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14

修学终结时

总是被小伙伴戳痛处,心好痛


作为E班唯一一个和杀老师享受同等待遇的教师,森蚺自然是无法伤害学生的,所以哪怕他再怎么想把面前这个红头发的臭小子绞杀也没有办法动手。闭上眼睛深呼吸压下有点躁动的情绪……最近的情况真的是不太好,在这么下去他可能就要提前退出这场暗杀的盛宴了。放下手臂,森蚺转身向着离开的方向离去。


“我先回去了,既然杀老师你已经和第四组汇合我就不奉陪了。”


“忸啊,适当的放松有助于身心健康哟,森蚺老师。”


“多嘴。”杀老师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安静点就好!


“渚?”


收敛了危险的笑容,扭头想找自家搭档的赤羽业看着小个子有点难看的脸色快步走到对方身边试探性的轻声叫了对方的名字。潮田渚听到近在咫尺的声音下意识的一抖,似乎是被吓到了,抬头愣愣的看着身边的人眨眨眼反应了几秒,然后露出一个与平时无异的温和笑容。


“有事吗业君。”


“……不,没有。”看着潮田渚的表情,赤羽业摇了摇头,直接拉着人的手腕向着出去的位置离开“走吧,回去。”


冷不丁的被人一拽,少年抱着的两本册子顿时掉在地上,潮田渚有些着急的回头看着。


“业君!指南!”


“那种东西就丢了吧。”赤羽业本来就嫌弃那册子沉,于他而言没了就没了,正好帮自家搭档减负。


“杀老师大概会哭给我们看吧……”想到那只黄色生物当初哭给他们看的那副样子,蓝发少年真的不想看见第二遍。


“小渚!书交给我们吧!”杉野冲着潮田渚竖起一个大拇指,一边的茅野枫已经把两本修学指南捡了起来冲着少年晃晃。


“放心吧小渚,一定会安然无恙带回去的,对了!你回去处理一下脸上的伤!已经泛青了!”


……妈蛋哦!泛青了这次旅行结束回家之后怎么和妈妈解释啊!潮田渚少年的脸色在一瞬间全部变青了。


“所以这就是你主动来找我的原因?”穿着旅馆分发的白色浴衣,森蚺拿着包着冰块的毛巾无奈的按在蓝发少年脸侧靠近太阳穴的那处淤青上“自己扶着点,我去拿酒精,拖的时间太长你这个已经有点严重了。”


“那个……麻烦您了。”


回来后就摸到森蚺房间的潮田渚不太好意思的看着长发青年翻找酒精的背影,脱去那些隐藏着武器的衣物,青年的身形要比潮田渚前段时间看到的感觉更加消瘦一些……总觉得对方的身体似乎是…真的出问题了,那些看上去并不自然的嗜睡和本能的过激反应都是非常棒的佐证。少年盯着那个背影有点出神。


“你不是一直都在躲着我吗?”拿着找到的酒精回到正襟危坐的少年身边,森蚺随意的坐在了少年的对面“比起我的话乌间老师和杀老师不都是更好的选择?再怎么不济也有赤羽业这个搭档的存在。”


“……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蓝发少年笑容腼腆。


“……这种事你害羞个什么劲。”长发青年深感无力“这又不是示弱,伤处的暴露让你这么不放心吗。”


“倒也没有,只是不想让他们担心。”放弃似的垮下肩膀,潮田渚闷声吐出他第一个考虑到的原因“而且业君看上去不太开心,我感觉要是让他看见我的脸的话……他的脸色可能更糟糕。”


其实潮田渚在之前完全没有把脸上的那处伤放在心上,虽然还是时不时的抽疼不过已经比起刚醒过来的满眼双影要好太多了。而且伤处也没有破,本质上是个吃苦耐劳的男孩子的潮田渚少年非常果断的就将那个伤抛在了脑后,直到他在洗漱间的镜子里看见那条已经泛着青紫的伤痕时才知道,茅野枫还有杉野那种欲言又止的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僵硬了足足好几秒的少年在回过神后非常麻利的找到了森蚺的房间避难,比起其他人,现在让十年后的自己来处理脸上的瘀伤要更保险一点,以业君和森蚺两看相厌的程度,对方十有八/九不会找到这里来。


