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42

风波终定

论红蓝组的语言攻击能力

 

 

“好了!到此为止!”

 

杀老师的声音打破了场上的寂静,最先反应过来的E班班主任已经蹿到了蓝发少年的身边将少年手中的匕首卸了下来。

 

“事情到此,胜负已经见分晓了吧,乌间老师。”黄色的大章鱼边说边把泛着寒芒的匕首塞进嘴中嚼的‘嘎吧’‘嘎吧’作响,样子像极了E班少年们平日里吃饼干的样子“真是的,让自己的学生用真的匕首可不是一个教师应该做的啊!万一出了事该怎么收场!”

 

“嘛,杀老师你冷静啊……”潮田渚松开还处在僵硬呆愣状态的鹰冈明站起身,如同往日一样好脾气的劝说班主任暂时冷静下来。

 

呵,要是真到了会出事的局面,你早就乱入救场了吧。在场的成年人们一脸【早就看透你了】的表情在心中腹诽着杀老师的碎碎念。

 

“好了好了,这不是都没事了吗。你这章鱼就安静点吧。”难得的,比琪一巴掌拍在了杀老师的后背让其闭嘴。

 

那‘啪’的一声极为响亮。

 

“忸啊!可是!”

 

“别可是了!闭嘴!”

 

“话又说回来,小渚你这次还真是厉害!”矶贝站在旁边看着正在被杉野蹂躏头发的少年“居然真的能下狠心去挥刀啊,那可是真人!”

 

“也没有吧……”潮田渚满脸苦笑,少年的左手肘抵着杉野的胸口阻止对方蹂躏他头发的动作,右手奋力反抗着中村对他的上下其手“我只是按照乌间老师的话去做了而已,还有那些平时和业君的练习以及森蚺老师的教导都在那时候想到了。”

 

“鹰冈老师那么强,不认真根本做不到啊。”

 

“那也很厉害了。”前原凑近了已经快要被中村镇压住的潮田渚,顺手在少年的脸上来了一巴掌,而后在少年【前原你打我做什么!!】的惊叫背景音中捏住了自己的下巴“只是有点感觉不可思议而已,小渚你不要那么惊讶嘛。”

 

“你是打人的你当然不会惊讶!”经过森蚺这段时间以来的教导,潮田少年总算是学会将心中的腹诽反击说出口了。

 

“别那么小气嘛!”前原直接挤开了杉野霸占了潮田渚身边的位置,然后如同帮凶一般伸出手固定住了少年正在挣扎的身体,帮助中村镇压了少年的反抗“这也算是感谢啊!刚才那局真的是太解气了!”

 

“我一点都不想要这种感谢、中村同学你不要再摸了!!!!”战胜了强敌的蓝发少年一如往日一般心情疲累。

 

老师!业君!快来救我啊!!!草食系少年在强权的手臂之下苦苦挣扎,心中憋屈的都快飙泪了。

 

“我这是在检查。”中村莉樱女王大人神情正直一本正经的继续对着小个子上下其手,前原的到来简直就是如虎添翼“看看你有没有被掉包什么的。刚才居然可以笑着挥刀,抓着那胖子说什么‘抓到你了’。诶哟,没看出来嘛,小渚你竟然也是肉食系猛兽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哟。”

 

少女那嘚瑟的尾音深得班主任大人的真传。

 

“才没有这种事!中村同学拜托你快住手吧!!!”业君救命啊!!!被中村的说辞弄的羞红了脸的小个子少年在心中呼叫着他最信任的搭档求救。

 

“你们都可以了,放开吧。”

 

终于,总算回神了的赤羽业终于以英雄之姿在他家小个子被欺负哭之前站到了潮田渚的身边,手肘击打前原的胸口将人迫开【前原背景音:赤羽业你下手轻点啊!要青了!!】,然后直接伸手将潮田渚用力扯进了怀里远离了中村的魔爪范围。自觉脱离了危险境地的潮田渚差点就要在赤羽业的怀里飙泪了。

 

