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守则†骑士之章

跨进书房大门的潮田渚看到窗子上倚坐着的赤发青年时,抬手就想撞碎手边墙壁上的警戒符文。激射而至的飞刀咚的一声插在墙壁上,制止了潮田渚即将靠近的手。视线紧锁在窗边人身上的潮田渚看着对方从怀中掏出了一封被火红的蜡封封的严严实实的信笺时,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么对来为你送信的信差,未免太无情了吧,潮田骑士长。”

 

一身黑红劲装的青年挑着眉梢用双指夹着信笺晃了晃,而后跳下了窗边越过了座椅站在了沉木的书桌旁。

 

“趁我还没有叫守卫来围堵你,离开这里。”年轻的骑士长皱着眉,神色不渝“我说过了,我与你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赤羽业。”

 

“别那么紧张,我已经放弃策反你了亲爱的骑士长先生。”赤羽业嗤笑一声,明灭不定的水晶烛光下,他隐藏在阴影中的面孔透出了一股来自深渊的气息“像你这样的人,只要动摇你的信念,你就会轻而易举的垮塌下来。”

 

“!!”

 

“按照之前的约定,我来提交一下这个国家最近一段时间的民生调查。”

 

“我不、!!!”

 

我不需要几个字还未说出,迎面甩过来的信封就堵住了潮田渚的声音。扬手接住冲着自己脸来的信笺,蓝发的骑士长本就紧皱的眉头拢出了更深的沟壑。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翻腾的不满,潮田渚尽量克制着,用平和的声音开口。

 

“每个月内阁都会将王国情况交给骑士团一份,我想我还不需要你来告诉我这个国家如何。”

 

“是吗?看来长久的呆在帝都已经让你剑生锈迟钝了啊。”斜靠在书桌边的赤羽业敲击着厚实的桌面,语气中有着让潮田渚不舒服的惋惜“竟然轻而易举的相信了那种不实的奏报,我还真是为之前在你的身上下了那么大的力气而感到遗憾。”

 

“那只是你自己自作多情。”潮田渚骑士长回答的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不看看吗?”赤羽业冲着潮田渚手中的信封扬了扬下颌“来自最底层民众的真实报告。”

 

没有回答赤羽业亦没有动作,房间中对峙的二人陷入了短暂的沉寂当中,仍旧没个站像的赤羽业带着一丝玩味注视着那名眼中已经浮现出纠结神色的蓝发骑士长。赤发青年并不着急,熟知潮田渚个性的他知道在最后,蓝发青年最后一定会打开这封信。单纯的人最好动摇,虽然潮田渚并不单纯,但是从某些方面而言,被抓住要害的他要比单纯的人更好动摇。

 

承袭着先代总骑士长与王国骑士团两方不同教导的潮田渚显然就是这样一个资质优良的对象。

 

赤羽业的信心没有令他失望,果然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潮田渚还是打开了那个信封。而在对方打开信封的那一刻起,赤羽业的唇角挑起了细微隐晦的弧度。

 

从潮田渚打开一封信开始,胜利就在向赤羽业招手了。

 

站在原地仔细浏览着信笺内容的潮田渚面色虽然仍旧保持着平静,然而收紧的手指还是暴露了他的心情,到了最后,他已经维持不住表面的平静,整个人的神情都凝重阴沉的仿佛要滴下水来。

 

年轻的骑士长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赤羽业看在眼里,他不应该露出更多的破绽让他抓住,让那个以蛊惑才能著称的反叛军领袖有足够的资本动摇他,可是当自己看到信的那一刻起潮田渚在一瞬间就明白过来。

 

他已经输了。

 

信笺上的调查资料与他平日里所看到的相去甚远,平日里从内阁领取到的情报虽然有写过那些情况,但是通常情况下只是一笔带过,因此只是需要从奏报中获取消息进行下一步军事行动部署的潮田渚也就没有过多的去想。而正是因为这样只将注意力集中在军事部署上,被军事决策拖在帝都中的潮田渚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他错的太离谱了。

 

他以为战争所消耗的国家资源仍旧可以保证民众的基本生活,或许会有贫困,或许会有不如意,但是仍旧能保证温饱。他以为反叛军的迅速崛起只是因为不安分者借着国家遭受战争之际想要不顾道义与国家的分一杯羹。他以为作为骑士,他仍旧可以在骑士传统的守则下遵守着自己心中的道义。

 

然而这一切在看到这封报告时,这些以为彻底的土崩瓦解。

 

没有温饱,并非全部都是不顾道义,传统与道义的平衡岌岌可危。

 

战火涂炭流离失所,人民食不果腹哀鸿遍野。就连在奏报中本已完全压制的瘟疫也只是封锁了消息而后被击中看管屠杀而已。

 

“我想你大概不知道,从内阁出来给你们骑士团的奏报其实是修改过的。”就在潮田渚陷入混乱之际,赤羽业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为了安抚你们这些骑士,他们在国王的授意下将那些可能会引起不同声音的奏报隐瞒。”

 

“!?”

