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49

Chapter49——分的分,合的合

两边同时开窍其实一点都不容易。

 

 

其实这已经不是森蚺第一次说这些话了,实践课教师总是在不经意间提醒他们不要有太过接近的距离,但是无论是潮田渚还是赤羽业都没有将这些话放在心上,哪怕是看过森蚺和暗翼的相处,红蓝组的两位小朋友也并没有多在意。毕竟森蚺的担忧哪怕是在潮田渚的眼中都是杞人忧天。

 

怎么会发展到那种程度呢?怎么会因为感情的因素而干扰到自己的判断呢?他们之间根本连一丝可能性都没有啊。潮田渚的心中这样反问着也认同着,他和赤羽业与森蚺和暗翼之间是不同的,在这点上,潮田渚看的很清楚。

 

然而实际的结果,赤羽业原因不明的失控将可能存在的事实狠狠的拍在了他们的脸上。他们之间没有控制好的距离造成了这样的局面,在自己的不知道的情况下将影响加深的太过难以抽身。

 

潮田渚知道自己在抗拒,他不是不明白森蚺指的是什么,但是他不想往那个方向去想。日常的相处与触碰让人欢喜与眷恋,虽然蓝发少年的反抗看上去总是有点激烈,看上去似乎比一年级时更好的关系,那层隔膜淡的几乎让他看不见,仿佛就要彻底消失一般。

 

潮田渚的本能在阻止他去深入的思考这些代表的是什么,小个子隐约的有那么一个预感——如果真的想清楚,他恐怕再也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赤羽业了。

 

……或许,这次的事情也是个好机会,能让他认真的想清楚。看着桌面上摊放着的几把锁,蓝发少年无声的叹息着,伸出手开始进行今天的课后补习,平日里陪在他身边的同伴不见了影子,整间教室除了看上去状态不佳的森蚺外,只余潮田渚一人。

 

稍微…还是有些不习惯啊。机簧弹开的清脆声响鼓动着潮田渚的耳膜,握着下一把门锁,少年的眉宇间染上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寂寥。

 

自那日之后,潮田渚与赤羽业便再也没有相携上课的场景,十年组的两位导师有意识的将二人的授课分的更开,赤羽业在被暗翼镇压着练习格斗技巧时,潮田渚会被森蚺拎进教室中进行庞杂却又系统的各类技巧训练,让少年完全感觉不出这些和暗杀杀老师能有什么关系。而在潮田渚被拖出去进行技巧与格斗训练的时候,暗翼又会带着赤羽业钻进E班后山的树林中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上课时不再有偷偷摸摸的眼神交流,下课后也不再有已经让E班同伴们习以为常的亲密聚堆。哪怕是面对面,赤羽业与潮田渚也是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一个仍旧是好似什么都无所谓一样的态度散漫,一个依然笑容柔软亲切。虽然还是在一起行动,还是像往常一样递水,像往常一样帮对方一把,在对方研究计划下意识的提问时,习惯性的跟上对方的思路进行整理和细化。然而在相互对视时,双方却又是一副寂然而欲言又止的样子。

 

默契早已深入骨髓的这件事,潮田渚与赤羽业在这段时间中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认识。他们彼此,已经在这段时间的刻意培养下将对方的存在当成了固有的习惯。察觉到这点,红蓝组的两个少年陷入了更深层次的心理沉默。

 

这俩人有完没完了……位于潮田渚前后左右四个方位的少年少女们纷纷在心中以头抢地,其中中村莉樱同学与前原阳斗同学更是恨不得端着枪突突了红蓝组。不闹别扭的时候闪瞎他们也就算了,没想到开始闹别扭之后竟然比平常更像狗男男!!

 

疑似狗男男之一的前原阳斗同学今天依旧毫无自觉性。

 

这种纠结的情况持续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等到E班的小伙伴们也开始习惯的时候,天气已经进入了每年最难熬的炎热时节。

 

位于山顶的E班在前段时间仍然可以借着海拔高的地理位置而逃脱炎热带来的不适,然而进入盛夏的现在,没有空调存在的E班校舍在少年少女们的眼中简直就是如同地狱一般的存在,越接近中午,整个E班就越如同蒸笼一般,别说学生,这个温度就连老师也是不怎么能忍耐下去的。

 

难得脱了全身装备只穿着的衬衫挽着袖口讲课的森蚺放下粉笔,看着已经在桌子上躺尸的学生们,心中也是少有的同情。他都能感觉到背后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打湿了,虽然有怕热体质的影响,但是学生肯定也不好受。

 

这样没干劲也不行啊……

 

忧心学生学习效率的实践课教师握着自己的教案下了讲台和过来交接,上去已经快要化掉的杀老师交接班。站在门口,侧身让大章鱼蠕动着进屋的长发青年静默的看了几秒,学生时代没有经历过E班糟糕环境疾苦的森蚺老师开始在心中计算起有什么办法可以帮着降暑。

 

这环境真是差劲。心软的好老师再一次的于心中痛斥了E班制度的学习环境。

 

“哟,渚。”

 

尾音上挑的呼喊斜里插了进来,森蚺侧身看向后方,手里拎着一个不大不小箱子的赤发男人正呲着一口白牙,冲着他笑的灿烂。

 

“苦着脸做什么?”

