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50

别扭

小朋友的别扭来的急,好的也快。

 

 

虽然暗翼本人在记忆线没有搭对的情况下总是带着一股子迷一般的画风,不过他对环境的观察能力还是要肯定的,他在之前安慰森蚺不要过多担心的话很快就成了现实。

 

当E班的众人被杀老师赶到更衣室更换泳衣时,他们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喂喂!渚你手上那是……”

 

旁边传来的杉野的声音打断了潮田渚正在换衣服的动作,少年微微一愣,而后顺着好友的话看到了自己的手上。在裸露的小臂上,两个黑褐色的护臂正静静的扣在潮田渚的手肘以下,小臂内侧的位置还嵌着泛着银芒的铁器。很显然,那不是什么用来逗孩子的玩具。

 

被人看到这两样东西的潮田渚有点尴尬,他无奈的干笑两声,冲着杉野晃动了两下左臂,然后仔细的将两只护臂分别拆下。

 

“这个是森蚺老师给我的。”潮田渚握着手上已经摘下的护臂,放在了衣柜的里面“他说这个叫袖剑。”

 

“……是刺客信条的那种?”

 

从潮田渚后面伸出脑袋的前原神色复杂的打量了躺在衣物旁边的袖剑一眼,看神情,显然是知道袖剑是个什么东西。

 

“……嗯……”比起前原,潮田渚的表情要更复杂。

 

蓝发少年拿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刚好是被赤羽业揍了的第二天,只能勉强克制住心烦意乱与心中沮丧情绪的潮田渚在被森蚺塞了一个纸袋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听话的将袋子带回了家。然而回到家后打开袋子时潮田渚才发觉,袋子里装的东西他根本不应该带回来。

 

褐色的牛皮纸袋中码放着整整齐齐的一套光碟——游戏刺客信条的一整个系列。

 

……被妈妈发现会被狠狠的揍一顿吧。

 

连忙将纸袋重新封好放在不起眼的角落,家教严格的潮田渚少年捧着自己的书,忧心忡忡的想到。

 

不过顾虑着长发青年之所以塞这些光盘或许是有事情要对自己说,所以在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潮田渚并未立刻归还光碟,反而是耐心的等到了放学之后单独授课时才将光碟认真的交还给了森蚺。

 

而就像他顾虑的那样,实践课教师并不是随意的将游戏塞给他的。当青年抿着打趣的笑意将光盘又再次塞回他的手中时,说出的话让潮田渚难得的抛开了对森蚺的畏惧,情绪激烈的吐槽出声。

 

“渚你不用还给我,这是你接下来的学习内容。虽然游戏的设定有点太过奇幻,但是里面的动作还是有一部分值得肯定的,跑酷的技巧你也可以多观察一下。至于暗杀的技巧,我还是比较推荐一代和二代。”

 

“会用游戏来训练人老师你不觉得这太不科学了吗!?教育工作者难道不应该严谨一点吗!!”潮田渚简直无法相信他眼前的年长者是认真的。

 

然而事实上,森蚺简直认真的不能更认真。尤其是在袖剑的运用上。

 

潮田渚真的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实践课教师要选择在现代社会中实际上没什么太大用处的袖剑来作为武器格斗中不可缺少的一环。这真的一点都不符合森蚺那严谨的画风。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信仰问题吧。”前来检查潮田渚每日通关情况的律小姐扒在电脑窗口上,仰脸思索几秒后,很是认真的回答了苦着脸的潮田渚少年的疑问“渚君你要知道,渚他有的时候总是有些孩子气。”

 

袖剑是刺客的信仰什么的,曾经有段时间与暗翼一起沉迷于游戏通关这种事,绝对是森蚺一生的黑历史。

 

不,这我真的不想知道。低头看着自己桌面摊放的袖剑,潮田渚觉得自己都快把这一年份的气都叹光了。

 

“……不得不说,真是辛苦你了,小渚。”拽着自己的外套,前原阳斗拍上潮田渚的肩膀,认真严肃的又拍了两下。

 

“哈哈……”前原同学手劲真大啊。干笑两声作为回应的蓝发少年在对方转身时,悄悄的用手捂住了肩膀咧了咧嘴。

 

天气虽然炎热但是换泳衣也不用了多长时间,在整个E班跟随杀老师走进树林时,他们的背影刚好被坐在窗边整理教案的森蚺捕捉到。年长者的视线落在刻意与潮田渚拉开几分距离的赤羽业身上时,双目微不可查的眯起几分。在他身边,难得脱了外套只穿着挽了袖口的衬衫的暗翼叼着一支没有点燃的烟,倚靠着窗边看着长发青年那副神情略微挑眉。

 

“怎么?赤羽那小子又惹到潮田渚了?”

