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女儿你怎么就走了不归路了呢!!》

前几天脑洞扩展完成。

lo主脑子有坑系列,本来是光棍节产品,奈何懒癌作祟只能今天发出来报复社会(๑´ㅂ`๑)

这是一场老男人之间的对决。

赤羽源少女一个大写的痴汉√

全一发完。

谁都别想好系列

========================================

1
 “老头子,我们班主任请你明天过去。”

赤羽业万万没想到,他好不容易摆脱了文件的纠缠回到家中时,他家女儿就站在他书桌前告诉了他这么一个消息。

看着眼前撇着头,眼神到处瞄就是不瞅他并且还一副理直气壮姿态的女儿,赤羽业先生罕见的感受到了一种为人父的心塞感。

当年他的父母回家看到他的时候大概就是现在这种心情吧。

赤羽业先生点了一根烟,站在窗前久久无言。



2
 赤羽源,女,15岁。

此时此刻正经历着15年人生中最危机的局面——她家老头子已经一动不动的和班主任在门口对视10分钟了,她在后面推也不好使。

“喂!老头子!”别那么看老师啊你个混蛋老头!!

“噗。”

赤羽源少女震惊的看着她形象温雅的班主任像个孩子一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一转眼你也到了要被称为老头子的年龄了。”

“好久不见,业。”

少女听见了班主任这样和她的父亲打招呼。



3
 有生之年能看见她家酷炫糟心年方40活的还像20岁——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老头子的脸也还是二十多岁那样——年轻人一样洒脱极熊的老头子用着一种呆愣状态被班主任扯进办公室,赤羽源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圆满了。



4
 “源同学的父亲竟然真的是业你。”

少女眼巴巴的看着班主任亲手泡了咖啡放在赤羽业面前,垂涎之色溢于言表。

“渚……”

赤羽业的语气是少女没听过的复杂。

慢着!老师你和老头子竟然真的认识!!红发少女震惊的用眼神向着班主任传递着讯息。



5
 可惜,班主任今天的信号收发功能没有用在她的身上。



6
 “没想到你还是做了老师。”赤羽业转着杯子,盯着翻找东西的青年的背影“这么久了也不联系我们。”

“因为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大家啊。”潮田渚找到了他想找的东西,回到办公桌后面坐下的时候还示意站在旁边的少女也坐下“坐吧源同学,不要太拘谨。”

“是!”赤羽源应的极其响亮。

赤羽业先生听着这个应声,突然有了极为不好的预感。



7
 还想说些什么的赤发男人刚要开口就被潮田渚递过来的东西打断了。下意识的接过看了两眼,然后赤羽业先生就用着一种极其复杂的目光看向了他的女儿。

赤羽源少女不明所以的给了她家老头一个照常的鄙视眼神。

名为潮田渚的围观者脸上那抹从赤羽父女进门开始就没消下去过的笑意顿时加深了几分。



8
 “不得不说,源同学真的很有业你当年的风范。”就熊这一方面来讲。

赤羽业听懂了潮田渚的未尽之言。

看着手上那摞违规记录,已为人父的赤羽业什么反驳词都说不出来。

风水轮流转大抵如此。



9
 “又不是我的错,反正是那些人的不对。”瞅着赤羽业手上的东西,撇开头的红发少女不服气的反驳到“老师你也说过吧,欺负弱小的人我可以教训他们。”

潮田老师的错误教育被少女毫无前奏的抖了出来。

两名成年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10
 你就这么当老师的?——赤羽业先生眯起了暗金色的双眼绕着对面的人打量。

因人而异。——潮田渚老师满面无辜之色的摊开了手。



11
 没有察觉到成年人之间眼神激烈交锋的赤羽源少女看着班主任露出的表情,再次陷入了一种令人心惊的迷之情绪中。

粉红色的那种。



12
 赤羽业觉得他应该先和自家女儿谈谈之后再来面对潮田渚。



13
 “我确实这么说过。”潮田渚干脆利落的承认了少女的话“不过我也说过,凡事都要注意一个度,没错吧,源同学。”

