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41

‘弱者’锋芒

只要能杀掉他,就等于赢了

 

 

潮田渚是强者吗?绝大多数人都会回答——不是。

 

那潮田渚是弱者吗?这似乎是一个肯定的回答,然而与这个少年相处过的人多少都会迟疑几秒,然后给出答案——不是。

 

且不说之前的表现如何,与赤羽业搭档开始,潮田渚就像一块逐渐露出本来面目的玉胚原石。虽然距离E班顶尖的战斗人才而言还是有所欠缺,但是对方在切磋实战中逐渐展露出的锋芒还是看在了其他人的眼中,至少在这方面,作为潮田渚日常陪练对象的杉野是深有体会的。而乌间惟臣也在考核的那天正面体会了蓝发少年带有自身特点的气魄。

 

然而那样的锋芒也只是展露了相当短的时间,卸去杀意的少年站在那里只是看着就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完全没有办法和【强】这个字眼挂上钩。

 

不是强者,也非弱者。并不是因为什么中庸的实力而被如此定性,会有这样的评价恰好是少年自身所蕴含的那种不确定性造成的。实力这个名词在潮田渚身上的界线非常的模糊,哪怕如乌间惟臣这样的人都没有办法为这个少年来定性,他既不像是赤羽业那般锋芒毕露的强悍,也不是怯懦无为的那种弱小。

 

潮田渚是无害的。这是一个公认的事实,虽然蓝发少年本身总会溢出一些似有似无的慑人杀意,但是在大部分的情况下,潮田渚都是如同他的外表一般——无害的如同一只草食性的兔子,咬人都咬不疼的那种。

 

“不过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是渚同学。”触手交叉抵住了滚圆的下巴,杀老师团着稍显庞大的身躯窝在了校舍前的石阶上,语气中是一种异样的轻松“乌间老师确实是非常的有眼光,换做是为师来选择,为师也会和乌间老师一样选择渚同学的。”

 

“你也觉得小渚他没问题?”比琪抱着手臂,拧着眉头站在台阶上看着正在和潮田渚嘱咐着什么的乌间“怎么看都是赤羽业那小子更合适吧。”

 

并不是想质疑乌间什么,可是对方选择的人选实在是让比琪有些放心不下,毕竟是那样无害的少年。比琪不自觉的抿紧了双唇,神情中透着几分担忧。

 

“输了,可就没有免费劳动力了啊。”金发的口语教师轻声喃喃道。

 

“忸啊,不要那么悲观嘛,比琪老师。”杀老师扭头看着身边的人“你瞧,森蚺老师不是也在安静的等待吗,他可一向是最担心渚同学的。”

 

“所以,相信乌间老师的判断和渚同学自己的才能吧。”

 

“相信乌间是没问题,不过森蚺……”比琪用一种复杂的表情看了场地外围的森蚺一眼“章鱼,你把那个神经病拿出来做举例真的不是让我更担心吗。”毕竟这个人可是有坑学生的先例啊,下手也不手软。

 

曾经偶然间目睹过森蚺对红蓝组施暴、咳,是练习,练习过程的比琪对于实践课教师是否真的那样担心潮田渚抱有相当大的疑问。

 

“怎、怎么会!森蚺老师明明很可靠……的!”可疑的停顿之后,杀老师连忙挥动着触手加重自己的语气。

 

你说这话的时候你自己都不信。比琪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身边的这只章鱼,口语教师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场上,交代完毕事情的乌间已经退离了潮田渚的身边,此时的那片空地上只剩下了将要对决的二人——胸有成竹的鹰冈明,以及…手握凶器有些拘谨的潮田渚。

 

……

 

对于其他人对他上场抱有什么样的想法,又或者老师们对自己的期待到底有多大这种事情,现在这些已经没有办法占据潮田渚的注意力了。握着军刀的蓝发少年略微压低了身体,谨慎的打量着几步远开外摆出防御姿势的鹰冈明。

 

少年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可是沉甸甸的刀具握在手中的触感却让他无端的有了一丝无措。迫使着潮田渚接下这柄军刀的除了乌间惟臣透露出的信任与坦诚外,还有几分经过积压沉淀而留在心中的怒火。

 

生长在和平环境的蓝发少年在今天之前很难想象会有人这样对待自己的学生,鹰冈明看着他们的眼神并不是一个教师应该有的。工具,他们对那个男人而言只是一群可以被替代的工具而已,他们所热爱的在那个人的眼中一文不值,E班如今重铸的东西在他的眼中也是不被需要的。

