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小剧场②】

【策划小剧场②】

 

[铺垫了这么多,你不嫌麻烦吗。]

 

罕见的来到策划家中做客的暗翼看着正在整理书柜的策划,倚在沙发上问了一句。

 

[什么?]端着书本的青年愣了一下,扭头看着坐在那里的男人[你说啥?]

 

[你不止傻,还聋。]端起了面前的水杯,赤发的男人评价了。

 

[……]

 

……我不就是上次设计了一下让你被老师踹下床吗,你至于记那么久吗。策划抽了抽嘴角,简直不能更心累。

 

[暗翼,作为一个男人你能不能别这么小心眼。]随手放下手上的几本书,策划走到了暗翼的对面坐下[要不我让你揍两下解气?]

 

[手疼。]

 

[……]我特么是不是欠他的……

 

策划皱着眉头,忍了忍,最终没忍住直接抄起了茶几上的剧本冲着对方的那张脸就扔了过去。

 

[渚他绝对不知道你私底下这么暴躁吧。]随手接住冲着自己脸来剧本放回了茶几上,暗翼看着沉着一张脸的策划挑起了一个笑容[装可怜装的开心吗。]

 

[能看你吃瘪我很开心。]撕了那层【见赤怂】的表象,黑发的青年非常不要脸的承认了自己的恶意[况且老师也未必不知道我什么样,就算是那两个小的都有察觉。]

 

[他们也由得我继续装。]

 

这还真是相当的不要脸啊。暗翼略微挑起了眉梢,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

 

[你来大概也不是和我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的吧。]策划伸手够到了自己的水杯,凑到嘴边的时候还看着对面的男人[有什么事情是能让你直接找上门来的,说吧。]

 

[最后的结局。]

 

青年抬动水杯的动作略微一顿,咽下口中的最后一口水,策划放下了手中杯子沉默了几秒。

 

[……我拒绝。]

 

干脆果断的拒绝打断了暗翼接来下想要说的话,策划认真的抬起视线和眉头蹙起的男人对视。

 

[我很抱歉,但是我拒绝。]

 

[……你们家的人是不是都这么倔?]右手无意识的抚上自己的下颌搓动两下,暗翼的表情有点复杂[你是,阿尔法洛也是。]

 

[我不倔。]策划摇了摇头[其实我也在动摇,但是……在没有真的有什么可以撼动我的想法之前,结局仍旧会那样。]

 

[我每天都在动摇,可是那些…那些最后的结局,在我看来是最合适你们的。]

 

[傲慢。]敛下眉眼,暗翼轻轻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毫不客气的两个字直接拍在了策划的脸上,握着水杯的手无意识攥的指节发白,青年那还算健康的脸色也是变了几变,抿紧着双唇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

 

[傲慢。]暗翼再次的,轻轻的重复了这两个字,完全张开的暗金色眼眸中的锐利清晰可见[傲慢而又可笑。]

 

[你…]

 

[你自己都不确定的事情在你看来是最适合我们的?]

 

[我、]策划的双唇微微的抖动着,说不出什么话。

 

[你每天都在动摇的事情在你看来是最合适我们的?]

 

[……]

 

[那是你的所想,你怎么就知道。]暗翼的身体略微前倾,嘴角的笑容是毫不掩饰的恶意[那是最合适的?那是人物最想要的?嗯?]

 

[所以啊,我最厌恶的,大概是就是你们这些所谓的策划和写手了。]赤发青年撑着膝盖站起了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对面的人。

 

[自以为是,还…傲慢至极。]

 

撼动意志的话语冲击着策划,矮个子的青年仰头看着站在他眼前的人。不是没想过这些,可是被人如此直接的指出来还是第一次,一直以来试图忽略的事情被人毫不客气的扯了出来甩在脸上……真特么的疼,真疼。

 

[……一定要说这么明白?]策划咬着牙,强撑起了一个扭曲的笑容[报复爽了吗,暗翼大爷!]

 

[爽了。]赤发的男人痛快的承认了自己的爽快[看着你这幅脸我就觉得解气。]

 

[……你真是个混蛋。]咬牙切齿,如同呜咽般的怒斥。

 

[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摆,捡起了摊在桌边的剧本夹在腋下,暗翼没再理会表情恍若要择人而噬的策划[剧本我拿回去了,你就继续守着你的傲慢过日子吧。]

 

说完也不管黑发青年会变得如何狰狞的面容,暗翼夹着那本厚厚的剧本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策划的居所。直到他将外门合上,暗翼也没听见任何物品碎裂的声音,也没有任何咒骂,整间房子安静的仿佛主人还未曾归来。

 ===========================================

咳,期待更新的少年们失望了吗。
崖叔我最近比较懈怠,新一章码了一半了请组织放心,因为没码完,但是明天又要出去,所以我决定先把小剧场放出来。
每天都在借暗翼的口骂策划_(:з」∠)_
小剧场还有①,是和老师的谈话,然而涉及剧透,就只放了②。
每天都在纠结,每日都觉得自己是个混蛋。
确实感觉到了本身的傲慢,既然感觉到了那就骂出来吧。
想太多确实不好,容易精神分裂。


评论(3)
热度(28)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