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17

红蓝组首次协同作战开始√
E班搭档组之间首次协同展开√
十年组赤羽业上线倒数开始√
经历了十年成长的森蚺老师的属性其实是有点迷的【远目】

==============================================

报复前的间歇

E班的人只能由E班的老师自己欺负!【什么鬼理!】


雨季一直都不是潮田渚喜欢的季节,乌蒙蒙的天空和潮湿的空气压抑在周身,哪怕只是动一动都能感到的潮湿感,虽然之前短暂的炎热有点无法忍耐但是和梅雨季节相比潮田渚更愿意被炎热笼罩。而随着季节进入了梅雨的六月,暗杀的时间也被缩短到了只剩九个月,由来自未来的森蚺所开展的课后小灶也进行了两月有余,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准备。


“发音不对。”坐在教室中的森蚺用卷起的纸棒敲了一下面前少年的头顶“尽量用腹腔胸腔发音,声线要尽可能的浑厚,你所模拟的是成年男性的声线,气弱、稚气,这些都是不被允许出现的。”


“我知道了。”潮田渚认真的记下要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再试一遍。”


随着课程的加深,年长者也越发的严格,授课考试的内容也从之前单纯的枪械组装武器型号逐渐演变成了各种小技巧,实话而言长发青年在课后所教授的东西已经超出了实践课的范围,但是可以提升实力的事情他们没有理由拒绝。


而相处的时间越长他们对森蚺的了解也就越多,比如对方那种严谨的个性,与潮田渚相像但是那份严谨所透露出来的是来自时间的累积而非源自天生。看似轻松随意的青年实际上不太喜欢开玩笑,认真的性格倒是和潮田渚如出一辙,是以赤羽业在旁听小灶的时候虽然会呛声但并不会真的打扰到课程的进度,赤发少年要比这个时间线的任何人都希望潮田渚的能力可以提升起来,至少让少年可以保护被流氓或者其他乱七八糟东西找麻烦的自己。


赤羽业隐隐的觉得森蚺教导潮田渚的这些实际上并不是为了暗杀掉那只章鱼所做的准备,细小、杂乱、庞杂而又系统,他不知道自己的搭档有没有察觉到这些技能的异样,一无所知的信任着自己的老师心无旁骛的学习着新的技能的这种事情,他相信潮田渚绝对做的出来。毕竟小个子一旦真的在意了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信任,屡次被他耍但是依旧上钩这一点可以很好的证明。又或者蓝发少年已经察觉了这些异样,但是出于对老师的信任和自身的原因而选择了沉默,潮田渚是个心思比较深沉的人,有些事哪怕明白他也不会说出来,自己琢磨才是蓝发少年的习惯。


这份深沉对任何人都无害,除了潮田渚自己。这也是赤羽业不太喜欢的或者说比较担心的一点,潜意识的压抑性格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他突然有点想看潮田渚失控的样子了。看着搭档的脸出神的赤羽业脑中有了一些危险的思想。


“业君!”


“嗯?!”


耳边钻入的熟悉声音将赤羽业有些发散的思维给拖拽回来。抬头看着已经拎好书包站在他身边的潮田渚,赤发少年向着搭档露出一个笑容。


“已经结束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再待下去恐怕就不好下山了。”夹好自己的笔记本,已经站起身的森蚺无奈的看着赤羽业“业同学你是走了多久的神,就算不喜欢这次的课程也请意思一下注意时间。”


“是是,我知道了,森蚺老师你最近啰嗦不少。因为年纪大了?”拿起早就整理好的书包,赤羽业和潮田渚并肩向外面走“我们走吧,渚君。”


“嘛,业君不要这么打击老师…啊!等等我。”


好心的蓝发少年追在搭档的身后试图劝说对方不要总是实话实说。


年纪大了…年纪大了……年纪大了………呆立在原地看着那两个小鬼离开背影的森蚺脑中回荡着这几个字。


“律…为什么他们都喜欢说我年纪大了?”


心塞的长发青年揉了揉自己的头顶有些不解的询问自己的搭档。


“大概是因为渚你实在是太啰嗦了。”扣在耳边的耳机中传出了搭档的声音。


在那天总算修好的零件让森蚺小小的松了一口气,而两名人工智能是真的进行了一场亲切友好交流,律甚至给这个时间线的小律展示了现在载体的设计图,对于这等黑科技提前降临的问题,森蚺老师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真的有很啰嗦?”往办公室走的青年有点狐疑。


“浅野同学说自从你高中毕业升入大学之后有的时候比杀老师还要啰嗦。”


“怎么又是浅野……我和他说话的时候都挺简练的。”不太喜欢班长的长发青年十分苦恼,怎么哪里都有他的事!


