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哨兵向导小段子

都是一些随手的小段子,想到了就随心写,具体的背景和双塔之锋有一定的重叠。

段子与段子之间的联系千丝万缕,小段子嘛,写的开心就好,嗯




“作为这一期最优秀的向导之一,你有权利在现任的上级哨兵当中挑选一名搭档。这是名单,尽快选定,”

 

“少校,这点……我不明白。”蓝发青年拧着眉头,疑惑的指着表格上方标注的结合字样“结合是…我想的那样?”

 

“是的。”被称为少校的男人点了点头,随手将一份更详尽的资料放在了青年的手边“只有结合过的哨兵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现在的战况,塔里急需可以完全发挥出作战实力的上级哨兵来担任尖兵。”

 

“……一定要这样吗?”手握名单的蓝发青年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塔里有过相关规定,在向导不同意的情况下,已毕业的向导是可以暂缓搭档进入观察期,观察期后再经由自己的接受程度选择所要搭档的哨兵。这样直接进入结合模式的命令完全不符合塔的原始章程。”

 

神色严肃的男人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后快速的摇了摇头。

 

“战时一切以对塔有利的命令优先,中尉。哪怕是违反了原始章程。”他看着青年“我很欣赏你的质疑精神,但是现在你必须遵守命令,记住,你是一个向导。”

 

你是一个向导,一个经由塔训练的向导,你没有发言权,必须遵守命令。

 

从被带入塔的第一天起就一直灌输于意识中的原则蓦地浮上了脑海中。端坐于办公桌后的蓝发青年双目微阖默然无语,片刻后,当他重新睁开双眼时,那双湖蓝色的瞳仁中闪烁着异常坚决的信念。

 

“……我拒绝。”青年看着少校,已经站起身的他在高大的男人面前有些矮小,但是丝毫不损他此时的气场

 

“你再说一遍?”

 

“我,潮田渚,拒绝接受这个命令,并以个人的名义,向双锋塔裁判所提出异议与上诉申请!”

 

……

 

“真是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赤羽业夹着一杯咖啡,端着书本坐在潮田渚的办公桌上说到。房间的主人从繁杂的事物中抽出空来无奈的瞥了一眼自家搭档后,无奈的摇了摇头,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手头的各类报表上。

 

再一次的,潮田渚有了强烈的想要诅咒赤羽业的心情,为了这些属于赤羽业却最后不得不由他来解决的文件。

 

“那之后呢渚,在你勇敢的反抗了双锋塔的领导之后。”赤羽业打趣的将手上那本传记体的小说塞到了潮田渚的眼皮底下,成功的打断了他的批阅工作“来吧,先别理那些文件。虽然只是小说,但我还是好奇,要知道这次可以被记录在历史报告中的革命的源头就是你的上诉。和我说说,嗯?”

 

“被关起来了。”潮田渚耐着性子将小说推开,头也不抬的继续了手上的工作。

 

“就这么简单?”赤羽业一愣。按照他的理解,潮田渚这样做,不被架到实验室解剖一波就被直接关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蓝发青年的动作顿了几秒,然后抬头很是茫然的和赤羽业对视着。

 

“不然呢?”潮田渚茫然的眨了眨双眼。

 

赤羽业没说话,只是晃了晃被推回来的小说。

 

“业你在开玩笑吗,你明知道那只是小说!”潮田渚觉得自己有点头疼。

 

“这种传记小说本身也是有一定的依据的。”被吐槽的赤发青年毫不在意的跃下办公桌绕到了潮田渚的身后一弯腰,自己整个人如同撒娇的大猫一般压在了潮田渚的身上,刚好将自家向导完全的纳入怀中。“我想知道在我遇到你之前,你那些被隐藏的经历。”

 

“从结合开始我们就是一体的,渚。你不需要向我隐瞒那些,记得杀老师说过的吗?你是我的向导,与你契合是我的天职。”

 

再次被问及过去时,潮田渚少见的迟疑了几秒后,方才开口回绝了他伴侣的请求。观察到这点的赤羽业无声的抬起了自己的嘴角,于他而言,这是一个好兆头——潮田渚终于动摇了。

 

“业,他们都过去了。”

 

没有回头,被人轻蹭着面颊的向导停下了笔,感受着空气中弥漫的、带着全然温柔的只属于赤羽业的信息素,醇厚的烈酒香气带着十足的侵略感却意外的让潮田渚感到安心。知晓蓝发青年在历经苦难后不再轻信的谨慎,赤发的哨兵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告诉了对方他的决心。

 

“说吧。”亲吻着搭档的耳廓,赤羽业在人的耳边低沉的笑着。

 

“……那是个很长的故事。”温润的声线中夹杂着克制的谨慎与一丝微不可查的沉郁。

 

“我们有一下午的时间,亲爱的。”哨兵包容的亲吻了青年的耳垂儿。

 

“要比一下午长的多。”潮田渚的手指勾上了赤羽业厚实宽大的手掌。

 

“那太棒了,这样我们就有一生的时间来交换相互的经历。”像是得到了什么珍宝一般,赤羽业的笑容畅快而又鲜亮“我说过,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

 

“长到可以等我们的孩子克隆出来。”

 

“……赤羽业你就不能让我的感动停留过三秒以上的时间吗?!!!”

