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潮田渚7.20生贺

赤羽业推门进入房间时,书桌上的台灯依然忠实的履行着它的职责照亮着它周遭的环境,而台灯的主人早已趴伏在桌上,似乎是已经进入了浅眠的状态。手臂搭在门框上的赤发男人看着里面的场景,当场皱了眉头。

 

临近深夜时分,赤羽业都把手上的文件处理干净了也没见平日里注意养生的自家爱人回到卧室,这情况不是没有过,心中大约有数的赤羽业进到书房时,果然看到了潮田渚趴桌浅眠的身影。虽然是有这么个心理准备,不过他也不打算让潮田渚继续这样虐待自己的身体。

 

将小半张脸埋进弯曲臂弯中的蓝发青年的睡颜看上去异常的不安稳,平日里舒展的眉头此时此刻正紧紧的皱在一起,肩膀微缩,这种近乎将自己在狭小的空间内缩成一个团的架势,让本就身材消瘦的小个子青年在这个动作下显得越发的瘦小。

 

“渚,醒醒。”

 

放轻了脚步凑近的赤羽业在走到潮田渚身边时便伸出手触碰了对方的肩膀试图唤醒青年的神智,并非他不想让潮田渚继续睡下去,只是需要在睡前服用的胃药让他不得不狠心叫醒已经在睡梦中的爱人。不过这一次,向来浅眠易醒的潮田渚只是不安的动了动身体,神智仍旧陷在梦中。唤醒的工作不是太成功。

 

“渚,渚。”赤羽业压着自己的声线,弯腰凑到了潮田渚的耳边轻声呼唤着“渚,别在这里睡,先起来。不然你又要着凉了。”

 

潮田渚在赤羽业坚持的声音下动了动身体,睁开了有些迷蒙的双眼茫然的盯着眼前的人,用了几秒之后他才分辨出面前站着的人究竟是谁。

 

“啊,业。”

 

神智还陷在睡眠中的青年的声音带着一股少见的沙哑,与平日里的清越声线完全不同。偏偏赤羽业还爱极了潮田渚这种少见的声音,那种仿佛被人拿着羽毛从心口撩过的感觉迫使每次进行某种知名不具的激烈运动时,赤羽业总会想方设法的让潮田渚开口出声。

 

含蓄而又蕴含着压抑的沙哑低吟,没有什么能比这更撩拨赤羽业的情绪了。

 

稍一个不注意就令脑中妄想脱缰的赤羽业在潮田渚看不见的角度暗下了明亮的金瞳,其中的某些呼之欲出的危险正张牙舞爪的试图突破赤羽业对爱人的体贴底线。而毫无所觉的蓝发青年在揉了揉自己还有些迷蒙的双眼后,坐在椅子上抻了一个懒腰,因抻开动作而露出的、包裹在轻薄居家服中的流畅腰线看在赤羽业眼中,更是一种说不出的优质风景。

 

“抱歉,一不小心忘记了时间。”

 

潮田渚站起身,有些歉意的转头看向了还站在他身后的赤羽业,而对方在潮田渚转头的那一刻,动作迅速的收敛了那些太过露骨的眼神,不过那抹未及消散的暗沉眸色还是被潮田渚捕捉到了一个正着。蓝发青年嘴角歉意的浅笑有些不自然的僵硬,赤羽业倒是不觉的什么,不过自家脸皮薄的现在还没法在上床前适应正常夫夫生活的爱人显然不能再去刺激那么一下。

 

思虑至此,赤羽业先生非常体贴的抬手抵在唇边干咳一声,伸出的手臂越过了眼前的青年拄在了椅背上,将对方半包在了自己的怀抱范围内。

 

“咳,事情都弄完了?”意有所指的示意了一下桌面上还显得多少有点凌乱的教案和笔记。

 

“啊!没!”潮田渚顿时回神,稍显忙乱的转身去将桌面上的东西收拾整齐。如果有尾巴和耳朵的话,赤羽业相信此时此刻潮田渚肯定已经将毛炸成了一个团。尾巴蓬松的那种。

 

