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25

本章大爷依旧下线中√

按照进度来看,期待大爷的少年们将在明天看见大爷上线√

老师继续诱拐软萌无害的小朋友╮(╯▽╰)╭

红蓝组的练习日常是披着卖萌外皮的轻量级撕逼大战√

赤羽业少年依旧不放弃撩拨自家小个子ㄟ( ▔, ▔ )ㄏ

E班众人已经被迫围观这俩人无自觉秀人一脸很久了【点蜡】

被送入女生虎口的老师√

E班的技术性人才有时才是最可怕的存在罒ω罒

球技大赛篇为E班男生组人物群像篇√

=============================================

对精英们的问候①

E班的后勤可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啊。



有一个职业杀手叫住你然后问你想做他的学徒吗,这种事情应该怎么应对?场合不同应对的模式也是很迷啊。螣蛇这个称呼对蓝发少年而言是十分陌生的,但是那并不耽误他结合以前所得到的信息迅速的做出应有的判断。看上去软萌无害但实际上冷静理智的E班情报官在情报的分析能力上可是能辅助小律那个人工智能的存在。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他是应该去报警还是去找乌间老师告状?潮田渚满脸木然的盯着几步远位置笑容和善温柔的长发青年,至于答应的这个选项在蓝发少年现在的选项板上完全没有生存余地。螣蛇是一个没听过的身份,结合语境来看只能是与对方杀手身份有关的称谓。哪怕他再纯良好骗,职业杀手的邀请是个什么概念潮田渚也是十分的清楚,虽然他现在学习着暗杀的知识,但是那个人说的可是学徒这个身份啊,罗威罗和比琪老师可是个最实际的例子。


“有些东西我不能以现在这种关系教给你,这是将那些知识传授给我的老师定下的规矩。”森蚺没有在意少年那种防备的神态开口解释着“那些是我所掌握的核心,同时也是我身为职业杀手的立足基础,只有身为继承者的学徒才可以继承那些知识。”


“你不用着急拒绝或者给我什么答复。”长发青年迈步走到了潮田渚的身边看着已经瞅过来的乌间“我只是认为你有这个才能所以才会询问你,这是个一直有效的邀请。”用力拍了少年的肩膀“等你认识到了自己的能力之后再来给我一个答复吧。”


抬手捂住了自己被拍的有点发疼的肩膀,拿着草莓牛奶盒子的少年侧过身看着走向乌间老师那边训练场地的长发青年有点怔愣的回不过神来。

===============================================================================

所以说到最后纠结的永远都只能是自己啊啊啊啊。直接将额头抵在冰凉的瓷砖上,本来只是在准备午饭便当的潮田渚少年再次陷入了一种无法言表的纠结中。他算是发现了,只要和森蚺交流之后他总要纠结不止一个晚上!!!


带着些微的沮丧将出锅的食物放在另一个便当盒子中装好,潮田渚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摘下了身上的围裙挂好。按时间来看赤羽业应该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其实草食系少年一直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从前喜欢踩点进教室的小伙伴在结成搭档之后会那么热衷于和他一起上放学……难道是为了每天来回家路上的动手实践?


“渚,要去上学了?”


“啊,是的。”


潮田广海的声音从卧房的方向传了过来,拎着便当站在门口换鞋的潮田渚惊讶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母亲,他明明记得妈妈昨晚是夜班的啊。精神看起来不错的潮田广海视线扫过儿子手里拎的两个便当盒的时候也不由的惊讶了一下。


“渚你最近的食量似乎变大不少。”儿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能吃了?这段时间一直比较忙碌的潮田妈妈有点不解的思索着。


“哈哈,那个……”拎了两个便当盒子被抓包的潮田渚站在门口干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家母亲的问题,虽然妈妈现在看上去很明亮但是难保他解释完了不阴暗下来,况且…这个解释起来还真的挺复杂的。


“算了,你也到了长身体的时候了,去上课吧。”潮田广海并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结多久“你去上学吧,好好努力。”


“嗯,我知道了。”


看着潮田广海端着水杯回到房间的背影,潮田渚站在门口松了一口气。并不是主观的想和母亲这样相处,但是一旦和潮田广海单独相处他就不由自主的开始紧张的窥探着母亲的脸色……所以说有的时候习惯是个很强大的因素,不是说能克服就可以克服的了的。


