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44

师徒小憩

那么现在,要做我的学徒吗?

 

 

如果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还有得改变,森蚺老师绝对会选择将自己因为愤怒而提高的声音收回顺便把暗翼踹出E班的校舍。那混蛋大概不会理解自己顶着整个教室的注目礼等在门口是有多亚历山大!!

 

森蚺老师觉得自己心里苦啊。

 

“那个…老师?”戳在自家老师身边的潮田渚少年瞅瞅老师,又瞧了瞧刚才绝对是犯事了的赤羽业成年版后,伸出手扯了扯森蚺的袖子“您带暗翼先生过来是……?”

 

看着想要安抚自己的学生,十几分钟前刚炸完毛的森蚺老师终于克制住自己心中那种暴躁的冲动,勉为其难的施舍给了识相的当着背景板的暗翼一个眼神。

 

“那是你们下个阶段的老师。”

 

啥玩应?!扯着自家老师衣袖的潮田渚少年直接僵在了那里,那张凝固住的脸上是满满的【你一定是在开玩笑】这种潜台词。至于赤羽业的表情……真的很抱歉,鉴于赤羽业曾经想要单刷暗翼的前科,E班好搭档的代表人物潮田渚同学是真的没敢回头看着对方是个什么脸色。

 

真的不会出人命吗!蓝发少年对于自家老师的用意不信任极了。

 

“确切的说,暗翼是赤羽业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单独导师,同时他也负责对你们的徒手格斗技巧进行提升训练。”涉及到自己的工作时哪怕再气,森蚺也拿出了自己认真负责的专业素质“通过这次的期中测评我也差不多了解了你们的协作作战已经到了哪种地步。可以说,你们的默契确实是已经达到了一个稳定的高峰,再凑在一起配合训练恐怕也得不到多少提升,接下来的训练重心,是你们的个人素质提升。”

 

“如果是那样的话森蚺老师你一样可以教导们两个人吧。”脸色有些沉的赤羽业不出所料的开口反对了森蚺的安排“没必要让多余的人来教导我。”

 

多余的人……暗翼略微眯起了暗金色的眼眸打量着浑身散发着【我拒绝】、【我抗议】、【我就不做】气息的红发少年。臭小子,还真敢说啊。

 

“不是我不想教导你,而是比起我,暗翼显然更适合对你做出指导。”料到赤羽业会有这种反应的森蚺好脾气的解释着“别否认,我观察了你这么久,你和暗翼的风格非常接近,所以由同是更偏向正面的暗翼来教导你也是应该的。”

 

“这也是为了你可以有更大的提升。”森蚺嘴角的笑容在赤羽业看来要多刺眼就有多刺眼“怎么,赤羽业同学你已经自信到连力量的提升也不屑了吗?”

 

赤羽业的神色随着森蚺说出的话语越来越沉,对方散发的低气压哪怕是背对着他的潮田渚都能清楚的感觉得到。蓝发少年就站在森蚺的身前,心惊胆战的听着自家老师每日嘲讽自家搭档的日常,然后再次陷入了劝谁都不是的纠结境地。

 

“我可以去找乌间老师,不需要他。”赤羽业少年不排斥提升,但是向森蚺摆明了就是不想接受暗翼教导的态度。

 

谁都行,哪怕那只章鱼也无所谓,只有这个男人不行!15岁的赤羽业少年将对未来自己的嫌弃之情表达了一个淋漓尽致。

 

瞅着这样的赤羽业,森蚺虽然不头疼但是也感到对方那不配合态度所带来的为难。不论什么时候,固执的赤羽业总是那么不好处理的存在。暗自感叹自己给自己找事做的森蚺叹了一口,想要继续和红蓝组中的那位红发小朋友讲道理,不过他刚一开口就被一直当着背景板的暗翼给打断了。

 

“小朋友,我想你搞错了一点。”赤发青年挑着眉梢看着摆出抗议态度的少年,笑容满含讽刺意味的暗翼先生的措辞也如赤羽业一般毫不客气,森蚺清楚的看见在暗翼开口时,赤羽业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这件事情上你并没有决定权,你只需要接到这个通知然后执行就够了。”

 

“我很高兴你不喜欢我,刚好,我也很不喜欢你们。”

 

“暗翼!”森蚺拧着眉头扭头瞅了暗翼一眼,眼神中蕴含着让他闭嘴的意思。

 

“真巧,既然我们都不喜欢对方,你也没必要来遭这个罪。”赤羽业扯着嘴角冷笑出声,阴沉的脸色转变成了充满傲气的不屑“还是说你特别喜欢自虐?”

