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45

搭档吵架,狗都不理①

总有那么几个闹别扭不服管的青少年。

 

 

得到觊觎很久的小学徒的肯定答复,森蚺老师用了点意志力克制住了自己想要露出来摇一摇的蟒蛇尾巴,毕竟刚收学徒,总要矜持一点。松了一口气的森蚺老师默默的在心中告诫自己,全然忘记了自己在小学徒的眼中其实已经没什么矜持的必要了。

 

说句比较心塞的话,森蚺老师发疯坑学生的时候,哪次躺枪的不是他潮田渚。

 

虽然不是太想打扰到自家老师那凭感觉就能感受得到的愉悦气场,但是依旧没有办法让自己放下心来的潮田渚还是叫了眼前的实践课教师。

 

“那个……老师?”少年的语气中有几分犹豫“业君和暗翼先生他们真的……?”

 

被小学徒的声音拉回了注意力,坐在潮田渚对面的长发青年沉吟几秒,还是决定厚道一点说了实话。

 

“暗翼下手有分寸。”青年轻笑着摊开手,言语间是满满的安抚之意“他不会给赤羽业留下暗伤的。”

 

……那也就是说会有明伤喽!?用不上一秒就回过味儿来的潮田渚目瞪口呆的瞅着眼前的人,而后将自己的脸深深的埋入了手掌之间。

 

他已经可以预见到自己未来的课上会是怎样的丰富多彩了……现在好好努力考出E班还来不来得及?对未来感到了一股谜之绝望的E班情报官已然自暴自弃。

 

控制事态发展的法则有的时候虽然比较调皮,但是多数情况下它还是个喜欢遵从人意志的好法则,这次也不例外。外出两个人的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潮田渚脑补——真不知道他都脑补了什么——的那样发展了。回到教室的暗翼与赤羽业一个神清气爽看上去相当的愉悦,而另一个则是灰头土脸、青着嘴角满面阴沉,盯着走在前面那人的眼神简直就是要把对方活拆了。

 

还好腿没折。潮田渚瞅着搭档,满面木然。

 

偏偏还有不嫌事儿大的。

 

“看来一切顺利?”实践课教师的视线绕着赤羽业打了一个转,评估着对方的心理创伤有多重。

 

“勉强算是。”赤发青年靠坐着桌子面,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又凑到一起的那对搭档“虽然不太想承认,不过他确实要比同时期的我好一些。浅野管这叫什么来着?失败者的知耻后勇?”

 

还没等森蚺对浅野这两个字做出什么反应,直刺过来的两道视线就把他的话噎了回去。被潮田渚抓着手臂盯着他们二人这里看的少年脸色依旧阴沉,但是眼中外露的情绪已经尽数掩去,那双与暗翼相似的暗金色眼眸亮的惊人。

 

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森蚺抬腿踹了暗翼一脚。

 

“委婉点。”

 

你也不委婉好吗。暗翼抽了抽嘴角,略微抬起被踹的位置用手拍打着沾染上的灰尘。

 

心里苦,有点委屈。

 

“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们。”森蚺撑着膝盖站起身,走到了赤羽业的身边抬手拍打着对方肩膀上的灰尘“你有变强的心,我为你提供了资源,你喜不喜欢是你的问题,能不能退掉这个不喜欢的资源还是要看你的本事。”

 

“你不需要用嘴再重复一遍。”心情欠佳的赤羽业毫不犹豫的抬起手打掉了肩膀上的爪子。

 

“好吧,我不多嘴了。不喜欢,就用实力说明吧。”不在意的收回手,青年错开了身迈出了离开的脚步“我相信,到时候暗翼一定会十分乐意让你自己去玩儿的。”

 

“你们老师的意思大概是,今天先放学。”

 

追着长发青年离去脚步站在大门口的暗翼做了一个补充。没了森蚺在这里呆着,暗翼是一秒钟都不想和这两只小的呆在一起,只有一个赤羽业也就算了,偏偏还带着一个潮田渚。赤发青年觉得,克制着自己杀意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对了小鬼。”

 

暗翼看着给了他一个满含凶意瞥视的赤羽业,好笑的挠了挠自己的面颊。

 

“我说的话你不爱听没什么,但是你要是不想……”

 

青年面容上的笑容别有深意,他收回了投向屋中的视线背对着里面的人跨出了教室的门口。

 

“被落在后面的永远都会是你。”

 

留下这句在潮田渚看来意味不明的话,暗翼也干脆利落的离开了E班的教室。只留下了低垂下视线看着地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赤羽业,以及满心担忧却只能强自镇静的看着赤羽业的潮田渚。

 

“那个……业君?”少年有些不安的拉动着赤羽业的衣摆,从相识开始,潮田渚还没有见过赤羽业阴沉到这幅样子,哪怕是刚来的时候暗杀失败,红发少年情绪中更多的也是一种差点达成目的地气急败坏。

 

赤羽业视线慢慢的转向了潮田渚,他看着身边的少年,看着对方眼中蕴含着的忐忑与不安……那是对他搭档的关心,出自少年宽厚的本能。就那么瞅着,轻笑声溢出了赤羽业的唇边。没有回应潮田渚的担忧,红发少年扭开了视线,他向后摆了摆手,提起了桌边的书包迈开了步子。

