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34

平淡的过度

就算是过度少年也要操心√

 

 

平心而论,在逐渐的习惯了赤羽业和森蚺之间那种若有若无的敌意以及毫不掩饰的两看相厌后,潮田渚对于这种日常相处生存状态还是很满意的。那些敌意潮田渚可以看出来,它们都是单方面的属于赤羽业的,森蚺确实如他所说,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对十年前的赤羽业下手,两看相厌这点小个子已经不抱希望可以让他们改正了。

 

在围观了暗翼和森蚺的两次交锋之后,蓝发少年也确实是了解了让赤羽业和森蚺和平相处这件事的难度,这个系数估计可以和杀掉杀老师的那个系数相持平。每次教学的时候多少有点撒气的迁怒意味,但是不得不承认,长发青年其实做的已经很好了。看看暗翼和森蚺的交手激烈程度吧,对方能在见到赤羽业之初就克制住下手做掉他的想法已经很克制了。

 

所以你瞧,既然不会出人命,那么随这两个人去也没什么不是吗。抱着手臂站在操场的边沿,蓝发的小个子少年认真的看着场地中间交手的实践课教师与自家搭档,湖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力图可以更多的记下那些交手时所用到的招式。勤能补拙,哪怕他在战斗上没什么天赋,这样逐步累积下来总有一天他也能帮到赤羽业。

 

“还是太急躁了。”

 

手臂绕过了赤羽业直击面颊的拳头,按上了对方肩膀的手掌猛地发力,脚下随之一绊直接将红发少年按在了地上。很简单的动作,但是速度实在是太快,清楚这点的赤羽业虽然被按在了地上,但是也没怎么丧气。其实少年觉得,这名教授着自己和渚君技巧的长发青年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怪物,面对他们永远都是那种游刃有余,哪怕是最狼狈的那一次,森蚺也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了自己的行动力,这真的不是一个人正常人该有的恢复力吧。

 

“应该说是森蚺老师你太平淡了。”从地上站起来,赤羽业握着匕首的柄敲击着自己的肩膀。

 

“我说的是你在察觉到对手的破绽之后就开始波动起来的情绪。”森蚺冲着外面的潮田渚招了招手,让小个子过来“卖了一个破绽给你,你的情绪波动就超过了该有的峰值,破绽不等于胜利,赤羽业同学。”暗沉的湖蓝色眼眸瞥了旁边的红发学生一眼“这点上渚做的就比你好。”

 

长发青年难得的夸奖了已经跑过来的潮田渚,这句夸奖倒是让草食系少年愣了下,严厉的实践课教师对于现在时间线的自己总是批评多过赞赏。

 

“虽然力道和反应速度上还需要努力,但是从上手开始,哪怕抓到破绽,他的情绪波动都是在一个极小的区间之内,这点上业同学你要差于渚。”

 

“森蚺老师你都说了我是正面强攻派的了。”红发少年带着点耍无赖的语气冲着指导老师摊开手“永远保持在兴奋线上的情绪才是促进推动我动手的动力,没有波动不可能。”抬起手臂压上了潮田渚的肩膀,被压的少年下意识的调整了一个能让赤羽业压的更舒服的姿势,这个反应看的森蚺一阵眼抽。

 

“渚君本来就是冷静那一系的人,平时对练的时候虽然很认真,但是一样没有什么情绪波动。”赤羽业摸着下巴寻思着平时的情况“大概渚君就是那种总也提不起干劲,不管怎么样情绪也不会波动的人吧。”

 

对于这个评价,旁听的潮田渚扯了扯嘴角,不做任何评价。

 

那叫天生的暗杀者气质,你个用词不准的臭小鬼。瞅着面前这两个小的,实践课教师暗自在心中翻了一个白眼,潮田渚现在这样说他是天生的暗杀者估计现在没几个人会信,但是那样的情绪控制能力以及时不时暴露出来的纯粹杀意摆在那里,容不得森蚺不信蓝发少年有这个才能。那是比当初的他还要强的暗杀天赋啊。

 

“没有人会永远提不起干劲。”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时不时填上了两笔,低着头记录着什么的长发青年这么对着红蓝组的两个少年开口“只是还没被逼到那个点上,或许是业同学你还没达到能让渚放弃冷静只凭借着本能和你一较高下的程度。”

 

赤羽业嘴角的笑容一僵,抬起手搓着面颊,暗金色的眼眸在森蚺与自己手臂下的小个子之间来回打量。实践课教师这句话一出口,潮田渚就直接愣在了那里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这句话传达出来的信息。而说出这句话的罪魁祸首依旧是低着头在随身的笔记本上添加着他所需要的讯息。