 

“等、业君你别!”感到一丝不妙气息的潮田渚连忙转身想要制止赤羽业接下来的挑衅。

 

“安静。”暗翼伸出手直接按在了潮田渚的头顶迫使着少年闭嘴,看着红发少年的神情也是固有的傲慢凌人“真抱歉,自虐这种爱好除了你们亲爱的森蚺老师之外大概没人会有。”躺枪的长发青年满含凉意的斜瞥了暗翼一眼“这只是一个交易而已,作为一个信誉良好的赌徒,遵守交易是种美德。你这样思想觉悟还没达到及格线的小朋友自然是不会理解这种美德。”

 

“你接受,我们自然相安无事,你不接受也无所谓。”赤发青年上前几步走到了赤羽业的跟前,略微弯腰将自己的视线和对方的持平,两双相似的眼眸相对而视“只不过是多了武力胁迫这步而已,不需要多麻烦。”

 

修罗场是个什么状态潮田渚不知道,不过少年觉得,修罗场再可怕,大概也没有眼前这种局面更糟糕。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上前一步的蓝发少年刚伸出手就被身后的人按住了肩膀,少年回头看着低头看着他的实践课教师有些不知所措。看着有些无措也有些慌张的少年,森蚺只是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对方不要插手。

 

得到这个示意的少年虽然不安,但是出于对自己老师的信赖以及心中那点说不明道不清的对赤羽业的信任,抿着双唇的潮田渚还是收回手,和森蚺一样静静的看着教室中那两个在对峙的人。

 

“你未免太有信心了,老头子。”面带轻笑,赤羽业语气轻快的嘲讽着对方的年纪“可别闪到你的腰。”

 

“信心过剩的是你,小朋友。”被那样称呼的暗翼非但没有生气,嘴角的笑意反而还加深了几分“我的腰会不会闪到我不知道,不过你的腿多半是保不住了。”

 

“大言不惭。”赤羽业嗤笑出声。

 

“彼此彼此。”暗翼非常谦虚。

 

[老师,这个真的不会有有问题吗!]作为围观群众,潮田渚还是没能安抚住自己那颗有些慌张的内心。不敢出声的少年扭头扯着森蚺的衣袖,用眼神向实践课教师求助。

 

[……放心,不会真的把腿打折的。]瞅着可怜兮兮的瞅着自己的小个子,森蚺老师沉吟几秒,认真的用眼神安抚了对方。

 

老师你就不能靠点谱吗!!!潮田渚少年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自家老师,而后绝望的移开了视线。他大概不能在这种事情上相信未来的自己。蓝发少年糟心的思考如何阻止这场看上去毫无意义可言的掐架,顺便在心中的小房间中啜泣着。

 

虽然潮田渚少年与自家搭档在日常相处的时候真的有点像一个担心自家孩子乱闯祸的苦逼家长一样,但是他家熊孩子要是真的闹出事,他也确实是没办法阻止,甚至于会更苦逼的被牵扯进来被支使着跑腿。这次也不例外。

 

小个子少年几乎是崩溃的看着大小两个赤羽业干脆利落的做了手上见真章的决定,他连个阻止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森蚺捂住嘴按着肩留在了教室里。

 

“注意分寸。”这是那两个人出去时,森蚺老师面带温和笑容的嘱托。

 

少年觉得,那个嘱托真的是……用接地气一点的话来讲,真的是一毛钱用处都没有!

