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夙愿⑧

夙愿⑧——夙愿

 

 

感觉自己似乎从未离开过啊。

 

揉着脑袋从床上坐起来的赤羽业睡眼迷蒙的看着正在拉窗帘的蓝发青年打了个哈欠,下意识的在心中想到。将窗帘折叠好的潮田渚转回头看向床铺时,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一脸呆然的坐在床上发呆的赤羽业先生。

 

赤羽业是个起床困难户,这是潮田渚在和赤羽业同居开始第一天就发现的,无论是早上起床还是中午打盹清醒,名为赤羽业的青年总要在睁开眼睛后抱着被子在床上发那么一会儿呆才能继续接下来的步骤。这个接地气的小毛病有时会让潮田渚感到烦恼,但是绝大多数情况下,蓝发青年都对这个小习惯抱着包容的态度。毕竟,这让赤羽业看起来更加鲜活,而不是那么一直高高在上不可攀求,就像曾经的A班领导者一样。

 

习以为常的,潮田渚走到床边俯身,像往常一样给了还在发呆的人一个早安吻,顺手捏了捏赤羽业的面颊——趁着这人此时不会反抗。

 

[业,该起床了。]

 

[……]没有回答,揉着眼睛的赤发青年用自己的气场向潮田渚展示着【不想起】这三个大字。

 

[……赤羽业你已经28岁了,不要还像18岁的时候一样好吗。]潮田渚揉着额头试图向自从康复以后越发孩子气的恋人讲道理[快一点,我们今天还要参加中村他们的婚礼。]

 

[还早啊——下午一点开始渚你太着急了。]拖长的声音懒洋洋的,坐在床上的人撇了撇嘴,伸出手揽上了床边之人的腰,将脸干脆利落的凑了过去蹭蹭蹭。样子像极了大型犬。

 

[再睡一会儿吧。]男人从恋人的衬衫布料间露出半边脸,用闪着期待之色的暗金色眼眸仰头看着木着脸的恋人[没有抱着渚醒过来,感觉今天的人生不圆满——]

 

低头瞅着好似有一条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的赤发男人,潮田渚抬手按着额角,深深的、无奈的发出了一声叹息。

 

五分钟之后,顶着一头包,咬着牙刷站在洗漱间里委委屈屈的刷着牙的赤羽业先生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现在的潮田渚不能惹,惹了真会被大蟒蛇咬死啊。

 

自那日中村来过之后,日子对赤羽业而言过的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是多慢。犹记得在那天后的第二日,他与潮田渚再次从竹林的医院出来后,带着完全康复的消息站在医院的大门口,蓝发青年用力拥紧了他,将脸深深的埋进了肩颈之间久久没有松手。他的颈边没有臆想中的湿意,有的只有青年发出的浅浅喘息,赤羽业用同样的力道回拥了潮田渚,包容着对方难得的放纵与不顾后果。

 

赤羽业不知道他们的拥抱持续了多久,但是当潮田渚终于松开他将脸露出来,冲着他露出了一个满含阳光气息的笑容时,赤羽业能清楚的感觉到——压在潮田渚身上的那些沉甸甸的重量,终于消失了。

 

终日盘桓在青年周身的灰暗与阴霾彻底消散。

 

对于这个感知同样感到欣喜的赤羽业当时就按住了潮田渚的肩膀,冲着难得笑的如此不含蓄的青年的双唇吻了下去,然后被踹开了。

 

对,踹开了。

 

那时候,当着整个医院大门口路人的面被潮田渚一脚踹开的赤羽业握着自己的病例,满脸的【我仿佛哔了狗】的震惊神情。许是被恋人瞅的心虚了,站在一边的潮田渚先生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默默的伸出手揪上了赤羽业的衣角,抬眼看着对方眨了眨眸子,讨好的扯了扯。

 

被潮田渚难得有意识卖萌的样子冲击到的赤羽业当时就将被踹的事实抛在了脑后。现在想想,那时候就应该对蓝发青年现在的性子警惕一下啊。对着镜子刮胡子的赤发男人摸着自己被揍的地方,心有戚戚。

 

赤羽业摸着自己光滑的下颌走到楼下时,早就将自己收拾利索的潮田渚已经端着早餐从厨房走出。

 