“哦。”少女不甘不愿的应了。

“源同学有和业你说过学校里的事情吗?”潮田渚老师转移了目标。

“……”

仔细想了想,赤羽业发现女儿似乎真的没和他说过这些。

为人父的心受到了一定的创伤。



14
 老爸你当初真不容易。

赤羽业先生再一次的开始同情起自家父母。



15
 “老师,我……”

赤羽业看着在他印象中天不怕地不怕,几乎熊出新高度的自家女儿用着一种扭捏害羞的态度酝酿着和潮田渚说话,而且还试图蹂躏着自己的手指。

是时候给女儿转学了。赤羽业先生的这个想法没有比现在更迫切。



16
 潮田老师神色温和的看着想要说话的少女。

僵持数分钟后,少女开口未果,沮丧的垂下头。

潮田渚老师表示满意。



17
 “事情就是业你手里的那些违规记录了。”作为一个好老师,潮田渚在堵住自家学生的嘴后,开始和学生的家长——赤羽业先生进行交谈“虽然我不反对源同学的做法,但是在度的掌握上源同学还是太让人担心了。”

“当时觉得可能是重名,不过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还是决定见一见源同学的家长。”

潮田渚冲着赤羽业露出了一个令人怀念的笑容。

“不是重名真是太好了。”

年方40的赤羽业先生看着对面的人,抵在桌子上的手指敲了敲。



18
 “你才是源的老师。”男人牵起了一丝隐含恶趣味的笑容。

言外之意就是:我可不会帮你教育学生,哪怕是我女儿也不行。

被反将了一句的潮田老师习惯性的,孩子气的撇了撇嘴。

围观的赤羽源少女再次陷入了可怕的谜之情绪。

他家女儿还能不能好了,潮田渚怎么还和以前一样祸害人!作为曾经被祸害的同时也是祸害人的,现在又为人父的赤羽业先生表面不动声色,暗地里心中那叫一个苦啊。

天道好轮回,看谁绕过谁。



19
 潮田渚老师单手扳动着手指,整理了一下被赤羽业呛乱的思路。

赤羽业看着那个不熟悉的动作,皱了皱眉。



20
 “我只觉得,或许业你可以用杀老师曾经训练我们的方法来教导一下源同学,至少可以把损失降低一下。”

半晌,总结整理好的潮田老师这么和赤羽业说到。

“源同学造成的破坏性比你当初大多了,我就算想要保她也需要源同学自己配合一下才行。”蓝发的男人摊开手,有点无奈“浅野已经在过问源同学的问题了。”

“你会怕浅野?”握着情报的赤羽业对潮田渚的说辞显然的嗤之以鼻。

“他现在毕竟是我的上司。”潮田渚的笑容很委婉,圆滑的样子颇得杀老师的真传。

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上司不是。



21
 “老师,你和老头子受过什么训练?”

被说的很茫然的赤羽源少女用充满求知欲的眼神看着两个成年人。

这一刻,两名年长者是沉默的。

“业你竟然没有把当年的事情当成睡前故事讲给源同学听?”

片刻后作出反应的潮田渚老师表情惊奇。



22
 赤羽业的心中涌起了一股谜之绝望。

他觉得,十五岁那年分开以后,潮田渚的受教育历程绝对出现了不可逆转的偏差!

绝对的!!



23
 “我不希望源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最终,赤羽业先生选择了睁眼说瞎话。

他不太明白,自己在潮田渚眼里就是那种可以给孩子念睡前故事的慈父形象吗!

不过赤羽家的男人不太想承认自己不是慈父。

至少在潮田渚面前。



24
 “啊,抱歉。”潮田渚歉意的道了一句抱歉。

他看明白了男人眼底的情绪,也懂了那人的意思。

他只是下意识的觉得成年的赤羽业很符合那样的形象。

毕竟在潮田渚的认知中,赤羽业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温柔的足以令人沦陷致死也不想挣脱。



25
 然而两个人都没意识到,当年那种事真的是可以当成睡前故事的存在吗!!