推开家门的蓝发少年带着叹息快步走下楼,一跨出公寓的大门就被不远处搭档那头沐浴在阳光下分外显眼的火红色短发晃的眯起眼睛,对方头上那根横向生长的呆毛随着他转动头颅的动作晃动了两下。


“哟,渚君。”赤羽业冲着已经站在阳光下面的潮田渚打了一个招呼,然后看着小个子无奈的走到他身边将手里两个便当盒子中的一个递了过来。


“今天份的。”潮田渚无奈的将自己做好的午餐便当交给了对方“业君,我们真的不能换一个方式吗?”


“哦,渚君是想推掉失败惩罚吗?”拿好自己今天午餐的赤羽业扭头看着走在身边的少年出言逗弄。


“我没有这个意思。”知道对方只是在逗自己,潮田渚少年非常平静的试图和搭档解释道理“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妈妈解释我吃了两人份的午餐后为什么还没有长个子。”


“……”都已经开始毫无心理负担的自黑了吗?赤羽业好笑的看着用一种严肃的神情和他解释的少年“那渚君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就不能取消失败惩罚吗?!潮田渚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句愤怒的抗议憋回去。所谓的失败惩罚是指课后补习时双方交手后由失败的那一方接受胜利者一个不触及底线的要求,这是由赤羽业提出来的,红蓝组内部和森蚺都觉的这个办法对于激发练习进步有着很好促进作用,所以也就没有异议的通过了。


而赤羽业在提出这个办法之初的初衷也是为了帮助自家和他进行格斗练习时总是失败的搭档提提干劲,不过…在多次胜利之后赤羽业发现,比起提干劲,这个要求可以更好的撩拨小伙伴的底线。而在赤羽业发现这个事实后的第二天,潮田渚少年感觉自己的搭档在攻击上的侵略性更加的无法抵挡,次次被按在地上的蓝发少年只能默默的接受了对方各种各样的奇怪要求,而最近半个月的主题就是午饭便当……他那天就不应该让赤羽业把筷子伸进他的饭盒!!!


“我也不知道。”从上车一直思考到下车的潮田渚最后只能无奈的垮下肩。


“比起纠结换什么惩罚的问题,渚君你难道不是应该思考怎么样才能赢过我这件事吗?”赤羽业觉得身边的小个子似乎是进入了什么奇怪的思维误区。


“因为根本赢不过啊。”伸手扶了一下肩上有些下滑的书包带,蓝发少年的语气中颇有一股认命的感觉“在战斗这方面我大概永远都赢不过业君吧。”


“渚君你太悲观了。”赤羽业伸出手揉着搭档的发顶“你看森蚺老师的身手,不要灰心。”红发少年果断的忽略了以森蚺的身手还是被人狠狠的揍了一顿的事实。


你不提他还好啊,业君。听着被赤羽业提起的那个名字,潮田渚再次陷入了之前的纠结之中,那个邀请简直就是草食系少年听过的最不负责任的邀请。


“喂!业!小渚!”


看着垂下视线的搭档,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的赤羽业就被身后传来的呼唤声给打断了,不管是发呆的还是想说话的,红蓝组有志一同的扭头看向身后挥着手跑到二人跟前的杉野。


“好巧,竟然能碰见你们两个。”跑到二人身边的杉野撑着膝盖喘了口气直起腰冲着红蓝组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视线划过两个手上的时候顿了一下,脸上那个灿烂的笑容滑向了揶揄的边缘“哦哦哦,又是小渚的爱心便当。”


“……那不叫爱心便当啊杉野!”愣了几秒,少年哭笑不得的试图纠正对方的说法,从来都架不住这种类型调笑的潮田渚感觉脸上有点热。


“你做了都快有半个月了。”杉野用力搂住了好友的脖颈,一脸我懂你不用解释的表情“不是的话坚持这么长时间做什么。”班级中的绝大多数人已经因为这件事情纠结不少时间了,前两天还出了森蚺老师那件事的刺激。


