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16

红蓝组搭档正式登记缔结√

十年组赤羽业上线倒计时开始√
十年组碰面倒计时开始√
老师你在惹搭档生气的技能上已经快要向某个你两看相厌的对象看齐了哟

==============================================

登记插曲

亲切友好交流是要打架的意思吗?


对于第二次就能射伤杀老师的自律思考固定炮台,说不佩服是假的,那种持续了整整一天的攻击都让整个E班的人见识到军事兵器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概念,而对于处在射击弹道和前排的学生来讲,他们已经不想面对第二天还要继续上课的事实了。


“平心而论擦过脸的时候还是挺疼的。”


轮值到当天值日的潮田渚少年拿着扫帚一边扫地一边回答了正在擦黑板的搭档的问题。


“不过比起我,矶贝同学和前原同学他们才更辛苦吧,BB弹弹回来的力道也不小。处在弹道位置上的我们只是有可能被零星的BB弹擦到。”


“渚君要不要考虑去我那里坐?”叠好抹布的赤羽业靠在讲台上看着回收弹药的潮田渚。


“我拒绝,坐在那里会被前面的人挡住黑板,业君你不要白费力气了。”


视力虽好但个子比较矮小的蓝发少年毫不犹豫的自揭自短了,虽然对于别人的打趣比较敏感,但是该用自黑达到目的的时候潮田渚同学下手自黑从不手软。


“但是擦到伤口怎么办。”


“有头发挡着。”


“……”


板住脸坚定的保持着油盐不进状态的潮田渚少年再次挫败了搭档那一瞅就能瞅出来的不良企图,可喜可贺。将椅子挨个放下摆放整齐,潮田渚捶着自己的肩膀背着包招呼搭档离开。


“业君,走吧。”


“森蚺老师今天不来关照你了?”对于一向阴魂不散的森蚺今天竟然没有出现,赤发少年表示了极大的好奇。


“他说这几天都放假。”说出这句话的潮田渚视线不可控制的转向了靠在窗边的那个固定炮台,虽然他不认为向来我行我素行事自由的森蚺会在意那个炮台的存在,但是对方这种不正常的没有理由——以前放假再牵强好歹也会有个理由——的放假行为真的容不得少年不去多想。


“放假也好。”站在门口等着少年锁门的赤羽业小声嘟囔一句。对于这种可以减少森蚺刷存在感的机会赤羽业少年一向是十分欢迎的。


“业君。”听到这句嘟囔的蓝发少年有点哭笑不得,确定锁好校舍门的潮田渚快走两步追到赤羽业的身边和对方并肩向山下走“认真说,你和森蚺老师真的不能和平相处吗?”


“我为什么要和侵占了渚君注意力的人和平相处。”赤羽业十分正经认真的扭头看着身边差不多才比他肩膀高一些的少年。


“……”业君你的语气如此的理直气壮让我如何反驳。潮田渚少年表情呆然的不知该怎么回答自己搭档那个危险的思想。


“而且那家伙也在纵容我的敌视吧。”赤羽业单手插兜望着放晴的天空“我们的实践课老师可不像他的外表那么温和,如果不是故意纵容他早就动手给我教训了。”


“话是怎么说没错。”潮田渚纠结的皱着眉头,少年很清楚十年后版本的自己不是什么温和的存在,对方也说了不会找赤羽业的麻烦,但是……


“我的敌视不含恶意,所以他不会真的对我动手。那些恶作剧他也只当是挠痒痒,甚至还把我的偷袭当做保持警惕性的训练。”想到森蚺的油盐不进,赤羽业的语气中蕴含着一丝不爽“既然可以锻炼我们两个的能力,我为什么还要和平相处?”


“……”我为什么要担心你们两个…简直像蠢蛋一样。板着脸的少年心中的悲伤几乎溢出水池,让他们两个自生自灭吧【自暴自弃】。


“渚君要不要也加入进来?其实很锻炼能力的。”红发少年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诱惑。


“……不、不了,能力提升太快我可能会跟不上。”潮田渚语气严肃态度认真的回绝了搭档的诱惑,他才不会承认刚才自己有那么一丢丢心动,绝对不会承认的!!