[业,今天是中村的婚礼,同时也是你康复后第一次在政府面前露面。]

 

餐桌上,潮田渚一边将盛放着早餐的白瓷盘放到刚落坐的赤羽业跟前一边说到,被告知这件事的赤羽业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这一下动作刚好被转身倒牛奶的人捕捉到。略微叹了一口气,潮田渚继续到。

 

[我知道你不喜欢被安排,但是业。]蓝发青年放下了装着牛奶的玻璃罐,神情郑重的看着赤羽业的侧脸[只有这一次,你一定要听我们的,不是商量也不是征求意见。]

 

[是必须。]

 

赤羽业抬起头与靠在桌边的恋人对视,在他16岁之后的记忆中潮田渚在他的面前几乎没有过这样强硬的态度,蓝发青年从不违背赤羽业的任何要求,现在被对方用这样强硬的语气告知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对于赤羽业而言是一个难得的体验。

 

[哦——]男人并没有因为这样强制的要求而震怒,他习惯性的拖长了尾音,注视着恋人的暗金色眼底满是兴味[必须啊——渚这强硬还真是少见啊。]

 

[这肯定不是你一个人的主意。]赤羽业冲着对面的位置扬了扬下巴,示意潮田渚坐下说。

 

[早就说过瞒不过你啊……]潮田渚松口气般的叹息道,抬手揉着后脑勺的青年笑的无奈,到底还是按照示意去厨房拿了自己的早餐回到餐桌前坐下。

 

[十有八九是中村的主意吧。]戳着盘子里的培根塞进嘴里,赤羽业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让渚你来当挡箭牌,中村也不是那么傻。]

 

[……]为什么自从上次谈话之后他的恋人和同学就陷入了一种谜一般的撕逼状态?叼着吐司的潮田渚苦恼的揉着额角[不全是中村的意见,提出这次方案的人是浅野。]

 

……这大概是他最近听过的最糟糕的消息了。赤羽业盯着从戳破的蛋黄中流出的蛋液,脸色沉了几分。

 

[我们与浅野的合作开始于三年前,这期间我们的主体没有遭受重创也要感谢浅野从中斡旋。]对赤羽业情绪向来十分敏感的潮田渚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对方黑下来的脸色,青年在心中叹息着,声音依旧十分的平稳[你到现在都没有离职,除了中村的暂代之外,还要归功于浅野……不管出于何种目的,他真的帮了我们很多。]

 

[继续。]赤羽业将吐司沾上蛋液塞进了嘴中,示意对面的人不用在意自己的脸色继续说。

 

[你康复后的第一次露面是一个信号,在那之后中村会将我与她暂代的职务全部交还给你,我手上的资料也都会给你。业,你的康复瞒不住,监视竹林医院的人应该已经将这个消息传达回去了,平时这附近都被看死了,能做小动作的只有在其他地方。]

 

[比如这次婚礼。]刀叉磕碰上瓷盘发出了脆响,赤羽业抽出纸巾擦着自己的嘴看着神情严肃的青年。

 

[对,这次婚礼。]潮田渚将自己杯中的牛奶倒出一些在旁边的小碟子上,沾着奶白色的液体在桌面上画起了简易图[浅野选定的会场是他下属的酒店,这是第一层保险;大厅环境相对封闭,四周适合狙击的位置很少适合监控,这是第二层保险;入场的安保由我们负责,场地内的侍者是我们双方的人,算是第三层保险。]

 

说到这里蓝发青年停下了动作抬头看向了坐在对面的赤羽业,湖蓝色与暗金色的瞳仁相交,其中的决意与信念毫无阻碍的传达给了另一个人。

 

[整场婚礼我都会以助理的身份跟在你的身边,这是第四层保险。]

 

以身为盾,这是身为现任No.1的决定与自信。

 

[而且这是浅野学秀的婚礼,防卫省那边对于我们和浅野学秀之间的关系并不清楚,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他们不会轻易的得罪浅野家这个学阀。]

 

[的确,这确实可以将可能存在的袭击降到最低。]拄着脸,赤羽业轻笑着握上了潮田渚放在桌面上的那只手[这次可真是、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针锋相对这么多年,赤羽业先生表示对于这一感觉真是相当的不爽。

