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46

搭档吵架,狗都不理②

小朋友吵架怎么办?相互打一架就好了√

 

 

前一日发生在校舍中的冲突不被其他人所知晓,鹰冈明走后的新一天课程一切似乎还是和往常一样,不过也仅仅是似乎罢了。

 

操场上,自由练习中的E班学员们几乎没有办法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一起,每个人的视线都若有若无的飘向了临近森林的那一块空地。

 

两名发色相似的人进行着看似激烈的互搏练习,然而事实上,激烈的只有年幼的那个,一身黑衣的年长者游刃有余轻松的想要让人狠狠的揍在他的脸上。不需要过多的还手,仅凭着腾挪的脚步就可以如预知般的躲开赤羽业每次都划向他的匕首。都不用开口,暗翼现在对赤羽业的刺激都是十乘十。

 

两个赤羽业相加的效果绝对不止1+1=2那么简单,更何况是两个不对盘的赤羽业。

 

二人练习那片空地不小,然而迫于那令人不舒服的气场,暗翼与赤羽业方圆五米之内半个活物都见不着,鸟都不带飞过的那种。

 

同理,哪怕再好奇,E班的少年少女们也没有选择去更接近那两个人练习的地方。虽然可以围观暗翼的机会这是第一次。

 

仅凭第一次见面暴揍了森蚺一顿,赤发青年就在E班学员们的心中留下了远播的凶名,几次出现在E班的范围也坐实了神经病这个印象。现在暗翼摇身一变成为了赤羽业的对手,这个变化对他们而言还是…大了那么一点。

 

年轻人们觉得,他们还是需要更强大的适应能力,嗯。

 

比起还在适应情况,没有回过劲来的同学们,潮田渚可能要更感谢吸引了大部分人注意力的赤组,因为他也面临着和赤羽业一样的情况——在场地的另一个不起眼角落与森蚺一对一的交流着,被按在地上的那种。

 

这可比被暗翼耍着玩儿的赤羽业要惨多了,至少赤羽业好歹还能保证着装上的体面。已经滚了满地灰此时还被人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潮田渚少年对自己的小伙伴羡慕极了。

 

“渚你这个反应能力可不行啊。”

 

半跪在蓝发少年身上——对,你没看错,就是潮田渚身上——的森蚺打量着起不来也滚不出去的潮田渚开口调笑着。被膝盖压住脊柱按在地上挣扎不动的少年听到这话还不甘心的手臂用力撑着身体,试图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惨。

 

“老师你好沉啊……”趴在地上艰难呼吸的潮田渚挣扎着说到。

 

约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森蚺终于放过了已经快要放弃努力,连挣扎力气都要凝聚半天才能扑腾两下的潮田渚。站起身的长发青年嘴上还不饶人的打击着趴在地上的小个子。

 

“是渚同学你的承压能力太差了,老师我的体重在成年人中已经算是轻量级了。”

 

森蚺平时也是十分的严厉,然而平常的严厉比起现在简直就是挠痒痒级别的。潮田渚觉得,与自己缔结了学徒和导师关系的森蚺简直就像鬼一样可怕!!恶鬼!!!

 

原来之前的程度只是因为不是学徒所以不好意思下重手是吗!!刚一交手就差点让对方把手臂拧脱臼的E班情报官十分怀念曾经那些森蚺不好意思下重手时的灰头土脸。

 

真是太幸福了。半天没爬起来的草食系少年在心中啜泣着。

 

“我们两个的发展方向还是存在一定方面的不同。”

 

低头瞅了瞅还趴在脚边出气多进气少的蓝发少年,实践课教师干脆利落的盘腿坐在了对方身边的地上开始了每次殴打完小学徒之后的例行总结。

 

“你的体力始终都是一个短板,所以技巧的运用就尤为的重要,不过渚你刚才的表现真的让我很怀疑。”

 

从衣兜里掏出本子写写画画的森蚺施舍给了终于爬起来的蓝发少年,后者在接触到那个眼神的一瞬间,身体下意识的绷紧了。如果可以用动物的形态观察,少年大概会成为一只毛已经炸起来的兔子。