“我…这……”潮田渚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要说那个失败惩罚吗?决定的时候只有他们三个没什么……现在跟其他好友说这种事情总有一种十分羞耻的感觉啊。脸皮有点薄的蓝发少年抬手捂住了自己小半边脸。


拎着手上的便当盒子,赤羽业心情愉快的看着面色微红在杉野手臂下面轻微挣扎着的潮田渚。唔,渚君在这种话题上面还真是容易害羞啊。


“因为渚君连续输给我半个月啊。”赤羽业适时的开口帮助小个子少年解围“放学之后的练习,谁输了就答应另一方的一个要求。”


“……这样还真是辛苦小渚你了。”目睹过红蓝组放学后日常训练情况的杉野瞬间就从揶揄转换到了同情频道。


红蓝组课后撕、咳,课后练习的状况他们他们已经在这几天内有了非常好的了解,除了大部分时候都会像两条哈士奇一样在地上扭滚,次次被按在地上的潮田渚少年也是大家的同情对象。被森蚺撂倒也就算了,没想到日常护人护的那么紧的赤羽业竟然也能下得去手把潮田渚往地上按——真按的那种,用没用力不知道,但是从视觉感官上来说还是挺有冲击性的——在这两个抖S手下挣扎求生存的潮田渚少年不管怎么看都是挺不容易的,自己这么调笑真是不应该啊。杉野少年默默的远目感叹。


“觉得我辛苦就快点放手啊杉野。”脸色还有点红的潮田渚用手肘戳上了好友的肋侧“已经很热了,会出汗。”


“哇!小渚这样有点疼啊!”肋侧被撞击的痛感让杉野立刻就松了手,捂住被戳的位置,黑发少年冲着已经回到搭档身边的少年抗议。


“抱歉,条件反射。”


“连小渚你也开始……E班的纯洁度堪忧了啊!”


“E班纯洁度到底是个什么鬼啊……”杉野你最近到底受到了什么影响竟然会有这种不靠谱的想法?潮田渚用一种难以言说的木然表情看着捂住肋侧嘟囔着的杉野。


“咳咳,不说这个了!”杉野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梅雨季基本上快过去了,你们两个要不要去做点户外运动玩点什么?”黑发少年挥了一下手腕笑嘻嘻的看着身边的红蓝组“每天都那么刻苦的练习我们压力很大啊。”


自从看见红蓝组的课后补习之后,E班的大多数人就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弥漫在他们的头顶,在他们不知道时候这两个人的进度已经超出了他们这么多了吗?就觉悟而言…赤羽业和潮田渚真的要比他们强上不少——这就是交流不畅带来的美妙误会,森蚺的欺压竟然可以被想的那么美好——在堀部营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坚定好要亲手杀死杀老师的信念了吧。


“玩点什么也好…现在这个时间能玩什么?”本来想要拒绝的潮田渚突然想到这一个多月来他和赤羽业一直都被课后补习绊着没什么时间放松的事实后直接改口,不过话刚出口少年又纠结起来“不过森蚺老师可能不会给假吧……”


“那个老师是鬼吗!放松也不肯!”杉野少年表示自己对实践课教师的思维不是很理解。


“如果是去钓鱼的话他不会反对的。”赤羽业竖起手指摇了摇“不仅不会反对,甚至还可能非常支持。”


“钓鱼?”杉野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赤羽业竟然会喜欢钓鱼这种事情。


“钓鱼…这个季节业君你知道哪里可以去钓鱼吗?”比起杉野,更了解搭档的潮田渚谨慎的问了一句。


“当然知道。”赤羽业做了一个甩钓竿的动作,嘴角的笑容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夏天一到那帮小混混全都出来活动了,正好可以用渚君做饵钓几条大鱼好好赚上一笔。”


“……”业你就这么坑你的搭档吗…你们两个是搭档没错吧!杀老师说过的啊!杉野少年不敢相信的看着语气如此轻松平静的坑了搭档的赤羽业。


“原来小混混除了每天回家路上的那一批外还有季节性的吗。”早就猜到赤羽业不会说什么正经提议的潮田渚反应到没杉野那么大,毕竟红发少年说的这件事每天放学的时候他已经在做了,还美其名曰课后放松娱乐——作为饵的潮田渚少年抗议未果“要是这种钓法的话森蚺老师应该会给假吧。”带着一种无奈的苦逼心情,小个子已经开始盘算请假的几率了。