“你这感觉倒是没错。”森蚺合上了摊开在桌面上的笔记“要是被他发现估计又要甩脸色和我对着呛声了。”


“之前就想问了,老师你和业君真的就不能尝试和平相处吗?”每次见面都是暗潮汹涌火花四溅的。


“渚同学,这件事情完全取决于业同学的想法,我还没有无聊到和只有15岁的赤羽业过不去。”森蚺对于少年的担心感到一丝哭笑不得“他要是不和我对着呛我就谢天谢地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看着自己信任的老师和搭档总是对掐这种滋味也不是太好啊。潮田渚有些苦恼的叹气。


“渚同学,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担心自家孩子的叛逆期怎么度过的家长一样。”


森蚺抬手看了一眼时间掐算着什么时候可以进行下一步,奈何对面的少年的表情实在是太有趣了,他没忍住还是开口打趣了。


“老师你不要开玩笑了。”少年略感脱力的反驳,他不让业君担心就不错了。


“渚。”


“……老师?”


森蚺的表情有些严肃,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让潮田渚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等待着对方接下来可能会说的任何问题。


“你今天的表现说实话,很不符合你平时的表现。”双眸微微眯起,略显暗沉的湖蓝色眼睛不做掩饰的看着少年“鲁莽、不合时机,冲上去是非常冲动的表现,我记得……在平时路上被找麻烦时你可不是这么做的。”


“……森蚺老师真的有跟踪人的爱好吗。”沉默几秒,仍然捂着伤处的潮田渚非常冷静的和成年版的自己对视。


“顺路。”


这理由你自己都不信你到底骗谁哦混蛋!!潮田渚目带鄙视的看着已经在心中被打上尾/行专业户标签的实践课老师。


“我真的顺路,我现在住的地方离你家挺近的。”森蚺看着少年的目光只能无奈的开口解释了“别总是想些乱七八糟的。”


看着蓝发少年还是将信将疑的表情,估计自己是解释不清楚的森蚺摇头不再解释了,反正印象已经够糟糕了,也不在乎再多几个【自暴自弃状】。


“渚同学,还是思考一下我刚才的问题吧,为什么要冲动的冲上去?”


“我不知道。”潮田渚迟疑的摇了摇头“我当时感觉很乱,但是想要做的事情非常清楚的在脑子里罗列出一个先后顺序,然后我就照着去做了。”


“你想救赤羽业。”


“……嗯。”


得到少年承认回答的森蚺感觉有点棘手的皱了一下眉头,相互重视是好事,但是已经重视到乱了事情的先后顺序可就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了,当初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还是忽略了这点。


“老师?”


“渚,你认真的回答我。”森蚺看着少年的眼睛“现在,你希望赤羽业做你的搭档吗。”


“诶?”


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个问题,潮田渚的视线下意识的偏移一下,想要露出一个和平时一样的腼腆笑容,但在长发青年那种严肃的表情下,小个子扯了下嘴角还是没笑出来。抿了一下干涩的嘴唇,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潮田渚不闪不避的对上了森蚺的视线。


“我…我想了很多,我害怕作为搭档我的不合格会阻碍业君,可是……”少年的神色很坚定,像是在做出决定终身的大决定一样“我还是希望可以成为业君真正的搭档,和能力与信任无关,这是我…出自本能的期望。”不过这也只是他的期望罢了“我们最终是否会组成搭档……决定权已经在业君的手里了。”


“……我知道了。”没有保持多长时间的沉默,森蚺像是败了一样错开视线摇头叹气“真是没办法啊。”


“森蚺老师?”