 

“你是不是已经把曾经教给你的东西都填了你的胃袋。”

 

下意识的跪坐在了森蚺眼前垂着脑袋的少年看上去十分的羞愧,露在蓝发外面的耳尖都有了点泛红的趋势。棕色的本子摊开在腿上,托着下巴森蚺好笑的伸出手,用圆珠笔的尾端敲了敲潮田渚的头顶。

 

“放松点,渚你这副样子会让我有欺负你的罪恶感啊。”

 

老师你刚才难道没欺负吗……摸着自己被敲的地方,潮田渚少年略微抬起脑袋,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打量着眼前满是笑意的年长者。

 

“我不是想责怪你什么,毕竟以一个学生的身份而言,你能做到现在这样的程度以及相当的不错了。”收回手的实践课教师在本子上面又添了几笔,而后转了一个方向将手中的本子递给了自己的学生“可是作为一个暗杀者,又或者说作为我的学徒而言,你还有相当大的进步空间。”

 

潮田渚的视线在本子与森蚺之间徘徊了几圈,不明所以的接过了导师随身的棕色本子。笔锋苍劲的字体与它书写的内容冲击着少年的眼球,一套看似琐碎却又完整细致的计划在纸张上铺开。其中有些标注着已完成字样的科目让潮田渚在一瞬间就明白,这是针对他与赤羽业,又或者说是更贴合他本人的训练计划,也是他们在之前的那一段时间逐步进行的训练。

 

捧着手上的本子,抬起头的潮田渚愣愣的瞅着眼前的人。

 

“可以看得出来,你在很认真的思考着我说过的要点还有那些注意事项,不过也是因为太过注意这些,你的发挥反而受到了限制。”长发青年冲着终于肯直视他的潮田渚比划了一个距离“进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这点上我与乌间老师的看法一致。”

 

“厚积才能薄发。”

 

“质变并不容易,你还没有累积达到那个可以产生反应的量。”成年人宽大的手掌按在了少年的头顶揉了揉“你还没有完全的理解透彻你所学习的那些东西,所以你的本能反应并不是那么如人意。”

 

“别太刻意,顺其自然就好。渚,你的时间还有很多。”

 

“不要太过刻意的去追逐什么,那会给你自己带来很大的负担。”

 

说出最后这句话的长发青年,语气中是一种潮田渚无法理解的沉重与叹息,无外乎与那个残酷的未来有关。来自未来的自己没有对他说出过多的叙述,他也不会去刻意的探究,应该他知道的事情森蚺不会对他隐瞒,长发青年向来尊重他们的意志,那是一种对他们这个年纪而言十分难得的,来自于成年人的对等的尊重,他会给他们足够的空间去思考与决定。

 

更何况那些事情也并不耽误他去理解那些话的含义。

 

“我知道了。”捏紧了手中的本子,潮田渚给予了年长者最简洁的答复。

 

“自信点。”森蚺拍了拍少年的面颊,露出了一个温和好看的浅笑。

 

蓝发少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鬓角,扬起了个腼腆的笑容,而后合上了手中的本子递回给了自己的导师。

 

“啊,对了。”手指刚离开硬皮本潮田渚就想到了什么“老师,之前是我和业君一起接受您的指导的,现在业君和暗翼先生……他们两个真的没问题…吗?”

 

话说到最后,潮田渚的余光下意识的瞟向了还在动手的大小两个红头发的身上,语气心虚的很。

 

“暗翼已经接手赤羽业的教学了,我也不好去插手。”这么说着,森蚺也扭头瞅向了一时半会儿停不了的两个人“……我相信暗翼的基本人品,不会闹出太过分的事情的,嗯。”

 

“……老师,您的感情真的不会造成您直观上的判断失误吗、呜啊!”话音还没落,被人扯住了面颊的潮田渚少年就被迫停了嘴,头也不回还瞅着远处的森蚺毫无心理负担的欺压着自己的学生。

 

“老、老师!”

