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叨

睡得晚做梦也心塞,梦见和业渚一起出任务,我是自己人设中的一名刺客,飞高窜低就不用说了,校园里面正在排练大型活动,我们三个早他们脑袋上面商讨暗杀事宜。
期间还梦见自己变成了圣斗士身穿破损的黄金盔甲阻挡一个长发美男,打击感也是拳拳到肉。到最后盔甲全都打破掉落了。
然后视线一转就变成了我们三个被一位老太太追,那是房顶啊!!高低起伏不说还特别长!也不知道那位老太太是如何追上的,三个人本来分开跑,结果到最后被逼进了同一条沟底弥漫着浓重雾气的巨大沟壑边上,我拽着木头柱子,他们两个躲在突出的石墙边上。然后那个老太太冲我来了……日哦,不愧是我的梦。
本堵在悬崖边上出不去下不来,老太太还在召唤,后来我出去了,但是一把抓住了老太太的手,她看起来很害怕就说如果我动手她就要喊人了。我没说话直接拧断了她的脖子然后扔进了沟壑,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点迟疑,等他们两个全上来我们冒头一看,这里竟然是间正在考试的教室。
当时心里想,还好没叫出来_(:з)∠)_
然后莫名其妙就开始考试了,历史开卷考试,但是时间不够了,离收卷就剩十五分钟了,于是我去找了老师阐明了我们其实是有公干,所以回来晚了,能否算我们考试【PS:当时最后一节课,脑子里很明确的记得下周没课放假。】
然后老师笑笑,大概是塌下心了我就回去继续答题了……从这里看我也是很有原则的,至少不交白卷。回屋子里时基本已经没几个人了,潮田渚和赤羽业坐在我后面三座的位置正在答题,我也翻书开始找。
反正答题就是不顺了,不过等我写完一面的时候发现手里的变成了笔记,我是在抄笔记,这节课其实是要收笔记的,可我这科笔记早就写完了,于是我欢快的笑了出来。接着重点来了。
回头找业渚的时候发现这俩早没人了,桌子上还有写完的卷子和留字小纸条。
我是忘了上面有啥了,之后就炸了然后就醒了,醒了之后特别气愤——妈的两个小婊砸老子和你们一起任务到最后竟然不等老子先写完卷子跑了!怎么就不告诉这科是笔记我已经写完了!?绝对是赤羽业的锅!你把渚君教坏了!!
然后我就来记录下这些用来挂他们,现在想想挂两个梦中的人我也是有点闲。

评论(14)
热度(16)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