 

感官敏锐的蓝发少年洞察了这样的傲慢与不屑,他习惯性的保持了沉默,因为他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当真的有那样一个机会递到他眼前时,他仅仅是做了片刻的挣扎就接下了那份期许。危境之下,足以点燃少年深埋于心中的那份骄傲,或许火光微弱,但却足以支撑他走出光辉的背后,走出那片阴影,而后直面那些曾经被他人挡下的危险。

 

他不能总是依靠他的搭档,他想、他希望能够有足够的能力与那人并肩,有足够的光辉不会让他失望。

 

所以他抓住了迸发的勇气,然后被那些于他而言并不常见的勇气推动着接受了这场不公平的对决。

 

他所接受的是一场不公平的决斗。这是乌间转告给他的,同时也是他自己所察觉到的。无论从何种角度来分析,他取胜的几率都小的可怜。潮田渚扯平了抿紧的双唇紧紧的盯着鹰冈明的动作,这是一场于他自己而言希望渺茫的战斗,又是一场于鹰冈明而言绝妙的,有着杀鸡儆猴作用的处刑。

 

战斗,他没有一丝获得胜利的希望。

 

所以,这是一场[暗杀]。

 

不需要花样,不需要证明,不需要肯定的一场暗杀。潮田渚不需要去考虑如何获得胜利,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挥出自己手中的刀,然后刺中对手的身体。

 

像他的老师所说——杀人,不需要胜利。

 

——只要能杀掉他,就等于赢了——

 

一瞬间的明悟被潮田渚牢牢的抓在了手中,游动的视线从刀具的锋刃上挪开,对准了站在对面满面轻松的鹰冈明。这段时间以来保持的训练在少年的脑海中发挥着作用,一个又一个攻击路线被罗列出来,而后又被一一推翻。

 

在几个呼吸间就将全部推断推翻的蓝发少年略微有些沮丧。以他自己的经验作为依凭的精密推断已经不足以应付鹰冈明那样的专业人士,他的经验……还是太过浅薄。潮田渚维持着面容上稍显严肃的表情继续思考着对策,平日里和赤羽业的对练以及森蚺的教导逐一的在他的眼前闪过。

 

蓦地,曾经留下过更深痕迹的一句话语蹿进了他的脑海中。

 

【精密的训练与判断固然重要,但是额外添加的那丝本能也许才是决胜的关键。】

 

本能……

 

潮田渚无声的咀嚼着这两个字,因为紧张而紧绷的身体也缓缓的放松了下来,少年手中的刀刃微微下压,竟然有了几分放下刀具的意思。抬起视线看着满面嘲弄的高壮男人,E班的情报官露出了与平时无异的无害笑容,然后,他收敛了自己戒备的动作,抬起左脚,迈出了第一步。

 

气氛紧张的场上有任何一方有了动作,哪怕只是细微的也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蓝发的少年走的轻松随意,但是看在E班其他人眼中,那份随意简直就是自动放弃的前兆。

 

“喂,你们看,小渚他笑了。”一直关注着场上动静的前原在潮田渚动的一瞬间就发现了少年的异样。

 

“他、他就这么……走过去了!?”冈岛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的【卧槽这不可能一定是在逗我】神情。

 

“……啊,他就、这么走过去了……”对于情报官草率的行为,竹林的脸上基本就是一个大写的生无可恋。

 

这和潮田渚平日里的谨慎完全不相符合啊!!!后勤组的少年少女们捏着自己能捏到的东西,说不上是紧张还是绝望。

 

“你看上去很开心。”

 

与E班学员们惶惶不安的情绪不同,站在场边的两位十年后来客倒是轻松的很。看着逐渐接近鹰冈明的潮田渚,关注着场上情况的暗翼还抽空扫了一眼眸中带着亮色的长发青年

 

“很满意?”

 

“当然。”

 

森蚺毫不犹豫的承认了自己对于学生的满意之情,那双暗沉的眼眸中带着罕见的光辉。随着少年跨过最后几步距离贴上了鹰冈明的手臂,长发青年唇角微挑,露出了一个足以令暗翼感到惊艳的浅笑。

 

“赢了。”

 

“哈?”

