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48

十年组深藏功与名

双商用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从来都不够用是一种怎样的痛。

 

 

 

他有…什么立场?

 

是啊,他有什么样的立场来要求潮田渚?

 

他有什么样的立场可以让少年打破自己的固执?

 

伫立在原地的赤羽业少年猛地回首去检阅自己过往的记忆时才蓦然发现,在这件事情上,在有关潮田渚的事情上,他已经陷得太深,也太过习以为常。

 

习惯了他们之间看似亲密却又隔着距离的关系,习惯了潮田渚对他的毫无保留,习惯了将潮田渚作为一名应该被自己保护的搭档而非并肩,也同样习惯了…他们之间那种懵懵懂懂的感觉。

 

太大意了。

 

“我说过,你陷得太深了。”作为一个过来人,暗翼将少年的行为看得很清楚“作为搭档而言你们的关系其实过于亲密,这实际上并不是好事。”

 

“过度关心对方会拖慢你们的脚步,也会造成足以致命的破绽。”

 

“你知道吗,其实我的搭档本该是渚。”

 

红发少年一愣,抬起头看着突然提起这个话题的暗翼。那个男人,说的是森蚺?

 

“我与渚,和你现在同潮田渚的搭档状况差不多,我们之间更合拍,默契度也更高,那只章鱼留在A班的第一条触手就是我和渚合力办到的。”背倚树干的男人脸上是堪称温柔的无奈浅笑“可是最后分组的时候,我的搭档成了浅野学秀,渚做了我们的支援者,成了一个后勤。”

 

赤羽业无意识的睁大了双眼,他完全没有想到从暗翼的口中再次听到这个名字会是这样的情况。浅野学秀这个名字在椚丘并不陌生,几乎每个人都能举出这个人的一些事迹,而这种人恰恰也是令赤羽业感到不屑的存在。大概是所谓的……同性相斥。

 

红发少年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能和那个人和平相处,甚至、成为搭档。

 

“我那个时候根本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安排,为什么渚会放弃刃的位置转而成了盾。”暗翼插在兜中的手来回拨弄着因为格斗练习而从脖子上摘下,还没来得及戴回去的拴着指环的项链“直到有一天,杀老师用渚做了诱饵从我这里找到了暗杀防线的突破口,从而瓦解了那次联合暗杀。”

 

“然后我就懂了,为什么浅野都行,就是不能是渚。”

 

赤发青年抽出衣兜的手中握着那条缀着指环的银链,暗银色的指环被银链束缚着,轻轻的晃动着。赤羽业本能的意识到,那是个什么东西。

 

“因为我们的关系。”暗翼将银链展开,重新系在了脖颈上。垂下的头颅掩盖了表情让赤羽业无从探知“因为我们是恋人。”

 

对恋人二字有点适应不良的赤羽业皱紧了眉头。没有被其他情绪干扰到思绪时,红发少年向来是一个思维运转极快的人,稍作提示,他就已经想通了那其中的各种关节。

 

“判断。”赤羽业言简意赅的吐出了这两个字。出于对自己的了解,会被干扰的也只有判断。

 

“是啊,判断。”男人摊开手耸了耸肩“会干扰自己判断的搭档没有存在的价值,这是我在当时学会的……也是渚主动提出作为后勤的理由。”

 

“在这方面他看的一向比我清楚。”暗翼苦恼的指了指自己的大脑,扬起的浅笑让赤羽业几乎不相信这是那个男人能做出的表情“做决定的时候理智的简直无情……渚他一直都不喜欢让他自己成为任何人的绊脚石——浅野大概是例外,渚和他从来都是相互看不顺眼——到我这里他对自己的要求更严格。”

 

赤羽业拧着眉头看了暗翼几秒,而后挪开了视线盯着地面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而看到少年这副表情的暗翼则是满意的扩大了嘴角的笑容。

 

“所以小鬼,你要感谢你所认识的15岁的潮田渚只是个固执的草食性小鬼。”赤发的男人直起了腰板离开了倚靠的树干,脚步一转向着树林外面的方向慢慢走去“剩下的事情你自己也能想明白,别再让判断被干扰了。”

 

“等一下。”

 

仍然站在原地的人叫住逐渐远离视线余光的暗翼,少年转过头,两双相似的暗金色眼眸毫无躲闪的撞在了一起。习惯性的,平静下情绪的赤羽业又挑起了那抹好似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轻佻笑容,不过仔细看不难发现,那抹笑容中添了几分少见的困惑。

 

“你看上去可不是那杀老师和森蚺那种会开导学生的知心好老师。”更加透亮的眸子有神的绕着年长者打了个转“企图呢?说说看。”

