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十年组小剧场⑤

十年组小剧场⑤——情人节小记


 

接到中村莉樱的电话时,被吵醒的潮田渚还有点回不过神来,早起习惯性低血压的体质正积极的用眩晕向他证明着存在感。

 

电话举在耳边半睁着眼,已经开始有些耳鸣的A班情报官努力的分辨着同学在电话中所传达了什么消息。

 

“中村你的话太多了,简短一点重新说一遍。”

 

熟悉的温度贴上了后背,潮田渚能感觉得到被子下面搭在自己腰间的手紧了紧,将他整个人又搂进了怀中。耳边传来了赤羽业清醒并且满含着不耐烦意味的声音,晨起所带来的声线中的沙哑配合着那丝怒气,对于痴迷声音的人而言简直就是撩人到极致的诱惑。

 

“是不是又晕了?渚你再睡一会儿,我来就行。”

 

潮田渚不是声控,但是他对赤羽业的一切都没什么抵抗力,声音自然也是不例外。没有犹豫,向来比较遵守礼节的蓝发少年松了身上的力道,直接摔回了枕头之间闭上眼,之前握在手中的手机早已被旁边的人接管。

 

“说吧。”将手机换了一个手,单臂搂着睡着回笼觉的恋人的赤羽业态度异常潇洒。

 

“你昨晚又留宿小渚的宿舍了!?”

 

电话那端的中村莉樱小姐在听到这人的声音后,立刻就炸了。腋下夹着报纸手拿两杯奶茶站在中村身后的A班班长抽了抽嘴角,如往常一样在心中暗骂了一句——狗男男。

 

“我睡在哪里睡了谁这是我的自由。”赤羽业平躺在床上打了个哈欠,语气懒散极了“你要是没事我就挂了。”

 

“等等!”熟知赤羽业糟糕秉性的中村连忙开口制止了“今天班级聚会你们别迟到,地点你们问小律吧,就这样。”

 

“没了?”

 

“没了。”

 

中村给了肯定回答的下一秒,手机中就传来了挂断的声音,动作之迅速完全可以窥见这人平日里的反应速度。金发少女握着手中的手机,力道大的手背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喏。”站到了中村身边的浅野学秀将手中的奶茶递过去一杯,看着对方那种吃瘪的严肃脸,红茶发色的少年难得的收敛了固有的傲慢,冲着人笑了笑“明知道结果你还这副样子,看来假期让你的大脑生锈了,莉樱。”

 

“这种时候就不用讽刺我了。”接过奶茶捂在手中的中村斜瞥了浅野一眼,而后有些气闷的迈开了步子“赤羽业这人…小渚怎么就能喜欢他呢?!”

 

曾经在国中时期有过一段无疾而终暗恋的中村少女对于情报官所选择的恋人,非常直白的表达了不认同。跟在身侧的浅野听到这话,嘲讽般的嗤笑一声。

 

“这大概是潮田渚难得瞎眼的地方。”竟然看上了赤羽业。

 

“……你们三个就不能和平点吗?”

 

停顿几秒,中村偏头瞅着身边的人。不只她,基本整个A班的人都不明白,A班三巨头之间嘲讽来讽刺去的到底有什么意义,从暗杀开始到现在都快四年了还是乐此不疲。哪怕是平日里温和宽厚的潮田渚,在碰见浅野时也是少有的犀利。

 

看了看身边提出劝解的少女,浅野轻声哼笑了一下,那其中蕴含的不屑任谁都听的出来。

 

好吧。中村莉樱收回视线耸了耸肩。看来现在是没指望看见他们和解了。

 

话分两头,被挂了电话的中村携带着浅野压着马路,而挂了别人电话的人则是手机一扔一个翻身,重新恢复了环抱恋人的睡觉姿势。赤羽业的脸埋进了恋人蓝色的长发中,鼻翼间满是熟悉的味道令赤发少年发出了满足的喟叹。

 

“嗯…业……?”睡的还有些迷糊的潮田渚发出了模糊的咕哝,而后获得了安抚的摸头一枚。

 

“没事,再睡会儿吧。”赤羽业轻轻揉了揉潮田渚的头,暗金色的眼眸中是溢满的温柔“醒了再说也不迟。”

 

蓝发少年动了动头,而后彻底的将半眯着的迷蒙双眼睁开。微冷的干燥环境刺激着鼻腔打了一个喷嚏,潮田渚在赤羽业的怀里转了一个身,脸埋在对方的怀里蹭了蹭。对于在平日里思维清醒时向来好强不怎么肯示弱的少年此时这副小动物一般的样子,赤羽业表示,如果平时也是这样那真是太美妙了。

 

“不睡了?”

 

“不了。”潮田渚的声音因为闷在人怀里的缘故显得有些含糊,但是声音中的疲意还是清晰可察“也不早了,再睡下去聚会可能就迟到了。”

 

“什么啊,迷糊成那副样子渚你竟然还是听到了。”下巴蹭着潮田渚额前的发丝,赤羽业不满的撇了撇嘴。

 

“我只是低血压,不是聋了。”将脸露出来的蓝发少年有些无奈的看着一脸【我不高兴】表情的赤羽业“要不是你到了凌晨还不节制,我的低血压也不会犯。”

 

“咳。”被那双带着责备意味的湖蓝色眼眸盯住的赤羽业脸色微红,不自然的偏开视线干咳了一声“毕竟是假期,渚你还难得肯跟我回家……而且真要算起来这也不能只怪我吧。”

 

说了几个字后底气逐渐回来的赤羽业转回了视线与潮田渚额头相抵,笑眯眯的看着对方。

 