 

潮田渚面露震惊的看向了说出这个消息的人,而看到潮田渚这副表情的赤羽业则是很满意的笑出了声。

 

“你们都被骗了,潮田骑士长。那个国王很明白如何抓住你们这些由先代总骑士长所教导过的人。”

 

“我想,王国第一骑士团的骑士长和总骑士长这些国王派的人要比你们更接近真相。”

 

“失望吗?单纯到可爱的骑士长先生。”

 

能嘲讽打击人的时候赤羽业从不手软,哪怕是做策反这种事情他都是剑走偏锋的破而后立,而非常规的威逼利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总而言之,被他策反过的人谈论这个的时候,表情都是非常的精彩。

 

“……赤羽业。”

 

等待着潮田渚回应的赤羽业如他所想一般等到了潮田渚的呼唤,然而那声呼唤后的沉寂与话语却大大的出乎了他的预料。

 

“我是向君主发誓效忠过的。”潮田渚在说出这句话时,脸上的震惊早已收敛的一干二净,有的只是一片隐含沉郁的平静“而遵守誓言是一个骑士需要遵守的首要传统。”

 

这是一个出人意料的回答。赤羽业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青年,他想,潮田渚可能要比想象中的更为固执。但是对赤羽业而言,这也是一件好事。

 

更为固执无法动摇,那就代表着这个人的信念越发的坚定。一旦他有着正确的方向,赤羽业相信有着这样信念的人足以所向披靡,哪怕是利刃加身也不会令他有任何的屈服。

 

回想最初看上潮田渚的原因,就是对方那明明是由先代总骑士长教导出来,却继承了先代第一骑士的固执脾气。这对缺少利刃的赤羽业而言实在是太过有吸引力,更何况对方也确实对他的胃口。

 

“哪怕这个传统已经违背了你心中的信念?”定了定神,赤羽业重新开口道“忠诚不是骑士的一切,骑士长。”

 

“可那确实王国骑士存在的先决条件。”潮田渚的眼中滑过了挣扎“没有了忠诚,王国骑士便不复存在。”

 

“没想到啊,先代骑士长教导出来的人竟然这么迂腐。”赤羽业状似失望的吹了一个口哨“既然忠诚那么重要,那你大可以去做一个士兵,而非骑士。”

 

“只需要考虑忠诚于国王的士兵显然更符合你那已经固化的榆木脑袋,潮田渚。”

 

“真正的骑士所应该拥有的个人信念与对道义的坚持我在你的身上可是看不到分毫。”

 

“……”抿紧了泛白的双唇,潮田渚猛地攥紧了手中的信纸。

 

“王下七骑士,果然也是徒有虚名的人。”

 

“在意骑士的名头,真是虚伪至极啊,骑士长先生。”

 

这个语境下,赤羽业那声轻飘飘的骑士长先生听在潮田渚的耳中简直刺耳至极。

 

“如果我真的在意那个名头的话早就应该在见到你的那一刻就通知人来围捕你,而不是任由你好端端的在这里说这些!”气不过的潮田渚没忍住,开口反驳出声。

 

“那好啊,既然你不是在意那个骑士的头衔那你告诉我,骑士真正应该保有忠诚的人是谁?”

 

赤羽业三步两步的走到了潮田渚面前,用着身高的优势压迫性的欺身向前。五指修长的宽大手掌贴在蓝发青年平整的骑士服上,按在了他的心口。

 

“摸着你的心问问你自己一直以来的信仰,你应该效忠的人是谁!”

 

没料到赤羽业会突然接近的潮田渚被对方的动作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后退却又因为牢记不能让气势弱下来而强撑着僵硬的站在原地,本想呵斥对方的话语也因为对方的质问而被堵在口中。

 

这是一个太过清楚而无法回避的问题,潮田渚也无法再次违心的不顾自己一直以来所坚守的道义而说出欺骗的话语。蓝发青年微微阖目,在咬紧了牙关一瞬后,用着泄气的声音说出了赤羽业最想听到的回答。

 

“人民。”

 

“国家。”

 

忠于人民,忠于国家。这是潮田渚一直以来所坚定遵守的信念与准则。

 

“那么尊敬的荆棘骑士可以告诉我,在一个君王已经背离了他的子民,无法再为他的子民提供庇护,提供安居乐业的生活,只会让他的国家陷入无端的战火当中时,他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他是否还有被骑士效忠的资本?”

 

“……”

 

答案了然于胸,但是潮田渚知道这不能说,因为一旦说出来,有些事情就会在一瞬间土崩瓦解。不过很显然,赤羽业并不打算放过他。

 

“潮田渚,我所认识的荆棘骑士是一个无愧于骑士之名的人,他拥有着最坚定的信念,最锋利的剑刃。历代的荆棘骑士从未向艰险低头,因此才会有荆棘的封号。”

 

荆棘骑士,王下七骑士封号之一,王国七大骑士团顺位第七的荆棘骑士团领导者。与第一骑士团——王立骑士团的领导者王座骑士同为最接近王权的王国骑士。

 

“沉默改变不了事实,骑士长。你是想做一个被唾弃的愚忠者,还是无愧于你的老师交托于你的荆棘骑士之名?”