 

“老师怎么会是那种感情用事的人呢。”扭回头的长发青年笑容异常明亮“你说是吧,渚同学。”

 

“唔…嗯、嗯。”坚持了一秒,没有守住自己良心的潮田渚少年没骨气的屈服了。

 

“乖。”森蚺老师满意的捏了捏自家学徒的脸颊“一会儿暗翼和赤羽业结束了,你就和赤羽业自由练习吧,你们两个水平相差不多,练习一下对打也不错。”

 

“哦。”捂住自己的腮帮子,木着脸的E班情报官回答的敷衍极了。

 

与早早结束了一对一单独辅导的蓝组师徒不同,拖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才把人撂倒的暗翼大爷顶着满操场复杂的眼神,神清气爽的走进了E班的校舍。戏弄十年前的自己果然是个有趣的活动。推开职工办公室门的前一秒,暗翼满心舒爽的想着。

 

“哟,章鱼你也在啊。”

 

不同于以往只有森蚺一个人在补眠的办公室,杀老师也十分难得的在这样的自由练习时间没有出去闹腾,反而是老老实实的坐在森蚺的对面用着他引以为傲的速度……写教案。他竟然会写教案!?下意识的回忆了相处将近十年的A班班主任,暗翼对这个时间线的杀老师抱以了一丝敬意。

 

这可比他们班那款敬业多了。

 

“忸啊,业同学怎么就是不肯叫为师的名字呢。”手上动作不停,杀老师对于这个已经成年的学生就是不肯叫他名字的行为表示了抗议。

 

怎么和乌间他们一样不可爱啊!相当满意自己名字的杀老师在心中默默的抹着泪,为了他那些不懂幽默的同事们。

 

“别闹了,章鱼就要有章鱼的样子。”对于杀老师,暗翼一向是嘴上不饶人,能打击戳痛处的地方就绝对不挠痒痒。

 

“反正最后都是要被杀掉的存在。”

 

讲真,真的有点心疼A班时间线那款杀老师,摊上了这种学生。

 

“有这种信心是好的,不过为师可不认为像赤羽君这样自大的小鬼头可以拿走为师的性命哟,努鲁呼呼呼呼呼。”黄橙橙的圆脸上露出了熟悉的绿条纹嘲讽图案,在反讽学生上,杀老师同样不甘示弱。

 

“那还真是抱歉啊,我们亲爱的班主任正好是死在我手上的。”暗翼不屑的嗤笑着杀老师的言论。

 

“这样的话为师可是要对那个时间的我表示质疑了,竟然会让这么不成熟的人拿走性命,果然是退步的厉害啊。”

 

【赤羽业】这种生物大概天生和章鱼不对盘,无论怎么样都能相互嘲讽两句。E班这个太小,大概不符合杀老师的师德所以嘲讽的不是那么尖刻,而对于来自十年后的成年版,E班班主任显然没了顾虑。而同样的,再次有了日常讽刺对象的暗翼损起人来也是毫不留力。

 

对于这两个人幼稚的表现,坐在杀老师对面修改自己教案的森蚺老师表示,习惯就能无视了,习惯就好。

 

“做什么呢。”

 

觉得没什么意思,也没被森蚺搭理的暗翼结束了与杀老师之间毫无营养的相互讽刺。一手搭在长发青年的椅背上,一手拄着桌子,用着一种看上去似乎是揽着青年身体的动作俯下身查看实践课教师在做什么的暗翼几乎要贴上森蚺的面颊。

 

太过接近的距离没有引起森蚺什么不良的反应,像是已经习惯了一样,长发青年稍微挪开了一只手让暗翼能看的更清楚点。

 

“是接下来的E班教学计划。”森蚺一边在教案的空隙上添上新的内容,一边近乎是下意识的柔和了自己的声线向暗翼解释道“实践课应该现阶段的课业他们掌握的都很好,可以添加新的内容了。”

 

“你还真是上心他们的教育问题啊。”暗翼搭在椅背上的手环过森蚺捏住了教案的页脚翻了翻。

 

垂着头修改添加教案的长发青年略微的挑起了展平的唇角,露出了一个与平时无异的清浅弧度。

 

“在其位谋其职,我怎么说也是E班的老师,更何况这也是有利于暗杀的事情。”

 

听着这个回答,暗翼发出了一声轻笑。

 

“你果然还是应该去做老师啊,渚。这才是适合你的,当初你是怎么想的竟然去做了研究员?”

