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今天你的人格撒欢了吗1.0

1

 

赤羽业第一次发觉潮田渚不对劲的时候是在他们二年级的时候。

 

彼时的他与潮田渚因为各种原因玩的都还挺开心,难得不用防备也可以放心玩的情况让赤羽业放松着常年紧绷的警戒神经。不过他们两个一起玩也有不好的地方——总是被围堵。

 

赤羽业是个闲不住的人,从椚丘到他家,甚至是到潮田渚家,方圆一公里内的小混混都让赤羽业修理了一个遍。那时候赤羽业其实挺自得的,毕竟是他把潮田渚的日常从被围换成了看围他的挨揍。

 

多友爱?

 

然而实际上,当赤羽业某天站在巷子口,看着深处那名将小混混吓的连滚带爬的冲出去的少年时,他仿佛感觉到了来自于上天与大宇宙的恶意。

 

没有去管从他身边慌张跑过的混混们,赤羽业的全部心神都被那名转过身的蓝发少年那双近乎妖冶的湖蓝色瞳孔所吸引。

 

冷淡的神情与锋锐的气场,哪怕潮田渚比他矮了一个头,赤羽业也觉得那一刻,他也和那些小混混一样,是被俯视的那个。

 

完全不熟悉的潮田渚,这让赤羽业感到了一丝无措,以及……深深的恐惧。

 

那种,我们两个是同一种人的恐惧。

 

 

2

 

“你是谁。”

 

想也没想,堵在巷口的赤羽业寒声发问。拎起地上书包已经完全转过身面对赤羽业的少年似乎没有料到他会这么问,显得有些吃惊。短暂的惊讶后,重新恢复了冷静容颜的少年扶了扶有些滑落的包带,站在原地开口道。

 

“潮田渚。”

 

他这么说到。不过似乎是发现了赤羽业眼中浓郁的怀疑,少年微微蹙眉然后抬步向着赤羽业走了过去。就在赤羽业觉得对方会戳在他眼前仰着头迫使他相信时,蓝发少年却出人意料的与他擦肩而过。没有再去过多的交谈,只是在经过时留下了一句。

 

“请别因为我而放弃他。”

 

一句话,指向不明。然而在赤羽业的耳中,这代表着什么却在清楚不过。

 

他们是一样的。

 

 

3

 

虽说赤羽业曾经从潮田渚的身上感受到了极大的危险,但是热衷于挑战的他还是勉强压制住了心中的暴戾感,准备与对方继续相处下去。然而并不惧怕那丝危险感的他终究还是被潮田渚的异样所吓退。

 

是的,吓退。

 

赤羽业向来不怎么将事情放在心上,然而只有这点,这是他的禁忌。

 

身为怪物却又惧怕相同存在的怪物,多讽刺?

 

像只被踩了尾巴的大猫。

 

心中飘来的讽刺声刺的赤羽业一激灵,下手揍人的动作越发的凶狠起来。

 

 

4

 

疏远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对于潮田渚这个朋友的喜爱也不能盖过心中最在意的地方被刺痛的恼怒。

 

只是一个朋友。

 

留意着潮田渚那从茫然不解,到试图重新与他交谈,再到最后转脸时那黯淡下来的眸光。转身不再去看潮田渚的赤羽业背对着对方离去的方向捶了捶心口,反反复复的如此重复着。

 

只是个朋友。

 

下意识的不想去看对方的想法让赤羽业率先转身,因而他也就错失了蓝发少年转身之际,那双黯淡眼眸中乍现的寒芒。

 

被触及底线的,永远不止赤羽业一个人。

 

 

5

 

然而哪怕赤羽业打定主意去疏远,有些事情也不是按照他想要的方向去发展的。

 

某一天在家中,从意识深层次中苏醒过来的赤羽业看着他眼前一脸冷淡,正认真的看着手上卷子的蓝发少年时,瞪大双眼的神情中是一股说不出的愕然。

 

“是你!?”

