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短篇】萌犬记

有什么是比一觉起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动物更令人心塞的?

 

被一群人围观自己变成了动物并上下其手。

 

1

清晨旅馆的大通铺的地板上趴着一只毛色漂亮的,十分显眼的幼犬,通体全长大概也就只有20厘米左右,半眯起的双眼是十分不符合品种的湖蓝色,四只短小的爪子铺开,整只汪呈大字状趴在那里硬生生的透出了一股生无可恋的架势。

 

“所以——这真的是小渚?”

 

金发的少女蹲在幼犬的身边左瞧瞧右看看,还时不时的伸出手指在其毛茸茸的身上戳两下。趴在地上被戳动的幼犬哼哼两声,在屁股被不知道是谁的手第六次袭击后,终于无法忍耐的慢吞吞的用四只爪子在地板上做着滑动的动作,远离了某些罪恶的双手——女孩子的手也就算了,那些带着汗的手是怎么回事啊!!

 

“啊,今早醒来的时候发现他团在被褥里面让渚的衣服给困住了。”盘腿坐在幼犬身边的赤羽业撑着下颌,以第一发现人的身份向所有人说到“这个瞳色只有特定的犬种有,这只明显不包括在内。”

 

“仅凭这个来判断太武断了吧。”前原一边说着,一边不甘心的伸出手想要触碰幼犬软软的身体,结果又被蠕动着远离的小不点躲开了。

 

“你见过哪家的狗这么通人性?”

 

赤羽业嗤笑一声,直接伸出手将还在蠕动着向他靠近的小不点捞起,塞进了他的浴衣中。而被塞入的幼犬挣扎着从衣襟处露出脑袋后,便十分安逸的眯起眼睛,耷拉着两只前爪搁在衣襟上,舒服的呆在了赤羽业的怀中。

 

一时间,所有被小狗蠕动着躲过抚摸袭击的围观群众均露出了难以言说的复杂以及对某个红发厚脸皮的鄙视之情。

 

2

“咳,所以说,这是个什么品种?”

 

眼看群众的妒火愈发的高涨,矶贝悠马连忙岔开话题……虽然他也很想摸就是了。

 

虽然看上去还是很不开心,但是围观群众们好歹还是给了矶贝·前班长·悠马君一个面子,依言转移了话题,毕竟比起上手摸两把,搞清楚品种然后解决这个问题显然更符合当前的实际情况。

 

“应该柯基幼犬。”牵扯到小动物时行动总是异常迅速的仓桥已经蹲在了赤羽业的身前,将手伸向了对方敞开的衣襟处——的幼犬爪子“柯基的话确实没有蓝色的眼睛。”

 

“柯基不就是那种腿特别短的狗?”围观外围捏着下巴的寺坂龙马突然来了那么一句。

 

3

那一刻,曾经的E班小伙伴们第N+1次体会到了他们为之熟悉的澎湃杀气。

 

别问前N次是谁引起来的,E班挑衅小王子深藏功与名。

 

4

忍着笑意的赤羽业安抚的拍了拍在放了杀气之后便陷入一种更加生无可恋架势的小柯基,顺便向寺坂龙马投了一个警告眼神。

 

寺坂龙马:妈的我说实话也有错!?

 

5

“难怪送我们来的司机说这里有点邪门啊。”中村同学毫不顾忌形象的盘腿坐在了赤羽业对面,捏着下颌的手还时不时的搓动两下“也不知道这是个例还是会蔓延。”

 

“等等等等!停!”刚被人瞪完的寺坂大声打断了中村的话“你们不是真的接受了吧!”

 

喂喂,这种明显不符合科学定律的事情我这种人都不会信的啊!你们竟然接受了!?无意中在脑海里黑了自己一把却毫无自觉的寺坂龙马同学难以置信的看着围观群众。

 

“对于奇奇怪怪的事情总要抱有敬畏之心嘛。”前原枕着自己的交叠在脑后的手臂撇了撇嘴“更何况不信也没办法吧,不然怎么解释小渚去哪里了?”