“好事情要和搭档分享,渚君你不要害羞了。”


“这不是什么好事情我也不会害羞,业君你快把手拿下去不要压着我了!会长不高的!”


“有什么关系,渚君现在这个身量灵巧又不引人注目,多方便暗杀。”赤羽业非常干脆的将蓝发少年的抗议当成了耳旁风,揽着少年脖颈的手臂连动都没动。


“这么说倒也没错……”细微的挣扎一顿继续被人带着往前走,潮田渚下意识的思考着赤羽业的话“可以降低戒心……不、不对!这点对暗杀杀老师一点用处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搭档耍了的蓝发少年毫不意外的炸了“业君你框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少年陷入思考状态肩膀就一直处在细微抖动状态的赤羽业终于憋不住直接大笑出声“渚君你刚才认真思考的表情真的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业君你不要笑了!”在人手臂下挣扎的潮田渚脸都已经红了,多半应该是被气的“快松手吧!”


“咳、我拒绝。”略微施加了点力道,赤羽业的手臂压的少年再怎么挣扎也没办法挣脱“咱们两个身高的差距很合适,这样挺舒服的。”


“都说了别把我当抱枕了。”蓝发少年无力的捂住脸。


“渚君想多了。”赤羽业贴近了少年的耳边低声调笑“哪有渚君这么温热软萌的抱枕啊。”


耳边的温热吐息让少年的脸不可抑制的红到了耳根,还是不习惯和人接触太近的潮田渚哪怕习惯了赤羽业的接触但是这么近也还是不自在。


“……业君我们拆伙吧。”短暂的沉默之后潮田渚少年放下手,脸色灰暗语气平静的说出决定“我要找个新的搭档!!!”


“诶?我们明明不是还没有去登记吗?”


“……”业君你的语气为何说的好像我们还没登记结婚一样……坚持几秒,潮田渚重新捂住了脸彻底放弃了挣扎。


潮田渚VS赤羽业,赤羽业同学再次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掌声鼓励。

=======================================

E班的学生从某些方面来讲并不是什么好招惹的存在,就像森蚺说的,这所破旧校舍的主人从来都不是他们这些成年人,所以在看见被胶带固定住的炮台主体时潮田渚并不意外,可以逃脱暴雨式的弹道轨迹对他们而言求之不得。第一次,E班学生对于可以安稳的上完一天的课有了感激之情。


“你们两个已经决定了?”


乌间看着放学期间出现在办公室的两个少年。在森蚺提出搭档组合这个方式的时候他就已经通过E班学生日常训练的成绩罗列出了各种可能的组合,而赤羽业和潮田渚的搭配在乌间这里的评分其实不是特别的高,虽然森蚺极力推崇这两个人搭档但是没有实际看过效果的黑发军人并不认同长发青年的意见,未来只是未来,他还没有发生,那些事固然有参考价值,但是归根结底来说他们才是决定未来的人。


“是的,我和业君经过考虑决定结成正式搭档。”潮田渚非常认真的看着E班的教官“思考过程很慎重请您放心。”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乌间叹气,点了点头“未来的暗杀多注意彼此的配合……去找森蚺登记吧。”


“……不是找您登记吗?”疑惑的和赤羽业对望一下,潮田渚不解的询问。


“我只是提供意见以及把关,最后做记录的人是森蚺,这件事是他来负责的。”


“……”完全不想去找他怎么办。红蓝组心思再次得到统一。


哪怕再怎么不情愿他们也要去找作为负责人的森蚺,但是……平时恨不得24个小时宅在校舍的长发青年今天却不见了踪影,潮田渚和赤羽业结伴找了E班的所有活动范围都没找到这个人,眼看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蓝发少年苦恼的站在操场上叹气。


“业君,明天去找他吧,实践课下课就去找。”


“唔,其实不找他我也完全不介意。”站在少年身边的赤羽业咬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甜饮料吸管,语气中是全然的不在意。


“不行,这个规则还是要遵守的。”


潮田渚对于这方面很固执,所以只是说一句的赤羽业也就没有试图再去劝说对方,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向前走几步站在路灯下面转身看着还在原地纠结的少年。


“不早了,一起回去吧渚君。”