 

[不过比起他,渚你给我的惊喜倒是大得多。]赤发男人摩挲着掌中握着的手背,在对方不明所以的视线中握着抬起了那只手,十指相扣[没想到,你真的站到了执棋手的位置。]真的从阴影中走出,与他一同光明正大的站在了那片舞台上。

 

这是、自从那年之后,他一直期望的事情。

 

潮田渚少有的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了一个带着些微苦意的笑容。

 

[……从这个角度来讲,业你的计划还是挺成功的。]青年低垂下眼脸[不过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合格的执棋手。]

 

压在身上的重量几近让他窒息,如果不是手中还握着赤羽业的手,还谨记自己要等着他醒过来……潮田渚恐怕早就被这些曾经被赤羽业扛在肩上的事物碾进了尘埃。

 

[已经够了。]赤羽业单手撑桌站起身,向前倾着身体在蓝发青年的唇边落下一吻,低沉醇厚足以安抚潮田渚心灵的声音回响于耳畔[接下来,该我了。]

 

一梦三年,赤羽业这个人休息的已经够久了。

 

[早餐要凉了,渚。]

 

善意的提醒了恋人的赤羽业笑眯眯的看着猛地从声音的蛊惑中挣扎出来脸色微红的潮田渚,眼神漂移错开对视的人拿起了叉子继续处理自己的早餐,难得慌乱的样子在赤发青年的眼中怎么看怎么顺眼。

 

餐桌上的交谈像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插曲一般被两人默契的带过,在潮田渚操持下的准备时间总是显得十分的充实,待到赤羽业与潮田渚相携步入中村莉樱的结婚会场时,大部分的宾客早已到场。

 

当那名拥有着张扬赤发的青年站在门口时,大厅中本来有些嘈杂的交谈声非常明显的出现了几秒的空窗,随后再次响起时声音降了好几个分呗。与其他宾客不同,聚在不起眼角落的一堆人在看见赤羽业的那一刻就已经举步迎上,为首的黑发青年笑容温和,仔细看其中还有着一丝宽心。

 

[好久不见……业。]

 

站在赤羽业的眼前,矶贝悠马的眼中终于涌出了累积许久的复杂之色。围上来的其他人的神色间也或多或少的带上了蕴含着各种各样意味的复杂,杉野最直接,这名如愿踏入了甲子园的棒球手摸着自己的鼻子,上前一步用足了力道拍上了赤发青年的手臂。吃痛的赤羽业并未躲开,只是略微拧了下眉头,而后向着曾经的同伴们露出了熟悉的张扬笑意。

 

[好久不见。]

 

[好了好了,别在这边堵着了。]前原的手搭上了矶贝的肩膀,头向着里面撇了一下[到里面说吧。]

 

[就是,不心疼你在这里站着我们还心疼小渚呢。]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去穿婚纱的某位新娘大刺刺越过赤羽业,走到了一直沉默的站在靠后一步位置收敛着自己存在感的蓝发青年身边。

 

稍矮一些的青年身上是与赤羽业那身庄重的黑色西装不同的暗灰色修身西装,从手艺上看应该出自同一家定制裁缝店,左脸狰狞的伤痕已经被半遮面的眼罩笼罩了大半。对于跑到自己身边的新娘,潮田渚只是看着中村笑了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有些窘迫的回应着女子的调侃,依旧是静静的站立在赤羽业的身后等待着对方的行动。这样的神态与沉默让与他共事很久的中村莉樱明白,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潮田渚已经完全进入了戒备状态。

 

[中村,你不觉得你应该去换婚纱了吗。]斜瞥了又凑过来的金发女子一眼,赤羽业凉凉的道了一句[虽然我很乐意见到浅野在婚礼上出丑,但是我现在起码还是你的上司。]丢两份人这种事情对于精明的赤发男人而言自然是绝对不能发生的。

 

[赤羽业,你这副样子简直就像个妒夫。]对于自家上司的挤兑,中村莉樱小姐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嘲笑。

 

[我不介意今天这场婚礼没有新娘。]

 

[我介意。]

 