智商都喂他们曾经的班主任吃了。



26
 赤羽源少女觉得,和老头子见面之后她的班主任也不正常了。

果然还是老头的错。少女毫无心理负担的迁怒了她的父亲。



27
 为什么要说也?

因为在少女心中,最不正常的是她的父亲。



28
 “以源同学的性格总归还是闲不下来的,与其让她因为自己的过失而造成不可预料的后果,不如由人引导来的好。”潮田渚交叠着双手抵住了下颌,神色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而引导者,一向是父母最为合适。或者你觉得交给我放心?”

不,交给你我一点都不放心。赤羽业已经对于自家女儿绝望了。



29
 “勉为其难吧。”

最终,赤羽业还是应下了女儿的教导工作,适当的引导他还是可以做到的,更何况赤羽源的性格简直就是他当年的升级版,除了宿敌,最了解自己的只有自己。

自己的性格同理。



30
 “静候佳音。”潮田渚老师松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了坐在旁边的赤羽源“源同学,事情我会压下去,理事长查不到也动不了,不过你也要注意一个度,下次再帮女生出头的时候,注意不要把人打进医务室。”

这真的是他的最低要求了。向来纵容学生,尤其纵容赤羽源的潮田老师在心中默默叹息。

“知道了吗。”

“哦。”应的那叫一个不情不愿。



31
 围观的赤羽业虽然欣赏潮田渚的教育,但是他还是打算向浅野建议开除潮田渚。

椚丘自从25年前接受杀老师后就停不下来了吗!怎么又收了这种危险的教师!

女儿交给这种人完全让人放心不下啊。

一想到将来还有可能面临被潮田渚牵着他的女儿叫他岳父的局面……他就不该想。

端起咖啡杯,压了一口咖啡的赤发男人安抚着心中躁动的情绪。



32
 感觉敏锐的潮田渚不经意的瞥了赤羽业一眼,嘴上和赤羽源交代的话没有一丝停顿。

“先回去上课吧,还有。”潮田渚敲了敲桌面,看着赤羽源的眼神和看自家闹别扭的孩子没什么两样“社会学的藤田老师年纪已经不小了,源同学你逃课的时候还是考虑一下老人家的心情,尊老爱幼。”

“我是幼也没看渚老师你爱我啊。”红发少女特别不服气的嘟囔了一句。

五感敏锐的两个成年人自然没有遗漏这句话。



33
 潮田渚觉得这个话题有点可怕,再不阻止恐怕一会儿就会传出政府高官于椚丘学园枪杀普通任课教师的消息了。



34
 “快回去上课吧。”蓝发男子笑容勉强的赶人。

你父亲都可以用眼神杀死我了。怎么想都是自己躺枪的潮田老师觉得心里委屈。

对于赤羽家的人,潮田渚这些年来成长的抵抗力一丝一毫都用不上。



35
 “源喜欢你。”

来自女儿一出去就开始兴师问罪的赤羽爸爸。

被询问者一脸吃了刀片的表情。



36
 “年少时的迷恋罢了。”不想再和这人面对面挨眼刀的潮田渚站起身,走到了窗边看着外面的景色“长不了。”



37
 潮田渚说这句话时的侧脸让赤羽业感觉,那是在说他自己。

25年前,他与潮田渚也是赤羽源的年纪。

当年的美好现在回想起来都令人心颤。

然而最后,曲终人散罢了。



38
 “源是我的女儿,她什么样的性格我还是清楚的。”赤羽业眼尖的扫到装在纸篓中的粉色信封,很多个,复而又将视线重新落在了窗边的背影上“你我都很清楚,源对你不是迷恋。”

“她是认真的。”