“但是你和其他人说话的时候他都在场,例如和业同学交代任务的时候。”对于每次都被迫旁观这两个人花样虐狗的浅野班长,律实际上还是有点同情的。


“那些只是必要的嘱托和担心。”他也只是说了那些注意要点吧!哪里啰嗦了!从办公室中拿好随身物品的长发青年向外迈开的脚步一顿,有些无奈的挽回着自己的形象。


“但是架不住你每次都说。”


“……好吧,我会注意的。”既然连律都这么说了看来真的有点啰嗦,不过赤羽业每次听的时候都挺开心的……森蚺站在校舍的屋檐下撑开伞摸着下巴思考。


“渚,有你的信息。”


慢慢向着山下走的森蚺得到了搭档的提示后掏出手机翻看着发入这个号码中的消息。出于曾经养成的习惯,森蚺从来都不会让律将那些消息读出来,这种时候长发青年明显更相信自己的眼睛。随着对信息的浏览,青年的眉头逐渐皱起。


“真是会使唤人的老爷子,这个号码能用的第一时间就把消息发过来了。”森蚺挺无奈的冲着自家搭档感叹。


“就算没有这个号码他也会找到你的,你会出现在这里不也是因为他。”对于森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哪怕沉睡了半年律也是知道的。


“事实上是我告诉他的联系方式,而之前那个号码已经弃用了。”只要他不想,这里的人就找不到他除非他主动告知,对于这点森蚺还是十分有信心的。


“阴谋达成就消失无踪。渚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深知搭档秉性的人工智能的语调中已经透出了一股深深的鄙视之情。


“那叫计划谋略,律你还是把那个词库删掉重找吧。”


“我拒绝。”严词拒绝了搭档的提议,律将屏幕中的信息面板搬开,把自己露出来“渚你打算怎么解决这次的委托。”


“……最近也该活动一下了,勉为其难的请个假吧。”站在下山的通路上,长发青年透过雨伞的边沿抬头看着黑压压的天空“再不运动,身体就要生锈了。”


“不要说的好像你需要多勉强一样。”律端着茶杯坐回了自己的蒲团“请务必注意你自己的身体,情报官阁下。”


“哈哈哈。”对于律的吐槽,森蚺不好意思的干笑两声。

=======================================

山上的潮湿好歹还带着一点大自然的清新空气,进入到钢筋水泥的世界之后周身的潮湿只剩下让人烦闷的感觉。握着背在肩上的书包的带子,潮田渚视线平视着前方的道路有点出神。


“嗯?他们在做什么。”


余光瞥见到什么的赤羽业伸出手按在潮田渚的肩上示意对方停下,正在发呆的潮田渚又被冷不丁伸出来的手吓了一哆嗦,略微有点呆愣的扭头看着身边的人。接收到搭档视线的赤羽业无奈的笑了一下。


“渚君你不要总是发呆啊。”


“抱歉,我下次会注意的。”


潮田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在比较信任的环境下他总是容易不自觉的发呆,少年知道这个习惯不好,但是…短时间内改不过来啊。


“渚君总是这么客气。”


“不算客气吧…业君叫我有什么事情吗?”


“喏,看那边。”收回搭在潮田渚身上的手,赤羽业抬手给搭指明了方向。


顺着赤羽业的指尖看过去,不远处那几个躲在障碍物后面遮掩身形,怎么看怎么眼熟的背影着实有点让人无力,尤其是那个特别壮硕的身影。


“……杉野他们这是……”潮田渚少年实在是有些不想承认自己认识那几个人“要过去吗?”


“明显是有热闹看,为什么不。”习惯性的挑起嘴角,赤羽业率先抬脚走了过去。


“话是这么说没错。”跟在赤羽业后面的潮田渚揉了揉自己的发顶,总觉的杀老师那个装束实在是很丢脸……


潮田渚和赤羽业在接近杉野他们的时候下意识的放缓了脚步——感谢森蚺老师多日以来坚持不懈的打击教导——轻巧的脚步声被雨幕包裹近乎微不可查,几乎同时的,红蓝组的两个少年将视线一起对准了那个记得正来劲的巨大背影。


手掌贴上放置着武器的位置估算着现在袭击的可能性,然后两个人同时的放下了手。无论是潮田渚还是赤羽业都还记得这里不是允许亮出武器的E班旧校舍,就算允许亮出自己手中的武器,他们也没有把握在现在干掉那只章鱼。在森蚺的打击下已经可以估算自己的攻击轨迹的两个人无奈的对视一眼……混蛋实践课老师到底给他们养成了什么习惯啊!!!