横里直接插进了一句口气强硬的反驳。正在欣赏E班日常内讧的各位E班成员——包括内讧者在内——纷纷看向了声音的来源。

 

一声纯白西装,眯起狭长凤眸此时此刻正盯着这边的浅野学秀。

 

注意到那一堆包括自己的新娘在内的人都在瞅着自己的浅野扯出了一个风度极佳的笑容,绛紫色的眼眸瞅着赤羽业,口中说出的话却对准了另一个人。

 

[我不得不再次感叹,潮田渚。你的眼光在选择伴侣方面真是差劲透了。]

 

安安静静不吱声的蓝发青年略微偏着头,仅剩的那只右眼睁大了看着浅野学秀,湖蓝色眼底中的错愕与难以置信清晰可见。

 

【又在这方面拉上我!?】

 

三番两次被没有赤羽业可以嘲讽的浅野学秀毫不留情的嘲笑的潮田渚先生觉得自己心里苦,再一次的,蓝发青年坚定了心中拒绝短时间内与浅野碰面的信心。

 

[彼此彼此。]赤发的男人下颌微扬,暗金色的眼底带着惯有的蔑视毫不避讳的注视着对方的双眼[本以为中村的品位已经够糟糕了,没想到她竟然还能在结婚对象上刷新我的认知。]

 

作为躺枪双方,中村莉樱与潮田渚相互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察觉到了无奈的情绪。

 

对手相见分外眼红,时隔三年没相互礼貌问候对方的赤羽业和浅野学秀之间弥漫的硝烟味几乎要扩散至整个大厅。难得的,中村莉樱毫不在意形象的翻了个白眼,然后上前一步在二人之间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将注意力全部吸引到这边。

 

[我很理解你们许久未见的激动心情,婚礼结束之后你们两个有足够的时间相互问候对方。]金发女子拍着手,用着捧读的语气道[现在分开可以吗?不然我会觉得应该是你俩上去结婚,我和小渚留在下一场结婚。]

 

[莉樱。]

 

[中村。]

 

两声蕴含着同样威胁意味的呼唤在耳边响起,赤羽业威胁性的眯起了双眸,而浅野学秀也是满眼不赞同的看着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人。

 

[我有说错?]

 

眼瞅着这三个人又要掐起来,身为新郎的浅野学秀总算想起了正事——叫中村回去换衣服。红茶发色的青年板着脸,给了赤羽业一个满含深意的眼神后就强制性的拉着中村莉樱回到后面换婚纱去了。没办法,就算他再想留下来嘲讽赤羽业的失算和这三年的狼狈,也要等婚礼结束之后再说,像所有男人一样,浅野学秀自然也希望能给自己的恋人一个完美的婚礼,更何况他还姓浅野。

 

而没了嘲讽对戏的赤羽业也收敛了那副目中无人的姿态加入了E班寒暄的活动中,从门口离开转换了阵地的E班众人交换着自己最近的情况,不过更多的话题却还是对赤羽业的调侃。比起矶贝悠马认真的询问与语重心长的嘱托,寺坂前原他们几个可就没口德多了,长成糟糕大人的E班男生们扯着缺席了三年的某个人就准备开灌,至于另一个缺席了三年的人,在场的E班成员都有志一同的忽略了。

 

灌醉小动物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我催眠的男生们完全忘记了当初是谁把他们喝趴下的。

 

背着双手站在赤羽业身后的年轻人一直都没有将自己的视线从对方的身上挪开,偶有E班的人向后瞥一眼,还能窥见对方那仅剩的湖蓝色眼眸中久未见过的柔和星芒。莫名的,几乎所有人都在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直到婚礼开始的时候,寺坂他们还是没能成功的将酒水灌进赤羽业的口中,反而还在对方的忽悠与嘲讽之下自己喝了几杯,那副样子被一旁旁观的茅野枫看在眼里简直就想要不顾形象的翻白眼叹气。

 

她算是知道潮田渚为什么不阻止才康复的赤羽业喝酒了,根本灌不进去担心对方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例行坑了同学的赤羽业顶着身后寺坂前原他们几个刀戳般的视线,神清气爽的领着潮田渚坐到了中村为他们安排的观礼位置,待他们全部落座时,婚礼的主角们已经站在了牧师的面前。