他知晓的潮田渚了解,他的思维潮田渚能跟上,没有人能比潮田渚更能读明白赤羽业这本书。

他们……是曾经的半身。



39
 赤发男人满意的看到了窗边的背影颤了颤。



40
 “何必说的那么清楚。”最终,手指搭在玻璃上的潮田渚苦笑出声“源和当年的你我不一样,业。”

赤羽业沉默的听着,手上摩挲杯沿的动作没有半刻停止。

“她是否认真与我无关,无疾而终是最好的结局。”

“曾经是你让我学会现实,现在……该我了。”

“心意永远敌不过现实。”



41
 【你是否认真与我无关,无疾而终是最好的结局。】

同样的话,不同的人,25年前的那一幕还是窜进了赤羽业的脑海中。

曾经是他敲醒了潮田渚,如今轮到了他的女儿。



42
 “如果不是了解你的性格,我真的会以为你这是在报复,渚。”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报复。”

当他没说。赤羽业吞回了后半句话。



43
 “你能想开也好。”赤羽业垂下视线看着杯中的咖啡涟漪“这么多年了,我们都不是曾经的孩子了。”

已经不是出事能有老师挡在前面的年纪了。

“我知道,所以我最后还是回来了。”



44
 “我放纵的已经够多了。”立于窗前的蓝发男子盯着窗外的景色有些出神“这些年我干过间谍,当过杀手,做过卧底……到最后,兜兜转转,还是站回了最初选择的位置。”

“我用了十五年挣扎出你留给我的回忆与影响,又用了十年来让自己活的更像一个人。”

潮田渚转身看着仍然坐在原位上的人,似乎是若有所感,赤羽业在潮田渚看向他的瞬间便抬起了双眼,视线交错,眼底的情绪依旧是一片混沌。

“现在,算是我对过去正式的告别吧。”

“二十五年了,你已经走出来了,我也该重新向前看了。”男人的笑容依旧如同少年时那般温润,湖蓝色的眼底盘踞多年的阴影早已消散殆尽,只余一片坦然之色。

“希望以后能少见几面,总是找源同学的家长,我也是挺过意不去的。”



45
 “……至少还是同伴。”半晌,赤羽业做了最后的结尾。

“嗯”



46
 “我帮你压了消息这么久,下次聚会过来吧。”赤羽业将杯子放在桌子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么多年的账也该算算了。”

E班同伴们的怨气有多大,潮田老师想都不敢想。

“……看在同伴的份上……”潮田渚面色艰难的开口。

“这么有趣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制止?”赤羽业扯开了一个畅快的笑容将潮田渚的求助噎了回去“机会难得。”

这么多年的同伴情谊还比不上一件有趣的事情吗!!潮田渚无语凝噎。



47
 对赤羽业而言似乎还真的比不上。



48
 “可惜渚你的骨架长开了,不适合换装了。”赤羽业先生不无遗憾的说到。

那一刻,潮田渚回忆起了曾经被女装所统治的痛苦。



49
 “我下午还有事情,就不打扰了。啊,对了。”

走到办公室门口的赤羽业突然回头看着他身后的人,送人出门的潮田渚被吓的一愣。

“既然这么受欢迎就不要坚持单身了。”男人意有所指的瞄了纸篓一眼。

潮田·20脸·年方40·椚丘钻石王老五第一·受欢迎·比肩浅野·祸害广大青少年·渚苦笑着将赤羽业推出了办公室的门。

他这几天真的不想再看见赤羽业了。



50
 赤羽业转身,神色复杂的看着关上木门,最终还是选择了转身离开。

潮田渚走回了办公桌前,看着那杯被遗留的咖啡沉默半晌。

片刻后,蓝发的男人伸出手将杯子端起,将剩余的凉咖啡一饮而尽。

FIN.

=================================

再浪漫的感情也敌不过现实的敲打,两个悲伤的已过不惑之年的成年人。

评论(37)
热度(144)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