 

鹰冈明茫然的看着那个矮个子的小鬼带着漂亮无害的笑容,用着缓慢到让人想打哈欠的脚步靠近自己。触碰贴合到少年胸前的手臂清晰的传来了小个子温暖的体温,他看着眼前的少年抬起了头,冲着他加深了那抹笑容,湖蓝色的瞳仁中仿佛都带上了暖心的笑意。

 

然后,刺痛皮肤的锋锐感扫向了他的颈部。

 

——会死——

 

会死!!!!

 

男人的瞳孔因为惊惧而紧缩扩散,身子后仰狼狈的躲开了那道出人意料且毫不留情的袭向他脖颈的攻击,慌忙后退的脚步也使他露出了最致命的破绽——他失去了身体的平衡。

 

挥动的刀锋没有触碰到鹰冈明的脖颈,散去笑意的湖蓝色瞳仁冷硬的好似冰封的湖面,在扩散的杀意中竟也有了几分那名长发青年的影子。

 

【优秀的暗杀者并不会因为一击不中而产生慌乱,就像杀老师教导你们的第二把刀一样。】

 

潮田渚放空着思绪,本能带动着他向鹰冈明倒下的方向跨出一步,同时左手抓上了男人的后衣摆,用力下扯。

 

【转瞬即逝的破绽或许就是一击制胜的关键所在。】

 

——正面太过容易被抓住,那么…就后面吧——

 

失去重心的男人在拉扯的作用下一下子坐在了草地上,拉扯着鹰冈明衣物的蓝发少年欺身而上,抓着衣物的手松开了已经没有用处的布料转而按在了地上支撑住了少年自己倾斜的重心,同时左脚足尖点地给了身体一个前进的作用力。

 

仗着身体灵活的优势,潮田渚灵巧的用着一点作用力拧转了滞空的姿势,少年的左臂也在同时钩上了鹰冈明的肩膀,并以此为轴将整个身体彻底的转到了男人的身后。

 

【第一击并非暗杀者的夺命招数,真正的致命一击是掩藏在阴影中的,时机一到便会露出夺命的峥嵘。】

 

骇人的杀意如同令人胆寒的冷血爬行动物一般缠绕着鹰冈明令其动弹不得,在男人惊恐的目光下,张开的蛇口露出了狰狞的獠牙。眼前视野一黑,被制住的人再也控制不住音量惊叫出声。

 

“啊!!!”

 

带着惊惶意味的叫声惊醒了在场所有被那一套动作吸引住的人,而做出了那一串反应的少年也缓缓的松了一口气,眸中的冰层瞬间破碎露出了之下掩藏的浅浅笑意。

 

“抓到你了。”

 

低声在人耳边吐出这句话,抬起视线的看着立于场边满面震惊的红发少年,潮田渚冲着他的搭档露出了一个带着阳光味道的明朗笑容。

 

那笑容蕴含的…是赤羽业所不熟悉的,灼人自信。

 

垂于身侧的手缓缓握紧,红发少年看着那名手握凶器笑容明朗的少年,神色不明。

 

 

 

【小剧场】

 

和策划一起蹲在场边的十年组瞅着神色激动的某个笑的特别掉价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心累。

 

[你擦擦。]

 

看不下去的暗翼一把抽过森蚺想要递过来的纸巾,在长发青年无奈的笑容下代为塞进了策划的手中,满面的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丢人。]

 

[你这种人当然不会懂脑残粉的激动心情。]

 

没工夫管旁边的赤组成年人,策划用纸巾擦了流出来的鼻血,仍然目不转睛的看着场上气场全开的小个子少年。

 

[嗷嗷嗷嗷!!好帅!!!]

 

……有这种策划还能不能好了。暗翼抽了抽嘴角,瞅着还在不远处当背景板的赤羽业,突然有了一种谜之辛酸感。

 

脑残粉真是可怕。

 

===========================================

久违的更新,渚君已经耍帅完毕_(:з」∠)_

这段总算写完了QAQ

围观了此次渚君爆发全过程的赤羽业此时此刻是一个大写的懵逼罒ω罒

对此,渚君脑残粉表示喜闻乐见【远目】

这章开始,红蓝组那两个小的自身的武力值就要拿到台面上来说了。

搭档的忽然崛起对于赤羽业少年的冲击有多大我都不敢想啊罒ω罒

 

 

 


评论(10)
热度(80)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