赤羽业垂下视线看着他搭档的发顶,又似笑非笑的瞄了一眼满脸意犹未尽之色的中村莉樱。心中约莫着潮田渚大概快要把中村当成女魔头了吧。

 

“别欺负渚君不还手啊。”

 

“赤羽业你护妻狂魔病又犯了是吗。”拍着自己身上的尘土,中村莉樱大小姐施舍给了赤羽业骑士一个眼神。嘴里说出的词让赤羽业和潮田渚这对搭档的神情顿时添了几分扭曲。

 

“中村你闭嘴。”赤羽业坚定的拒绝着中村再吐出什么惊人词语的可能性。

 

“我拒绝,太没面子了。”我就不,你打我啊。手中匕首掩口,中村碧色的双眸中满是揶揄之色,嘴角露出的笑容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

 

“……”

 

赤羽业瞅着中村眯起了暗金色的眼眸,揽着人的手臂下意识的收紧了几分。对于这个动作,潮田渚少年像只被抱在怀里的幼犬一般挣动了几下刷了刷自己的存在感。

 

你们开撕之前先把我放下了行吗QAQ。没忍住,潮田渚终于在心中留下了悲伤的泪水,蓝发少年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你早就知道了是吗。”站在人群外围看着里面胡闹的一群少年,乌间突然开口说到“潮田渚的这份才能,你早就清楚了。”男人转头看着不知何时站到了他身边的长发青年。

 

被问及的人略微偏头看着神色严肃的乌间,而后挑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浅笑。

 

“当然,毕竟是我自己。”森蚺大方的承认了自己对于潮田渚才能的知晓“上次的练习后,你也应该有所察觉了吧,乌间老师。”

 

“那份属于他的,可以做到锋芒毕露的杀意。”

 

“……只是没想到那么深罢了。”指尖敲着自己的腿侧,乌间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评判,这份才能对他本人而言……有你做先例,我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耿直的乌间老师今日也将直言不讳发挥了个淋漓尽致。嘴角笑容一僵,森蚺老师在旁边暗翼那满含揶揄笑意的眼神下默默的咽下了自己心头的一口老血。再能言善辩扭曲事实【并不】的人碰上如此正直的存在也会有被噎到的时候,森蚺大抵就是如此。

 

“咳,其实我并不是……”

 

“忸啊,这么犹犹豫豫的可一点都不想乌间老师您的作风啊。”大章鱼再次暗搓搓的从乌间的身后摸了出来,那嘚瑟的声音当时就惹得乌间沉下了脸色“要不是您刚才那么耿直的呛了森蚺老师,我还觉得您可能会被掉包了呢。”

 

“不行吗!”乌间磨了磨后槽牙。

 

“并没有。”杀老师摇晃着手指,顺便指了指学生的方向“只是为师觉得,渚同学的事情乌间老师你也不用过于担心,我想森蚺老师自然是会引导好他的,对吧。”

 

“……对。”被打断了之前辩解的森蚺无奈的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还是来商讨一下怎么处理鹰冈老师吧。”杀老师指着不知何时站起身,满身暴怒气场的鹰冈明“情况不太妙哟。”

 

“我能申请动手吗。”碍于禁令无法自由动手的森蚺老师认真征询着其他两个教师的意见。

 

“不行。”

 

“不可以哟。”

 

拒绝×2,干脆利落的。

 

暗翼抬手用拳头抵住了嘴轻咳一声算是制止了自己的笑意,上前两步拍上了森蚺的肩膀。

 

“消停点吧,渚。”

 

“暗翼你也可以闭嘴了。”抬手用力,毫不留情的将肩膀上的爪子拍开。

 

先不论这边又幼稚的掐起来的十年组,之前还在相互闹腾的E班少年们看着迫近他们的鹰冈明,大部分人都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高壮的男人愤怒的咆哮着自己的不甘,用语言宣泄着自己轻敌的愤怒,男人叫嚣着要狠狠的折磨将他击败的蓝发少年。还揽着人的赤羽业眸光一利,直接松开了潮田渚向前斜跨一步挡在了他搭档的身前阻拦着鹰冈明凶狠的目光。

 