眼瞅着对方磨磨蹭蹭一反平日利落的收拾着桌面,赤羽业就生不出继续逗对方的念头,对于脸皮薄的人总要多照顾一些,毕竟自家爱人不是真的小兔子,逼急了是真能给自己一点颜色瞧瞧啊。

 

“每年这个时候你都意外的忙啊。”赤羽业直起腰靠在了桌子边,偏头看着正在归拢着资料的人“完全没有入职之后的轻松,极乐高中环境不是很宽松吗?应该还没到需要通宵准备教案的程度吧。”

 

“要是教案也不会这么赶啊。”被问到的人叹息一声“太宽松的环境也不一定是好事,之前的重心都在学生们的身上,现在学起来反而有点吃力。”说到这点上,潮田渚也顾不上害羞。青年一个叹气出口,整个人都溢满了沮丧感“这次的论文是新方向,进展起来完全没有预期的效果,快要临近导师规定的时间了,不通宵会交不上的。”

 

“又是研究所的论文?”赤羽业有点惊讶,毕竟在他的认知中,两个月前潮田渚才刚刚上交一次论文用以评定他对课程的学习程度。男人拧着眉头搓了搓下巴,语气中带了些许的不满“早知道会让你这么辛苦当初就不应该在你询问的时候给予肯定的回答啊。”

 

“你明知道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会去做的。”将资料摆放整齐正在关电脑的潮田渚动作一顿,颇为无奈的看着身边的人“这点我是不会让步的。”

 

双方都是成年人,虽说在一起生活但是在原则上出于尊重他们双方都不会过多的去干涉对方在工作上的选择。这是尊重,也是对于对方可以掌握好自己前程的信任。赤羽业自然也是遵守着这一点,只是偶尔的吐槽还是有点让潮田渚无奈。

 

例如第一次领工资的时候对方那‘没想到渚你的工资竟然比我多’的笨蛋感叹。总有一些事情让潮田老师不是很想理自家先生。

 

“例行的做个感叹而已。”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的赤羽业耸了耸肩膀,抬着手在青年的头顶比划了一下“不过——渚你要知道,一直这么辛苦的话,你最后一丝长个子的机会都要被你自己断送了。”

 

“业——”潮田渚拖长的声音中满含着无奈与小小的绝望——来自于已经对身高自暴自弃的绝望。

 

“嘛嘛,说笑的。”赤发男人吊儿郎当的挥了挥手抬步往外走“我先去帮你准备胃药。”

 

“真是……”

 

目送着爱人出了书房门的潮田渚哭笑不得的嘟囔几句,摇了摇头,转而继续之前磨磨蹭蹭下没有进展多少的桌面整理工作。不过手上虽然继续着整理的动作,但是脑中的思绪早就拐到了另一个方向。

 

就像赤羽业所说,一边作为在职的教师进行着教学的工作,另一边却又在萤雪附属的研究所中进行着修士的进修。极乐高中的教学本就十分的压榨精力,再加上萤雪附属的文学研究所的学习强度。两相结合,剧增的压力几乎压的潮田渚透不过气来。

 

但是又能有什么办法?想要追上赤羽业,自己不做出努力怎么行?扶着座椅背,反背着手敲着自己因为久坐而有些酸痛的腰肢,潮田渚看着桌上摆放的合影有点出神的想着。

 

两人入职之初,虽然都不轻松,但是相比较赤羽业而言,从事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并把精力与热情完全投入其中的潮田渚确实要更幸运一些。赤发男人还要面临着来自于上司的刁难和同事之间的激烈竞争,而在极乐中学……说实话,在这所中学中职业素质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看谁拳头大。

 

只有在第一步压制住了那些不服管的不良们之后,才能进入接下来的,对身为教师的素质的考验。武力压制,以德服人,扪心自问潮田渚觉得自己做的还算得心应手。

 

而在入职之后,逐渐展露锋芒的赤羽业发挥着自己的能力,踩着他对手们的头颅节节攀升。至此,作为教师的先天优势在赤羽业升职之后便不复存在。可以说,如果之前是潮田渚在工资和职场的成功程度上稳压赤羽业一头的话,到现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已经反过来很久了。

 

如果潮田渚的心态依旧如曾经那般无争,或许他不会介意这些,他依旧会按照自己的步调来作为赤羽业的恋人。可是在经历了那场杀救争执之后,释放了心中最深处想要和赤羽业同台竞技渴望的潮田渚却无法扼杀心中的期盼。

 

在赤羽业一路走高的情况下,他怎么能安于现状停滞不前?