“渚,虽然你能鼓起信心下定决心这是一件好事,但是我还是想要告诫你一点。”森蚺拿起酒精倒在医用脱脂棉上,抬手示意少年把毛巾拿下来“你重视赤羽业已经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境地了,使人失去理智的重视是不可取同时也是十分危险的。”


“诶?”不解的发出一声疑问,听话的将毛巾拿下来的潮田渚虽然疑惑,但还是老实的坐在那里让森蚺用酒精脱脂棉磨蹭伤处等待着对方下一步的话。


“对于暗杀者来讲,丢失了冷静你的性命就等同于没了一半。”用镊子夹着脱脂棉的青年认真的处理着稍微褪色的伤处“赤羽业和你,你们确实是很好的朋友,他护短而你是重视一切朋友并把他们视做底线,杀老师可以利用这点,不致命,但也足够你们方寸大乱。”


“杀老师不会伤害学生。”少年下意识的反驳出来。E班班主任无论怎样,他都不会伤害作为学生的他们,这是每个E班学生的共识。


“但是他可以让你们担心的失去平时的水准。”用力按压一下伤痕获得了少年一个抽痛的倒吸气“他会不会这么做暂且不提。渚,按照你平时躲避我攻击的情况来看,被抓住本身就是有失水准。回去之后我会告诉乌间老师对你们加强训练。”


“老师你不要突然用力啊!”吃痛的少年顾不上对方的决定,有点炸毛的抗议对方刚才的故意行为。


“让你记着点疼,看你下次敢不敢再没头没脑的冲上去。”


“可是业君……”


“他没你想的那么脆弱,关心他之前先考虑一下你自己的情况!至少这次他伤的位置不是脸这么明显的地方啊!”


“……哦,知道了。”反抗不能的少年只好不太情愿的答应了一声。


被年长者训斥的潮田渚少年迟疑的用视线偷瞄着认真的帮自己处理伤痕的青年,想问的话一直在嘴中打转不知道怎么问出来才合适。余光瞥见潮田渚小动物一样动作的森蚺好笑的又用力按了一下伤处,然后顺利的获得了现在时间线自己的一个瞪视。


“潮田渚同学,有什么话就问,你这么看着我是看不出来答案的。”


被拆穿的潮田渚不太好意思的干笑两声,视线乱飘缓解被戳穿的尴尬。


“老师你…会有担心的失去理智的时候吗。”


问出这个问题的少年惊讶的看着愣了一下就无意识的停下所有动作沉默下来的森蚺,明显在发呆的长发青年的神色中带着些许追忆和复杂。突然之间,潮田渚看着这样的森蚺就再也不想知道对方的回答了。


“森蚺老师你当我没问就好。”迅速的说出这句话少年主动的打破了室内有点压抑的沉默气氛“那个,给您添麻烦了!接下来的我自己处理就可以!”有点紧张的站起来,最近总是戳自己老师痛处潮田渚少年准备趁着对方没有反应过来前迅速撤退。


“有过,只有一次。”


一句话,直接将已经鞠躬道谢站在门口准备拉门出去的潮田渚定在了原地,蓝发少年扭头看着笑的温柔而平和的森蚺,没来由的,潮田渚觉得明明是在笑的长发青年已经快要哭出来了……自己、潮田渚这个人竟然会哭吗……恍惚回忆自己上次哭出来是什么时候的少年带着点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森蚺。


“经验宝贵,终生难忘。”放下了手中的镊子在装毛巾的铁盘中,森蚺抬头看着站在门口随时准备开溜的潮田渚,脸上的笑容更加柔和“所以说,如果可以的话…渚同学你未来一定不要走上我这条路啊,这条歧途上有一个人就够了。”


“……是杀手吗。”


“杀手?太简单了。”森蚺撑着膝盖站起身走到少年身边揉了揉对方的头“就算是杀手也好过我现在这样……别成为像我这样的存在,这是我最初也是最大的期望……好好保护身边的人吧,拥有这个意志就要一直坚定的走下去,绝对不要动摇。”


“老师?”


“记住我的话。”放下手直接把门拉开“回去吧,去前台的位置要个水煮蛋,包上纱布贴在伤痕的位置来回滚滚。”


“……”被推出门的潮田渚有点没反应过来。


“对了,我个人建议你还是去找赤羽业帮忙,要是知道自己被隐瞒了,他可能要比看见那处伤更不开心。”


站在原地盯着说完话就被森蚺拉上的房门,潮田渚默默的捂上自己的胃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准备照着对方的话去找个煮熟的鸡蛋回来,刚才看着森蚺竟然有点不忍心的情绪,果然还是自己识人不清竟然会同情性格这么糟糕的家伙,他未来一定不会成为森蚺那样的!一定不会!!板着脸等鸡蛋的潮田渚少年不停的在心中唾弃自己的心软。


“渚君。”这个称呼!这个声音!