 

至今不见踪影的潮田渚也是他们不得不相信的依据,毕竟蓝发少年不是一个会让他的同伴们太过担心的存在,而且属于对方的行李还是昨天的样子,没有被带走也没有翻动的迹象。如果要离开不可能不带行李,不携带备用物品外出在这种山间旅馆来讲是非常不明智的。基于这几点,此次前来参与旅行的前E班成员们勉强相信了这只狗就是潮田渚的说辞。

 

……好吧,这些推断其实还是有点站不住脚,果然还是刚才的杀气更有说服力啊!

 

矶贝等人的脑电波在某一个瞬间,非常默契的重合在了一起。

 

6

比起自家同伴们那复杂的想法,作为第一发现者的赤羽业倒是没有他们那么多的顾虑,属于他自身的野性直觉在经过那些暗杀训练后变得更加的敏锐与可靠。纵观这间暗杀教室从始至终的发展,无论蕴含的感情如何,有件事情都必须承认。

 

潮田渚于赤羽业而言——终究是不同的。

 

从之初的相谈愉快,到之后的戒备疏远,直至在这间教室中所得到的相互承认与彼此之间愈发牢靠的默契。如果不只将视线局限在暗杀方面,这间教室中比潮田渚强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在这些人中,只有蓝发少年一个人的感觉能令赤羽业牢记。那是只要记住,就不会再忘却的心悸之感。

 

因此,赤羽业会在完全没有检查行李甚至在都没有看到小柯基的眼睛时就断定,这条幼犬,就是昨夜睡在自己旁边被褥上的潮田渚。

 

那种足以平静心神的契合感他怎么会认错?

 

这种玄之又玄的断定并不能令人信服,所以赤羽业索性也就任由同伴们翻箱倒柜的开始找潮田渚,而他自己则在那段时间趁着对方还处在懵逼状态无法做出太多的反应,板着一张看上去十分为人着想的严肃表情摸遍了小柯基的全身上下……真的不得不感叹一句——不愧是赤羽业,流氓耍的还是那么自然。

 

难得有机会占便宜,更何况看起来真的很好摸啊。某位无法直说其名的赤发少年回忆着那个手感,在心中暗搓搓的点了一个赞。

 

“其实想要证明也不难。”

 

赤羽业抚摸着幼犬毛茸茸的脑袋,唇角浮现的笑意让寺坂龙马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

 

“如果是渚的话,肯定听得懂我们在讲什么,直接让他抱着笔写出来就好了。”

 

唔……这倒也是个好办法啊。有些意动的中村等人面面相觑。不过赤羽业真的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气氛沉默了几秒,然后在围观群众们了然的目光中,本来还挂在赤羽业衣襟内的乖巧幼犬突然抬起了自己的前爪,而后看似十分用力的、认真的拍上了自己头上的大手——未果。

 

7

挥舞两下发现自己仍然够不着目标,被一股迷一般的绝望所包裹的小柯基湿润了一双溜圆的湖蓝色眼睛,在陡然复杂起来的众多注视下抽回了自己的爪子,开始奋力的挣扎着扒拉开赤羽业的衣襟向外爬动。

 

……到这个地步已经可以证明这是潮田渚了。一瞬间懂了些什么的少年少女们纷纷放下了那颗因为担心同伴而高悬在胸腔中的心,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奋力的扑腾着小短腿儿向外挣扎的幼犬身上——难道不应该继续思考如何让你们的同伴变回来吗?你们这么随便渚君会哭的啊喂!

 

作为衣襟的所有者,赤羽业显然不是一个会让某个毛团如愿的存在。

 

后腿蹬空,一个跟头从交叠的衣襟中翻折下来,落在地上还顺便滚了两圈的小柯基还没来得及庆祝逃脱升天就被身后伸出的一只大手握住了大半个身体,一个腾空后便又被捞回到了之前呆着的衣襟内部揣好……啊,自己留下的温度都没退啊。

 

小柯基忍了忍,还是没有忍住的蜷缩在了一起抱住脑袋,口中发出着呜呜的叫声。

 

赤羽业你放开我啊!!!!