 

潮田渚至今仍旧记得杀老师在给他的人生指导手册中写下的那段建议。

 

‘你们选择了一条很艰难的路,为师也相信你们可以勇敢的前进。不过不要忘记,除了你们之间越发深厚的感情外,外部的环境与你们自身有时候也是维护这段感情的重要武器。渚同学,爱情的产生虽然有前提,但是一旦产生,在那之后爱情通常是毫无理由的。但是要去维护它,却是一个有价而实际的过程。无视身份差距的伟大爱情虽然存在,可是想要保护自己的恋人,那么对等又或是更强的身份才是夯实这份感情的强大后盾。为师相信,业同学他始终都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去努力的。’

 

‘人生还很长,虽然有些遗憾,不过为师对于你们的未来充满了最好的展望……忸啊,果然还是好想看到你们的孩子啊!!一定要烧给为师!一定要!!’

 

……咳,划掉最后一句抛开不看,随着逐渐长大,潮田渚对于这段话的体味也有了不少的加深。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两个男人之间更是如此。单方面的依赖还不足以支撑着他们在这个固执,而又对同性感情满含恶意的社会中行走,相互扶持才能真正的守卫对方的心灵,令自己的爱人不会在那些伤害中撞的太过惨痛乃至遍体鳞伤。

 

没有人能不承认赤羽业的强大,然而那并不能磨灭潮田渚想要守护爱人的决心。再强大的人也会有需要休息的那天,闪耀如赤羽业,潮田渚只是希望在真的面临那天时,他能有足够的能力不会让对方太过辛苦。

 

所以说,现在这种忙的几乎失去时间概念的情况,说到底也只是他被自己心中所想鞭策而造成的。

 

潮田渚总是喜欢没事给自己找事情做,这么多年以来,这个良好的习惯从未改变,甚至还有在赤羽业的纵容之下愈演愈烈的趋势。

 

咦?这么说来……自己是不是被业惯坏了?

 

脑筋转到这里,下意识蹙起眉峰的潮田老师顿时哑然。还没等他再深入思考,探头进来的赤发男人便扬声打断了他的沉思。

 

“渚,你今晚是要在书房安家吗?虽然我不介意和你一起打地铺。”倚在门边的男人左手水杯右手药,眉宇间是对爱人走神的满满无奈“注意你的时间,潮田渚老师。”

 

“……”

 

被人点破走神事实的潮田渚有些尴尬的揉了揉自己的后颈,不太好意思的微鼓着面颊稍稍低头,蹭到了赤羽业的跟前。瞅着自家爱人头顶的发旋,赤羽业再将水杯与药递过去之后,毫无心理负担的照着人的头顶就揉搓起来。

 

“想太多会掉头发的。当老师也就算了,渚啊。”他说“你难道还要在外形上也贴近杀老师吗?”

 

习惯性的顺着恋人话语方向思考的潮田渚顿时炸了。

 

“绝对!不会变成章鱼的!业你担心过头了吧!”

 

“我只是在担心你的头发而已。”赤羽业与潮田渚对视的神情中,满含着一股令人抓狂的意味深长“要知道杀老师除了是只章鱼外,他也没有一根头发啊。”

 

“!!!!”