“真是可笑。”赤羽业挑起的嘴角是嘲弄的弧度,红发少年的气场是少有的锐利严肃“是你提出的决斗,也是你制定的规则,若是真的要你死我活,鹰冈老师你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吗?”护着搭档的少年言辞犀利的和眼前的人呛声。

 

“愿赌服输,事过不悔。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道理,鹰冈老师你难道还需要我们来教你吗!”赤羽业的这张嘴就从来都没有过收敛这种情况“想学的话我建议老师你还是去主校区比较好,毕竟那里的学生智商和教师德行比较适合教导你这样的人。”

 

卧槽好恶毒……矶贝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赤羽业发挥着自己的言语水准将主校区和鹰冈明全都骂了进去。不过听的很爽就是了。E班的学员们在心中默默的暗爽着。

 

“你这小鬼!!”鹰冈明的拳头微微举起,似是要砸向眼前的少年。而面对着鹰冈明的赤羽业也不甘示弱的踏前一步,双目紧锁着眼前的人。

 

一只手蓦地从后面拉住了赤羽业的手臂制止了他的动作,蓝发的少年脚步稳健的从他搭档的身后走出,与其并肩面对着鹰冈明,口中吐出的话语平静坚定。

 

“诚然,您说的没错。”潮田渚不闪不避的与处在暴怒中的高壮男人对视着“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肯定会毫无悬念的输给鹰冈老师你。但是就算如此,有一点我也希望鹰冈老师你可弄清楚。”

 

面对鹰冈明的少年举起了自己的右拳,而后抵住了自己的心口。湖蓝色眼眸中的坚毅,闪耀的足以令人心折。

 

“我们的[班主任]是杀老师,我的[教官]则是乌间老师。在这两点上,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步的!”

 

像是被鼓舞了一般,刚刚还被吓退几步的少年们不由自主的站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压回了自己的畏惧和站在最前面的那对搭档一起,面对着暴怒的男人。

 

“比起硬是装出一副慈父面孔的鹰冈老师,一直贯彻着专业精神的乌间老师才是让我觉得更亲近的存在。”

 

“无论如何,感谢您之前对我们的军事化加强训练。”抵着胸口,蓝发少年对着鹰冈明弯下了腰“不过,还是请您,滚出这所学校!”

 

这是潮田渚第一次在言语上对一个人如此的不客气,不过这倒也让人知道了,小个子在语言攻击上也是一个可以十分犀利的存在。

 

“你这!给脸就自我感觉良好的!臭·小·鬼!!!”不受控制的抬起握紧的拳头,额角暴起的青筋足以证明鹰冈明此时已经要被气炸了。

 

“渚!退后!”

 

一直盯着鹰冈明的赤羽业眼疾手快的扯了潮田渚一把将人往回拉了几步,站稳的两名少年侧身贴紧了对方,几乎同时摆出了防备的姿态。其他人也是被鹰冈这突然要动手的姿态吓的一愣。

 

“这应该算是对一个教师而言最欣慰的瞬间吧,对迷茫的自己给出了肯定的学生,以及与之对应的满分答卷。”杀老师语气轻松的用触手戳了戳已经愣住的乌间的肩膀“对应给出正确答案的学生,乌间老师你不觉得你应该给一些正确的回应吗。”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同时,几秒钟前还处在呆愣状态的乌间惟臣立刻如同离弦的箭一般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忸啊,真是心急啊。”作为挑动者,班主任大人还一本正经的感叹了两句“你说是不是啊,森蚺老师。”

 

“不会,刚好。”森蚺摇了摇头,看着那边事情发展,确切的说是看着红蓝组的暗沉眼眸中晕染着浅浅的笑意。

 

“森蚺老师是会认真的引导、教导渚同学的,是吧。”再一次的,杀老师开口询问了森蚺刚才的问题,语气中是少有的郑重。

 

“是。”愣几秒,森蚺给出了同样郑重的回答。

 

“哪怕乌间老师并不能相信,并且依旧怀疑着你的居心?”

 

“是。”

 

“哪怕…是需要代价的铺路?”