“要不是渚昨晚太诱人的话我也不会失控,这可不是我的锅,推到我身上我可是会委屈的。”

 

两眸相对视线纠缠,狭小的空间中满是气息交织的暧昧,太过危险的距离只差一点火源就可以点燃这个氛围。然而最终,这场几乎要再次破界的对视结束在了红着脸颊扭开头的A班情报官身上。

 

没办法啊,不管再怎么说服自己不害羞,这种时候潮田渚都比不过流氓成自然的赤羽业……那种话只是听着就害羞了!为什么说的人从来不脸红!!这种事情上总是占不到便宜的情报官觉得自己心里苦啊。

 

不管赤羽业再怎么不愿意,还是拗不过潮田渚的坚持和对方一起爬下了床。叼着牙刷站在卧室门口的赤羽业看着已经换好了昨天带来的换洗衣物,此时此刻正在铺床的潮田渚心中有了一种诡异的满足感。

 

昨天将渚拐回家真是太对了。终于不是睡宿舍的赤羽业在心中夸奖了自己的机智。

 

“为什么他们每次都选在情人节开聚会?”倚靠在门边握着牙刷的赤羽业一边刷牙,一边含糊不清的说到。

 

“这要问中村他们,这种活动一般都是他们负责,我可经不上手。”将重新铺好的床单展平,弯腰捡起脚边脏床单的潮田渚一转身看见恋人的这个造型,无奈的抽了抽嘴角“业,就刷牙的这一会儿工夫你也……快回去。”

 

走到门口的蓝发少年伸手推着赤发少年向着卫生间的方向去。

 

“我就是觉得每次完事之后渚你这副铺床的样子真的很贤惠,总想多看看。”懒耷耷的被人推回卫生间的赤羽业没有放弃嘴上调侃的大好机会。

 

“……贤惠不是用来形容男生的。”和赤羽业一起进了卫生间,正在将脏床单塞进脏衣篓的潮田渚闻言转身,有点心累的看着吐了口中牙膏沫此时此刻正冲着自己坏笑的赤羽业。

 

“唔——那换成居家?”

 

“……业,闭嘴。”

 

每次谈话的最后总会换来情报官双眼微眯的威胁性警告,基本把这种事情当成情趣的赤羽业总是心情颇佳的应下,然后安逸的挂在人身上,带着潮田渚在房子里走动。而被这么一个身量大了几乎自己一圈的人压在身上,好不容易把人拖到楼下客厅的潮田渚则是已经提不起什么计较的情绪了。

 

赤羽业开心就好。手上帮人整理着有些褶皱的衣领,潮田渚一脸木然。

 

“话说回来渚你长的真快啊。”

 

略微扬起下颌方便人整理的赤羽业视线在潮田渚的身上打了一个转,手还顺便在两人之间的身高差上比划了一下。

 

进到高三那一年的潮田渚像是终于累积好了成长需要的能量,总算是从一米六几的个子蹿上了一米七五左右,到了大学又是高了几厘米,与赤羽业之间的身高差也从之前的只能到下巴到了如今的双眼之下——是的,无论如何潮田渚的身高都没超过赤羽业。

 

“只是到了长个子的时间而已。”对于身高方面的调侃早就百毒不侵的潮田渚心中平和,手上整理人衣襟的动作不停“倒是你,注意一下衣服啊。”

 

怎么每次做完之后这人新换的衣服上褶皱都这么多?拧着眉头的情报官感到非常的不解。

 

“有什么关系,反正有你。”

 

长臂一展直接将人搂在怀中的赤羽业满足的眯着眼睛蹭了蹭潮田渚的鬓发,像极了饕餮满足的大型猫科动物。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就是想要看潮田渚整理他衣服的样子才故意为之的事实。

 

说出来挨揍啊。恋人越大越不好逗弄这点对于赤羽业而言是个十分心塞的事实。

 

“……我总会有不在的时候啊。”手上抻平的动作稍微一顿,潮田渚叹了一口气轻声道。

 

“渚?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蓝发少年放下了手,面带浅笑的拍了一下赤羽业的手臂“我去做早餐,报纸记得拿进来。”

 

“是是,老婆大人——”

 

“……业你出去之后别回来了。”手刚握上平底锅的少年顿时生出了一种想要将锅扔出去的冲动。

 

“诶——渚你要习惯啊。”某个占了嘴上便宜的人拖长了声音“毕竟以后还要一起过很长的日子啊。”

 

“早饭没你的份了,啃报纸吧。”

 

“喂,等等!渚你不能因为这种小事就扣我的早餐啊!”对于赤羽业来说,潮田渚亲手做出的食物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想错过的存在。

 

“我看你也不是很饿的样子。”

 

“这绝对是渚你……”

 

清晨的阳光穿过窗户打在了书桌面上放置的申请表格上,同时也笼上了陷在床铺中的青年那半睁的双眼,暗沉的湖蓝色眸子中是一片迷蒙的混沌,梦中话语那熟悉的尾音被晨光毫不留情的冲散。

 

盯着苍白的天花板,陷入低血压所带来的眩晕中的青年略微有些艰难的呼吸着房间中冰凉的空气……又是,新的一天了啊……

 

时间距与E班碰面,还剩三个月。


=========================================

梦境之所以真实,是因为那些确实曾经发生过⁄(⁄ ⁄•⁄ω⁄•⁄ ⁄)⁄

同是情人节当天清晨,然而过发却完全不同⁄(⁄ ⁄•⁄ω⁄•⁄ ⁄)⁄

情人节的更新果然还是这种更适合一点【远目



评论(29)
热度(94)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