 

每日一黑杀老师(1/1)

每日被踹膝盖(1/1)

 

当赤羽业揉着自己的膝盖回到卧室时,已经吃完药的潮田渚正捧着手机坐在床边刷着什么,整个人散发着拒赤羽业千里之外的气场。慢腾腾的踱步到恋人身前的赤羽业心中哀叹着自己总是忍不住想要逗对方露出更生动表情的糟糕趣味——当然,糟糕只是潮田渚单方面定义的而已。

 

“渚。”

 

身边一沉,知道赤羽业坐过来的潮田渚并没吱声,只是继续的浏览着日程上的内容。瞅着明天排的满满当当的日程表,潮田渚难得的有了想要一睡不醒的念头。

 

暑假第一天就忙的脚不沾地,大概没有比这个更心酸的假期开头了。

 

想到这里,蓝发青年又是一个没忍住的叹息。

 

身边的人唉声叹气的样子虽然有趣,不过让对方如此苦恼显然不是赤羽业希望看见的。赤发的男人长臂一展将人揽进了自己的怀中,后者在象征性的挣扎两下后,便也随着赤羽业去了。每次打闹之后坚持不过五分钟的冷战,在今天依旧保持着它短暂的特性。

 

“或许你应该尝试着放松一下。”赤羽业瞄了一眼那密密麻麻的日程。基本上是宅在家里写一天论文的节奏。

 

潮田渚没有回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怎么看都是为论文所苦而不舍得休息的样子。

 

努力到这种程度让他还怎么舍得继续踩着那些家伙快点升职啊。赤羽业暗自在心中叹息一声。

 

作为最了解潮田渚的人,几乎能从对方眼中读出现在所想的默契令赤羽业在潮田渚发愤图强的第一天便明白了对方因何如此……还是一如既往的性子与固执啊。彼时的赤发男人撇了撇嘴,心中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慨。虽说欣慰于感动并存,不过赤羽业毕竟不是矫情的人,他只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之后,多分神了一些在潮田渚的身体上。剩下的,一切如旧。

 

赤羽业知道自己在人生的道路上一直走的很快,能追上他的,与他实力相当的人少之又少,然而当他不经意间回头时却发现,那个已经被自己允许可以留在原地等他回来的人正奋力的追赶着自己的脚步。

 

人生惊喜处处有,但是这个潮田渚带给他的惊喜于他而言真的是格外的巨大。

 

也是在那时候,赤羽业的心中才有了一个清晰的断定——他和潮田渚或许真的可以相携一生。

 

有觉悟的恋人总是牢靠感情的基础不是吗?

 

嘛,这么想想……似乎也没了让渚休息一下的迫切希望了啊。

 

赤羽业心中一顿,视线划过手腕上指针逐渐接近的刻度,唇角蓦地咧开了一个无声的笑容。

 

一起在家待一天也算是一个十分诱人的选择。

 

零点的钟声恰好敲响时,赤发男人毫无预警的略微倾身,同时抬起了身边青年的下颌,在对方的猝不及防之下,赤羽业的唇准确的印上了潮田渚的双唇。

 

短暂而充满眷恋的摩挲后,满含温柔与炙烈情感的暗金色瞳仁毫无阻碍的对上了沉静深邃,带着一丝恍然的湖蓝色瞳仁。

 

“生日快乐亲爱的。”

 

“要不要在睡觉前来许个愿?”

 

 

后记

 

“业,我们真的不能把那座座钟换掉吗?”

 

“那座座钟可是古董,渚你竟然不欣赏。”

 

“如果他能不突然发出声音我绝对会欣赏他。”

 

“声音?哦——”

 

“……直觉告诉我你大概是想多了。”

 

“我会让他在晚上安静的。”

 

“!!!!”

 

=======================================

太晚了也来不及检查了,从开始关注暗杀教室到成为渚君痴汉也两个年头了。

时间过得挺快的,希望自己以后还能继续萌下去,不跑团,不爬墙。

正式版生贺就先放在这里的,其他的东西等白天再放吧。

和搬家抢时间的文档可能不是那么精致,不过也只是个心意罢了,希望各位不要嫌弃。

虽然确实有短文表现主题,不过在生日这天都不重要,只要甜就好了。

嗯,甜就好了,没错。

评论(9)
热度(118)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