 

“放心吧,暗翼有分寸的。”比起忧心忡忡的潮田渚,森蚺就显得冷静多了,捡了个位置坐的实践课教师还伸手招呼依旧戳在那里的潮田渚过来“别站着了,坐一会儿他们大概就回来了。”

 

对于没有担心暗翼真的闪到腰这种后顾之忧的森蚺,潮田渚真的是没脾气了。蓝发少年有些丧气的响应了自家老师的号召坐在了他的对面散发着纠结的气息。

 

“好了,别操心。”森蚺好笑的伸出手揉着少年的发顶“这是个过程,他们两个,总要有一个人需要暂时服软才行。”

 

“……我只是不懂,一定要这样吗?”潮田渚有点低落的扯了扯嘴角“明明可以和平相处的啊。”

 

“渚,你应该也知道,赤羽业对暗翼的不满已经积攒了不少了。”覆在少年发顶的手轻轻的揉动着“有些东西,要发泄出来才行,憋着不是好事。”

 

“可是业君他……”

 

“好了,你要相信你的搭档。”森蚺的手用力按了两下“赤羽业有那个能力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我不是不信业君。”被力道压的略微低头的少年的声音有些闷“我是担心暗翼先生对业君他……您也知道的吧,他不喜欢我们,甚至于还动过杀意。”

 

原来问题是在这里吗?被告知这个症结的森蚺哑然失笑。

 

“听着渚,我知道暗翼上次是吓到你了。”森蚺的手从少年的头顶挪了下来,转而抬起了对方的脸和自己对视,察觉到少年想要反驳,长发青年抬起另一只手竖起一根手指立在了唇边“嘘,别反驳,我说过,你在我面前没有必要掩饰。”

 

小个子看着眼前的人,最终将视线瞥向了别处,默认了。

 

“我知道暗翼在你眼中一直都很不友好,这我无法反驳,毕竟那是已经存在的事实。但是渚,相信我。”成年人的手掌拍了拍少年的面颊“暗翼做出了承诺,他就不会违约,至少在这件事上,他没有违约必要。”

 

“他会认真的教导赤羽业,哪怕他不喜欢,但他也会守诺。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

 

“最了解的赤羽业的,现阶段恐怕也只有暗翼了。”

 

“最合适的,才能给赤羽业最大的提升。”

 

“明白吗?”

 

听着眼前青年认真的解释,撇开视线看向别处的蓝发少年沉默半晌后,闷闷的应了。

 

“嗯。”

 

“我知道你还是担心,等他们两个回来就可以证明我说的是对是错了。”森蚺轻笑一声,收回了手拄在了桌面上“我留你下来也不是讨论他们两个的,我有话问你。”

 

“诶?”还有点走神的潮田渚听到这句,不禁睁大了双眼瞅向了坐在对面的森蚺。

 

“和鹰冈明的对决,有没有什么感觉?”

 

实践课教师的这个问题一出,本来还有点惊讶的潮田渚顿时沉默下来,湖蓝色的眼球不自然的来回转动着。看着少年这副样子,森蚺了然的勾起了一个笑容。

 

看样子是自己察觉了,也不辜负他这么长时间的教导。

 

“看你的样子,大概也察觉到自己的异样了吧。”

 

少年不自觉的咬着下唇,看上去有些低沉。

 

“嗯……我知道。”潮田渚的声音干涩,不复平日的温和“我虽然说是…按说的做、我的意思是,我虽然和他们说是按照乌间老师的意思来做,计划好以及用非常认真的态度来做而已。可是……”

 

蓝发少年扯着嘴角,像是想要露出一个笑容来。

 

“可是自己知道,不是什么尽全力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想……我是真的,我当时是真的、认真的想要杀死鹰冈老师……”潮田渚的双唇不自然的微颤“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可是我没有害怕,我当时没有害怕…也、没有犹豫。”

 

“这不是什么巧合……我对自己解释不了,老师。”少年抬起头,无措的看着眼前的青年“我骗不了我自己,我没办法骗自己……我……”我真的、差一点就成了刽子手。

 

“渚,别怕。”森蚺眉头微蹙,抬手安抚般的按在了少年的肩膀上“别害怕,别对你自己产生恐惧。你听我说,这样的反应不是什么不可控的糟糕事情。”年长者的手掌捏了捏少年人的肩“我承认,这是一种很危险的天赋,但不是不可控制的本能。”

