教导他的人还不算糟糕到骨子里。暗翼虽然乐于看十年前的自己吃瘪不痛快,但是在逐渐恢复的记忆的作用下,到底还是不想让赤羽业摔的太过惨痛。

 

糟糕的未来有一个就够了,既然赤羽业可以想到这里,那也就不妨推他一把。

 

“会愤怒说到底还是在你心中,潮田渚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变化了吧。”那时候,倚靠着粗粝树干的赤发男人看着在地上呈躺尸状态的少年开口道“又或者说,你突然觉得小动物有着那么强的攻击性你觉得很不安?”

 

“我和渚虽然有很多无法达成一致的地方,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因为这种事情而争吵过。”男人摩挲着衣兜中的戒指,语气不无遗憾“毕竟我们当初认识的时候,渚他已经优秀的我不能去小看了。”

 

“有时候我倒还是挺羡慕你的,可以看见潮田渚曾经弱小的样子。”

 

“渚他被激的太要强了,少了很多的乐趣啊。”

 

所以你这家伙总是被森蚺嫌弃也是有原因的吧。

 

虽然赤羽业少年在当时用着极大的热情用眼神将发言的某个前科糟糕的赤发男人鄙视了一个遍,但是将话听进去之后赤羽业又不得不承认,暗翼说的确实没有错。

 

他从未真的正视过潮田渚,哪怕已经搭档,并且也听过潮田渚想要与自己并肩的想法,他也从未将他当成与自己有着相同可能并且足以并肩的存在。

 

如果正视,那么他应该表现出的是欣喜与乐见其成,而不是在潮田渚恪守着不能对同伴出手的教导时对少年回以几乎无法控制的暴怒。

 

感觉被曾经轻视的人所小觑,所以愤怒;感觉曾经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读懂的人却在逐渐脱离掌控,所以焦躁。

 

赤羽业自认为自己的掌控欲还没有强到变态的程度,他不会轻易的就想去掌控一个人。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会让自己那样迫切的想要宣泄无法掌控潮田渚的不满呢?

 

当对一个人有好感时,就会不自觉的想要去了解更多,进而更进一步的将人抓在手中,掌握住这个人,然后杜绝一切他会离开的可能。

 

他对潮田渚有好感,又或者说,更坦诚一点……他喜欢潮田渚。

 

得到这个结论的时候,坐在家中的赤羽业用手掌抵着自己的双唇蓦地睁圆了那双暗金色的眼睛。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先去震惊于对好友的企图,还是应该先去控诉那对来自十年后的糟糕成年人所带来的差劲影响。

 

这俩人要不是在那时当众吻的难舍难分,他估计也不会往这边偏。

 

以上是赤羽业在意识到自己感情后的三分钟内所诞生的自我欺骗,三分钟时候他就重新回到现实继续审视自己了。

 

喜欢上一个男孩子,尤其还是自己的好友,这个冲击对于时年15岁的赤羽业少年而言还是有点大。

 

毕竟觊觎自己朋友的这种话传出去也不是那么好听不是?

 

能想明白这点,那之前很多莫名其妙的不爽也就很好解释了。想到比较久远的,自己对潮田渚过分关注森蚺这个行为的不爽,赤羽业的脸色不由的变了几变。原来那么早的时候自己就对渚君有着不可告人的觊觎心理了吗?

 

等等,按照之前的论调来讲,当年的疏远是不是也代表着……

 

阴沉着脸色的赤羽业忍不住一巴掌拍上自己的脑门,丧气的呻吟一声。

 

够了,别再想了,再这样下去会质疑自己当年的双商啊。

 

虽然不知道方向对不对,但是总算想明白对于赤羽业而言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不是不敢承认、不敢正视自己内心的懦弱者,回避和忽视显然都不是他的风格。或许未来还有不确定的因素,但是对于潮田渚,赤羽业还是想要尝试着去接受感情,毕竟不惹人讨厌还能越来越对自己胃口的人真是太少了。

 

然后,定下心的赤羽业就不得不面对一个更艰难的问题——怎么和潮田渚说。

 

自己之前和没吃到糖就闹的小孩子一样揍了潮田渚一顿,这样的行为肯定是要道歉的,就算不喜欢对方,单纯的站在搭档的身份上他也是需要道歉的,更何况他确实喜欢潮田渚?但是然后呢?道完歉之后呢?继续做着距离已经有点暧昧的搭档吗?