……现在背对着直接跑还来不来的急?潮田渚少年此刻崩溃的心情让他几乎就要抬腿慌张的撤退了。还有点理智的少年知道,要是自己现在跑了那估计自己的临时搭档肯定会在再次看见自己时好好的关照自己的。耷拉着脑袋,潮田渚不情不愿的转身选择面对自己躲了半天的搭档。


“业君,好巧。”僵硬透了!!!蓝发少年悲伤的在心中咬着手帕。


“站在这里干什么?”手中拿着草莓牛奶的赤羽业走到潮田渚前面看着少年的头顶发旋。


“……”


难道要说在等鸡蛋?潮田渚纠结的思考要不要实话实说,这家旅馆的煮鸡蛋速度差评啊!兀自纠结着,脸上传来的温热触感让少年忍不住一愣。


“业君?”


有些吃惊的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的赤羽业,对方抬起的手正摩挲着潮田渚脸上那处已经消减一些的青紫。红发少年有些严肃的表情将潮田渚剩下来的疑问全都堵了回去,只能沉默的看着对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下次…如果有下次的话,渚君还是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沉默了有一会儿,赤羽业放下了手开口打破有点沉闷的气氛“这个位置已经很危险了。要是击打到太阳穴造成局部的瘫痪怎么办?”说到后面这句话,赤羽业的语气中已经恢复了往日对话蕴含的轻松和调笑。


“……业君你不要吓我了,我知道错了。”潮田渚满脸黑线的捂住额头承认错误。


“渚君你要是真能知道错了就好了。”微不可查的叹息一句,扬起笑脸的赤羽业习惯性的抬手揽住少年的脖颈“嘛,渚君你还没告诉我你在这里干什么。”


“等鸡蛋。”潮田渚已经习以为常的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被对方手臂压住——会长不高的混蛋!——的肩膀可以舒服点“森蚺老师说用鸡蛋再滚滚可以祛瘀。”


啊啊,无处不在的森蚺。赤羽业同学听到这个名字再次不爽的撇了撇嘴,就算这个老师再怎么合他的胃口,就算他是潮田渚的成年版,如此侵占蓝发少年注意力的行为也是不可原谅的!反正他也不是自己在乎的那个小个子。对于二人身份看的特别开的赤羽业少年今天仍旧毫无负担的敌视着自己的实践课老师。【森蚺:心好痛。】


“话说回来,业君你怎么下来了?这个时间不都是在房间聊天吗?”


手里拿着用医用纱布——森蚺老师友情赞助——包裹的半天才等来的熟鸡蛋,潮田渚跟在赤羽业身边不解的询问着身边的小伙伴。


“啊,我是出来买饮料的,他们好像在讨论什么女生排名之类的。”


“哈哈哈,果然是永恒不变的话题。”一种果然如此的情绪弥漫在心中,潮田渚少年干笑两声“业君有特别关注的女生吗?”


“嗯?”空着的手摸了摸后脑勺,赤羽业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大概是奥田吧。”


“……哈?”眨了眨眼睛,对于这个回答潮田渚显然没想到“奥田同学?”


“对啊,奥田她制作的那些药剂渚君你不觉得非常有趣吗?”赤羽业兴致盎然的偏头冲着搭档比划了一下“有了那些药剂的话我的恶作剧可以扩大到一个相当好的范围。”


不,我完全不觉得。潮田渚表情木然的收回了看着小伙伴的视线,竟然会认真过滤可能选项……这次算他蠢!!再次默默的唾弃自己的蓝发少年错过了赤羽业望着他的视线以及嘴角的那抹加深的笑意,不过要是注意到潮田渚可能就要当场炸了,毕竟再怎么接受打磨少年的本质还是挺害羞的。


“业君,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越是接近E班所在的走廊越是可以听见那些喧闹,潮田渚伸手拉住了搭档的衣袖侧耳倾听着远处传来的动静。