蓝发少年上前一步伸出手戳了戳班主任的后背,然后迅速的捂住自己的耳朵。


“忸啊!!!!!!”


E班班主任的惊叫声一直都非常有特点,而且本人还非常的容易受惊,所以基本上每次被惊吓到都会用一种特别具有穿透性的声音叫出来,遭殃的一般都是杀老师身边的人,例如这次的杉野茅野枫等人。很有先见之明的捂住耳朵的潮田渚少年挂着黑线看着被吓的脸色都变了的杀老师和杉野他们。


“渚同学你不要突然出现在为师的身后啊!!!”脸都快变成青色的杀老师用触手握着潮田渚少年的肩膀不住的摇动。


“……明明是老师你自己太投入了,不要摇了!!”脸上挂着黑线的少年实在是没忍住,还是吐槽出声了。


“哟,业、小渚,你们下课了?”拍着胸口的杉野冲着刚被放出来没多久就来看热闹的红蓝组打招呼。


“啊,森蚺老师拒绝在天黑之后送我们下山就直接放了。”赤羽业笑的纯良而又无辜,毫无心理负担的抹黑着实践课教师。


“业君你真是。”潮田渚哭笑不得但也没有阻止对方的行为,视线扫到一边,良好的视力毫无阻碍的看清楚了之前茅野枫他们看的位置“那是……前原同学?为什么会倒在地上?”


“诶?!”刚被吓了一跳的几个人立刻回头,果然发现刚才明明还站着的前原阳斗已经倒在了地上。


“那帮家伙!!”如此明目张胆欺负人的行为杉野当下就无法忍耐想要冲出去了“别拉我!茅野、冈野同学!”


“别那么鲁莽的冲出去啊!”茅野枫拽着杉野的衣服防止自己的好友冲出去让事态更加混乱。


“别过去!那辆黑色的车停下了!”冈野抓住黑发少年的书包带往回扯“那辆车我看过,是理事长的!”


理事长三个字就像消音咒和定身咒的混合一般,当下就让这边小小的混乱直接消失了。潮田渚平静的看着那个下车的男人走向前原递上手帕,看似和颜悦色但是潮田渚非常明白,那个人对E班的人说出的话从来都不会是他所表现出的那般和善,仅仅面对过一次,浅野学峯那股掠食者一般的感觉就一直盘旋在潮田渚感知中,久久不散。


“那么严肃做什么。”赤羽业伸出手捏上搭档的脸试图扯出一个笑脸来“来,笑着的渚君才能保证好平常心。”


“业君你那是什么论调……你快松手!!!”潮田渚无奈而又含糊——毕竟脸被捏住了——的抗议着红发少年的暴行“我要申请拆伙了!!!”


“一个月考察期还没过,渚君你的拆伙期望要落空了。”


曾经高冷的业君哪里去了!这算是终于本性暴露了吗?!这人是谁啊!业君你还是一直中二病下去吧!不用吃药了!!蓝发少年的手指颤动,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有做出暴力反抗的举动。板着一张脸,冷静的将搭档的手按在对方的身侧,然后头也不回的跟着杉野等人跑到前面查看前原的情况,只留下一脸惋惜的红发少年呆在原地。


“吃苦头了吧业同学。”带着一串嘚瑟的笑声,同样被留在原地的杀老师凑近了赤羽业。


“不这样可就没意思了。”赤羽业轻声笑了出来“我真的很想看看渚君的忍耐底线在哪里啊……”


“……”自己的学生似乎有向病娇【等等这词不是这么用的!!】发展的趋势该怎么办?!应该做心理辅导吗!在线等!有点急!!自认为还是个优秀人民教师的E班班主任再次陷入了像个傻爹一样的自我纠结中。


沉着脸坐在原地,前原看着走远的那几个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从对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感觉来看,前原的心情很低落。


“喂!前原!!你没事吧?”杉野带头冲到了还坐在地上的前原身边。


“……嘁,你们几个都看到了?”看着跑近的几人,前原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狼狈,不自然的移开视线闭上双眼,仰着头迎接着雨水的击打“那个理事长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啊,轻而易举的就把事件摆平了,看似平等的对待所有学生,不费吹灰之力的支配着在场的所有人……简直就像是掌控棋局的围棋国手一样。”