“路上那批已经很无趣了,每次看见渚君你跑的和兔子一样快。”


“明明是业君你逼的太紧了怎么能怪我。”潮田渚少年对于搭档的胡乱指责表示抗议“我都没动手啊。”甚至还在有一次之后叫了救护车。


“谁叫渚君你总是一样的造型。”赤羽业有点遗憾的比划着“太好辨认了,那些人一看见你就知道不好了。”


“业君我拒绝其他的改变,请把那些糟糕的想法收回去!”看见搭档的嘴角的弧度基本就了解对方在想什么了,草食系少年真的不知道这种了解好还是不好……总觉得心好累。


“不要那么无趣啊渚君。”


“不是想钓鱼吗,我今天放学之后会把地点整理好的,请务必放弃之前的想法!谢谢合作!!”


“渚君的情报整理果然很可靠。”


“一点都不想被你夸奖……”


小渚你竟然任由他坑!!杉野目瞪口呆的看着身边开始盘算什么糟糕事情的红蓝组。曾经温和纯洁——什么鬼——的小渚哪里去了!世界变化太快他已经跟不上节奏了吗……杉野少年带着心中弥漫着的沧桑心情远目棒球场……怎么发个呆也能看见棒球场。


“哦,这不是杉野吗,好久不见啊。”


“……嗯。”杉野脸色有点僵硬,随后还是和平时一样露出一个笑容走到了棒球场的拦网的外围。


“哦哦哦,杉野!”


“我说杉野,好歹也偶尔回来看看我们啊。”


本来还站在原地合计一些糟糕事情的红蓝组抬头看向了正在和棒球部成员说些什么的杉野。相互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有点奇怪主校区还有对E班学生如此友好的存在吗?作为整个E班被普通班学生找麻烦最多的草食系少年——潮田渚同学真的不是很相信,更何况那些人虽然面上看上去挺开心的,但是给他的感觉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在E班每天都能随便玩吧…”


果然。不远处的谈话断断续续的传到红蓝组的耳边,这句话说出来时不止听了个真切的杉野沉默下来,就连模糊听到这句话的红蓝组也脸色微沉。什么叫可以随便玩?就努力程度而言现在的E班已经完全不输于主校区的普通班学生了甚至还要更努力,毕竟他们还要进行大运动量的暗杀训练,就日常节奏而言,E班已经在他们的忽略下加快到了一定的层次。现在让他们听到这种带着嘲讽的质疑,简直就是一种践踏。


“这样啊,被选中的人听起来还真是厉害。”赤羽业将手插回兜中,扬起下颌走到了杉野的身边打量着刚才说出【被选中者】这个论调的投手“你是在比喻你自己是那种所谓的被选中的人吗。”


红发少年对于他们对E班的奚落并不在意,但是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却让他有一种非常想将这几个人的脸踩进土里的意愿。


“是的,正是如此。”投手对着赤羽业露出了一个带着自信和恶意的笑容“你觉得不爽吗?要是不爽的话就让我们在下周的球技大会上好好教育一下你们好了。”


“让你们好好的体会一下被选中的强者跟没被选中的废物之间在我们这个年纪存在着多么大的鸿沟。”


说的好像被选召的孩子一样。潮田渚偏开视线瞅了自家搭档一眼忍不住在心中叹息,赤羽业带着习惯性弧度的嘴角已经被拉平了,有那么一瞬间潮田渚几乎以为自家搭档要把手上的书包糊在那个投手的脸上然后直接把对方的脸踩在地上碾两下。动起手来赤羽业自然是不会吃亏,不过当众打架斗殴被那个理事长逮住难保对方不会直接把人开除了,没动起手来蓝发少年还是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真是期待那天的到来。”

===============================================================================

我们一点都不期待!!!这几天被球技大赛弄得鸡飞狗跳的诸位E班男生躺在操场上在心中吐着苦水。


在办公室中睡着的森蚺醒过来一出门看见的就是操场上一片哀鸿遍野的场景,揉着头发的长发青年足足的愣了好几秒……这种像是被恐怖分子袭击过一样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努鲁呼呼呼呼,看来就算你们已经可以直言不讳的对着为师说出你们的想法,行动上也还差的远啊。”顶着个棒球脑袋的杀老师抛接着手上的棒球一如往常的用嘚瑟的笑声对着全班男生做出了令人火大的嘲讽“光有决心可是什么都做不到的。”


“就算杀老师你这么说……练习也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啊。”被折腾的很惨的木村正义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吐槽“老师你的速度太快了。”


“忸啊,木村同学要叫杀教练!”