 

“你们现在对打时的动作都是经过估算的,你们已经学会下意识的推测对手的攻击轨迹,这点很好。”森蚺扬起笔尖指着将重量压在潮田渚身上的赤羽业“业同学你在推算的时候也依赖着你的本能,所以你的反应一般要快于大多数人,这是你的天赋,遵从着身体的呼声而选择技艺这点做的非常好。而你,渚…”

 

笔尖压低指向了略显消瘦的蓝发少年,青年那双湖蓝色的瞳仁也随之转向了笔尖所指之人。

 

“你的动作是完全的推断,完全处于自己的掌控之下依靠着你所得到的那些数据以及知识进行着选择,每一个动作都经历了思考判断的过程。所以你的动作精准,但是却永远慢于赤羽业。”实践课教师收回了指着两个人的笔尖,继续进行着自己的添加书写“这也就是为什么课程已经进行到了现在,渚你可以在与他人的交手中占到上风,但是依旧没有赢过赤羽业一次的原因。”

 

“在你还进行着判断的那0.1秒里,他已经遵循着本能出手,并且击倒你了。”

 

蓝发少年的双眉无意识的纠结在了一起,实践课教师说的这些他平时完全没有去思考过或者注意过,但是当森蚺完全的指出来时,潮田渚发现,这是一个没办法回避的问题,因为他说的都是对的。

 

“精密的训练与判断固然重要,但是额外添加的那丝本能也许才是决胜的关键。”

 

“我的老师曾经带我拜访过一位宗师级别的武术高手,虽然碍于规矩他不能教我什么,但是他说的那句话倒是给了我更大的进步空间。”

 

“当你的身体记忆累积到一个量时,放空你的思绪,你的身体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以及胜利。”

 

“说的这么有道理,但是森蚺老师你不还是让那个叫暗翼的男人给揍趴下了不是吗。”

 

犀利的吐槽截断了森蚺不知道还没有没下文的话,在纸张上滑动着的笔尖停顿在了一点,低头看着本子上数据的青年抬起视线看着靠在潮田渚身上,笑容带着挑衅意味的红发少年。接触到这个视线的赤羽业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完全没管他家已经要急出冷汗的搭档。

 

业君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潮田渚有些焦急的伸手拉动着赤羽业的衣角,被戳自尊后反戳回来固然爽,但是在明显打不过对方的状态下反戳回来一点都不明智啊!!蓝发少年的身体因为防备而紧绷着,生怕被戳了痛处的实践课教师出手伤人。

 

圆珠笔的尾端擦过了挺直的鼻梁,按动两下笔的末端,收起笔尖将笔挂在了本子的侧面,合上褐色的硬皮笔记本,长发青年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两名少年,嘴角挑起了一丝弧度。

 

“我从不否认我在正面战斗上的不足。”森蚺上前一步贴近了赤羽业,呼吸交织在狭窄的空间中,身高相似的两个人各自看着对方,气场上分毫不让“我也确实很少能在打斗上胜过暗翼。”长发青年嘴角的弧度蓦地扩大了几分,笑容上也沾染了一丝让人不舒服的扭曲“不过有一点我希望你们两个记住。”

 

“战斗和杀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

 

“我胜不了他,但是我能杀他。”

 

青年收回了略微前倾几乎要贴上的上身,舌尖润滑性的蹭过了自己的有些干裂的下唇。

 

“杀人不需要胜利。”

 

……

 

“结果没想到最后被他给镇住了啊。”走在送潮田渚回家的路上,拎着包的红发少年打了个哈欠,有点不太甘心的抱怨着“我们的老师果然越来越危险了啊。”

 

“要不是业君你突然戳了老师的痛处,他也不会拧着杀意教训我们吧。”挎着包,之前好顿担惊受怕的潮田渚少年注视着前方的道路,完全没有同情搭档的意思。

 

“也不算教训吧,他本来也就那种人。”赤羽业轻笑了一声“他这次是最直观的给我们展现了一下暗杀者的方式。”

 

森蚺在之初教导他们体术的时候就说过一句话,‘虽然是为了暗杀,但是我所接受的是杀戮的训练,而非战斗,我希望你们两个在接受我的指导之前可以明确这个观点。’那时候他们对于杀戮的概念还不是太清晰,不是那种概念的而是具体意识上的清晰,他说的杀戮是什么程度?今天的对话让两个少年将这份意识补全了一些。森蚺所谓的杀戮,就是指他的所说的那句话。

 

【杀人不需要胜利】

 

