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夙愿⑦

夙愿⑦——天道好轮回

 

 

[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的决定对小渚来讲意味着什么?]

 

[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清楚,不需要你来提醒。而且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时间不多,相应的,留给你们时间也不多。]

 

[别打着为了他好的旗号来做这种混蛋的决定赤羽业!你当你是潮田渚的救世主吗?他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他不需要你来为他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是不是救世主我不知道,但是现阶段而言,我的选择对渚,对我自己而言都是最好的。]

 

[……我对你的不要脸程度感到了全新程度的震惊。真的赤羽业,我以为你只是自大,没想到你竟然还能这么不要脸。]

 

[话别这么尖刻中村,这会让我怀疑你对渚图谋不轨。]

 

[要点脸赤羽业,我还没掉价到和一个男人抢男人。]

 

[所以你瞧,你和渚的关系只是停留在同事和曾经的同学上面。我们之间事情不需要你们来做出评判,除非你可以说服我,中村。不然就安静的执行。]

 

[……如果你不是我老板我一定会用力给你一巴掌。]

 

[真是难得啊,中村小姐终于记起来我是你的老板了?]

 

[你太自以为是了,赤羽业。要不要打个赌?]

 

[嗯哼?]

 

[你那些美好的想法一个都不会实现,事情不会按照你的想法走。]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只能说,渚他比我想象中的,要优秀的多。]

 

————

 

赤羽业的心情有些复杂,在这个把所有人坑的都挺惨的计划开始之前,他和中村莉樱曾经有过一次非常友好的交谈,虽然最后有点不欢而散的意味但是赤羽业依旧坚信着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而现在看着坐在他书房中,用着一脸似笑非神情看着他的中村莉樱,赤羽业由衷的觉得对方一定是来嘲笑他的。至于他们两个为什么会坐在书房一脸欠抽的表情相顾无言,这还要从半个小时前说起。

 

去医院的检查结果初步来看还是可以令人放心的,不过具体的结果还要明天才能拿到。松了一口气的潮田渚冲着竹林道谢后就拉着赤羽业离开了,赤羽业敏锐的察觉到,竹林孝太郎在他们离开时看他们的眼神……怎么看怎么意味深长难以言说。

 

而事实也证明,赤羽业的感觉一向是准的令人发指。看着转着钥匙坐在自家客厅沙发上的金发女子,赤羽业觉得背对着他的潮田渚腿肚子都要抽筋了。

 

[中、中村?]潮田渚的声音充满了心虚的色彩。

 

被叫了名字的中村莉樱小姐偏着头,碧色的眼眸满是兴致的绕着无措干笑的潮田渚和一脸看情敌表情的赤羽业打转。

 

[哟,醒了?]

 

[……嗯。]手里抓着档案袋的潮田渚先生下意识的挪了挪脚步,把身后的赤羽业让了出来。

 

对此赤羽业先生表示,小渚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中村你私闯民宅就是为了来说这种废话?]

 

还记着同谋小伙伴坑了自己的赤羽业扯起了一个讽刺的弧度,上前几步开启了嘲讽模式。

 

[我就说小渚你现在的胆子怎么这么大了,连会议都敢逃了。]中村站起身,随手抹平了裙子上的褶皱[还有,赤羽业你搞错了,我可不是私闯民宅。]绕出了沙发区域的中村莉樱小姐将手上的钥匙挂在手指上戳到赤羽业眼前晃了晃。

 

[这可是小渚亲手给我的钥匙。]

 

仍然没有挪出战火范围的潮田渚觉得,他今天大概是死定了。蓝发青年都没敢把视线投向那边对峙的两个人,脑袋一偏直接看着窗户外面当自己什么都没听着与不存在。

 

[虽然赤羽业醒了这件事情值得高兴,不过潮田渚你也是长本事了。]

 

没忘记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中村小姐逮住了降低存在感继续挪的潮田渚,后者在两个人的视线下肉眼可见的哆嗦了一下。

 

[电话不接留言不回,竹林的转达也直接忽略过去了是吧?]