 

骤然拔高的音调证明了红发少年是多么的震惊。坐在对面的人只是稍稍抬眼扫了赤羽业一下后便又将注意力放在卷子上了,看上去那张纸片的吸引力比赤羽业高了不是一点半点。

 

许是觉得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也有点掉价,红发少年微微阖眼,做了一个深呼吸缓了缓后,重新睁开双眼板着脸开口道。

 

“……你为什会在这里?渚君呢。”

 

“业约我来的。”

 

少年的声线稍低,较潮田渚有着非常细微的差别,不是多引人注目的地方却被赤羽业察觉到了。这和自己的情况不太一样,红发少年微微蹙眉思索着,也没有遗漏对方话语中的意思。

 

“那家伙约你来的?”看来是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做的了。赤羽业心中了然,不过对方没有回答另一个问题的行为令他本就绷紧的心中微微不悦“竟然勾搭到了一起……渚君知道吗?”

 

“赤羽君。”

 

少年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卷子,拿起了搁在手边的红笔落在一道题的上方。他抬眼看着坐在对面的人,嘴角的柔和笑容如同往日的潮田渚一般,然而以往可以浸透那双湖蓝色眼眸的温润笑意此时此刻却消失无踪。笑意未及的深邃眼底是一片浓郁的、化不开的冷漠。

 

“这是我的私人行为,与渚无关。是否知道的问题,我想赤羽君你也心中有数。”

 

“……那你可以离开了。”沉默几秒,赤羽业毫不犹豫的下达了逐客令。

 

“恐怕要令你失望了。”不再去看赤羽业的少年低垂着眉眼,手上的红笔在卷子上写写画画,看上去像是在批改着什么“我不是赤羽君你的客人。”

 

“让你离开我的家还需要那家伙的允许?”只要是看着眼前人就觉得不爽的赤羽业几乎要被气笑了。微微眯起的暗金色眼眸中染上了被触及了底线的愠怒。

 

“那你可以试试。”

 

下一秒,还未等到赤羽业做出反应,一股抽力便将他拖离了意识。等到他再回过神时,已经被关进了有时进来睡觉的昏暗心房。

 

怔愣了有那么两三秒的时间,反应过来的赤羽业恶狠狠的咬着牙,齿间蹦出的名字带着一股几乎要噬其骨肉的狠意。

 

“赤羽业!!!”

 

 

6

 

切回到外面的人冲着蓝发少年微微一笑,十分干脆的忽略了自己心中那声显然是怒极的嘶吼。

 

“别这么冷淡,他只是有点抹不开面子。”

 

红发少年捞起了刚刚放在一边的书本,语调轻快的同对面的人解释到。而翻过一张卷子折叠好,准备进军下一张的人稍稍停了手上的动作看了约自己过来的主人家一眼。

 

“他是不是真的抹不开面子已经不重要了。”少年弯起的唇角重新勾勒出了凉薄的浅笑“业,有些事情,机会只有一次。”

 

红发少年默然。

 

 

7

 

“……渚,要是不会笑的话别逼着自己笑,我知道你是个面瘫。”看上去笑的很辛苦啊,感觉都变了。红发少年捏着下颌,很是认真的下了定义。

 

“你闭嘴,你才面瘫。”

 

#每天都想和对面这人绝交#

 

 

8

 

次日被重新放出来的赤羽业坐在自己的床上盘着腿,对这两个人是如何勾搭上的百思不得其解。平日里虽然是赤羽业作为主导,然而实际上,作为主导的人在隐私上是属于完全公开的,无论他是否允许,居住在他内心深处的那个人都会共享他的记忆。

 

赤羽业不知道潮田渚与他的衍生品是什么样子,至少他与赤羽之间确实是如此。而与主人格对副人格之间不同,作为衍生品的赤羽却可以完全的屏蔽他出现时的所有记忆,让赤羽业无从得知。这种如同单方面强上主人格的行为对于赤羽业而言真是相当的令人厌恶。

 

这都不是正常的双重人格。叼着片面包坐在电脑前日常浏览着相关信息的赤羽业在心中嗤笑一声。

 

许是里面的人不乐意了,红发少年觉得自己的脑仁突然有点疼,大概是赤羽搞的鬼。

 

 

9

 

有些时候倒霉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的,例如发现了潮田渚的危险性,例如发现潮田渚和自己是相同的存在,再例如被那个老师恶心到的胃口。

 

从砸了办公室一直恶心到回家,睡了一觉起来的赤羽业连晚饭都没有胃口吃。门铃被按响时,他正端着从冰箱里翻出的草莓牛奶准备清清肠胃。有点好奇谁会在这么晚过来的红发少年难得没通过猫眼查看是谁,结果一开门就后悔了。

 

略微仰脸瞅着赤羽业的蓝发少年依旧是一张波澜不惊的冷淡面容,厚实柔顺的长发被松松垮垮的扎成一束搁在脑后,身上是随意轻便的衬衣长裤,手上还提着一个包在蓝白格子手帕中的食盒……哦,食盒。

 

扶着自家门框的赤羽业用一种堪称诡异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站在门外的人。

 

“那家伙叫你来的?”