 

赤羽业不想,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不知道潮田渚能否接受这些,目前来看温水煮青蛙的办法最为稳妥,但这又不是赤羽业最想用的办法。或许以后的他会,但是现在,赤羽业更喜欢一战定乾坤的做法。

 

想要说明,但又要考虑到潮田渚的感受,不想连朋友和搭档也无法做,贪心的人自然是要全都抓在手里。所有就这样纠结着,赤羽业度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甚至于前两天还被中村莉樱用语言刺着提醒了。

 

有点耻辱,想向喜欢的对象道歉还要被其他人提醒。

 

赤羽业少年不是那么开心。

 

面上不露声色,心中却弯弯绕绕出了一个盘山公路的赤羽业对于其他的事情也就不是那么上心了,而太过聒噪的人自然也逃不开带着发泄意味的威胁。

 

玩味而隐含锋锐的视线越过了众人,笔直的钉在了冲着其他人吵闹的寺坂龙马身上。

 

“还真是没有比现在更讨厌你大嗓门的时候啊,寺坂。”

 

赤羽业张开的手掌死死的扣紧在寺坂龙马的面颊两侧,竖起的食指抵在了扬起弧度的唇边,并不含任何情绪的单纯微笑却令寺坂忍不住软了膝盖,生出了被眼前还没有自己高的红发少年俯视的感觉。

 

“这样的行为未免太差劲了寺坂,真的是要打架的话——”懒散的音调轻柔却又隐含着令人生惧的张力“要少说废话多下死手才行。这里毕竟是一间允许进行暗杀的教室啊,不好好利用这里的规则怎么行?”

 

我们要承认,赤羽业确实是一把威胁好手,从潮田渚的角度来看,寺坂挥开赤羽业的手大步离开时,毛都快炸起来了。有一瞬间的谜之同情寺坂同学啊,承受了业君的坏脾气迁怒什么的,蓝发少年微微叹息着。

 

拥有着察觉赤羽业情绪必修技能的潮田渚十分轻易的就看穿了对方那糟糕的情绪,这也让他想要找赤羽业的想法暂缓下来,要说事情的话……还是在对方情绪比较好的情况比较好吧,在母亲那里积攒下来的谈话技巧让潮田渚选择了等待。

 

不过还没等到他找到合适的机会,赤羽业倒是抢先出手将他叫走了。

 

因此,本来应该参加寺坂所说的暗杀行动的潮田渚就这样被自家搭档扯到了小树林里,与眼前的人面面相觑。

 

对于赤羽业而言这是个难得的的机会,在寺坂说出要所有人去后山的时候他就知道,应该行动了。所有人都出去了,既能避开那些八卦的家伙,又能有一个相对清净的单独环境与潮田渚面对面。这样的环境对于他将要说出口的事情来讲真是再好不过了。

 

成功的将潮田渚带去了平时他和暗翼练习的小树林后,赤羽业注视着少年那双正静静的看着他的湖蓝色眼眸,突然就在心中推翻了他先前早就酝酿好的说辞。

 

在没有确认潮田渚是否抱有同样的情感之前贸然开口还是太过鲁莽,赤羽业知道潮田渚的性格,那种哪怕自己纠结到死也不会忍心伤害朋友的仁慈对蓝发少年而言太过不利,喜欢一个人不是为了让他困扰,现在就直言相告未免太重私欲,这同样不是赤羽业希望的。

 

不管怎么说都是麻烦透了啊。

 

太过透亮的瞳仁令他的不自觉的错开了眼,看上去就像是在纠结应该怎么开口的样子。事实上他也确实是在纠结应该怎么开口,不过内容和潮田渚想的有点不一样就是了。

 

赤羽业也挺烦自己这样的,关键时刻你怂什么!揍都揍了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赤羽业同学,你这样的思想很危险,是会被森蚺老师教育的。

 

“渚君。”

 

两人之间沉默了不知道多久后,赤羽业终于开口叫了搭档的名字。他仍旧不知道应该怎么向潮田渚讲述自己的感情,不过有句话说的好,如果理智不知道应该如何抉择的时候,那就由心来做决定吧。

 

“那天的失衡我很抱歉。”

 

道歉的话并没有赤羽业想象中的那样难以出口,定了定神的赤羽业转回了视线重新接上了与潮田渚之前的对视。

 