谁管要你这只章鱼叫什么啊!!E班参与训练的男生组愤恨的抽空瞪了班主任一眼。


“看上去很狼狈嘛,你们两个。”


与杀老师风格不同的熟悉调笑声从头顶上飘了下来,躺在地上休息的潮田渚少年睁开了眼睛,正好和那双暗沉的眸子来了一个对视。


“……老师你注意一下形象行吗。”蓝发少年板着脸看着蹲在离自己头顶几厘米远位置的人“还有快把手拿开不要戳了。”要不是反抗不能潮田渚恐怕早就把脸颊边的那只爪子拍下去了。


“我只是在慰问运动了两下就瘫在这里的学生而已。”森蚺挑起一个温和的笑容伸手戳着少年的脸颊,左手抬起扣住了袭上自己头侧的那只手的手腕,握在对方手中的绿色匕首的尖端距离他的左眼不过几厘米。


“你的偷袭技巧提高不少,不过杀气太重会被察觉。”长发青年扭头看着自己那个已经摸到旁边的中三晚期不肯吃药放弃治疗的红发学生“要学会敛息啊,业同学。”


“多谢老师指导,你能把手松开了吗。”赤羽业的视线戳着在挣动之下仍然握着自己手腕纹丝不动的对方的那只左手。


“业同学,偷袭未遂也是要有惩罚措施的。”


“现在可不是课后补习时间。”


自己身边的人为什么都是抖S那个范畴的。无时无刻不在希望坑对方一顿的两个人再次旁若无人的掐起来时,躺在地上的潮田渚抬起手掌捂住自己的脸,他挺不想承认自己认识这两个人的。


“森蚺老师是要下班了吗。”窜过来的E班班主任伸出触手缠住了森蚺的左腕与赤羽业的右腕将二人分开。


“是啊,课后补习暂停我也可以早点回去休息。”收回手耸了耸肩,森蚺撑着膝盖站了起来。


“既然如此森蚺老师就帮为师一个忙吧。”杀老师那双不是很明显的眼中非常形象化的闪动着光芒。


“……您说。”出于本能的戒备着杀老师这个样子,森蚺甚至都用上了敬语。


“女生们大概需要一个篮球指导老师,为师现在要全力教导男生组的棒球,所以就拜托你了,森蚺老师。”柔软的触手还像模像样的拍了拍青年的肩膀。


而被拜托了这种完全没有想到过的事情的森蚺整个人都愣了,嘴角抽动两下,长发青年抬起手指着自己。


“我?指导?”


“是的哟。”


“可是我完全不会打篮球怎么指导啊!”学生时代身高一直都挺悲剧的森蚺一点都没有接触过这种属于帅气的高个子【蓝孩子】们的游戏,让他指导根本就是添乱“比起我杀老师你自己分出一个分/身去不就可以了!”


“女生们需要一个指导老师站在那里啊,所以就拜托森蚺老师你了!”杀老师严肃的竖起一根触手在森蚺眼前晃动两下“不要让可爱的女孩子们失望可是身为教师的本分!”


“……那算什么奇怪的本分啊!喂!杀老师你不要推我!”


