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47

搭档吵架,狗都不理③

有的时候相互打一架估计也解决不了问题_(:з」∠)_

 

 

潮田渚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种地步。少年略显狼狈的躲闪着来自于自己搭档的攻击,显而易见的迟疑拖慢了潮田渚的速度,同时也刺激着赤羽业的神经。

 

“果然……面对着我,渚君还是认真不起来啊。”抛接着手中匕首的红发少年眯起了暗金色的眼眸。

 

不、不是这样!

 

潮田渚站在不远的位置喘着气,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我根本、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业君你打成这样啊!!!

 

徒劳的格挡着赤羽业越发凶狠的进攻,潮田渚试图找到一个可以停止这种无意义斗殴的办法。

 

明明之前只是一场和往常一样的,搭档之间促进了解的格斗练习。然而当他习以为常的再一次的被赤羽业制住的时候,红发少年的脸上没有了往日胜利后的调侃轻笑,那副平静而又压抑的样子看的潮田渚心中不安。

 

[渚君这是没认真吗?]少年瞅着自己的搭档笑着说道。

 

[诶?]E班情报官茫然的眨了眨眼。

 

[果然还是努力不够啊。]赤羽业嘴角扩大的笑容撞击着潮田渚的警戒神经。

 

[不、业君你说……!!!]

 

危险!!下意识的,蓝发少年侧闪一步,滑开了赤羽业那道力道不小的腿鞭。

 

摸着自己被腿鞭带起的劲风蹭过的鬓角,潮田渚艰难的吞咽了一下。

 

之后的发展让小个子完全没有了思考赤羽业究竟怎么了的空间,愈发凌厉的攻击无不昭示着红发少年已经动了真格的事实。本就不擅长正面格击的少年因为心中的那点犹豫在赤羽业的手下更显狼狈,而这样的犹豫看在赤羽业眼里,和火上浇油大概没什么两样。

 

他想要的、他想看见的不是这样的潮田渚!!

 

“认真点渚君!”将潮田渚按到在地上的赤羽业卡着少年的脖颈凑近了他的耳边轻声说道“还是说,我完全没有让渚君你认真起来的价值?”

 

业君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啊!温热的吐息喷洒在耳边的陌生感觉令人畏惧,潮田渚咬紧牙关用手肘抵住了赤羽业的胸口,想要出口的激烈反驳却因为颈边的手掌而无法吐出。气急的蓝发少年再顾不上迟疑,紧握着刀柄的右手扭转着挣脱了赤羽业的钳制,毫不犹豫的砸向了对方的太阳穴。如潮田渚所想,红发少年下意识的松开了卡住他脖颈的手掌,仰身拉开了距离。趁着这个机会,潮田渚抬起膝部一个侧顶让赤羽业趔趄的半跪在了旁边,而蓝发少年自己也借力一个翻滚,重新拉开了与赤羽业的距离。

 

摸着稍微有些泛疼的腹侧,赤羽业终于扯开了一个畅快的笑容。

 

“这才对,这样才对嘛渚君。”

 

潮田渚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的搭档站起来开口这样对他说着。

 

“这样的气势才是该有的啊。”赤羽业的舌尖蹭过了干裂的下唇,暗金色的眼眸中是一股小个子从没见过的炽烈狂意“这才是——我想要的!”

 

“可是练习的时候我们不、业君你等等!!!”好不容易逮住机会反驳,然而话没说半句,潮田渚就又被打过来的进攻堵住了嘴。

 

这是练习不是搏命啊业君!!!

 

越打越激烈的红蓝组自然是引起了操场上其他E班同学们的关注,不过碍于这两个人平时的对练强度,大家谁都没吭声。

 

直到赤羽业一脚揣上潮田渚胸前交叠防御的双臂将人踹的直接滑了出去,蹭起了一地的灰尘。

 

“小渚小心!”还在与奥田做着刺击训练的好闺蜜茅野枫直接叫了出来。

 

“喂,业是不是不太对劲啊。”前原一把扯住还在练习的矶贝“这家伙招招都往小渚的要害上打,这已经超出相互格斗练习的范围了!”