看着少年因为震惊而猛然睁大的双眼,赤羽业一边觉得好笑,一边又觉得自己混蛋。对方这个样子估计也是没有料到他会道歉,已经决定要自己先退一步了吧?联想之前潮田渚似乎也有话对自己说的样子,赤羽业咧了咧嘴角。

 

“对你动手,我真的很抱歉。”

 

“不不,业君你别这么说,其实我也有错。”没料到赤羽业竟然会先行道歉的潮田渚在回过神后,连忙摆手“要是那时候我能察觉到你的情绪的话,事情或许就……”不会发展到那样。

 

“可那不是你的义务,渚君。”赤羽业打断了潮田渚的话,红发少年认真的注视令他的搭档不自觉的止住了话头“很早以前森蚺就说过,搭档是双方的事情,相互信任,相互依托。搭档可以在必要的情况下转变为伴侣,但是伴侣却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搭档。我们应该是对方最信任的人……”

 

“可是我却没有做到。”

 

“……业君。”潮田渚双唇开合,忍不住又叫了搭档的名字,不过被对方挥手,再次打断了。

 

“听我说渚君,先听我说完。”赤羽业的食指指尖在距离潮田渚双唇不足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如果我真的信任你的能力的话,我不会也不应该对你发那么大的火,只因为你那些不为我所知的能力。作为搭档,我应该为你高兴才对。”

 

“我始终,从头到尾都没有真的将你当做可以依托后背、并肩面对一切的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赤羽业说到了点子上,潮田渚的眉梢微微低垂,遮住了眸光,也掩盖住了自己眼中的情绪。瞅着眼前的人这副样子,赤羽业咧着嘴角,深吸了一口气挑起了一个苦笑。

 

“你明明已经在改变了,我却视而不见,依然固守着之前的印象……大概要被森蚺嘲笑到死了。”

 

“森蚺老师其实没那么讨厌你,业君。”作为好学生,潮田渚少年立刻就为自家老师开始辩解。

 

“……”这时候提森蚺是他失策。偏开头,赤羽业手背抵着额头,露出了一个不忍直视的神情。

 

“好吧好吧,他其实没那么讨厌我。”赤羽业嘴上这么说,但是实际上语气极为敷衍。

 

“业君——”蓝发少年有些不赞同的拖长了声音。

 

“嘛,别那么在意,我要是真的能和他和平相处,那才是奇怪吧?”

 

赤羽业不在意的冲着少年一挑眉,而被对方这么一说,想到那个场景的潮田渚微微一愣,最后也绷不住的露出了一点笑容摇了摇头。

 

赤羽业和森蚺要是真的有相亲相爱的一天,那一定是出什么问题了。

 

“在态度上我知道我做的不够好,在渚君你努力的想要不拖后腿的时候,我却毫无作为。”

 

“我们之间的隔阂其实不小,明明都那么熟悉了却仍然叫着敬称。这已经不是相互尊敬可以解释的了。”

 

这样奇怪的氛围甚至已经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想到神崎曾经看向他们两个人的眼神,赤羽业在心中摇了摇头。

 

“我想过,虽然只是一小步,但那也是循序渐进改变的开端。”

 

赤羽业插在兜中的手微微握紧,用着少有的郑重神态认真的与眼前的少年对视着。

 

“我应该可以直接叫你的名字吧?渚”

 

湛蓝的双眸蓦地睁大,真切的传达着它主人的震惊,表面郑重镇定实际上心里已经快跑过山车的赤羽业默默的攥紧藏起的拳头。就在赤羽业的脑门已经快要渗出汗液时,蓝发少年扬起了真切的柔和笑容,在赤羽业的注视下,笑弯了眉眼的潮田渚轻笑着,不是那么认真的叹息道。

 

“……什么啊,不都已经自己擅自叫了吗?”

 

那一刻,没来由的,赤羽业觉得潮田渚重新看向自己的双眼中载满了暖人的星辉。

 

 

==========================================

这算是第二个变化点,既然提前安排了他们两个的撕逼,那自然也不是没用的,剧情开始要拐向迷之方向了。


沉迷考试刷题无法自拔,如果哪天开始我的文读着有一股子政府报告的味道那绝对不是我的锅。

要临近毕业了,我的事情也有点多,更新只能说断断续续吧,不过我会努力在你们考上大学考上高中之前完结的。

还呆在业渚坑底的小伙伴们!你们还好吗!未来继续相依为命吧!⁄(⁄ ⁄•⁄ω⁄•⁄ ⁄)⁄

评论(44)
热度(140)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