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短篇】阴阳师——百鬼阴阳抄听后感,满汉版本

血色蔓延的令人猝不及防,浓郁的血腥味蒙上鼻翼时蓝发青年方觉要遭。手中蝙蝠扇一拢合为一束向前扫出,脚尖点地身形猛地向侧面闪出四五步。

 

“言灵·守!”

 

清透的海蓝灵力化作了透明的防护笼罩在青年的周身,下一秒,黑色的闪电突兀的出现将青年刚刚所在位置的土地烧成了一片焦黑。蓝发青年看着那片焦黑,双眉下意识的蹙成了一处小丘,然而还没等他松口气,三道隐隐透着黑气的鬼火便直冲冲的撞上了灵力的结界。

 

流光溢彩的灵力结界晃了两晃,细小的裂纹顺着被击中的位置向外蔓延,看上去摇摇欲坠不过好歹还能保持着防护的功能。

 

“咦?”

 

暗处传来一声带着疑惑的轻叹,似乎是在疑惑刚刚的攻击竟然没有发挥效用。被自己反应救了一命的青年不敢大意,湖蓝的双瞳眸光凝实,左手食中两指并拢凝出了一抹灵力,随着手腕的晃动凭空画出了修补的灵符融进了已有破裂征兆的灵力结界。

 

大概是发现了青年的动作,隐匿在阴影中的袭击者终于显现出了身形:“没想到阴阳寮的阴阳生中竟然有人能接住我的攻击。”

 

迈出阴影的人身着一身阴阳寮制式的白色狩衣,黑色的卷曲发丝散乱,左瞳闪烁燃烧着与刚刚撞上结界气息相同的鬼火。

 

看着眼前距离自己仅有十余步远的黑发男人,青年眨了眨眼,抿紧的嘴角干脆利落的扯开了一丝苦笑。

 

看来真的不能走夜路啊。

 

“柳沢夸太郎。”蓝发青年嘴中泛苦,捏着手里的扇子心中盘算着应该怎么样才能送点消息出去。

 

柳沢夸太郎,阴阳寮前任寮主,目前作为头号通缉犯被全平安京的阴阳师列为大敌——自己一个人杀不死的那种。

 

“哦?”柳沢仅存的右眼略微眯起,左手捏着自己的下颌的样子显然是对眼前的人产生了一丝兴趣:“连阴阳生都接到格杀令了吗?”

 

“那就从你先开始好了。”柳沢的纸扇敲击着手心,张狂的笑容中浸染着浓郁的黑色:“我还真是期待看见那家伙见到你尸体时那副蠢脸啊。”

 

“没有办法救助自己下属的无力感,想必是一份相当不错的礼物。”

 

散发着恶意的男人指间捏着一张蓝色的灵符,骤起的火焰将其彻底燃尽:“荒川。”

 

手摇纸扇的高大式神在五芒星的召唤阵中凝聚成型,藏蓝的发色在暗沉的夜色中有着别样的冷酷意味。

 

柳沢的攻击到底有多厉害青年说不好,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刚刚抵挡住鬼火攻击的结界绝对抵挡不住荒川之主的攻击!!

 

蓝发青年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这个动作很好的愉悦到了柳沢。

 

“说再见吧。”他说。

 

慢腾腾摇着自己扇子的荒川之主上前一步长臂一挥,强烈的波动随着这个动作自蓝发青年的脚底开始涌动。恰逢此时一根黑色的鸦羽划过了荒川之主的眼前,隐约觉得在哪里见过的荒川皱了皱眉。

 

暗色的泉涌冲破土地时,成片的鸦羽夹裹着刚烈的劲风席卷了荒川眼前的整片场地,也让他失去了蓝发青年的身影。

 

到了这个时候荒川之主总算是记起来那片鸦羽究竟来自于何处。

 

“天狗。”这个气息……看来是比较难对付的那只啊。

 

“天狗一族吗?”

 

作为经验丰富的阴阳师,柳沢的反应也不慢。随手布了一个防御结界的男人走到了荒川之主身边眯着右眼打量着久久不散的羽翼风暴。

 

“倒是小看他了。”

 

像是响应柳沢的话一般,流动的罡风羽翼蓦地一滞,紧接着便溃散开来。与此同时,满含着戏谑的调侃语调自他们的头顶飘了下来。

 

“我只是出去了一会儿你就惹上了这么糟糕的东西,作为一个有灾难体质的阴阳师,渚你还真是悲惨啊。”

 

柳沢与荒川一抬头,夜空之中一身火红衣袍的赤发天狗拍打着宽大的黑色羽翼显得格外显眼,打横抱起的怀中正是刚刚差点被荒川攻击吞没的蓝发青年。

 

逃过一劫的青年用自己的扇子抵着额头,苦哈哈的笑了一声:“抱歉啊,业。这么晚了还要麻烦你。”

 

“你要是哪天不麻烦我倒是要奇怪了。”

 

赤发天狗嗤笑一声,羽翼一扇身形骤然拔高越过了地下的柳沢与荒川落在了安全的距离。一接触地面,刚刚还窝在天狗怀中的青年便迫不及待的从人的怀中挣扎出来,而赤发天狗也习以为常的松了手,看着青年站在自己身边正了正头顶的立鸟帽子时还伸出手微微弯腰帮人整理了有些散乱的衣襟。

 