 

8

不知道为什么,围观的前E班小伙伴们听着那哀切——其实并没有——的呜咽,脑海中非常自然的出现了那名蓝发少年抱着一条小小的柯基幼崽,一大一小一同流出了宽面条状眼泪的画面。

 

……诶呀,有点想笑怎么办。

 

来自于中村·揉不到·遗憾·莉樱客户端。

 

9

原定于在第二天的外出上山探险活动因为潮田渚的兽化而告吹,就算嘴上不说甚至还在嘲笑变成小短腿儿柯基的小伙伴,但是如此邪门的事情也在每个人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万一真的变不回来怎么办?

 

抱着这样或者那样担忧的心情,矶贝和片冈等人商议后决定,明天早上若是潮田渚仍然保持着这样的形态,那么他们就必须尽快找到解决办法。毕竟暑假时间没有那么充裕,躲到深山老林中避开那些媒体的他们也必须回归正常社会。

 

担忧的心情令他们无暇思考其他,所以当某人正大光明的要走了小柯基的看护权,并带着小毛团消失在他们面前时,僵在原地的中村矶贝等人才终于想起,他们到底忽略了什么。

 

……赤羽业那家伙还是那么狡猾啊!错失小毛团看护机会的少年少女们纷纷咬牙切齿捶胸顿足。

 

10

拐了小柯基就跑的赤羽业没工夫搭理房间那边同伴们心中对他的痛斥。

 

渚君这副样子再让他们看下去可就亏了啊。身穿旅馆提供的深色浴衣,怀中揣着一只毛团儿的赤羽业左右张望了一下,最终选择了这间山中和风旅馆的一处相对隐蔽的回廊。

 

扫了扫回廊的地板,赤羽业面对外面的院子席地而坐,右手伸进衣襟中小心轻柔的掏出了还蜷缩在一起的小柯基。他好笑的看着手上用爪子抱住自己脑袋的幼犬,轻巧的将他放在了自己身侧的地板上。而再接触到木质地板的一瞬间,本来还蜷成团的小柯基瞬间舒展了自己的身体,用着与几十分钟前从赤羽业衣襟内翻出来造型所不符的矫健四爪着地,瞬间拉开了与赤羽业相隔一米的距离。

 

该说不愧是身量小吗?竟然那么灵巧啊。赤羽业少年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下巴搓了搓。

 

而沐浴在暗金色眼眸的注视下,四爪着地压低身体冲着赤羽业呲牙发出呼噜声的小柯基,肉眼可见的,一身短毛从头炸到了尾巴尖。

 

啊呀,更圆了。完全不把一米距离当回事儿的赤羽·长手长脚·业,伸出了食指戳了戳。

 

11

……嘤……

 

来自,被戳到软肉瑟缩了一下的潮田·短腿儿·小柯基·渚。

 

12

“我说啊,渚。”

 

赤羽业伸出手将戒备着他的小柯基捞了回来举到了眼前,这一次柯基渚没有逃跑或者挣扎,只是静静的睁着一双溜圆的湖蓝色狗眼看着赤羽业,像是在等待着他说些什么。

 

“这次我要是没发现,你是不是就又要跑的不见人影了?”

 

面对这个问题,趴在赤羽业手中的潮田渚偏着头想了想后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在赤羽业露出了然的神色之前又摇了摇头。他伸出爪子拍了拍对方的手腕示意对方放自己先下来,赤羽业见他没有想跑的意思便依着对方将他放了下来,而在他准备将手收回的时候,潮田渚却抬起爪子一把按住了那只刚才还托着他的手。

 

“渚?”赤羽业有点疑惑的看着潮田渚的动作,后者在他的注视下用那只按住他手掌的右爪在掌心描摹起来。

 

【我不想让大家担心,但是业你也说过让我多依靠你一些。】幼犬的爪子在赤羽业的掌心上一笔一划的、认真的写着【想拜托你帮我遮掩一下,我真的没想自己跑。】

 

写完最后一句,小小的柯基抬起头,睁着那双清澈透亮,倒影着暖辉的眼眸认真的注视着赤羽。

 

“……真是难得的坦诚啊。”

 

红发少年沉默半晌,突然笑出了声,那双暗金色的眼眸在阳光的映衬下亮的惊人。

 

13

“这算是松口了吗?渚。”

 

【很久了业,我想了很多,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和你说。】

 

继续着书写动作的小柯基摇着尾巴和人对视,眼底是一片让赤羽业既熟悉又陌生的温和与坦荡。

 