 

[等等!我没接到电话和留言啊!]潮田渚有些惊讶的扭回头看着中村[竹林他也没转…达……]隐约的,蓝发青年似乎回忆起,昨天打电话的时候,竹林确实有提过会议的事情。

 

……要完……

 

[想起来了?]中村莉樱小姐单手掐着腰,似笑非笑的瞅得潮田渚开始冒冷汗,眼里面是满满的——编,继续编。

 

[……]潮田渚笑的苦极了。

 

[电话和留言渚确实没收到。]本来应该当着背景的赤羽业突然开口说到,靠在沙发背上的赤发青年满不在乎的掏了掏耳朵[昨天渚出去买菜的时候我嫌吵,都屏蔽了。]

 

屏蔽了!?眼瞅着奔三十岁去的潮田渚先生难得的露出了怔愣的表情。

 

[……]中村小姐斜瞥了赤羽业,金发的女子觉得,这个男人的任性程度似乎是达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逃了会议中村莉樱自然是不会放过潮田渚,不过比起追究这个人逃避了重要会议,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被关在书房外的潮田渚就显得不是那么显眼。

 

举着手里到底是没递进去的档案袋,摸着差点被摔上的门砸到的鼻子,潮田渚先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又不是他屏蔽的……

 

被里面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做了隔离处理的潮田渚先生站在门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时隔三年里面那两个人想必也有很多的话要说。计划定下了总要收个反馈不是。早就进化为切开黑的E班情报官毫无心理负担的扔下了里面的两个人转身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了。

 

进到书房里面的两个人一反常态的没有立刻进入对掐状态,反而是坐在了书桌两边相顾无言,二人的神情依旧是固有的傲意,但眼底却是满盈的复杂之色。面对面,两个人瞅着对方干瞪眼不说话。

 

或许是觉得这个行为实在是太蠢了,在经历的长达半个小时的对视之后,中村莉樱终于挪开了眼神,抬起手揉着自己的眉心。

 

[还没恭喜你康复。]靠着椅背的金发女子缓缓的叹出了积压在心口多年的那口浊气[说句实在话赤羽业,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你还能这么一脸欠揍表情的坐在我的对面。]

 

[除了潮田渚,没有人对你的康复抱有信心。你当初能活着下手术台我都觉得是你上辈子积德。]

 

中村的话没有动摇赤羽业平静的神情,赤发青年暗金色的眼眸中涌动着不知名的情绪。

 

[可我还是康复了。]他这样说道。

 

[是啊,你康复了。]中村莉樱看着这样的赤羽业,嘴角那抹讽刺的弧度越发的拉大[建立在差点让潮田渚崩溃的基础上,建立在潮田渚差点把自己玩儿坏的基础上。你真的应该感谢你的全职护工潮田渚,要是没有他近乎忽略他自己的照料和工作,你赤羽业现在能不能坐在这里和我两看不顺眼都是一个未知数!]

 

没有答话,赤羽业锐利的视线直直的戳到了中村的身上,后者顶着那股锋锐的几乎刮疼她皮肤的视线露出了畅快的笑容。

 

[怎么?这个决定是你做的,最后的结果还不让我说了?]中村莉樱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嗤笑[作为你当初决定的参与者和监督人,我这是在向你传达这个决定的后续以及我对你失算的嘲笑之情。]

 

[我早就说过了赤羽业,事情不会永远都向你想的地方发展!]

 

[你来就是为了嘲笑我的失算?]被中村讽刺的一堆的赤羽业露出了一个极为嘲讽的笑容[需要我来提醒你,是谁没有控制住自己将计划提前告诉了渚的吗?]

 

[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没有资格在我眼前指责我的过失!]

 

[是我说的又怎么样?]中村大方的承认了赤羽业的指控,言语间充满了对赤发男人的不屑情绪[难道我要像你计划的那样对潮田渚不管不问保持距离,看着小渚一步一步的为了你的隐瞒而将自己玩儿没了!?]

 

[得了吧赤羽业,那时候你是躺在床上。要是你在我的位置上,你不直接倒戈为虎作伥就不错了!]

 

[我相信渚能挺过去,事实证明他也挺过来了。]

 

赤羽业平静面容的近乎冷硬,然而他说出的话效果却不亚于火星,几乎是瞬间就点燃了中村这三年来为这对熊情侣操那份心时所遗留下来的怨气。

 

[挺过来了?]中村觉得自己胸口那口气几乎要炸开,近乎是下意识的露出一抹讽刺笑意的金发女子语气轻柔的反问着眼前的人[赤羽业,你的信任真是可怕。我真为小渚感到庆幸他有足够的坚韧意志来担负你这种不问过程的扭曲信任!]

 

[需要我提供小渚在得知你消息之后的具体情况发展吗?]

