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醉酒梗小段子

潮田渚不是一个很会喝酒的人,实际上拥有良好生活习惯的潮田老师除非必要,否则绝对不会去触碰这些东西,而在必要情况下,就算多不愿意,潮田渚也会认真的将那些辛辣的液体喝下去。

 

例如——被赤羽业拖出来叙旧的时候。

 

这大概能算是比年级老师聚会还要重要的时刻。

 

喝酒对小个子青年而言留下的记忆并不好,每次都烂醉如泥的被赤羽业搬回家简直是比当年穿女装更令他感到羞耻的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穿女装就无所谓,但是相对来讲,女装只是令他自己感到羞耻和恼怒,但是烂醉如泥的被赤羽业搬回家这件事比起羞愤,潮田渚更多的是歉意。一次两次还好说,不过当次数多了后,每每相约叙旧时,潮田渚都能十分清晰的分辨出赤羽业那双暗金色瞳仁中藏匿极深的倦怠与疲惫。

 

骄傲之人不经意间流露的脆弱向来更能撼动人心。

 

对于潮田渚而言,大概没有什么比这样的赤羽业更能牵动他的心神。

 

所以潮田老师在多次经历了被灌的人事不省后,开始留了一个心眼。总是欺负老实人,老实人也是会反抗的,更何况潮田渚先生在某些方面而言从来都不算是老实人。

 

 

赤羽业看着买单之后坐起身,拒绝了他各种横抱服务的潮田渚时还有点发愣。即使是单方面灌醉潮田渚,酒精也在同样侵蚀着他的神智,就算没有醉,此时此刻他的反应也不及平日里敏锐。潮田渚也好不到哪里去,醉酒的状态令他十分不适,保持着趴卧在桌子上的醉酒伪装姿势也将他的胃摧残了一个好歹。

 

“渚?”赤羽业瞅着从桌子上爬起来,撑着椅子坐直身体的青年有点心虚。

 

他刚才抱怨上司秃顶污染视野影响心情的丢脸事都被渚听到了?

 

……赤羽业每次的重点都不太对,我们原谅他。

 

胃里烧疼,脑袋眩晕,撑着额头的潮田渚没工夫理会赤羽业伸过来搭在他肩膀上的爪子,这时候他分外的想要攻击赤羽业那四肢修长的身材。长得高就可以伸手了吗!罪魁祸首你快把手拿开!

 

实际上已经醉的有点发懵的潮田老师在心中闹着小脾气。

 

“咳!唔……”潮田渚捂住嘴,冲着赤羽业直摆手“我没事。”

 

你这副声音喑哑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没事啊。喝了不少但仍旧保持着微醺状态的赤羽业神色复杂,他一点都不想承认,此时此刻面色酡红眸光水润的蓝发青年操着那口低哑的声线对他有多么大的吸引力。

 

吸引力越大越危险,谨慎保持着距离的赤羽业艰难的在潮田渚看不见的方位吞咽了一下口水。

 

珍爱感情,拒绝酒后乱性从我做起。

 

醉酒上床都是耍流氓。

 

“业…只是想说这些的话,为什么每次都要灌醉我?”觉得不能再放任自己跳脱的思维了,缓了一下的潮田渚干脆利落的发扬了从朋友身上学习到的单细胞生物习性打了一发直球。

 

“……”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自己那奇妙的自尊心的赤羽业沉默的搔了搔自己的额角。

 

“业。”

 

瞅着对方这副样子,潮田渚无奈的按住搭在自己肩头的手掌,用力握紧的动作像是要传达着什么。蓝发青年认真的、诚恳的望进了暗金色的眼底,湖蓝色的瞳仁虽然还带着醉酒的迷蒙,但是那其中想要传达的坦荡与柔和分毫不差。

 

“很早之前,我为了让业认真的,真正的能听我说话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那时候我竟然能成功。”

 

杀与救的争执,那份激烈的对抗最终带来的是他们二人的交心相待。

 

“倾听与诉说,它们合起来才是倾诉,只有一个人的讲述是不完整的。”酒劲上头有点迷糊的潮田渚凭借着本能冲着眼前的人露出了柔和的浅笑。“当初业有好好的听我讲话,如今、嗝,如今、换我来听业的了。”

 

“能更多的了解,更接近业,这是我…一直想要做,今后也会一直努力去做的。”

 

还是有些难受的潮田渚双目微阖,将整个头的重量都倚在了赤羽业的手背上。

 

“明明是真的希望,自己能变的更可靠,可以不让你用这种办法才能放松倾诉啊。”

 

 

后记

 

“渚你别乱动,你都走不稳了。”

 

“能用…背的吗?不、不要抱的。”

 

“好的,我会抱稳的,保证不会让你感受到一丝难受。”

 

“所以说,业你这时候就不能好好听我说话吗!”





扒拉扒拉电脑里的存货,发觉竟然意外的多,写完的没写完的都有,基本都忘记发上来了,还有玩语c的时候渚君的自戏_(:з」∠)_,骑士与君主那个都可以改一波了。有空把那些都发上来,持续攒大招中,十一之前,我大概能用镜像给你们一份假期礼物。

评论(43)
热度(96)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