 

虽说对方总是挑着乌间惟臣与比琪都不在的时候出现,不过总是呆在他身边行为也让森蚺颇为不适应。这种黏人行为怎么越来越有当初刚交往时候的架势了?森蚺颇为无奈的收回视线瞥了赖在他办公室就是不走的人。

 

“我不是每次看赤羽业的目光都是带着目的性的。”青年小小的叹息着,收回了视线继续着码放教案的工作。

 

“没有目的性的目光可不是你表现出来的那样。”暗翼哼笑着,单臂支撑在了森蚺的桌边俯身,伸出的手撩起青年耳边散出的鬓发别至对方耳后“有点信心,渚。他们可以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亮色的笔尖停顿在纸张上,勾勒的油墨还未散去湿度。捏着钢笔的长发青年略微抬起视线落在对面杀老师的空位上有点出神。

 

“渚?”

 

“……你说的对。”回过神的森蚺偏头躲开了耳边暗翼的手掌,落下了教案上最后一个字符“我从没有不相信他们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

 

“只是他们的距离太近了,这让我不得不担心。”

 

“你总是喜欢思考一些杞人忧天的问题。”习以为常收回手的暗翼双手抄在胸前,转身靠在了桌边“信任的话,让他们自己去掌控就可以了。无论结果如何,那都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套用你的观点,我们与他们既是相同,又是完全不同的个体。没人会走完全一样的老路。”

 

“更何况我们也不全是糟糕的坏典型。感情这种事情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发展。”

 

“真是……为什么你总是在这种时候可以说服我?”短暂的沉默后,发觉自己完全无法反驳那源于自己的理论后,长发青年叹息着小声嘟囔一声,而后露出了带着几分无奈神色的笑容仰头对上了暗翼那双暗金色的眼睛。

 

“因为这种时候只有我可以说服你。”暗翼眉梢微扬咧开了嘴角,在森蚺的注视下笑的神采飞扬“怎么,不甘心?”

 

“是啊,有些。”青年错开视线投向了窗外“但是又觉得…这真是,太好了。”总算……不是只剩下我和律两个人啊……

 

像是听懂了森蚺话语中隐含意思的暗翼抬手擦了一下鼻尖,而后将手覆上了长发青年的面颊轻轻摩挲着。似是在回应对方口中的未尽之言。

 

“放心吧,我在呢。”

 

青年感受着面颊的温度,难得的顺从了心中的小小期盼,回应性的蹭了蹭覆在自己面颊上带着薄茧的宽厚手掌。

 

“我知道。”

 

森蚺温声回应着,顿了顿后又重新开口。

 

“不过要抽烟的话业你还是出去吧,办公室禁止吸烟。”

 

“……我们就不能把感动和温馨停留在五秒以上吗?”咬着烟嘴的男人露出了一个纠结的表情“别以为我不知道比琪老师总是在办公室抽烟。”

 

“杀老师教育过我们,有些时候女性拥有被优待的权利。”

 

“……我不得不重申,有时候我真讨厌那只章鱼。”

 

“得了业,你比谁都喜欢杀老师,这么多年我们早看透了。”

 

“我发誓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不,住口。我还没有脑补过自己的未婚夫和自己的老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请别提出这种假设。”

 

端着小茶杯坐在自己的载体中的律小姐表示,为什么不管过了多少年这两个人之间的话题还是能这么天马行空外加几分幼稚?说实话,浅野有时候鄙视这两个人不是没有道理的啊,年纪越大越没谱。

 