站在原地的潮田渚看着前方几步远站在昏暗路灯下侧身注视着自己的赤羽业,蓝发少年没来由的觉得一股暖洋洋的感觉蔓延至全身。这是个很平常的行为,但是可以坚持这么久的平常……无论是对赤羽业还是潮田渚而言,都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快走两步,走到往常和人并肩的位置,潮田渚对着赤羽业笑的温和。


“嗯,一起。”

×××××××××××××××××××××××××××××××××××××××

第二天早上发现转校生突然转变属性变成萌妹儿应该怎么办?这是一个非常难以回答的严肃问题,毕竟没有人会如此之快的转变属性——人格分裂除外。现在摆在E班面前的转校生同学转变的已经不只是属性了,连风格都变的十分之谜啊!对同学提供杀必死是什么鬼?!杀老师你到底做了些什么改造啊!!


按照潮田渚少年的话来说。


【转校生已经开始向着奇怪的方向进化了。】


平心而论,这些掏空了——对方语——杀老师存款的改造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不用再受漫天乱弹的BB弹之苦,自律思考固定炮台来E班的第一天结束时,连班长矶贝都有一种明天不想来上课的自暴自弃感,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在潮田渚面前挡住大部分回弹BB弹的前原甚至在放学后抱着矶贝哭诉要求换位置,对此E班班长表示,把前原从腿上扒开还是挺不容易的…啊?换座?对不起他没听见。


“嘛,看上去还是挺不错的。”站在赤羽业座位边上的潮田渚看着被鄙视了的杀老师无奈的笑了笑“至少已经可以和平相处了。”


“谁知道呢。”赤羽业略微眯起的暗金色眼眸不停的打量着获得了新名字的自律思考固定炮台,语气中有一股子不信任的信息“就像寺坂说的,她会这样表现应该只是因为杀老师编写的程序才变成这样的,这并不代表…这架兵器本身是想要这样表现的。”嘴角的笑容是熟悉的轻佻与嘲讽“她在这之后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完全取决于她的开发者们是怎样想的。”


思考着这些话的潮田渚不可抑制的沉默下来,毕竟赤羽业说的没有错,机器不管再怎么进化最终也没有办法超脱制造者的掌控,或者说机器的最终进化可以挣脱人类的掌控,但是不是在现在这个时代。


“……至少现在她表现出来的是大家希望看到的。”


“渚,赤羽业。”


熟悉的声音从门口那边传了过来,被叫到名字的两个人一同看过去,昨天怎么都找不着人的森蚺正站在门口冲他们两个招手。


“你们两个过来一下,帮我搬点这节课要用的东西。”说完这句话的长发青年也不管两个人什么反应,直接离开了门口。


……你要搬东西为什么叫我们两个?班委何在!被抓壮丁的两个少年面面相觑,不情不愿的走向门口,确切的说是一脸无奈苦笑的潮田渚拉着不情不愿的赤羽业的手往办公室去。


“来吧,先把表格填了,然后把东西搬过去。”


整个办公室现在只有森蚺一个人,而对于磨蹭到办公室的潮田渚和赤羽业迎接这两位客人的是两张详细的表格,非常详细的表格。


“……老师,饮食喜好和确定搭档有什么直接联系吗……”望着表格上的【搭档个人数据调查】标题以及那些详尽到几乎快和查户籍一样详细的条目,潮田渚板着脸举着表格询问实践课教师。


“这些表格是杀老师给我的。”森蚺抛给填表格的红蓝组一个【你们都懂】的眼神。


“……”两名少年看着面前的表格,沉默的潜在意义复杂。


对于这种表格森蚺在拿到之初也十分的无奈,有哪个人会认真的填这种东西?你瞅瞅赤羽业,这小子干脆就把表格叠成飞机飞进了杀老师的笔筒里,就连一向认真听老师话的潮田渚少年都半天下不了笔,森蚺觉得蓝发少年不把手底下的这个表格揉成一团已经算是对杀老师仁至义尽了。


“咳,不想填就先放下吧,你们在这上面签上名字。”叹了一口气,森蚺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硬壳16开笔记本,展开推到二人面前指了一下搭档排号的第一行“一号组那个位置。”