 

“业这家伙下手太重了吧。”中村也停了自己手上和片冈萌的练习,拧着眉头看着缠斗在一起的红蓝组“小渚在搞什么?这种时候还犹犹豫豫的。”

 

“偏偏乌间老师这个时候不在。”片冈萌手插着腰犹豫着不知道应不应该插手这对搭档之间的对决,看上去十分的苦恼“森蚺老师代课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不能让他们这样打下去了。”矶贝一边向着校舍的方向走一边扭头叮嘱着其他同学“森蚺老师在办公室,你们别动我去找他。”

 

虽然代课半路没人这个事情确实有点让人怀疑师德,不过好在E班的教师们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没有跑出两步,矶贝就被那声厉喝震的止住了脚步。长发青年的速度几乎花了人眼,在他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从窗户跃出的实践课教师已经挡在了半跪在地的潮田渚的身前。

 

一身黑衣的青年紧拧着自己的眉头,神情中是少有的严厉。

 

“你们做什么?停下!”

 

被人搅了局,微眯双眸的红发少年的眼神中浮现出了显而易见的不耐与扫兴。

 

“如老师你所见,只是在练习。”赤羽业扯着嘴角无所谓的笑着,锐利的双眸如鹰隼一般将视线钉在了森蚺的身上“就算森蚺老师你是渚君的导师也没有理由阻止我们练习吧。”

 

导师?什么导师?周围的E班学生们面面相觑,都能看到相互脸上的那股子茫然不解。

 

“练习?”森蚺挑起了冷意十足的弧度“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学过搏命一样的练习方式了?”

 

“暗杀本来就是搏命的事情,这样练习才是正确的吧。”红发少年不甘示弱的前踏一步“请老师你让开,误伤到可就不好了。”

 

在赤羽业说出那句话后,被挡在身后的潮田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导师单手扳动了垂在身侧的左手食指。近乎本能的,跪在地上还有点脱力的小个子猛地伸出手扯住了他导师的衣摆。

 

“行了,别蹦跶了。”

 

暗翼的声音出人意料的突然插了进来,赤发青年毫不客气的伸出胳膊勒住了赤羽业的脖颈将人拖了回来。

 

“你们俩都冷静一下,你和我来。”

 

没有给赤羽业任何商量的余地,暗翼说完这句话就直接将人拖向了山顶树林的方向,期间完全无视免疫了赤羽业的挣扎。

 

怔愣的瞅着赤羽业被拖走的那个方向,僵在原地的潮田渚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深深的叹了口气的森蚺老师侧身瞅着还扯着自己衣摆不撒手的少年,心中有一股谜之涩然。

 

胳膊肘往外拐的学生真是难带。

 

“好了,继续自由练习吧。”心累的实践课教师边嘱咐学生,边伸手将地上的小朋友拽起来“没事了。”

 

说完这句,森蚺也学着暗翼的样子将小个子提在手里,向着没人僻静的地方去了。被自家导师看得心虚的蓝发少年垂着头,任由对方将自己提留着到了地方。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把人提到校舍后面僻静位置的森蚺老师拧着眉头,伸出手帮着被人打的有点发懵的小学徒擦掉面颊上沾染的灰尘。

 

“我、我也不清楚。”蓝发少年用手蹭着自己的面颊,茫然的神情中还带着几分委屈“本来是练习,业君突然就……对了老师!暗翼先生把业君带走不会有事吧!!”