 

“说了你会帮我?”止住脚步侧过身的暗翼饶有兴致的看着赤羽业。

 

“当然不会。”少年回答的干脆利落,当即表示你想多了这个含义“我只是好奇是什么事情能让你吃瘪到这种程度。”

 

赤发的男人盯着赤羽业看了有那么几秒钟,而后在少年变得危险的眼神中转过身重新迈开了离开的步伐。赤羽业发誓,凭借他良好的视力绝对捕捉到了那个男人在转身时露出的轻蔑笑容。

 

每次见面都要和男人相互嘲讽两句的赤羽业少年本次依旧不开心。

 

“连我都不如的人没有了解的资格,有那个时间你还不如多研究研究怎么能多站两秒。”

 

……老混蛋。站在原地看着人远去的背影,眯起双眼的赤羽业扯开了一个满含危险意味的笑容,暗金色的眼底再次跃动起了令人惊艳的兴奋与火焰。摩挲着兜中的匕首刀刃,赤羽业向着另一个方向迈开了脚步。

 

走出谈话树林位置的赤羽业下意识的看向了森蚺与潮田渚平时练习的那个角落,视野中没有那抹熟悉的蓝色,虽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赤羽业的心中还是有种说不明的遗憾。迟疑几秒,红发少年还是没有去找刚被他揍了一个狼狈的搭档,对于投在自己身上的,来自于满操场的纠结视线,赤羽业颇有暗翼风范的将之抛在脑后提前回了校舍。

 

而在赤羽业身形隐没在校舍门内没几秒后,事件另一个主角,也是受害者的潮田渚就从校舍的拐角处拐了出来,脚步看上去很稳,似乎没有受到太多伤害的样子,但是少年脸上茫然的神情却让远处偷窥的一帮人心头一紧。

 

【……这、这不会打出事了吧……】前原用胳膊捅了捅矶贝,用眼神与对方交流着。扭头看着搭档的黑发少年的神情也是少有的拿不准注意。

 

【说不好啊……】单手掐在腰间的少年眉头微蹙【他们平时虽然说话客气了点,但是确实很要好。】

 

【谁问你这个了!】前原受不了一样的翻了个白眼,握着匕首的右手后背砸在了自己的额上。

 

【我只是在分析……】

 

谁来把这对狗男男拖走。木着一张脸站在这俩人身后的中村莉樱小姐在心中恶狠狠的比了一个中指。

 

走到校舍墙根站下的蓝发少年完全没有发觉来自同学们的各色视线,脑中混杂的情绪已经搅乱了潮田渚的感官,如果不是还记得自己是在外面,他现在真的想要把自己塞进一个角落蜷成团好好静一静。

 

其实森蚺并没有对潮田渚多说什么,长发青年只是在少年离开时叫住了他的脚步,神情中带着他少有见过的犹豫。

 

[渚,虽然是我提议让你与赤羽业结成搭档,并且在刻意的培养你们的默契,但是……]实践课教师的脸上划过了一闪而没的踌躇[如果你们相互之间的影响超过了界线,要做好分开的准备。]

 

[赤羽业对你的影响太大了,作为搭档,这是不被允许的。]

 

站在那里的青年说出这句话时,幽深暗沉的湖蓝色眼底是潮田渚看不懂的复杂。

 

[你太在乎赤羽业了,渚。]

 

[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沉默的站在校舍墙角的潮田渚垂着头盯着地面半晌,最终还是抬起手抱住了头认命的蹲下了身,将脸深深的埋入了腿间,少年的心底回荡着自暴自弃般的哀叹。

 

我真的一点不懂啊!!!

 

 

【小剧场】

时至周末,整个剧组的人凑在一起用视线戳着某个抱着剧本的人。

 

暗翼:这章字数你自己满意吗?

百崖:……不满意。

赤羽业:达标了吗?

百崖……没达标。

浅野学秀【成年】:浪的很开心?番外呢。

百崖:……不开心,番、番外……咳

暗翼&赤羽业&浅野学秀【成年】:科科

 

森蚺:四月份没有产出,五月份你也拖了半个月,赤羽业和渚都开始内战了你竟然还没到期末考试,百崖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已经浪上天了?

百崖:男神我错了QAQ

潮田渚:百崖先生,你是想用小剧场凑到3000字吗。

百崖:……别拆穿我啊。

潮田渚:我觉得你下次要是写不到四千,围观群众大概就能把你拆了。

百崖:渚君你也和森蚺老师学坏了是吗。

潮田渚:不,那个……其实这是业君教我的。

 

百崖:……万恶之源赤羽业!

 

 

 


评论(28)
热度(93)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