“唔,听上去相当有意思。”随手将手中的空盒子扔到走廊的垃圾桶中,赤羽业抖出袖子中隐藏的匕首握在手中,抬步向前面的拐角走了过去。


这么吵闹不会引来旅馆的工作人员吗?潮田渚跟在赤羽业的身边比较担心这个实际的问题,而等他们走出拐角进入那片喧闹的走廊时,蓝发少年忍不住更加担心这个问题。


“不是说大家都在聊天吗?”现在这种和大逃杀一样的状况是怎么回事?草食系少年满脸木然的看着上蹿下跳追杀着杀老师的同学们。


“大概是那只章鱼又做了什么吧。”拉着潮田渚站在走廊的边上看着前面的一片混乱,没有加入追杀行动的赤羽业略感无聊的用手中的匕首耍着久未见到的刀花“到底还是变成了暗杀了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吧,杀老师实在是太擅长挑起大家的杀意了。”拿着鸡蛋的潮田渚看着一片混乱的场景略显无奈的笑了出来“一个小小的动作也能演变成暗杀。”


“渚君你带枪了吗。”不想参与那片追杀但是还是想掺和一下的赤羽业询问着最近已经有点向着小叮当发展的蓝发少年。


“被旅馆发现那种BB弹不太好吧,还有业君你的伤。”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潮田渚从衣服中掏出配枪的动作一点都没有迟缓“当时看上去很严重的样子……给,用我的没有问题吧。”


“完全没有。”赤羽业伸手接过了潮田渚的配枪握在手里“别担心,我后面那个位置可比渚君你脸上的那处伤轻多了,都没留下什么痕迹…诶?渚君你的手还真小啊。”


“请不要在用我配枪的时候发出这种感慨,非常感谢!”


妈蛋哦!这帮人怎么这么烦人!小怎么了!怎么了!他会长高的!绝对会的!!看森蚺就知道了!所以能不能不提身高身量问题 ?!人生何其艰难,求不提!!!


“混蛋啊!那只章鱼到底哪里去了!!” 


由杀老师引发的骚乱终于在几近深夜的时候平息了下来,因为身量问题而有点赌气的潮田渚少年在收回配枪之后果断的拒绝了赤羽业想要帮忙的意见,转而拿了一个小镜子自己动手用鸡蛋滚动摩擦着伤口。扔掉手上鸡蛋的潮田渚在经过走廊时被外面悬挂的残月吸引住了目光,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站在窗口仰望着晴朗的夜空。看样子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这样想着少年的心情好了不少。


“小渚?”


“嗯?啊,茅野。”听见带着疑惑的呼唤声,扭头看向声源的潮田渚发现了放下了头发的友人“你还没睡吗?”


“之前玩的太兴奋了,完全睡不着啊。”走到和潮田渚并肩的位置,身材娇小的少女偏头看着少年被垂下来的发丝所盖住的侧脸“倒是你啊小渚,你的脸不要紧了吗?”


“好多了。”略微抬起手撩起头发露出一点已经消下去不少的淤青“不用担心。”


“业同学知道了吗?”


“已经看到了。”想起自家嘴损的搭档,潮田渚的脸色黑了那么一丢丢。


“……小渚你和业吵架了?”茅野枫摸了摸下巴,露出了一个【我懂】的表情……茅野你到底懂了什么?!


“不算吵架吧。”赤羽业这个名字总是有办法让潮田渚感到各方面的无力“只是有点意见不统一。”在有关他的身高方面。


“明天就要重新开始上课了。”再深谈潮田渚估计就要炸毛了,茅野少女果断转移话题。


“嗯……总觉的时间过的很快啊,修学旅行代表着整个中学时光就要结束了。”潮田渚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而我们的暗杀才刚刚开始。”


“咱们的三年级生活大概是最奇葩的吧。”


“毕竟是有这么一个老师啊。”


相视而笑,心情不错的潮田渚和茅野枫抬头看着那轮弯月。


“未来究竟会变成什么样,我还是很期待的。”


“小渚你的语气有点森蚺老师的意味了。”


“我完全不想像他。”


“……你是多嫌弃他……”


【小剧场】

潮田渚:上章就想说了,说好的不打脸呢?

百崖:……我什么都不知道

森蚺:快点把我搭档放出来

百崖:……本座要休息,本座什么都没听到

潮田渚&森蚺:【杀了他!!】



评论(11)
热度(86)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