 

哪怕最近和中村陷入谜之撕逼状态的赤羽业也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身披洁白婚纱的中村莉樱剥除了她身上的那股自由散漫的气质,整个人端庄优雅的几乎让人无法将这名手持捧花站在浅野的眼前面带微笑的与人静静对视的女子同平日里的那名金发官员联系在一起。

 

都说每名女性在结婚时会是她一辈子当中最美的时候。赤羽业对此虽然嗤之以鼻,然而在此刻,他不介意认同一下这个观点。

 

带着薄茧的宽厚手掌悄悄的,在所有人不注意的角度握上了潮田渚的右手,坐在赤羽业左手边的蓝发青年带着点疑惑偏头看向了身边的人。对于潮田渚的视线,赤羽业在与之对视几秒后便略微笑了笑像是没事人一样收回了注视,手指却是在对方的手背上留下了一串痕迹。

 

‘只是在想,要是你穿上婚纱,会不会比中村更美。’

 

学着人收回注视的潮田渚依然平静的看着已经开始交换戒指的中村与浅野,不过细瞅还是可以看出,他的身体僵硬了几分。

 

‘我拒绝!!’

 

反手扣住了还留着手指戳在手背上的手掌,青年带了几分力道的书写痕迹滑过了赤羽业的掌心,末了还加了几个叹号用来表示自己意志的坚决。

 

‘可是我们结婚的时候不能两个人都穿西服吧。’

 

一本正经的字迹随着指尖书写在了潮田渚的掌心,从那欢快的笔触中他几乎能脑补出赤羽业那个吊儿郎当的轻佻语气。不动声色的深吸一口气,挪着手指的人几乎是恶狠狠的戳在了对方的手心上。

 

‘两个男人穿西装很正常!总之!我是不会穿婚纱的!’

 

最后一个笔画落下的瞬间潮田渚的手指蓦地僵硬在了人的手掌上,缓缓扭过的脖颈如同老化生锈的轴承一般,曾经的E班情报官第一次怀疑起了自己的认字能力。而感受到这个视线的赤羽业向着恋人的方向一歪头,以斜视的角度暴露出了溢满温柔的暗金色双瞳。

 

‘结婚’赤羽业认真的在对方的手上写上了这两个字‘结婚’又写了一遍。

 

短暂的震惊过后潮田渚并未如赤羽业想象的一般惊喜,反而是在回过神后陷入了一种无言的沉默中。将视线重新落在那对开始交换戒指的准夫妇身上的赤羽业没有催促沉默的人,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差这一会儿,拥有优良猎人美德的赤羽业发扬着自己良好的耐心。待到婚礼的双方已经进入到了接吻的环节时,掌心的手终于有了动作。

 

‘业。’潮田渚在写出这个名字后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写到‘其实、没必要。’他写的很稳,力道遒劲‘哪怕不结婚,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影响。’蓝发青年像是思考一样,又停顿了几秒才写了总结语‘所以,不结婚也没关系。’

 

‘但这是你一直以来的夙愿。’也是我努力的方向,赤羽业没有写下后面那句话,他相信潮田渚能读懂这其中的含义。

 

‘不再是了。’怔愣了不到一秒,独目青年的唇角便重新勾勒起了舒缓的弧度‘忘了这个吧,业。’

 

赤羽业的指尖摩挲着潮田渚指侧的那层薄薄的枪茧没有做声,像是被什么打败一样,他少有的像他的恋人一般轻声叹息。

 

‘听着渚,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打消这个念头。’赤发青年收敛了笔触中的轻佻与跃动,稳健的流畅字体像是滑动在心口一般添补着那些空隙,令人不自觉的依恋与安心‘但是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奋斗目标,我想要光明正大的向所有人介绍你是我的爱人,而不是只能在熟人之间才能坦诚我们的关系。’

 

潮田渚的侧脸染上了几分犹豫的色彩,但是手下的动作还是在稍作停顿之后书写着回应。

 

‘这些真的不重要。’他写道‘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反而有利于我的工作。’

 