 

“这种天气下对学生的学习效率一点好处都没有。”许是温度实在是太过恼人,森蚺十分罕见的没有和暗翼呛声,忧心忡忡的说到“没有防暑降温措施的话,这个夏天对他们而言会很难熬啊。”

 

“这个啊,我倒是觉得你不需要担心。”提着箱子的暗翼走到森蚺的身边,顺着他的视线透过玻璃,看着室内无论师生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前两天我和赤羽那个小鬼在后山做练习的时候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响动,那种声音目前也就杀老师能做的出。”

 

“诶?”森蚺微微一愣。

 

看着对方那副样子,暗翼轻笑一声拖着懒散的口音着再次开口道。

 

“也就是说你完全不用担心那些,我们那个和傻爹一样的班主任啊,肯定早就已经做好这些准备了。”他抬手按住了森蚺的发顶,出乎对方意料的揉了两下“先别想那些多余的事情了,现在是你的午休时间。”

 

森蚺完全没有料到对方竟然会这么做,如此亲昵的动作比之前这人完全贴在身上时更有冲击力。蓝发青年有些不自在的抬手拨开了覆在头顶的手,脚下一转脱离了对方的手臂范围向着办公室走去。

 

而被人拂开手掌的赤发青年在眼尖的看到人藏在蓝色长发后面若隐若现的泛红耳根后,动作自然的落下了手掌揣在衣兜中,在森蚺的身后无声的裂开了笑容。

 

二人之间那点距离对于身材修长的暗翼而言也就是三两步的距离,在收敛了那副不含蓄的笑容后,他大步凑到了森蚺的身边和对方一起走向办公室的方向。

 

“你还有事?”瞟了暗翼有那么两三眼后,站在办公室门前的森蚺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大热天还腻在他身边的男人。

 

“渚,你总是这么冷淡。”赤发男人倚在门边,略微低头俯视着强行板着脸的实践课教师“虽然现在是非授课时间,但是想来看你这点在时间上并没有多大的冲突不是吗?我只是想来看看你而已。”说罢,他还提起手中拎着的箱子冲着人晃了晃“瞧,我还带了慰问品。冰镇素面,照着你的口味调的汤汁,算时间冰里的素面应该已经差不多了。”

 

手搭在办公室的拉门把手上,长发青年上下打量了暗翼一圈,颇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

 

“做那种多余的事情干什么?你知道我不会领情的。”

 

“我只是出于自己的意愿,你不领情实际上对我而言也没有太多的作用。”暗翼错开了与森蚺的对视看向了窗外,他的语气中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慨“毕竟之前经历那么多……我只是想和你坐下来好好说说话而已。之前是迫不得已,现在、我想我已经有足够的理智与情感去回顾过去了。”

 

如果说之前暗翼那亲昵的动作对森蚺而言只是有些冲击,那他现在说出的这句话对长发青年而言,无异于地震级别。个子稍矮的消瘦青年拉开木门的动作一顿,近乎惊愕的瞪大眼睛扭头看着门边的赤发男人。

 

森蚺扣着拉门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抠紧,他哑然的微微开合着双唇,看得出他在很努力的想要稳定情绪说些什么,然而半晌过后,他仍旧只能放轻了声音说出简短的话语,避免让那一丝颤抖暴露出来。

 

“你都、想起来…了?”

 

他有点失控。

 

暗翼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无意中瞪大双目向他求证的森蚺,青年那双深邃暗沉的湖蓝色眼眸中此时此刻正闪烁着连他自己都不自知的迫切。在暗翼的记忆中、或许是目前已知的记忆中,向来温和克制的森蚺在刨除怒火中烧的时刻外,从未有过情绪如此外露的情况。

 

“算是吧。”难得的,暗翼收敛了散漫的语气选择了更为稳重的姿态回应了森蚺的问话“除了之后有些事情比较模糊之外,其他的都已经归位了。”

 

赤发的男人挑起的笑容中有着属于成年的沉稳与森蚺记忆中独属于对方的明快,他伸手帮助长发青年拉开了办公室的拉门,揽住森蚺的肩膀将人搂进怀中带入了办公室内。

 

“时间很充裕,我想一个午休连带着整个下午的时间足够我们倾诉了。”

 

“……你不用勉强。”

 

从短暂的震惊退出来后,森蚺反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房间内只有他们二人的环境在很大程度上提供了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环境。

 

“记忆清洗的恢复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他说“哪怕你有了那台机器的帮助,但是缓慢恢复无疑更有好处……太过急躁对你的身体有损,业。”

 

“嗯哼。”

 

听到这里的暗翼打断了森蚺还想继续的话语,他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后伸出手臂扣住了青年的后脑压向自己。与人额头相抵的赤发男人轻声笑着,低沉磁性的嗓音在狭小的空间内分外的清晰撩人。

 

“听着,渚。有些话曾经我来不及对你说,但是现在我希望你能完全的记在心里。”

 

“所有的事情一旦加上了你作为前缀,那么对我而言都不存在勉强这个词。”

 

“亲爱的,记得我说过的吗?无论结果如何,对你,我心甘情愿。”

 

 

【小剧场】

 

百崖:各位观众请打分!

 

浅野学秀【成年】:动作三分,语言两分,合计2.5分

中村莉樱【成年】:动作九分!语言十分!合计9.5分

潮田渚:脸红休克中,弃票、

赤羽业:学着暗翼的动作和潮田渚模拟了一下,目前正在照顾休克的渚君。

 

浅野学秀【成年】:莉樱,我们的意见需要统一一次。

中村莉樱【成年】:不,我准备去小茅野家睡。

茅野枫【成年】:虽然我不打分,但是你们为了这种奇怪的分数一言不和就分家真的好吗!?

 

森蚺:刚才就有点在意,业你的手为什么有一股章鱼烧味?

暗翼:杀老师带回来不少,一起吃?

森蚺:所以你刚才是偷吃了是吗……

暗翼:……咳……

=================================

六月份没更新确实是我的锅_(:з」∠)_

但是我保证有写东西,还写了很多,大概过一段时间就会和大家见面吧那篇。

沉迷某些学习的崖崖还是有很认真的在码字的。

评论(33)
热度(118)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