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今天你的人格撒欢了吗》——第零章

本次点文在大家积极踊跃的配合下圆满结束。

根据统计,本次十个脑洞中的胜出者为——

7号脑洞——《今天你的人格撒欢了吗》,12票当选。

6号脑洞《那边的派系要墨镜吗》以两票之差落选,下次有机会再接再厉。

说实在的,一号和五号在哭啊,可怜的两个零蛋啧啧,我会说这俩是我除了哨向的那个之外架构最详细的吗_(:з」∠)_

点文说好的就会写,短篇或中篇,请大家耐心等待。

作为先行就先放个小段子。

 

 

 

第零章——怎么都甩不掉的孽缘。

 

 

如果有机会再选择一次的话,赤羽业一定不会选择回到椚丘那个破学校上课。用什么样的骄傲姿态从这所学校转学离开,这是他从入学开始就一直思考的问题。而这个念头在他踩在E班操场的台阶看向下面时,在心中翻腾的更加厉害。

 

他已经被那种刀戳一般的视线戳了两年多了,如果可能,这第三年他实在是不想继续被戳。

 

看着台阶下方那双骤然转深的湖蓝色眼眸,赤羽业觉得他的压力有点大。

 

“哟,好久不见啊,渚君。”

 

本着和平共处的原则,赤羽业率先表示友好的打了个招呼。瞅着红发少年的那个笑容,台阶下的蓝发小个子静静的与人对视几秒,嘴角蓦地上挑几分露出了一个浅笑。

 

“你回来了啊,业君。”

 

潮田渚的语气中除了往日的柔和之外,还有一种掩藏极深的冷硬。深邃的瞳孔与温润的浅笑,愣生生的勾勒出了一股令人完全不熟悉的锋锐气场。硬要做个评价的话,站在潮田渚身边的杉野觉得,他身边的人…似乎在一瞬间便完成了从草食性的小兔子到肉食系的大型猛兽的转变。

 

赤羽业:你语气那么温柔做什么……夭寿感觉有点糟。

杉野友人:……今天的小渚好可怕……

 

有这么个变故在那里,赤羽业感觉自己接下来的中二装逼全套流程都没有以前做的顺手。那种怎么做都感觉十分别扭的情况促使赤羽业直接甩了即将成为同学的一干人等留了他们在操场上傻站着,自己则是逐条揭掉了手上的软片,目不斜视的从潮田渚的身边错开走向了教室。

 

‘放学车站。’

 

在经过的瞬间,红发少年的余光捕捉到了对方那变换的口型。背对着所有人,赤羽业的眉头狠狠的紧皱在了一起。

 

啧,无论过了多久都是个麻烦的家伙啊。刚刚复学的红发少年极为不爽的咋舌抱怨到。

 

“业君!”

 

背后传来的声音令他站住了脚步,停了动作的赤羽业扭头看着逐渐跑近他的少年,那双湖蓝色的瞳仁是他最为熟悉的清澈透亮,仿佛倒映着朝阳的暖辉,暖意十足却又不灼人。小跑着接近的蓝发少年跑到赤羽业旁边时,利索的在他的身边站下了脚步,而后冲着他露出一个带着真切温柔的浅淡笑意。

 

“欢迎回来,业君。”

 

像是get到了什么点一样,赤羽业蓦地松了一口气,消去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就那么吊儿郎当的笑着,大大方方的抬起手揽住了潮田渚的脖颈将人带向了自己。

 

“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啊,渚君。”赤羽业很是熟络的揉乱着臂弯中少年的发顶“没想到,我们到底还是又凑到了一起。”

 

“嘛……哈哈哈。”潮田渚有点尴尬的笑了两声“接下来还要请多指教了、业君你快放手!”

 

 

上学这种事情对于目前的赤羽业而言只是个过场,就算是有一只有趣的章鱼在那里走动可以捉弄,赤羽业的心中实际上还是有些提不起太多的积极性。毕竟……那只章鱼除了看上去很有趣外,也对他没有多大的帮助,尤其是刚到这里就被提醒了自己所存在的异常。

 

这种时候看到与自己相同的个体还真是相当的不愉快。

 

随手扔了手上的碎瓶子,赤羽业散发着心中的不爽,冲着那两个D班的人笑的狰狞而又血腥。

 

心满意足的恐吓了颜值碍眼的人物,当赤羽业重新转身的时候,便再一次的看见了那双暗沉深邃的瞳仁,列车经过时带起的风吹拂着少年的蓝发,站在背光处的潮田渚的双眼闪烁着近乎妖冶的幽芒。

 

赤羽业:……这站位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赤羽业搔弄了几下额发,冲着潮田渚的方向挑起了眉梢。

 

“说吧,你叫我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缓步上前的红发少年站到了潮田渚的眼前,居高临下的注视着那张神情冷淡的、感觉完全不同的容颜。

 

“叙旧这种事,可不是你会做出来的。”

 

“潮田。”

 


评论(29)
热度(85)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