 

潮田渚的呼吸陡然一滞,赤羽业知道自己这剂猛药是下对了。早已逝去的先代骑士长,同时也是先代荆棘骑士的那个男人是潮田渚心中最为崇敬的存在。

 

终于,在赤羽业的注视下,潮田渚自暴自弃的闭实的双眼。

 

“没有。”

 

那样的君主,早已没有了令真正的骑士所效忠的资本。

 

赤羽业满意的、胜券在握的轻笑起来,那愉悦的笑容听在潮田渚的耳中比之前更加的刺耳。蓝发的骑士长猛地睁开双眼抬起头,直直的将视线撞进了赤羽业金色的瞳孔中,而反叛军的领袖也是不躲,任由对方将他眼底的愉悦与畅快看个一清二楚。

 

“告诉我你的信念,渚君。”

 

赤发青年的声音轻柔而充满了蛊惑力,听着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呼唤着自己的名字亦是令骑士有了须臾的恍惚。

 

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听过有人这样称呼自己的名字了啊……

 

“你不是早就应该知道的吗?赤羽业先生”潮田渚蓦地扯开了一个笑容,太过明朗的笑容同样起到了令人呼吸一滞的效果“一切为了国家,一切为了人民。这是历代荆棘骑士永恒不变的信念与道义。”

 

“我不想令我的老师蒙羞,玷污那份忠诚,可是我要承认。”年轻的骑士长苦笑着叹息道“我根本无法反驳你的话语,也无法反驳那些事实……老师是对的,忠诚与道义,有的时候确实无法两全。”

 

潮田渚摇着头后退了两步,而后在赤羽业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猛地抬手砸向了警戒符文。刺耳的警报声瞬间响彻了整个宅邸,也惊醒了仍旧沉浸在潮田渚刚刚笑容中的赤羽业。赤发的反抗军领袖一脸纠结的看着站在警戒符文边上笑容平和的荆棘骑士。

 

“你还有五个刻度的时间可以离开我的书房,刺客先生。”

 

刺客?赤羽业眉梢一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刺杀荆棘骑士,我的胆子也是够大的。”

 

“你也确实比任何的刺客都大胆。”敢于用这样的办法策反王国骑士长,这份胆色哪怕潮田渚并不喜欢,也不得不欣赏“你还有三个刻度。”

 

“好吧好吧。”赤羽业耸了耸肩膀,脚步后退着抬起了刚刚收回的右手并拢了两指,抵在眉梢处向外一划“我期待着和你共事,渚。”

 

赤羽业顺杆爬的技巧非常卓越,潮田渚刚刚没有对刚才的称谓做出反应,这会儿他就干脆的去掉敬称直呼其名了。

 

“在没有亲自确认信中所写时,我是不会做出决断的,哪怕只有一天,那个人也是我的主君。”潮田渚冲着在窗边停下动作的回望过来的赤羽业晃了晃握着信笺的手“别高兴的太早了,赤羽业先生。或许事情不会如你所愿。”

 

“我知道,如果你不这么做,我也会怀疑你是否是潮田渚。”没有错过对方眼中那抹始终没有消退的沉郁与挣扎的赤羽业非常潇洒的摆了摆手“所以我才说,我期待着和你共事,亲爱的骑士长先生。”

 

“啊,顺便一提,你可以称呼我为,业。”

 

反抗军的领袖说完也不等荆棘骑士的回答,直接单手一撑窗沿,飞身翻出了位于三层楼的书房,黑底红边的及膝大衣衣摆在空中划出了凌厉而又干脆的弧线,径直消失在了潮田渚的视野中。下一秒,书房的大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了一侧,窗外的庭院中也传来了呼和的声音。

 

“阁下!”

 

冲进来的守卫焦急的叫到,而后被潮田渚略微抬起的手所制止,本应握在他手中的信此时此刻却不见了踪影。

 

“只是一个刺客而已,没必要惊惶。”转过身的骑士长的语气波澜不惊,平静的注视着冲进来的守卫们“我这里不需要留人,去支援庭院抓住他。”

 

收到这个命令的守卫们面面相觑迟疑了几秒后还是出于对荆棘骑士实力的信任而接受了命令,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在他们转身离开的那一刻,蓝发骑士长攥紧的左拳微微松开,不应该存在的信笺露出了它皱皱巴巴的一角。

 

从披风中抽出刚刚掩藏的信封,潮田渚轻轻的抚摸着那上面的半翼火漆,长长的叹息出声。

 

次日清晨,荆棘卫队第一小队授骑士长潮田渚之命离开帝都,执行秘密行动。

 

===========================================

反叛军领袖与真正的骑士

我爱骑士


评论(18)
热度(60)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