‘你应该知道,我不会同意的。’平视前方的赤羽业的眼底中有着与潮田渚极为相似的坚定意志‘我很早就说过了。你当初放弃了对成为教师的这个理想的追逐就已经是不公平了,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感情上的期盼成为你抹杀的第二个心愿。’

 

换做平时又或者说换做三年前的潮田渚,得到赤羽业这样的回答就足以令他感动的不知所措。然而现在,像是被刺激到一样,潮田渚回应的指尖力道突然加大,重重的在赤羽业的手背上留下了痕迹。

 

‘可是我现在只想让你活着。’

 

明明是不带符号的简单陈述句,但赤羽业还是从中体会到了从青年心中传达而来的遗憾与愤怒。无法控制的,赤羽业略微偏过了头,注视着潮田渚的侧颜。蓝发青年不知何时阖起了双眸遮住了那片深邃却又清透湖蓝,眉梢悄然爬上的黯然令赤发男人呼吸一滞。

 

渚……

 

‘所以业,忘了那个吧。’微微偏过的头颅刚好露出了那抹涩然的笑意‘不重要了。’

 

指尖不自觉的敲击着扶手,挤出了叹息声的赤羽业的赤羽业蓦地扯开了一丝带着嘲意的轻笑。

 

[我刚上任的时候有个老头子对我说过,人这一辈子,不是做出的每件事情都是有意义或者重要的。]轻声开口,他张开手,将潮田渚微颤的右手包在掌心之中[不重要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去做的价值。]

 

[渚,你希望我活着……可我希望你幸福。]赤羽业说的很坦然,他的声音在礼成的掌声中或许有些轻,但是在潮田渚的耳中,它们却振聋发聩直达心底[16岁那年在椚丘的后山,除了留下那个难搞的暗伤之外,也留下了这个愿望。]

 

[晚了一步的我们只救出了你,如果不是你眼中的灰暗还有杀老师提示,我或许不会在那个时候就向你坦白我的感情。]他的手攥的很紧,像是要将自己的一切都传达给潮田渚一般[至少让你知道,你没有失去全部的家人,你还有我,潮田渚还有赤羽业…我是你的恋人,也是你的亲人。]

 

[……]略微低头的青年睁开的双眼没有聚焦的、空茫的注视着前方,像是将所有感觉隔绝一般但是赤羽业知道,这个人在认真的听他讲话。

 

[渚……你总要给我一个弥补我失算的机会吧。]男人坦诚着自己的失算与想要补救的心情[我可是答应过杀老师,要将你从16岁时就开始累积的不安一一磨平的啊。]

 

[每个人都希望能给恋人一个完美的婚礼,那不仅仅是一个形式,更是一个誓言的缔结。]

 

[从那以后,在所有人眼中,我们的生命被缔结在一起,无论灾祸还是幸福都将一同面对,哪怕最后是死亡,我们也会被一起干掉。]

 

从生到死,再也没有人能将潮田渚从赤羽业的手中偷走,除非是他自己离开,然而纠缠到现在……潮田渚会自己离开吗?赤发的男人毫无顾忌的向恋人展示着自己的独占欲,现在还摸不准如何才能让对方放下担忧的他只能用这种办法让潮田渚不再惧怕。失而复得的庆幸与恐惧重蹈覆辙的心情依旧困扰着他的恋人,哪怕萦绕在蓝发青年周身的阴霾与压抑早已消散殆尽。

 

[你觉得重不重要是你的想法,而我做不做是我的态度。]男人低沉的哼笑中满含着幸灾乐祸一般的恶意[你当初成我的暗刃时用来回应我的话,现在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渚。]

 

[风水轮流转,该我了。]

 

[……业。]潮田渚嗓音有些喑哑,声线却依旧如往日一样和缓[如果这次你能活着回家……我就答应你考虑这件事。]

 

……好吧好吧赤羽业,往好了想,只要不是固执到底不松口就还有希望看见渚穿婚纱的样子。背脊略微离开了座椅绷紧了身体的男人毫不在意风度的翻了个白眼。

 

[几个人?]

