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脑洞文案

《双塔之锋》

 

 

 “血压下降,心跳波动异常!”

“出血口无法缝合!通知血库继续送血!”

“动脉崩裂!来不及了!”

“生命体征正在消失!来不及了!快拿主意!”

“……启动吧……”

浑厚的声音渐渐低沉,说出的话语像是丧失了全部的气力。

“启动阿南刻计划。”

 

常有人说,旧生命的逝去是为新生命的降临而奏响的颂歌。

“我们要去见谁?”少年清亮的嗓音在幽深的走廊中回荡。

“你一直想见的人。”苍老的声音中带着少年听不懂的叹息。

“我的、父亲?”满含雀跃的话语让倾听者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苦涩。

“是啊……”老者道“你的…父亲。”

敞开的厚重大门后是一片幽蓝,神情安详的青年被置于那片液体之内,水蓝色的长发飘散在其中,像极了少年在图册中见过的伺机而动的毒蛇。

“那、那是!”望着那张几乎每天都能在镜子看到却更加成熟的容颜,少年的震惊在寂静的空间中蔓延。

“那是你的父亲。”仰望着容器中的青年,老者的脸上是让人难以理解的哀伤“也是你的本尊……很像,对吧。”

 

这是属于英勇者的年代,然而诞生于这个时代,他们都存在便是最大的罪责。

“一座塔中不能有两对王。”

面对前来销毁他们存在的人,火红发色的张扬少年笑的肆意而高傲。

“那就再建一座塔!”

 

伫立于门前的年长者与少年遥遥对峙。

“你们来做什么!?”

拂去衣摆的浮灰,长发的男人气度雍容,一派温润淡然。

“帮你们建塔。”

 

烽火之后满目疮痍,激荡的战意散去,重回故地的青年无措的像个不知世事的孩童。

“……我们为什么还要离开?”

“因为你们蠢啊。”赤发的男人倚靠着自己伴侣的背脊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智商不够行动凑,你们两个的行动力不错,没等我们摆平就先跑了,颇有我们当年的风范嘛。”

……你们当初是什么风范我们现在真是一点都不想知道……

早已成年的两名青年看着他们的导师,心中的杀意依旧如往日一般澎湃。

 

剑刃相交,镜面的双王竖起兵锋,因信念——所向披靡。

阿南刻于云端俯窥大地,赫玛墨涅的囚禁无刻不在。

命运可以被打破,但定数必须遵守?

阿德拉斯忒亚的囚徒终有一日将重新手执战旗,登顶塔峰。


===========================================

这就是某些东西玩儿上瘾的产物,两对设定根本停不下来_(:з」∠)_

哨兵向导向,镜像双王——这回不是回到过去了,这回是复刻体

……真怕最后被我写成自攻自受【手黄再】

造吗,双王的哨向属性是相反的,相反的【喝茶.jpg】

顺便,这就是有生之年系列_(:з」∠)_,好想写……嘤


评论(17)
热度(38)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