 

“……可控?”小个子不放心的重复着。

 

“可控。”认真的,肯定的答复。

 

“……您会教我的,是吗。”少年的看着森蚺的神情中带着点执拗。

 

“当然。”看着情绪稳定了一些的少年,森蚺的眉头舒展开来“不然我也不会问你,要不要成为我的学徒。”

 

“我也是‘潮田渚’,我们之间或许会有不同,但是有些最基本的东西还是共通的。”森蚺的拳头抵在了潮田渚的心口“我们的天赋,是一样的。”或许没有你更纯粹,但是我们的暗杀天赋是毋庸置疑的相仿。

 

“所以…这也是……您一直教导我的原因?”潮田渚并不笨,有些关节只要给了线索,他自然可以想通。实践课教师为何对于他总是特别关注,他总算是在今天彻底想通了。

 

“是啊。”青年笑的很温柔“不能让‘自己’因为天赋走了歪路不是,毕竟已经有个反面典型了。”森蚺面上的笑容渐淡,同时也染上了几分怀念“更何况,我也希望……能找到一个传承者来继承我曾经在我的导师那里所学到过的东西。”

 

这样的传承,也是他能缅怀逝去的导师,留住导师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的唯一办法。

 

“你已经知道了原因,我的提议也希望你可以认真的考虑。”

 

森蚺的看着潮田渚的眼神诚恳而又认真。

 

“要成为,我的学徒吗?”

 

潮田渚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长发青年,看着对方眼中的坦荡,感受着年长者眼底的期盼与缅怀。蓦地,少年人在年长者惊讶的视线中笑了出来。

 

“我做。”

 

蓝发少年是这样回答的。

 

“我答应,成为您的学徒。”

 

 

 

【小剧场】

 

在上一场围观了个爽的红蓝组少年们在本章中毫不意外的被策划坑了一下。一边一个,各自上演着自己的修罗场。

 

[那个……百崖先生?他们不会真的动手吧……]完成了与森蚺对手戏的潮田渚少年抱着自己的外套,有点忧心的向策划求证着。

 

[应该不会吧。]叼着鸡腿骨的策划含糊不清的回答着[放心,腿肯定不会断。]

 

[你都多大人了,别吓唬小孩子。]温和无奈的声音从背后冒了出来。

 

还没等策划反应过来转身发扬痴汉本质,后脑勺的一记重击就让叼着骨头的策划呛了个好歹。直接忽视了捂着喉咙四处找水的策划,已经穿好大衣的森蚺老师伸手牵过了蓝发少年的手腕带着人向外走。

 

[别理百崖,业刚才打电话给我了,他和赤羽业已经在外面订好了位子,咱们结束之后直接去。]

 

[诶?]被老师牵着的少年惊讶的睁大了双眸[可是妈妈……]顾家的好孩子潮田渚从来都不会忘记他的家人。

 

[都在。]将潮田渚推出门的森蚺说到。

 

[什么?]小个子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的母亲,还有赤羽业的家长都在。]快走两步打开了车门的长发青年看着惊讶的站在原地的潮田渚[这顿饭是一起的。]

 

[可、可是!!]可是我完全没有做好见家长的准备啊!!!潮田渚少年觉得自己的心情是崩溃的。

 

[没有可是。]长发青年难得强硬的忽略了潮田渚的意见[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我会在车上告诉你,放心吧。]

 

[老师你等一下啊!!]潮田渚撑着车门死活不肯进去[这是不是太仓促了!!!]

 

[赤羽业已经计划半年了,有什么仓促的。]完全没有把潮田渚那点力气放在心上的森蚺老师干脆利落的将人塞进了车里关上门[按照他的计划,你人到就可以了,剩下的他负责。]

 

所以你们又是在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知情的情况下坑了我!?在被森蚺老师的座驾拉走的前一秒,潮田渚少年苦着一张脸,心中异常的憋闷。

 

#每次有计划都不带着自己玩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_(:з」∠)_#

============================================

零点跨年更新!大家新年快乐!希望在新的一年可以再业渚的tag下看到更多的粮QvQ

大家么么哒!

评论(18)
热度(69)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