 

 

清晨的双锋塔总是忙碌而又杂乱,托了那场叛乱的福气,往年总是弥漫着压抑与黑色氛围的组织,终于染上了几分属于年轻人的朝气与活力。

 

作为当届的引路人,潮田渚在休息了几乎一年的时间后,终于重新投入了繁忙的工作生活中,说不上有多喜欢,但这至少会让他觉得自己有用。潮田渚不希望自己成为那种被圈养的向导,与哨兵相似的忙碌起码可以证明,赤羽业当初的选择没错,他自己的坚持也是有效果的。

 

已结合的向导通常都是依附于哨兵的存在,可是作为向导尖兵,不要说已结合,就算是当年刚毕业时,潮田渚本身的理念就和塔的教育大相径庭。因此他和赤羽业勾搭上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意外……好吧,作为导师的杀老师是个例外,毕竟不能用正常人的眼光去看待一个扯上学生就容易变成傻爹的存在。

 

明明平日里那么可靠啊!

 

与杀老师的人生履历相同,作为一名能力拔群的向导,对潮田渚而言成为引路人也是一个必要的环节,站在向导的角度来讲,这样的身份甚至有可能成为他作为导师的开端。就像杀老师当年将潮田渚捡回去时一样。

 

不过每年的引路过程总是伴随着千奇百怪的情况,除了精神力会失控的向导小朋友外,提前觉醒了精神向导的小哨兵们也是状况百出。

 

小腿上挂着两只一模一样的熊猫幼崽的潮田渚将军此时此刻分外的认同这句话。

 

都说精神向导虽然和成精了一样,但是它们还是会优先的反应出哨兵或者向导们的精神状况与内心的情绪。

 

通常而言,当一个哨兵对向导表示亲近时,他的精神向导会非常忠实的反映出这一情况。具体举例为,无时无刻不趴在脚边打盹当脚垫,总是讲自己当成小猫一般试图在肩膀上安家,喜爱扑倒活动,并强烈的希望被顺毛。

 

以上为某位红毛哨兵家的美洲黑豹的日常,潮田渚觉得,非常的具有代表性。

 

话题扯回来。既然精神向导们会在主人没有控制的情况下对抱有好感的人主动示好,那么现在和两条毛绒护腿一般紧紧的扒在他腿上的熊猫幼崽就很好解释了,只是对于这两只熊猫的主人,潮田渚有些惊讶罢了。

 

牧赫与牧罗。

 

牧家的双胞胎,也是他们队友的儿子。和他们的父亲一样,这两个孩子也成为了哨兵,也算是少数顺延了父母基因成为了哨兵一员的孩子。

 

“不过没想到,他们的精神向导竟然也和政尧一模一样。”

 

坐在椅子上的潮田渚看着正在被他们父亲耳提面命不许捣乱的牧家双胞胎,手上非常自然揉上了仍旧挂在他腿上的两只小毛团的头顶。在他的另一边,倚靠在桌边没什么表情的赤羽业首席和他脚边的黑豹在看看那两只熊猫时,有志一同的散发着非常相似的气息——看情敌的。

 

“还没长大倒是会黏人了。”手插在兜中的赤羽业走到了潮田渚的身边蹲下了身,摸着自己的下颌思索两秒后,干脆利落的伸出手,一手一个将两只毛团从潮田渚的腿上摘下,揪着后领提在了手中“要开始筛选了,精神向导还是里哨兵本体近一点比较好。”

 

然后也不给潮田渚反驳的机会,赤羽业提着那两团黑白色的绒球就走向了刚被教训完的牧家双胞胎那边。而那只金瞳的美洲黑豹则是在入侵者离开后,堂而皇之的霸占了刚才绒球们悬挂的位置,贴着潮田渚的腿边趴卧下来,当起了踏脚垫和暖腿宝。

 

潮田渚没敢告诉赤羽业,他提着那两个团子往前走的背影,特别像潮田渚平时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些大熊猫繁育饲养基地里,照看熊猫幼崽的奶爸奶妈们。

 

 

 

 


评论(22)
热度(129)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