 

“是。”看着远处那场收尾的闹剧,青年的回答依旧坚定的不见丝毫动摇。

 

“忸啊。”杀老师的吐出的音节中带着几许为难,没过几秒,班主任大人终是无奈的用触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既然如此,为师也就只能将渚同学交到森蚺老师你的手里了。”

 

“什么?”扭头怔怔的看着身边的杀老师,长发青年被这话弄的一愣。

 

“难道森蚺老师不是意属渚同学成为你的学徒吗?”

 

杀老师看上去虽然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森蚺愣是觉得自己从那张没有变色的圆脸上看出了【我都懂】这几个字……杀老师你到底懂了什么啊!

 

“虽然为师不是很赞同渚同学过多的接触职业杀手乃至成为某个人的学徒,不过如果是森蚺老师你的话,大概会好好的引导渚同学,并且让他善用自己这份才能的吧。”

 

“……嗯。”实践课教师闷闷的应了。

 

“既然如此,为师也就没有理由阻止了,不是吗。”杀老师拍着青年的肩膀,语调轻快“为师相信森蚺老师你一定会为你的老师与渚同学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的。”

 

“属于教师的迷茫,你斩断的很好哟,森蚺老师。”

 

“多谢……夸奖。”轻轻的呼出胸腔中淤积的浊气,平和的浅笑重新回到了长发青年的嘴角。

 

“这出情景闹剧总算是完了。”

 

瞅着缓步走下台阶的椚丘理事长浅野学峯,站在森蚺身边保持着沉默的暗翼发出了这种难得的感叹。

 

只是……

 

赤发的男人将视线转向了已经走上前去的长发青年。

 

总觉得,这次的事情没那么容易了结啊。

 

 

 

【小剧场】

 

镜像剧组的成员们除了日常的撕逼大战外,也是会坐下来围在一起认真的商讨着剧本和人物形象的,在这个时候,哪怕是不对盘如策划和赤组的二人也会暂时的休战。

 

[锋芒太利]赤羽业搭在膝盖上的指尖不住的敲击着[渚君这场已经完全的带上森蚺的影子了。不客气的说简直就是森蚺的弱化版本。]

 

[我也觉得……]坐在赤羽业身边的潮田渚也拧着眉头[百崖先生,这场不是太符合我的设定。太过锋芒毕露了。]

 

[老师你觉得呢?]策划在剧本上填上了红蓝组的意见,转而看向了还在翻看剧本的十年组成年人们。

 

[渚他在这场中的表现,就是你动笔这个剧本的初衷吧。]

 

长发青年没有抬头,视线随着在纸张上滑动的指尖移动。

 

[他的成长历程已经可以发酵出醇香了,是吧。]

 

[是的。]策划端起水杯抿了一口润了润喉[镜像的主题就是成长,渚君的累积成长是时候崭露头角了。]

 

[为了之后的安排,现在锋芒足点没关系。]放下剧本的暗翼难得的为策划说话[这样可以让之后看着更合理。]

 

……笑的太不坏好意了暗翼先生/老家伙。潮田渚与赤羽业两个小伙伴看着对面赤发男人的笑容,不约而同的扯了扯嘴角。

 

[而且渚毕竟是森蚺的学徒,贴身教育了这么久,要还是和以前一副样子,那要森蚺这个人物还有何用。]长发青年也合上了自己手上的剧本放到茶几之上[没有改变,这个人的存在就是多此一举。]

 

[十年组的这条线也就成了鸡肋。]搓了搓自己的手指,森蚺看着潮田渚也笑了起来[更何况渚他在锋芒毕露之后不也被欺负的挺惨的嘛,算是扯平了。]

 

……该说默契好吗,你们笑的真一致。瞅着对面的成年人们,潮田渚少年默默的捂住了自己疲累的心脏。

 

狗男男。赤羽业言简意赅的在心中做出了评价。

 

=======================================

咳,本章红蓝组同样处在耍帅中,谈心估计要到下一章了_(:з」∠)_
铺垫了四十多章,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让渚君强硬点,让赤羽业懵逼点,让红蓝组和E班更强一点了。
我终于可以说,前期铺垫基本完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5)
热度(84)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