索性办公室内的幼稚对话也就只有十年后的三位来客可以知晓,E班学生们的心神早就被前方领路的杀老师所吸引了。不紧不慢的吊在队伍最后的赤羽业咬着一根不知道什么时候顺手从路边扯下的柔软枝条,目光紧锁着走在队伍中间,正和茅野枫交流着什么的潮田渚身上。

 

总是能从绿发少女身上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危险感的赤羽业首次觉得,看对方是那么的不顺眼。

 

啊,真是。离着还真近啊。

 

“虽然没什么人会注意到你,但是你不觉得应该把目光收敛一点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赤羽业身边几步远位置的中村莉樱枕着自己交叠在后脑的手臂,撇嘴说到“活像个妒夫啊,赤羽业。”

 

“闭嘴。”没什么心情和对方拉起一场针锋相对的嘴仗的赤羽业言简意赅的阐述了自己的想法。

 

“我说,有些东西不抓好了,可是会被神不知鬼不觉的叼走的。”顺着赤羽业目光望过去的中村瞅着潮田渚的后脑勺,语气轻飘飘的刺了刺赤羽业。

 

“这种事情就不劳费心了。”吐出了口中咬着的枝条,红发少年的嘴角挑起了一个细小的弧度“不是谁都有那个资格去叼的。”

 

“口气还真是大啊,赤羽业你也不怕闪了舌头。”

 

中村斜瞥了旁边的人一眼,而赤羽业也毫不意外的回给了少女一个同样的瞥视。

 

“语言课学的不错,连闪了舌头这种中国俗语都学会了。”

 

“彼此彼此,能秒懂你的口语课也不错嘛。”

 

走在两个人前方不远处的竹林孝太郎同学推了推眼镜,心中不无叹息,自家班级里怎么就出了这么两个款式的人。瞧那明明就针锋相对的内容,语气还要保持着相互谦虚。虚伪的他都胃疼了。

 

“中村,你的话有点太多了。”

 

几轮交锋下来赤羽业也厌烦了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说话方式,大家都是明白人,话说敞开了是最好的办法。

 

“要是你能保持安静的话下次分组对抗的时候我会下手轻一点。”

 

“有点绅士风度可以吗?威胁女生是会被戳脊梁骨的。”

 

“你的中国俗语学的有点多。”

 

啧啧啧,看来真的有点火气了啊。中村瞅着赤羽业眉梢带上的几分愠怒不由的咋咋嘴。

 

“瞧瞧你这口气,虽然小渚是森蚺老师的学生,但是业,说实话,你现在这副傲娇的样子还真是深得森蚺老师的真传啊。”捏着下巴上下打量着赤羽业的中村莉樱操着带着几分恶劣的口气坏笑着感慨到“承认自己的失策很丢面子?”

 

作为看了全程,平时观察这对搭档的时间也不少的人,中村莉樱很清楚的察觉到了那日之后这两人谜之纠结氛围下的异样。

 

潮田渚走神的次数有点多,赤羽业出神的次数有点多,前者似乎是真的在考虑什么问题一样,眉宇间总是有着积压不散的郁气,那副样子倒是和有段时间的森蚺有着几分神似。而作为后者的赤羽业,出神对象就有点耐人寻味了。目光总是锁定在潮田渚身上进而出神,中村莉樱要是看不出点什么,那也真是对不起她观察这两个人这么久了。

 

不过红蓝组相互之间虽然都有着异样的表象,可他们却并未相互察觉到那份隐藏的异样,平日里敏锐的洞察力早就不知道被扔到了哪个地方。

 

旁观者清,中村莉樱比任何时候都赞同这句话。

 

对于中村莉樱言语中指出的失策,面有不愉之色的赤羽业并未出口反击,少年沉默的盯着冲着其他人露出笑颜的搭档看了几秒,再次开口时,语气中有着金发少女所不熟悉的稳重与沉着。

 

“中村,有的事情想要说出口,需要非常慎重的思考。”

 

金色的瞳仁顺着视线对上了少女。

 

“杀老师没教过你吗?”

 

 

【小剧场】

 

潮田渚:“茅野,业君一直在看你。”

茅野枫:“……”傻孩子,他是在看你啊!【恨铁不成钢躺枪郁卒脸.jpg】


评论(24)
热度(87)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