 

还没解释清楚,潮田渚的注意力就又拐到了某个刚向他下了黑手的搭档身上。森蚺阖上双目揉着自己的额头,长发青年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情况——潮田渚在他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陷得很深了,在和赤羽业有关的方面。

 

“听着渚。”森蚺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先听他说“暗翼现在是赤羽业的训练教师,他不会把赤羽业怎么样这点你放心,比起对十年前的自己,他更想杀掉的是我与十年前的潮田渚,也就是你。”

 

潮田渚抿着嘴角,仰头看着自己的老师不做声。这是森蚺第一次将暗翼身上存在的那股不怎么收敛的杀意挑明了说。

 

“所以暗翼带走赤羽业并没有什么,他带走你才是真的需要担心。”手臂交叠抱在胸前,森蚺很认真的注视着眼前少年那双透亮的湖蓝色眸子“现在说说吧,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潮田渚下意识的偏开了头,少年的视线落在森蚺衣领处的暗色徽章上有点出神。

 

“……我也不知道。”少年看上去有些低落“业君突然就……他说我没有认真起来,可是我…我是很认真的像平时一样的啊!”

 

“那种搏命一样的…那根本已经不是练习了!”潮田渚的嘴角绷得很紧,几乎扯平了他双唇的弧度。垂在身侧的手也紧紧的揪住了自己的裤线“真正的刀锋不应该对准同伴,这是您的教导!”

 

那是年长者在教导他们格斗技巧之前所教导的最为重要的一课啊!!

 

“我、我怎么能…业君他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忘掉?不解的咬着唇壁的软肉,重新抬起头的潮田渚倔强的看着眼前他们曾经共同的导师,似乎是想从年长者的身上找到答案。

 

从潮田渚第二句话就完全领会了赤羽业发疯要点的森蚺无声的叹息着。像往常一样,青年伸出手按在了少年的发顶揉动着,安抚着小个子少年的情绪。

 

“是、是我,是我做错了…什么吗?”被实践课教师的表情弄的有些心慌,少年下意识的呢喃如同幼兽啼叫。

 

“没有,不是你的错。”森蚺手上用力揉动着少年手感优良的蓝发,稍大的力道压的潮田渚略微低下了头“这只能说……是赤羽业个人的问题。”

 

“诶?”

 

“不是你的错,也不用多想。”长发青年错开视线看向了远处的树木“别多想。”

 

“那业君他……”努力抬头的少年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看着自家学徒不甘心的样子,森蚺老师思考几秒,还是向少年解释了。

 

“他大概只是觉得有点受挫吧。会觉得,你平时的练习上没有表现出对鹰冈时的那种程度是对他这个练习搭档的一种轻视。”

 

一边说着,森蚺心中浮现出了一种好笑的情绪……赤羽业这算是开始中二期死钻牛角尖了吗?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看出来。

 

“他可能认为,你是不屑对他用出那种技巧。你击败了鹰冈却还败在了他的手上,这让他觉得……有些损害自尊心。”

 

“哈!?”潮田渚的脸上是清晰可见的[茫然]两个大字。少年觉得他导师说的每个字他都懂,然而那些字合在一起组成的句子他真的没有理解上去。

 

“就是他觉得你平时被他揍的那些情况,都是在逗他玩。”实践课教师言简意赅的做了总结“赤羽业钻了牛角尖,没想明白。”

 

“……”有人会为了逗别人玩儿这种无聊的理由而一直被揍吗!!难以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低垂着头颅的潮田渚少年觉得,他心好累啊。

 

这边的蓝组交流还是如往常一般一样顺利,而被扯走的另外一个人就不是那么听话了。

 

几乎是刚脱离了群众们的视线,赤羽业就反应激烈的挣脱了暗翼的钳制。后者也不恼,就近挑了一颗大树靠在树干上看着双唇紧抿、满面阴沉瞅着别处的赤羽业。

 

“赤羽业啊,瞅你这样我还真是感谢我还有暗翼这么个代号能叫,可以和你做出区分,不会因为名字而混在一起。”从没留过口德的赤发青年对于十年前另一个时间线上的自己更是毫不留情,那副嘲讽的表情让赤羽业当即就缩紧了瞳孔。

 

“你!”