【业,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你的表白,我们都是男生。】软软的爪子停顿了几秒,似乎是有些挣扎【但是我不讨厌,这才是最让我不知所措的地方。我不讨厌你的接近,明明知道应该在那之后拉开距离却仍旧放纵了自己,一方面不给予回应,一方面却又接受着你的付出与陪伴。】

 

【这太卑鄙了。】

 

幼犬无意识的用爪子刨了两下少年的掌心。

 

【本来是想在这次旅行里给你最后的答复,可是出了这个意外。】

 

【我们的志愿是不同的,以后会不会在一起谁也不知道,但是至少现在,我想告诉你我的决定。】

 

他写的非常缓慢,赤羽业能感觉到,哪怕潮田渚现在是以一只幼犬的样子在他的手掌上写写画画,那上面的字迹依旧十分的遒劲,那是可以印刻在心房上的力道。

 

【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至少现在不要留下遗憾。这是杀老师给我的寄语,而现在,我用它来寄托未来。】

 

【我想和你在一起,这是我在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思考后得出的结论。】

 

【一起抵抗痛苦,一起承担未来。】

 

14

啊啊,这才是真的卑鄙啊。

 

赤羽业难得的有点发愣,随后在幼犬的注视下失笑出声,清亮的朗笑声是潮田渚没有听过的开怀,锐利的暗金色眼眸在笑意的晕染下载满了醉人的温柔。

 

“渚,你比我想象的要狡猾得多。”赤羽业将幼犬小小的身子捧到了眼前,鼻尖相抵的他们很轻易的就能从对方眼中看到自己的身影,也能清楚的看见隐藏在眼底的一切情感“这记直球真的是太狡猾了啊……”

 

潮田渚似乎是想要抗议一般挥动着悬空的四只爪子。

 

“嘘,听我说。”注意到这点的赤羽业收紧了握着幼犬身体的手掌说到“我很高兴你会这么认真的去思考我的告白,在我觉得已经没有希望而有些埋怨你的时候想了那么多……还记得我们那次内战吗?”说到这里,赤发少年有点不好意思的咧了咧嘴“当时下那么狠的手,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在……”

 

我说你当时怎么和想要吃了我一样……虚眯起双眼,潮田·短腿儿小柯基·曾经被吓得不轻·渚戳了赤羽业两记视线攻击。

 

“我很开心,真的。”这么说着的赤羽业收敛了脸上灿烂的笑容,然后,他向着被他拖在眼前的潮田渚伸出了左手。

 

“那么,未来的日子就要多关照了。”

 

抛开了一贯的漫不经心,赤羽业的神色间满是郑重,仿佛他现在是在交换结婚誓约一般。

 

“以恋人的身份,我是不会放手的。”

 

15

对于这份郑重,潮田渚给予了同样的回应。

 

小小的爪子在赤羽业尾音未散之时便搭在了他的手掌中,碍于犬化而无法用语言回应的蓝发少年用行动为赤羽业的宣言注入了最坚定的支持与肯定。

 

像是缔结着契约一般,不同的体型无法阻挡意志的交融,透过爪子,潮田渚与赤羽业的手牢牢的交握在了一起。

 

“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16

“话又说回来啊渚,虽然你这副样子很萌,但是变成柯基这个品种真的不是无形之中在暗示着些什么吗?身高之类的。”

 

【……我不听,你放开我,你走。】

 

“哦呀,别动别动,你会掉下去的,我真的不是说你腿短、渚你别跑!”

 

【够了赤羽业!分手吧混蛋!!】

 

17

展现的故事到这一步就可以结束了,至于潮田渚是怎么变回来的,当他第二天一早抱着一只暗金色瞳孔的黑猫出现在所有人眼前时,这个问题就很好解释了。

 

当然,潮田渚与黑猫之间那股甜腻到无法忽视的气场倒是给了中村等人新的研究方向。

 

#论赤羽业和潮田渚究竟如何勾搭到一起去的#

 

 

 

FIN.

 

 

 

我大概已经在黑渚君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当年我是多么认真的在捍卫渚君的身高啊【即墨.jpg】

灵感来自语c某天的梗与可爱的零玖兽化脑补。

评论(84)
热度(156)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