 

从手中强制拽出的衣角阻止了潮田渚下意识想要迈开的步子,他瞅着赤羽业离开的背影消失在校舍的走廊。情报官低头看着几秒钟以前自己曾握着赤羽业黑色外套的手掌,布料拉扯的触感还停留在皮肤上没有消散。

 

——有什么东西随着暗翼的那句话改变了——

 

少年清楚的意识到了这点,可是他却无法阻止。因为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改变的…究竟是哪里。

 

离开的人与留下的人都没有察觉到,他们之间的动作一直被人注视着看在眼里。

 

“小朋友脾气还挺大。”

 

“如果不是你故意留下那句话,他脾气也不会这么大。”

 

收回了满含估量意味的眼神,靠在树荫下的暗翼回过头瞅着站姿挺拔的实践课教师笑了笑。

 

“怎么?心疼?”

 

心疼学生?天真,从暗翼嘴里问出来的肯定不会是这个意思。对这点,森蚺是再清楚不过。

 

“……可以不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长发青年有些疲惫的叹了一口“你还是别恢复记忆了,这么一知半解的还总拿这些事情戳我。”

 

“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你们两个是不同的。”

 

眼瞅着几米开外的长发青年有些微怒的征兆,背倚树干的人明智的选择了开口安抚。

 

“我知道我知道,你先别生气好吧。”

 

暗翼轻摆着一只手做着讨饶的动作,脸上的笑容依旧那种挑衅意味十足的轻佻。

 

“我也不是总想要戳你的。”换了个姿势,暗翼背倚着树干不做掩饰的盯着森蚺“只不过每次遇到这样的机会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你大脑回路没搭错以前自制力可没有这么差。”

 

嗤笑着,森蚺毫不犹豫的开口讽刺了暗翼,然而赤发青年罕见的没有理会这句嘲讽。他依旧是不错眼的盯着森蚺,嘴上的叙述也没有停止的意思。

 

“总是控制不住的在想,你是不是真的已经对那些事情没感觉了,是不是真的不在乎了,是不是我忘了…你也就放弃了?”

 

成年人的声线低沉而又磁性,他用着那种淡然的声调一字一句的将这些吐出,看着背脊挺直的长发青年逐渐皱紧了自己的眉心,看着他略微弯下了自己的背脊。

 

“你表现的太冷静了,渚。我不能不怕。”暗翼摊开手冲着人露出了一个明朗的笑容“恢复的记忆在动摇我的意志,我需要东西来修补,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

 

阖上双目,森蚺抬起的手捏动着自己的眉心,掩藏的表情让人看不真切,然而从对方嘴角那抹露出的弧度仍可窥探几分对方的心情。

 

“对。”

 

他放下的手插回了衣兜,微弯的背脊重新挺的笔直,森蚺平和的笑容和零星记忆中的某处蓦地重合到了一起。

 

“我不会让你失望。”

 

【你从来都不会让我失望。】

 

同样的声音不同的话语,记忆中的森蚺是对谁说出了这句话?得到了满意答复的暗翼反而拧起了眉头,一瞬间蹿过心脉的疼痛让人疑惑。森蚺没有管暗翼的表现,反正在对方记忆没有搭对线之前,什么奇怪反应都不足为奇。

 

已经习惯了暗翼这种每天都不吃药行为的森蚺迈开了离开的步子,有些事情让暗翼自己去想比较好,他留下来或许还会增加对方的混乱。而背倚树干的青年似乎是还没有从突然迸出的混乱脱离,暗翼没有对森蚺的离去做出一丝一毫的反应,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

 

“对了。”

 

走出了一些距离的森蚺突然停下了脚步,背对着的两个人都没有办法看清楚对方的表情是什么,或许这也是长发青年选择在这个位置停下的原因。毕竟,他在暗翼面前,有的时候也是挺藏不住情绪的。

 

放心大胆的背对着某个前科不良的赤发青年,森蚺没有再用名为平和的面具掩饰的笑容中满含着怀念与说不清道不明的的落寞。

 

“你说的那句话,不是浅野说的。”

 

没有再做出其他的注解,留下背后的暗翼与这句意味不明的话,森蚺加快了下山的脚步。垂下的额发掩盖住了染上阴影的暗金色眼眸,倚靠着树干的赤发青年缓缓的扯开了嘴角,衣兜中收紧的手掌发出了骨骼碰撞的响动。直到长发青年的脚步踏出这座山的范围,直到潮田渚也离开了E班的校舍,站立在树荫下的暗翼依旧没有挪动自己的脚步。

 

 

 

【小剧场】

 

浅野:为什么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才会出现在台词里?我的存在意义就是躺枪吗?

 

百崖:不,你的意义其实更偏向承接上下文。

 

浅野:……你怎么没和他们几个去吃饭?留在这里这么碍眼。【会长对策划的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百崖:我也想【策划搓着手,面上的表情十分的委婉】可是怕我乱写就扔我回来和你作伴了。

 

浅野:你活该被嫌弃。

 

百崖:……【怪我咯?】

 

 


评论(11)
热度(84)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