他是暗杀者,他不需要标榜实力的胜利,他所需要的就是寻找破绽然后将目标送下地狱,哪怕是被揍得再狼狈,当他反击的那一刻也就是战斗结束的那一刻,另一方的死亡将会终结他们之间的争斗。这是森蚺的理念,也是一个职业暗杀者所应该具备的理念——漂亮的胜利或许并不会带来目标的生命,你需要的是杀死,而非战斗。

 

“就算是这样,过程也很吓人啊。”蓝发少年真的挺怕赤羽业有一天玩儿脱了。

 

“放心吧,我们的老师虽然危险,但是分寸肯定是有的。”中三病小王子毫不在意的耸动了一下肩膀“不能加害学生嘛。”

 

所以你就这么有恃无恐的刺激老师吗,业君。有点心累的潮田渚少年斜了搭档一眼,果断的放弃了继续纠结这件事。不管怎么看都是他自己瞎操心啊。

 

“比起想那些,渚君不要忘记准备明天的考核啊。”大了自己不少的手掌按在了头顶,完全无视了潮田渚晃动着头试图反抗暴/政的举动“森蚺老师也挺重视乌间老师的期中考核的。”

 

“老师大概是觉得,现阶段的咱们以下手更有分寸的乌间老师做对手更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吧。”次次都反抗无果的少年此次也不例外,叹息一声,潮田渚选择了虽自家搭档玩。

 

“虽然觉得没错,但是总感觉有点火大啊。”赤羽业扯着嘴角笑了一声“被看轻了。”

 

“被认可可以和乌间老师动手,不能说是看轻吧。”本质上还是挺纯良的好少年对于小伙伴这等如同钻牛角尖一般的行为非常的不理解“这也是一种实力上的认可不是吗。”

 

“渚君你怎么还是这么听那家伙的话。”

 

“业君要叫老师啊。”

 

“不要。”拖长了声音的拒绝。

 

“业君你……”

 

“我不会和侵占渚君你注意力的人和平相处的。”

 

“业君你不要总是说这种容易引起误会的话啊。”平时沉稳的人任性起来真是意外的难搞。潮田渚少年有点心累的叹气。

 

“渚君觉得…引起误会不好吗。”

 

有力的手臂蓦地揽上了潮田渚的脖颈,刻意压低的声线紧贴着耳边传入,温热的呼吸打在周边的皮肤上让少年泛起了一种异样的酥麻感。抿紧双唇,盯着远处延伸道路目不斜视的蓝发少年攥紧的掌心中泛起了潮意。

 

#搭档没吃药还受刺激了应该怎么办!特急!在线等!!#

 

 

 

【小剧场】

依旧卧床躺尸的策划被砸了房间。抱着被子,策划哆哆嗦嗦的缩在角落就差团成一个球了。

赤羽业:你真会停位置【笑容和善明亮,一副正直好少年的样子】

百崖:不是,业少爷你听我说!!【害怕的哆嗦着←已经忘记自己要刷赤羽业这个壮志的怂货策划】

赤羽业:外面受了气回来撒,嗯?【靠近了一步,脸上笑容加深】

百崖:我没有!!!剧情需要啊!!!!!QAQAQAQ【惊恐到飙泪】

赤羽业:这个理由的信用度已经消耗光了【顺手抄起了床头的板砖——策划有病,在床头放这个——又逼近了一步】

百崖:NO!!!!!!!!嗷呜!!!!!!【已经不知道该喊什么的策划】

门外旁听的几人相互瞅了瞅对方的脸。

潮田渚:……真的不救吗?【好心的少年还是不太忍心】

森蚺:我拦住暗翼已经是仁至义尽了【看书的青年重新低下头,完全没有管的意思】

暗翼:渚,下次让我去如何【靠在墙边望天的大爷打了个哈欠讨价还价】我下次效率放慢点总行了吧,不让他那么快晕过去。

潮田渚:……【默默的往边上挪了一步远离自家老师】

 

#被殴打的策划依旧躺尸中,下更待定#

============================================

好的,作完死之后所能奉上的只有更新_(:з」∠)_

嫌少的都出去面壁→_→

这是一章很普通的过度,没有其他的什么【远目】

最近总想刷赤羽业,但是依照武力值来讲……单个人被刷的妥妥是我_(:з」∠)_

每个嫁孩子的家长看那个勾搭自家孩子的臭小子都是一种,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突然被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猪给拱了的感觉_(:з」∠)_

红蓝组现在还处于完全没有告白的状态,于是我又要将自家尚好的白菜往拱白菜的猪鼻子底下送了 ̄へ ̄

我的白菜QAQ



评论(29)
热度(86)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