“签上名字就可以了?”两个人分别签好字后潮田渚疑惑的看着已经开始搬箱子的实践课教师。


“本来就是签字就行,调查问卷先不用管它。”森蚺合上笔记本抱起一个箱子“交给杀老师自己负责吧,后面两个箱子归你们了,要上课了快一点。”

===============================================================================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赤羽业的看待问题真的是相当的通透。看着教室中那台已经恢复正常的机器,潮田渚有点艰难的扯了扯嘴角,步伐沉重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以后不准再对学生进行无意义的改良,这也会被挪威那边视为加害行为,还有你们。”瞅着E班的学生们,乌间的脸色是难得的无可奈何“不许再对她做出什么干扰的行为了,像上次的那种缠绕是不可以的,再有一次就会被追究赔偿问题。”看着教室里面面相觑脸色都不太好的学生,乌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是挪威方面的警告,我负责转达,就这样。”


“……喂,那不是说……”杉野脸色僵硬的扭头看着整体都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固定炮台。


“像前天的那种射击……”茅野枫向侧面挪了一下


“又要持续一整天的射击……”


前原哭丧着脸,自暴自弃的趴在桌子上将书本展开盖在自己的头上,他隔壁的片冈萌表情僵硬,神情严肃的好像要上战场。潮田渚少年最实在,已经准备好了一册比较大的本子准备用来当盾牌进行防护……要是一直这么射击下去,那第一排和这边几组的人在毕业之后躲避技能一定会有一个长足的进步。蓝发少年在严阵以待的气氛中苦中作乐的想着。


就算在主校区上课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提心吊胆过啊!!杉野根本没有办法将注意力集中在正在上课的杀老师身上,茅野枫时不时的扭头看向背后的机器。运算特有的运行声音在响起的同时就被附近的人捕捉到了,亲眼看见那些数字划过的绿发少女艰难的吞咽一下。


“来、来了!”


“又要开始了……”


“嘭!”


严阵以待的E班师生在机械发出铿锵的展开声时就各自做好了准备动作,眼疾手快展开本子盖在自己后面的潮田渚,趴在桌子上抱着脑袋的茅野枫,伸手护住自己脑袋作死向后看的杉野……其实作死向后看的不只他一个人。


鲜艳的花瓣随着展开散落在空中撞散了教室中紧张而又压抑的气氛。看着桌面上的花瓣,潮田渚愣了几秒,拿下盖在后背的本子,蓝发少年扭头看着被包裹在色彩艳丽的花丛中的自律思考固定炮台。机械的叙述音到最后蓦地转换成活力四射的少女声线,名为小律的人工智能再次露出了那张灿烂的笑脸。


“真有你的啊。”伸手接住飘落的花瓣,赤发少年带着肯定的赞叹感叹出声,视线对准正看着他的搭档,沉默几秒,赤羽业冲着对方露出了一个带着无奈的笑容。


接收到那个笑容的潮田渚扬起了一个带着狡黠意味的笑容。


【真的反抗了哟,业君。】


……对于第一次经历被自己搭档用唇语嘲笑【并不】这种事的赤羽业同学来说这样的经历是十分稀奇的,毕竟蓝发少年这种带着点狡黠的表情实在是十分罕见,总是温柔的对待身边同学的潮田渚几乎不会露出那种恶作剧一般的笑意。觉得自己无意之间似乎发现了搭档相当有趣的一面而对方仍未察觉到自己这一面的赤羽业摸着下巴掩藏着唇角的笑意。


“相当了不起的机器。”比琪看着里面的状况轻笑出来“她的制造者恐怕也没想过她会进化到这种程度吧……会被抹杀吧,最后的时候。”


对于这种超出预知的变化,人类一向是为之恐惧,那座聪明的炮台或许可以躲过一次两次的检查,时间长了呢?暗杀结束后又该怎么办?她的进化情况一旦被得知,最后等待她的只有被彻底格式化的命运,包括这间教室的学生们……乌间有没有想过这些?