 

赤羽业眯起了眼睛,看上去十分的不悦。用他的身体私自做这种事,那家伙作为衍生品未免太过猖狂了。

 

站在门外的人没有回话,只是翻出了自己的手指拨到了短信的界面转过去给赤羽业瞅了瞅。

 

【渚——今晚碰面拜托你带份晚餐过来,赤羽业那家伙似乎是打算把自己饿死,我已经受够用草莓牛奶和泡面度日了。】

 

【ps:如果是和食的话我很乐意与你分享。】

 

看着这条短信,掏出手机核对的赤羽业又是虐待着自己的后槽牙恶狠狠的磨着。

 

很好,竟然还学会删短信了!说好的耿直都喂狗了吗!

 

“所以,赤羽君允许我进去吗?”仰着脸的少年难得的给了赤羽业一个带着真切笑意的笑容。

 

不,我一点都不想让你进来。板着脸让开一条道的赤羽业在脑海中模拟着删赤羽一巴掌的动作。

 

 

10

 

停学在家最好的地方就是,赤羽业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他有了更充足的时间来思考与研究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如果知道自己当年的年少无知给自己惹出了这么多的麻烦,他一定会回去把当年的自己打醒。

 

总是被称为麻烦的赤羽如同往常一样给了赤羽业一下。

 

事情都是双面性的,既然有好处那也就有坏处——总是能碰见的潮田渚,又或者说是,潮田。

 

清闲在家的赤羽总能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约潮田过来,每一次都还把他踢出来面对潮田。那家伙不知道他们两个根本就是两看生厌恨不得用眼刀戳死对方吗?

 

倍感糟心的赤羽业觉得,有一个从来都不体谅主人格的第二人格的感觉真是糟透了,看看潮田渚家的那只?用个不太优美恰当的比喻,赤羽业觉得有时候潮田就和护主的狼狗一样,凡是敢对潮田渚出手的人,只要潮田渚不制止,那潮田一定可以变着手段的拆掉那个人。

 

第二人格对主人格的守护被那个冷淡的少年体现了一个淋漓尽致。完全不像赤羽业与赤羽之间那水深火热的关系。

 

不过从潮田对潮田渚的态度这个方面来想,潮田对赤羽业从来没有好过脸色也是情有可原的。

 

毕竟连赤羽业自己都知道,他当初确实伤到了潮田渚。

 

自己作死怨谁?

 

 

11

 

空闲的时间过得总是如同流水,稍一不注意就已经滑出了很远。随着天气的逐渐入冬,赤羽业不情不愿的参与赤羽和潮田的碰面也有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虽然不是自愿的,但是时间久了,赤羽业多多少少也从赤羽的口中以及同对方的相处中了解了一些潮田。

 

像是情绪波动小和对面部神经的掌握出了问题这种共有的消息赤羽业是早知道的,只有一点是他最近才确认的——潮田是个学霸。

 

对方的理解能力相当拔尖,似乎是在自己可以掌控的时间内自学了很多东西,例如心理学的应用以及双重人格的分析。

 

在对待双重人格的问题上,潮田与赤羽业有着高度的统一。

 

……双方均表示,在这种地方和对方达成一致真是太糟糕了。

 

用大把大把时间造就的学霸自然是有质量保证的,所以在赤羽业得知自己被分配到E班时,心中有一种说不清的放松。

 

没有人喜欢总是被迫注意到自己的异样与不正常,能在日常避开潮田,这对赤羽业而言真是再好不过。

 

不过事实证明,赤羽业的运气在疏远潮田渚后真的是糟糕到了一定的程度。

 

 

12

 

望着台阶下方那名眸色骤然转深的蓝发少年。

 

赤羽业觉得自己的脑仁和脸都挺疼的。

 

TBC.


为什么渚的第二人格不喜欢赤羽业?凡事都是有原因的。

评论(18)
热度(109)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