 

“我说的有错?”暗翼双手插兜嗤笑一声“瞧瞧你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你在别扭什么?”

 

“这和你无关。”赤羽业咬着牙扯开一个狞笑“你管的太宽了老头子。”

 

这小混蛋可是比他当年烦人多了。年仅25岁的暗翼先生突然理解了浅野每次和他针锋相对的时候的心情。

 

“别自作多情了赤羽业,我也确实不想管你,像你这种混在失败者堆儿里的小鬼,要不是因为与森蚺的交易,我连看都懒得看你。”赤发青年眯起双眸笑的嘲讽“和你说那些话也是怕你哪天太作死被森蚺做掉了耽误我的计划。”

 

“结果呢?昨天刚和你说完,今天就和搭档掐起来了。”对方那漫不经心的语气刺激着赤羽业的神经“你也是真有本事。”

 

“这是我的处理方式。”差不多勉强自己冷静下来的赤羽业将匕首插回兜中,眼神锐利的看着十年后的自己“事情的发展方向如我所想,如果不是你们搅局,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结果。”

 

“结果?逼潮田渚出手的结果吗?”对于现在时间线自己那种突发的幼稚想法,暗翼连嘲笑都懒得嘲笑了。

 

被赤发青年一句话呛回来的赤羽业抽了下嘴角,没有做声。

 

“所以我说,你到底在别扭什么?”靠在树上的人瞅着沉默的赤羽业,言语平缓而又犀利的将那些质问说出了口“怪潮田渚平时练习的时候没用对付鹰冈的手段与你交手?还是怪潮田渚明明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天赋却还是用平时的方式和你对练然后输给了你?”

 

“……”许是被暗翼说中了那些心思,赤羽业偏开头,默不作声。

 

“看来昨天揍的太厉害,我的话你都没听进去。”觉得好笑的暗翼伸出手指按压着自己的鼻梁“你的那些担心和考虑都可笑透了。”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赤羽业的言辞没有分毫的示弱“现在还和森蚺纠缠不清的老年人!”

 

“至少我们没纠缠不清的时候我管的可没你这么多!有心没胆的小朋友!”暗翼干脆利落的呛了回去“说白了你只是潮田渚的搭档,关系稍微近一点的同学,他在练习的时候用什么样的手段是他的问题。因为你是同伴所以他的本能才没有运作起来,他被你逼到那种程度都没没有将对决鹰冈时的锋芒释放出来,没有出现你想要的结果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那个小个子根本不会把他自己的锋芒用在他的同伴身上!”

 

“你和潮田渚有什么关系能让他违背自己使用力量的底线与意志去展现出你想要的那面?”

 

“你有什么立场要求他这么做!”

 

一声声带着讽意的质问夹裹着成年人磁性的嗓音撞进了赤羽业的耳中。站在一片树荫之下,身形挺拔的红发少年任由发丝掩住了自己的双眸,骤然出现的挫败压低了他骄傲的头颅。

 

他有……什么立场?

 

 

【小剧场】

问:对于一手策划的此次撕逼事件,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百崖:爽!

 

 

赤羽业:妈的智障……

潮田渚:被打的好疼……

 

森蚺:暗翼你松开手好吗,我现在不会去渚的身边你别这么幼稚——快松开我的腰!!!

暗翼:我拒绝,渚你已经三天没回家睡了!

森蚺:……浅野呢,我要去你家打地铺……

 

浅野学秀【成年】:你这时候想起我了!?

中村·不嫌事大·莉樱【成年】:来来来!小渚快来你跟我睡!

浅野学秀【成年】&暗翼:莉樱/中村!!!!【你到底谁女朋友!!!!】

 

 

 

=============================================

更新如约奉上

让赤羽业看见渚君对决鹰冈,不撕起来怎么对得起我这么安排

脱离了漫画剧情的文章走向啊,已经奔上了撒欢的大道

评论(52)
热度(100)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