比琪偏头看着身边沉默的黑发军人,她不知道对方是否想过这间教室最终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子,这个班级在暗杀结束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命运。作为杀手,比琪从不相信会有真正皆大欢喜的结局。会担心也证明这些学生已经在她的心中占据了一定的位置了,但也因为这样比琪感到有点心慌……已经有这么多的感情牵制她真的还能像之初那样毫无顾忌的下手吗?被目标身边的人牵绊的杀手,就像一把被锈蚀的锋利匕首,失去锋锐的刃还能干什么?


“如果真的到了那天大概就会有黑科技诞生了。”手臂抵在玻璃上的森蚺脸上是一种怀念的笑容“【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中国的俗语比琪老师你应该也听过,有点机会主义的意思但是还是很有哲理的。”插在风衣兜中的手握紧了搭档现在的载体“思考过多反而会迷失本心,顺其自然就好。”


“这是那只章鱼教给你的吗?”反应过来似乎是被身边的人给安慰了的比琪挑眉看着身边的长发青年。


“不,这是【比琪老师】教给我的。”


……未来的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会有这种想法。继潮田渚少年后,比琪也被那个堪称诡异的未来给吓到了。


“我先回去备课了,比琪老师一会儿有你的英语课。”


“啰嗦!臭小鬼用不着你说我记得!”


啊啊,果然还是现在的比琪老师最有活力了。长发青年带着点感叹,抬手将蓝牙耳机挂在自己的耳朵上。


“律…要见面了。”


“放心,不会有事的。”


“……我一定会首先申请把你的零件修补正常。”


“怪我咯?”


“……我的错,大小姐息怒。”

===============================================================================

确定E班那些精力旺盛的师生们包括那只拥有极强八卦之心的章鱼在内已经全部离开了戒备范围的森蚺独自一人以潜入的方式进入了E班的教室。迈着无声的步子走到黑色的炮台主体边上,靠在原寿美玲桌子边上的长发青年伸手敲了敲小律的屏幕。几乎是在接触的瞬间,原本处在休眠模式的自律思考固定炮台的屏幕突然亮了,少女的虚拟影像出现在光屏上。


“森蚺老师,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可爱少女形象歪着头看着面前的长发青年,自带的扫描系统几乎是瞬间就将面前的人扫描了一遍,包括武器在内的全部情况都被记录在了小律的储存器中,眨了眨眼,人工智能少女没有一丝犹豫的开口。


“您的身体已经处在了需要治疗的阶段,是否需要我呼叫救护车?”


“等一下,不要着急。”森蚺无奈于现在的小律还不太知道委婉这个词的实际用法“我只是想要拜托小律修复一下我的搭档,然后进行一个亲切友好的交流。”


“亲切友好交流是要打架的意思吗?”


“小律快忘掉那些奇怪的词语表达然后去搜寻一些正常的语言数据!!”实践课教师对于固定炮台现在就十分奇特的词库感到了震惊。


“可是它们已经储存在数据硬盘中了,除非格式化否则没有办法遗忘啊。”少女面容无辜的看着对方眨了眨眼。


你的自主删除呢…还不是不想放弃那些知识。面对少女呆然的表情和话语,心境平和如森蚺也忍不住捂脸。深吸气告诉自己要冷静,长发青年掏出衣兜中的手机举到小律的屏幕前,黑色的屏幕直接开启,身穿着黑色制服短裙与另一边的少女别无二致的脸,黑衣的少女笑眯眯的向着现在时间线的自律思考固定炮台人工智能系统打了一个招呼。


“你好,初次见面,你可以叫我律。”


与萌哒哒的形象毫不相符的声音,森蚺靠在那里看着自家搭档本体的后脑勺犹豫半天还是开口了。


“……律,能先修零件吗。”


“闭嘴。”


#脾气再好也能因为搭档而破功还我曾经温文尔雅的搭档来#


【小剧场】

潮田渚:我要拆伙!拆伙!!

森蚺:刚登记就离这样不好,听我的,一个月之后你就适应了。

潮田渚:……过来人的经验吗。

森蚺:是啊,至少你还能抗议拆伙,我连拆的余地都没有,赤羽业可是我的固定支援对象。

潮田渚:……好绝望的未来。

被大小赤羽业堵截的百崖不参与本次讨论



评论(5)
热度(65)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