“先别说那些了!你没事吧!”杉野扭头看着那几个人远去的方向“刚才那个女的,看着像个开朗的好女孩,没想到竟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婊/子!!”说出这句话的杉野停顿一下,然后有点泄气的放松了虎着的脸“话说回来……婊/子的话…咱们班上也有一个啊。”


“不对哦。”潮田渚站在杉野身后看着那个还能瞅见一丝的背影“比琪老师可是职业级别的,她可是完全可以分清楚什么场合该表现出什么样子。”湖蓝色的双眸略微眯起,蓝发少年的语气中是一种异样的平静“但是刚才那位同学…可不是老师那种具有高度职业操守的婊/子啊。”


……小渚你的语气好吓人。感觉有些危险的杉野和茅野枫发挥着自己的野性直觉双双后退一步。


“算了,就算是婊/子也没什么了。”


“What?!”刚才还让人有点发毛的潮田渚少年一脸呆然的扭头看着还坐在地上的同学。


“只是喜欢的人变心了而已,感情这种事情谁说的好,当初的热情没有了分手是很正常的事情,甩了对方只是人之常情,换我我也这么做。”撑着地面站起身的前原语气中是一种经历多了的无所谓感。


“你才初三吧,看的还真开啊。”冈野在包里翻找一会儿,掏出一个随身的毛巾递给全身都脏兮兮的前原。


“因为看的多了啊。”前原接过毛巾展开按在头上擦拭着头发“自然也就了解了。”

特此注明:前原阳斗,男,15岁,E班女生缘方面此獠当诛榜当之无愧的第一位。


“不过啊,你们刚才也看到了吧。她在开口的时候有过那么一瞬间的罪恶感。”低着头,动作缓慢的揉动毛巾“不过也就只有那么一瞬间罢了,这之后就开始自找理由然后人身攻击,什么【面前的这个是E班的家伙】,【既然是那里的人那么无论我说什么都是对的】这些……你们瞧,想的多好。”前原的语气中有着一种畏惧和难过“可是看着他们,我真的觉得挺难过的,还有些害怕。”


“前原。”


“前原同学……”


“那么冠冕堂皇的说着那些理由,那些怎么看都不对的言论她说的是那么的正义……”不自觉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低着头的前原咬了咬哪怕在这种环境下都有些干涩的唇“他们…我们、所有人……是不是都是那样?一旦发现对方的弱小就会毫不犹豫的欺压而上,如果是我……我是不是也会和她一样?”


这个问题潮田渚其实也想过,还没到E班之前他曾经见到过被欺压的E班前辈,那时候他还不明白对方的身份只当是一场普通的校园暴力事件,彼时他躲得远远的,如今他已经了解到了E班的处境,可他已经身处E班之中。如果他当初没有来到E班,那他会如何看待E班的存在?他会如何对待分到E班的同学?


【用如果这种假设来回忆过去,只是人心中的懦弱在挣扎。】蓦地,源自于未来青年的话语清晰的闪过脑中。


“……没人知道。”低声叹息出来,潮田渚握着雨伞的手紧了紧“没有如果……”


“没有…如果吗……”


“嗯,没、呜啊!!!!!!!”刚要出口的话语被余光所瞄到的巨大身影给噎了回去,蓝发少年受惊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身边的班主任,没有防备的潮田渚委实吓的不轻。


“杀老师你的头!!!”


“太大了吧这也!!!”


“要爆了!要爆了!!喂喂都有青筋了啊!!!!”


“快点把水拧出来啊!!!!”


“要反击才行。”顶着硕大的脑袋,杀老师竖起了一根手指。


诶?他说啥?少年少女们茫然的看着变成发泡章鱼的班主任。


“受到那般的蛮横侮辱之后只有什么都办不到的弱者才会躲在被窝里哭着入睡!”班主任大人语气严肃“但是你们不同,你们是为师的学生,是拥有不被人察觉就能将人解决力量的暗杀者!”


“老师你能把水先拧完然后再说这么帅气的话吗。”冈野少女看着对方拧抹布一样的拧脸动作一脸的目不忍视,真是太丢人了!!