 

[目前发现五个,已经有人瞄准了。]视线重新聚焦的青年对上了台上已经交换完亲吻的新娘的双眼,微不可查的颔首传达了消息。

 

潮田渚除了暗杀的本能外,这些年来锻炼出的第六感也是救了他不少次。

 

[讲道理,我讨厌在我告白和求婚的时候捣乱的人。]

 

[……这真是我见过的、最不走心的求婚。]久违的无奈脸重出江湖,虚了右眼的潮田渚戳了赤羽业两眼。

 

[这次我安然无恙的回去你就答应我的求婚?]认真的讲道理。

 

[我只说我考虑。]不要歪曲事实赤羽业先生!

 

[婚礼上要穿婚纱。]男人警戒之余很认真的掰着指头和潮田渚算。

 

[只有这个!想都别想!]

 

[那就是你答应结婚但是不穿婚纱咯?]

 

[什!?]潮田渚一脸懵逼而又难以置信的看向了身边的人,转过头时的力道好似要把脖颈拧断一样。他什么时候答应了!?

 

[好的成交,我会通知中村准备婚礼的。]赤羽·能忽悠·计划通·业。

 

像是被赤羽业的无耻惊呆了一般,潮田渚半天都没有什么反应,钉在身上的目光还是十分的锐利,赤羽业觉得,如果不是旁边还有虎视眈眈的敌人,自家恋人一定不会介意和自己打一场。最后,当身上的目光逐渐减弱直至消失时,他听到了熟悉的、带着无可奈何的包容与淡淡温雅的声音。

 

[……不穿婚纱。]

 

[好。]赤发男人顿时笑弯了一双锐利的暗金色眼眸[不穿。]

 

中村推荐的中式婚礼的喜服也不错,还有杀老师推荐的旗袍——啊啊,真是好难选啊。

 

其实日式婚礼的女式和服也挺好?

 

嘛,到时候让渚自己决定吧。

 

赤羽业在搓了搓自己的下巴后,于心中做了一个在他看来最开明的决定。

 

那一刻,终于锁定到第六个人的现任No.1潮田渚先生无端的感觉到了一股从背后蹿起的寒意。

 

总觉得……好像被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盯上了啊……

 

 

FIN.

 

 

 

【后记】

夙愿写到这里就算是完结了,其实想写的还有一些小细节,例如潮田渚在赤羽业不在的时候的办公日常、赤羽宅中隐匿的军火库、婚礼之后的大清洗、恢复后的逗比小日常什么的,不过想了想……我这速度以上那些还是有缘再见吧,嗯。

 

这篇文的灵感其实是来源于我去年看到过的有关于植物人的一则新闻,然后进而联想到了我很久以前看到过的一篇文章,病症也是从那里摘取的,苏醒的方式也是一致,我觉得我借鉴了那篇中的一定细节,那我就要说出来。虽然经历的历程都不一致,但是那毕竟是引发我脑洞的延展的文章。

 

不过病症虽说一样,我可是手下留情多了,之睡了三年,那篇文里的男主角可是一梦八年级别的,恢复历程也比较痛苦详细,我懒,就跳过了。毕竟本身想写的也只是最后时期与赤羽业苏醒之后的事情。

 

有些挣扎写出来,就未免太过矫情了。

 

所以就删去了我想象中的恢复历程回忆杀,留下空白随意脑补。

 

就像文里说的那样,结婚是潮田渚一直以来的心愿,这样契约式的证明会让潜意识中一直处在彷徨中的潮田渚更安心一些,潮田渚生平两个愿望,一是成为教师,二是与赤羽业结婚,而希望潮田渚幸福则是赤羽业难得的愿望。但是这些都在赤羽业倒下之后发生了改变。

 

我在写第一章的时候脑子里盘桓的都是潮田渚放弃成为教师与赤羽业无法苏醒的画面,然后我就起了夙愿这么个名字。

 

在他们隐含的愿望中进行的故事……好吧,我坦白,我是起名废,想到贴近的题目就写上去了_(:з」∠)_

 

感谢看这篇文的小伙伴的陪伴,虽然拖了很久不过还是写完了,下个脑洞我走存稿流,存稿不写完坚决不发!!!

 

最后……有长评吗⁄(⁄ ⁄•⁄ω⁄•⁄ ⁄)⁄短评也好……       来自即墨的百崖客户端。

 

评论(42)
热度(60)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