整个过程惬意的很,完全没有把不远处虎视眈眈的柳沢与荒川之主放在眼里。

 

被实力无视掉的柳沢抖了抖眉毛:“没想到赤羽山失踪的大天狗竟然会在这里出现。”

 

比起面露恼怒的柳沢,荒川之主倒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那两人的互动:“也臣服于人类了吗,赤羽业。”

 

“你都能与狗为伍,我和渚在一起有什么问题吗?”赤羽业挑着眉头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荒川之主:“啊对了,说他是狗的话犬神那家伙大概要不高兴了。是我口误。”

 

还是和以前一样牙尖嘴利。感受着柳沢趋于暴躁的气场,荒川之主略带怀念的叹气:“这样也好,许久没有较量了,希望你没有被人类拔了毛。”

 

“这里可不是你的荒川水域。”赤羽业的双手拢于袖中,双翼收拢随意的笑到。

 

“这里也不是你的赤羽山。”荒川之主难得的战意高昂:“别管那两个阴阳师,来吧赤羽业!”

 

“我有说过要一个人打你一个吗?”

 

啥?手上凝结了阴气的荒川之主滞住了动作。

 

瞅着对方那个呆愣的表情,赤羽业笑的更加畅快。他向侧面跨出一步,在他身后,手捏四张灵符的潮田渚刚好露出了不知何时被遮挡了一个严实的身形。柳沢来不及叫糟,眼见着灵火燃尽了纸符。

 

四团召唤阵构架起来时,赤羽业心情不错的声音适时响起。

 

“渚家的式神调集起来都比较麻烦,不然的话你们也抢不到先手。”

 

阴阳师嘛,当然要发扬自己的优势。一个确实打不死,但是他们可不止一个啊。

 

乍现的光团消失,倚灯而坐浮在半空的青发女子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看向荒川之主的眼神中是与赤羽业相似的戏谑:“放弃故事时间果然值得啊,看来新的怪谈是荒川之主命丧平安京喽?”

 

荒川之主眉头皱起,抬脚上前一步刚要开口,一股被瞄准的危机感迅速的袭上了他的神经,箭矢破空的声音紧随而至。

 

“嗡——!”

 

尾羽颤动的声音还回荡在空气中,荒川之主视线垂下,在他脚边不足半寸的地方,包裹着妖气的箭矢正向荒川水域的主人彰显着它的存在感。

 

腰背笔直的白狼少女手持长弓,第二支箭矢已经搭在了弦上重新对准了她的敌人。在她的身边,手中握着蒲公英的小姑娘有着与召唤她而来的阴阳师同样腼腆的笑容,在触及荒川之主看过来的目光时还略有些害怕的往着另一位式神的身后躲了躲。

 

头戴斗笠的式神手中揽着靠过来的小姑娘,锐利的眼神透过斗笠上垂下的轻纱缝隙间直直的戳向了荒川之主。

 

转眼间就变成了六对二的局面,柳沢的气息在四名式神出现的时候便狂乱了起来,偏生有人还不嫌事儿大。荒川之主几乎是木然的看着手中凝结出一枚造型狰狞的面具的赤发天狗露出了一个肆意张扬的笑容。

 

“我记得刚才有人要说再见来着?”手握团扇,赤羽业缓缓扣上了手中狰狞的面具:“现在是时候说了。”

 

果然应该把这家伙的嘴缝上。敲着纸扇的荒川心中叹息,然后毫不意外的迎接了身边炸开的阴气。

 

“竟然看走眼了。”柳沢的牙齿咬的咯吱作响,他手上的速度很快,同样的四道灵符燃起,四道身影瞬间出现在了荒川之主的身边。

 

“报上名来!”

 

“失礼了,还未自我介绍。”蓝发青年合拢了蝙蝠扇,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阴阳生狩衣,笑容腼腆的冲着柳沢弯了眼眸:“我是寮中的新任判官,名——”

 

湖蓝的眼眸在月影的映射下泛起了近乎妖冶的幽芒。

 

“潮田渚。”

 

==============

 

刚踏出阴阳寮一步的黑发男子蓦地停了脚步,他抬起头遥遥的望向了鬼气森然的北方。阴气近乎扭曲了那方夜空,然而含着凛然正气的灵力却牢牢的将之封锁在了结界中。

 

手在眼前搭了个棚子,黑发男子颇为悠闲的感叹道:“诶呀,竟然有人先行处理了啊。”

 

“是赤羽山那个大天狗的气息。”男人的身后,一身铠甲的白发式神倚靠着墙壁,空荡荡的左袖随着徐徐的夜风摆动着。他看了短时间内估计不会再挪地方的男人一眼:“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明日我还要去拜访我的挚友。”

 

“说真的茨木君,你黏的这么紧难怪酒吞君最近一点都不想看见你啊。”

 

“闭嘴!死神!”

 

 

 

【小问题】

#来自耗火大户们的质问#

 

灯姐:“你为什么不带打火机?”

鸟姐:“你为什么不带打火机?”

白狼少女:“你为什么不带打火机?”

草总:“你为什么不带打、咦?我要打火机做什么?”

潮田渚:“……还是业好,不用打火机。”

赤羽业牌大天狗:“当然,因为渚会给我补火啊。”

潮田渚:“……还是带打火机吧!”似乎秒懂了些什么的潮田渚少年坚定的选择了打火机。


评论(25)
热度(79)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