结果,整个E班估计没谁可以真的拒绝的了杀老师吧……四散在周围休息的E班男生们略带同情的看着被推远的实践课教师。


“那么,趁着大家都在休息,我们就来研究一下对手的情况吧。”半强迫性的把来自未来的学生送入了女生的虎口,杀老师装模作样的闪回来严肃的咳嗽一声“想必大家应该已经在为师的训练下熟悉了高速球的轨迹了。”由吉祥物投出的棒球当真是高速球,都不带打折扣的“在这几天中为师已经拜托竹林同学、小律同学以及渚同学收集整理了对手的资料。”


大家瞅了瞅还在赤羽业身边躺尸的E班情报官,果断的将视线全部投向了已经站到杀老师身边的E班情报组分析员身上。竹林孝太郎作为一个二次元宅而言,他已经可以算是半个理论技术宅了,情报收集方面或许比不上潮田渚和小律的组合,但是其对情报细节的分析确实是毋庸置疑的高效,竹林的加入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情报组的压力。


E班自从上次前原的行动之后就养成了制定计划之前先和情报组对情报的习惯,作为人工智能的小律还好,不习惯让同伴失望的潮田渚平白的给自己添了不少压力,而一个好的分析员和情报员的加入真的让草食少年心理上轻松不少……自己是怎么莫名其妙的担任了情报官的身份的?躺尸的潮田渚少年带着心中的不解远目天空。


“我汇总了一下我们得到的情报,有些繁琐,整理起来相当麻烦啊。”竹林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展开了手上拿着的笔记本电脑向着看过来的人展示着电脑上的雷达分析图“椚丘中学的棒球部对外交流比赛还是比较多的,所以绝大多数上场的人的资料我们全部收集到了,他们具体的数值我已雷达图的形式分析出来,接下来还有个人……BalaBalaBalaBala……”


……情报组的人好可怕。坐在地上听分析的少年们目瞪口呆的看着滔滔不绝做出分析的竹林孝太郎。数据分析的详细程度简直让他们有点发毛,连干扰策略用的奇葩弱点都有……这三个人以后去当记者绝对是王牌级别的啊!!他们E班还真是卧虎藏龙啊…连不起眼的竹林都……这种奇葩的班级到底是怎么组成起来的!


“喂,矶贝。”前原略微凑近了搭档的耳边小声的引起对方的注意。


“前原?”认真听着的矶贝班长扭头看着身边的人。


“你有没有觉得,小渚已经走上歧途了。”语气中满是痛心疾首之意。


“……”矶贝本来还有点疑惑的表情瞬间变成了一种无言的木然。


“我觉得自从森蚺老师的马甲被扒了之后小渚越来越像他了。”前原没有被矶贝的表情打击到,依旧试图举例证明自己的看法是对的“这种情报能力已经可以去当狗仔队了吧!!”


你竟然说出来了!矶贝班长震惊的看着自己搭档竟然把真相说出来了,等等…前原的意思是不是……森蚺老师也是狗仔队的范畴?前原你快醒醒!矶贝伸出手严肃的按住了搭档的肩膀。


“前原……你想太多了。”被森蚺知道前原大概就要被打磨了吧…矶贝少年远目“咱们E班偏向后勤支援的那几个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啊。”瞧瞧菅谷,瞧瞧奥田,瞧瞧渚。


“进藤的话,只凭那个高速球在中学生的比赛中就可以获胜了。”


执行组的小声交流没有引起周围人的注意,杉野还在竹林说到主将进藤一考的时候做了补充,毕竟他可是直观的感受过那个球速的。


“所以在接下来的练习中为师会用进藤同学那种慢吞吞的速度投出棒球。”杀老师抛接住落下来的棒球“在经历过为师的球速特训之后,各位同学应该可以非常清楚的捕捉到进藤球速的轨迹了。”班主任大人的眼睛放出的精光让男生们背脊一寒“若是还接不到为师可是有特别的训练菜单等着哟。”


“拿出你们平日的气势认真的来吧!”


这只不擅长人类体育项目训练的章鱼制定的计划真的能用吗?!绝对不要被他逮到!!抱着如此坚定信念的少年们再次投入了训练之中。


然后他们迎来了被嫌弃与期待并存的球技大会。


“处刑时间到。”




【小剧场】

赤羽业:求把森蚺领走,无论是谁!!

暗翼:少年,我理解你的危机感,但是这么挑战我权威就不对了。


潮田渚:业君已经失去冷静了吗……老师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森蚺:你不需要知道他们两个说了什么,安心把练习写完【表情平静的捂住少年的耳朵】


赤羽业&暗翼:……



评论(14)
热度(75)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