 

[你可以闭上你的嘴,中村。]

 

眉梢微挑,赤羽业毫不客气的传达了希望中村闭嘴的意愿。不过作为被警告的人,中村莉樱小姐完全没有住口的意思。

 

[他在你的手术室外面戳了十几个小时,你的手术有多长,他就呆了多久。]

 

[……]赤羽业出声的动作卡了壳。

 

[你真该看看你的政敌被小渚无差别报复时的情景,那可是连你最厌烦的防卫省都被他一个人搅合的天翻地覆啊,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小渚的攻击性竟然能达到那种地步。]中村满意的看着对面那人抿紧了双唇的动作[要不是最后因为你还需要照顾这种理由,他早就被乌间老师射杀了。]

 

[乌间老师不会。]几乎是立刻,赤羽业就反驳了中村的话语。赤羽业向来自负,所以对于自己的合伙人,他也是给予了基本的肯定。

 

[乌间老师当然不会,但是一个疯了的杀手留下来对我们,对所有人都是一种威胁。]中村轻笑着,似是在讽刺赤羽业的天真[那种时候,不是会不会,而是根本没有选择。]

 

[你说这些又能如何?]赤羽业垂下视线看着自己的掌纹[我看重的是这一切之后的结果。除了一些小意外,这些都还在我的计划内发展。]

 

[我不想管你那些见鬼的决定到底是否正确!]中村毫不客气的一掌拍上了面前的书桌面,碧色的眼眸中锋芒逼人[赤羽业,我和你说这些只是要告诉你,下次做决定的时候走走心!不要想当然的就做了决定!订了计划!!]

 

[你错估的很少,但却是最致命的!]

 

[你把你自己对于潮田渚的重要性看的太轻!你也把潮田渚的承受力看的太重!]

 

[我知道……]

 

[你不知道!!]中村将从包中掏出的档案袋砸在了桌子上[你根本不知道!潮田渚的一切坚持都是有前提的!包括他的承受力!]

 

[说够了吗?]

 

[你!]

 

[我什么?]蓦地抬起双眸,暗金色的眼底是一片让人心惊的汹涌暗芒[这些我会不知道?中村你别搞错了,和渚一起这么多年的是我!不是你们!]

 

[我知道赤羽业这个人对潮田渚而言是什么有多重要,因为这一切都是相等的!]赤羽业握紧了座椅的扶手略微前倾了身体,紧绷的身体形同将要挥出利爪的猎豹[我知道我对他的影响力!所以我相信渚能挺过来!潮田渚从来都没有让赤羽业失望过!从来没有!!]

 

赤发青年的眼中闪烁着近乎偏执的信任与光辉,这样可以称之为疯狂的神色如同冰水一般当头罩下,将中村沸腾的情绪浇的一丝火星不剩。

 

[过程再痛苦又能怎么样?中村……]青年阖上了双眸,靠回了椅背,出口言语有着清晰可查的悔恨与坚定[在看见渚的眼睛的时候……我就后悔了……]

 

赤羽业的笑容满是嘲意,中村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嘲讽他的决定,还是在嘲讽他自己。

 

[可是哪怕再来一次,我也一样会这样选择。你说得对中村,我确实是一个偏执狂,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结果,过程…这种咬咬牙就过去的词,没有再去回忆的必要!!]

 

你的性格还可以更糟一点的赤羽业!!中村捂着自己额头,一点都不想再去看那个死不悔改的人。

 

[赤羽业。]中村扯出了一个漂亮的假笑[如果你哪天被小渚赶出去睡大街我绝对不会惊讶!]

 

[有空关心我会不会睡大街还不如关心关心你自己,年近三十还没有找到对象的中村莉樱小姐。]回以对方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假笑,在戳人痛处这件事情上赤羽业向来不会手软[你已经是大龄女青年了。]

 

[真不好意思,我来这里的另一件事情恰好和你说的这个有关。]金发女子从容的站起了身,将从包中抽出的一封白色的请柬扔在了赤羽业眼前的档案袋上[没想到你竟然在这个时候醒了,所以只有一份。记得来啊,赤羽业先生,别忘了带上小渚,平时他不参加集体活动也就算了,这次再不参加我不会饶了他的。]

 

撇下这句话,中村莉樱直接拎着自己的包开门走人了,那副轻松从容的样子好像之前的争吵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赤羽业瞅瞅那封白的碍眼的请柬,还是伸出手将它拿了起来展开。

 

——

 

潮田渚先生:

 

本月29号下午1时将会在×××—××—×××举办浅野学秀先生&中村莉樱小姐的婚宴。

 

——恭请

 

光临

 

PS:可携伴参加

 

——

 

默默的合上了手中的请柬——这请柬还不是给他的!——再抬起头的时候赤羽业脸上是差点具现化的懵逼二字——卧槽,这俩人怎么搞到一起去的!?

 

他最不想看见的两个人凑到了一起,今天大概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消息了。不高兴的赤羽业先生认真的思考着现在把中村莉樱开除的具体可能。

 

难道他真的要成最晚结婚的那个了!?


评论(3)
热度(44)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