“忸啊!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就算杀老师你这么说我们又能怎么样啊。”前原苦笑出声。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黄色的异类生物扣上了自己的雨衣帽子,阴暗的感觉迎面扑来“为师还是很喜欢这句中国的古语的,就让刚才的那几个同学也品尝一下他们少有体会的屈辱感受吧。”


“……好主意。”


“杀老师你在这种事上终于靠谱一回。”


“业君?”完全没有意见的潮田渚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边的搭档


“我可以提供策划支援。”红发少年的笑容中充满了跃跃欲试的兴奋感。


“……”果然如此。


眼看着面前的同学们都露出了那种和杀老师如出一辙的阴暗笑容,前原阳斗双唇开合两下还是闭上了嘴,无奈的摇头笑了笑。大家都是有分寸的人……这就是自己的同学们啊。

========================================

已经决定行动的E班师生效率自然不容小视,隔天一天的时间足够当事人们做出合适的计划安排。更何况这次操刀制定计划的人是赤羽业,热衷于恶作剧的红发少年在制定这种报复性计划的时候几乎是一气呵成。而当那两个人踏出校门的那一刻,这个计划就算开始了。


“欸,业你这个计划把现有的三组搭档全部都囊括进去了。”茅野枫凑过去拿起赤羽业放在手边的那张计划表。


“因为需要用到。”赤羽业拿着潮田渚的笔记本最后核对着人员分工,而在身边的蓝发少年已经拿着地图开始标注地点了。


E班的搭档是公开性的,每组成一对搭档杀老师就会在班级中说出,这是恭喜也是代表着可选择范围再次缩减。除了首先确定搭档关系的赤羽业和潮田渚,之后陆续有了矶贝悠马和前原阳斗以及千叶龙之介和速水凛香这两对搭档组合,不同于第一组的自主选择,这两对是参考了乌间的意见而达成的,比起略奇葩的红蓝组,体术相当的执行组和枪术并列第一的射击组算是E班最正常的搭档组合。


“这还要多亏了渚君的情报。”


“……小渚你不会是去盯梢了吧。”茅野枫怀疑的看着折好地图的友人。


“这可不是我的功劳。”潮田渚好脾气的冲着绿发少女笑了笑,虽然对方的怀疑挺欠揍的“我只是拜托小律收集了一下资料而已,她才是功臣。”


人工智能少女的情报收集能力当真强大无比,他们两个凑到一起整合这些有点杂乱的信息时完全不会出现毫无头绪的情况,如果真的和赤羽业拆伙了那潮田渚少年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这个固定炮台作为新的搭档。尚不知道老师搭档是什么存在的少年也和对方做出了相同的想法……不愧是不同时间线的自己。


“盯梢是之后的工作。”赤羽业合上搭档的笔记本,透过窗户看着山下的位置“现在就等他们出来了。”


“只不过没想到杀老师会让业你来制定计划啊。”被提前通知留下来的矶贝站在前原的身边“当初听到的时候真是被吓了一跳。”


“矶贝你要多关心你自己的搭档啊。”


“就是,还要被人通知了才知道。”


“这样无知无觉真是不应该。”


“啰嗦!我们又不是小渚和业!总是呆在一起!”


……我们已经成反面典型了吗。潮田渚少年看着反击的矶贝和前原无奈的干笑两声,虽然他也觉得他们两个最近粘的有点紧,不过稳步提升的默契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抗议,其他不好说,但是要论配合的默契的话,现阶段来看还是他和赤羽业默契度比较高,实践课教师的课程在赤羽业加入后就再也没有可以单独完成的了,能有这么高的默契度对方功不可没,虽然一点都不想感谢他!!


“渚同学。”一直在休眠省电的小律突然有了声音,已经亮起来的屏幕出现了校内监控的画面“目标已经开始行动了。”


“谢谢你了小律。”潮田渚打了一个感谢的手势,扭头看着赤羽业点了点头。


“游戏开始。”红发少年的笑容纯良而兴致盎然,对着搭档比了一个手势就直接快步离开教室了“我去叫那只章鱼。”


“喂,杉野。”收到手势的潮田渚拨通了率先下去盯梢的好友的手机号码“他们动了。”


“了解!”


……为什么只是一次报复性的恶作剧活动硬生生的透出了一股子暗杀重要人物的气息……还呆在教室中的学生们呆然的看着潮田渚和小律。看看他们都干了什么,盯梢也就算了,竟然还入侵了学校的视频监控系统……赤羽业干的也太干脆利落了吧!小渚你也跟着胡闹!!不……应该说杀老师竟然会允许,乌间老师你不阻止吗!!


#E班小天使【并不】要被挑衅小王子教坏了怎么办!#


#唯一靠谱的老师你在哪里!#


【小剧场】

潮田渚:入侵监控系统很奇怪吗?这是暗杀必要手段之一吧。

森蚺:完全没有问题,渚同学你的觉悟非常高。

乌间:够了,你保持沉默就好!不要灌输错误思想!

森蚺:这明明是正确思、我闭嘴,乌间老师你别冲我笑!


评论(3)
热度(82)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