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成年后的二三事——记一位家具导购员的接待事件

成年后的二三事——记一位家具导购员的接待事件

 

 

浅草现在有点心累,黑发的青年保持着业务标准的笑容站在两位来选购卫浴用品的青年身后,其实也不是没见过两个男人来买这些东西,多半都是兄弟朋友什么的,但是像今天这两位拥有这种感觉的人,浅草还是第一次见到过。

 

怎么说呢……明明是身材差距很大的两个人,但是站在一起却是莫名的和谐。身材矮小的蓝发青年总是认真的倾听着赤发青年的评价,时不时还会比划着向对方提出自己的意见,蹙眉苦恼样子又或是无可奈何的侧颜在浅草看来都是难得一见的温润。

 

啊啊!笑起来好温柔!保持着一本正经的面部表情,身为导购员的浅草在心中无声的尖叫呐喊着。

 

相比较蓝发青年来说,同行的赤发青年就没那么友好了。梳着个三七分政府败类头型的青年几乎是用着他那个磁性懒散的嗓音将整个店内的东西吐槽了一个遍。什么这个颜色白的晃眼,什么这个花纹的设计师绝对是用脸沾上颜料滚一圈了事,什么这个地砖简直和杀老师一样黏滑。虽然浅草不知道杀老师是什么,但是这不妨碍他想要发出的呐喊——没有哪家的瓷砖是能用黏滑来形容的啊你个混蛋!!!这什么见鬼的审美!!

 

“业,你的审美究竟……”蓝发青年单手掐腰,满脸无奈的仰着头和身边的同伴对视。

 

你瞧!天使【并不是】都看不下去发话了!!!

 

“可是我觉得这个花纹挺不错的。”赤发青年一呲牙,露出了一个异常闪耀的笑容,曲起的指节还在那块瓷砖上敲了敲“釉面和制材也不错。”

 

“我并不是觉得釉面和制材不好。”蓝发青年尚算平静的面容上隐隐的有了痛心疾首的架势“我的意思是,根本不会有人用这个瓷砖吧!”

 

“怎么会,没人用也不会摆在这里。”

 

“可是就算有人用也不会有人把这种满是草莓图样的瓷砖贴的满墙都是吧!!!!”

 

“可是、那是草莓啊——”拖长的上挑尾音中是满满的遗憾。

 

“我说!不行!”清亮温润的嗓音中是无法动摇的坚定。

 

“咳,二位。”

 

后面低着头的浅草适时的插话阻止了一红一蓝两名青年争执,深吸一口气,黑发的导购员抬头看着二人,语气斟酌的十分委婉。

 

“本店的特色之一是……儿童房装修,所以……”所以那些带着水果纹样的瓷砖都是儿童用砖“而且…那些都是装饰砖,所以价格会比较贵。”不是用来贴满墙的,真的不是。

 

浅草说完这句话后,这个空间就陷入了有那么两三秒的寂静,重新略微颔首的人用余光瞅着正面面相觑的两人,站在那里的两位明显是听懂了浅草的话,不然也不会这么沉默。赤发的那个人抬起手指摸着自己的下颌,而后露出了一个满含揶揄意味的笑容。

 

“儿童啊——其实挺合适?”

 

听到这话的蓝发青年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黑了个彻底,然后在浅草近乎惊恐的眼神中抬起脚踹上了赤发青年的膝盖。

 

“赤羽业!!!”

 

哦,原来叫赤羽业啊。浅草摆出了一副肃穆的神色默默的感叹,眼神还止不住的往对方的膝盖上瞄——看上去好疼啊,那一脚。

 

许是那个叫赤羽业的人踩到了什么雷点,反正在接下来的选购中,无论对方怎么和身边的蓝发青年说话都没有得到半分的回应,跟在他旁边的小个子绷着脸,被问到的时候要么摇头,要么点头,反正就是一副拒绝和对方讲话的样子。瞅着赤羽业挠着鬓角满脸无奈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浅草的心中莫名的有点爽。

 

走到拐角的样品空间时,浅草看着赤羽业又走了进去,然后在浅草和蓝发青年都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赤羽业伸手一把扯住了对方的手臂将人直接拽进了样品空间提着站上了一个台阶抵在墙角,而后不由分说的直接低头贴上了刚抬起头准备抗议的蓝发青年的双唇。

 

“唔!嗯!”被突然袭击的人瞪大了双眼,紧接着便激烈的挣扎了起来,然而身量几乎大了他两圈的名为赤羽业的青年异常强势的扣着对方的后脖颈,让他的头动弹不得。

 

从浅草的这个角度可以非常清楚的看见二人唇与唇之间相互贴合,舌尖纠缠推拒的画面,交缠所发出的细小的黏腻声响在这个空间异常的清晰,赤羽业撑在墙壁上的手掌早就熟门熟路的摸上了青年的腰间,看着那只手的位置,似乎还带着一定的节奏轻轻揉动着。

 

啊啊,这年头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啊。心中莫名的蹿出了奇怪的感慨,感觉自己的脸都开始烧起来的浅草怎么做都无法挪开视线。

 

虽然这边没什么人但是你们两个也注意点啊……这一刻,单身狗的心中是孤寂而暴躁的。

 

“业唔!!停!”旁边有人在看啊!!!!!蓝发青年视线瞟了浅草这边一眼,然后挣扎的更加厉害。

 

“嘘。”赤羽业磨蹭着青年柔软的双唇,扣住人脖颈的手蓦地抽出,而后覆上了蓝发青年那双好似载着星辉的湖蓝色眼眸,溢出的低沉笑声带上了几分沙哑的味道“渚,要专心。”

 

那副教导的口气像是在敦促不认真的学生认真听讲一样,眸光锐利的暗金色瞳孔将视线投向浅草这边时,黑发的青年愣是生出了一股被刀尖剐蹭过身体的感觉。条件反射般的后退一步的浅草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发色火红的青年笑弯了那双凤眸,抬起的左手竖起了食指抵在唇边。轻柔的语气和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交织着涌入了浅草的耳中,等到他回过神来时,已经背对着那处空间对着墙面发呆了。

 

“不会、有人看到的。”

 

那一日,在浅草恭敬的将一红一蓝两名结伴的青年送走之后,看着手上那张标记着几乎够铺满两面墙的草莓瓷砖的订购单,不知怎么,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浓浓的恨铁不成钢之感。

 

 


评论(37)
热度(190)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