 

在教案上滑动的笔尖略微停顿了几秒,随后再次书写了起来。

 

“你又想起来了?”

 

青年唇角的弧度毫无意外的被问题扯平。一直注意着对方神色变化的暗金色眼眸微不可查的幽深了几分,添了不少暗色。

 

“一点点。”得寸进尺将身体的一部分重量压在了森蚺臂膀上的暗翼伸手比划了一个微小的距离“而且还很零碎。”

 

“你把那东西做出来想起来的就不止一点点了。起开点,你身上太热了。”森蚺老师用笔杆敲了敲压在肩膀上的手臂。

 

“做出来总要有个过程,别这么无趣啊渚,你身上凉凉的太舒服了。”像是示威一样,暗翼非但没有松开手,反而更加用力的收紧了手臂。

 

“失忆和敌对都没能阻止你耍流氓,我真是小瞧你的本性了暗翼。”被青年捏在手上的圆珠笔在对方修长的手指之间发出了细小的呻/吟。

 

“没以前可爱了。”暗翼撇了撇嘴,表达了自己的遗憾与不满。

 

“可爱是用来形容女孩子的、业你别捣乱!!写错了!!”

 

保持的镇定到底还是在暗翼锲而不舍的捣乱下破了功,炸了两根毛的森蚺老师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拍开了腰上的爪子。

 

都这么大人了为什么还这么幼稚!?有点怕痒的森蚺老师心塞极了。

 

眼瞅着对面的两个年轻人靠的越来越近而后闹腾起来。从这两个人的身上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实力无视的杀老师既欣慰又心塞。只要还能好好对话,被来自未来的学生闪瞎算什么!

 

拿着手绢擦着不存在的眼泪,满心自我安慰的杀老师将脑袋探出去准备看看从操场那边传过来的骚乱声是怎么回事。

 

“忸啊?”

 

杀老师困惑的声音引起了重点跑偏的十年组的注意,鲜少听到这种声音的森蚺与暗翼相互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松开了抓着对方身体部位的手凑到了窗边探出身体。

 

半跪在地上的蓝发少年略显狼狈的躲开红发少年凶狠的进攻,动作上的迟疑与少年本人透出的茫然哪怕是外人都看得一清二楚,围观的E班学生们面面相觑想要上前制止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完全不是平日里练习的架势。

 

刚探出身体就将一组躲闪攻击动作看了个真切的森蚺眉头一拧,反应比还在思考什么的杀老师还要快,毫不犹豫的单手撑住窗框跃出了窗口跑向了操场,让了个位置让人跳出去的暗翼重新靠回了窗边,眉梢微挑,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远处的两个小朋友。

 

“你们两个!停下!”

 

“章鱼,你有没有觉得渚太着急了?”看着森蚺的背影,暗翼扭头看向了搓着自己滚圆下巴的杀老师。

 

“为师也觉得森蚺老师确实着急了一些,还可以让他们再交流一下嘛。”杀老师挥动着自己的触手“赤羽君你真的不考虑换个称呼吗?!”

 

“反正都要被我杀死,换了也没意义。”

 

“忸啊!太狂妄可不好!”

 

“哦,是吗……”

 

这两个才真的叫不嫌事儿大。



【小剧场】

赤羽业:你把我们叫回来就是为了打架!?

百崖:不,这是单身狗的愤怒,谁让你们吃饭不带我

赤羽业:……【被打断了见家长的人表示自己十分愤怒】

十年组&渚:……【这理由真任性}


 

====================================

说着不想更新结果还是发上来了_(:з」∠)_

评论(14)
热度(86)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