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40

被轻视者

我曾经目睹过,因为轻视而导致的悲剧。

  

  

平心而论,突然出现在场上的赤羽业的确是切切实实的将操场上本就混乱的气氛搅得更加的向着未知的方向发展起来。站在潮田渚面前的乌间惟臣注视着那名去而复返的红发少年,深深的蹙起了眉头。

  

他在犹豫。

  

虽然举在潮田渚眼前的军刀没有一丝颤动,但是从乌间眼中滑过的那几分复杂的神色可以看出,黑发的军人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和坚定,乌间惟臣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了犹豫的情绪。纵观整个E班在场的学生中,其实没有任何一个人符合乌间心中可以和鹰冈明对决的条件,在没有合适的人选的情况下,他选择了相信源自于自己本能的指引——潮田渚。

  

哪怕只有那么一丝的可能性,甚至于乌间本人都无法下定决心是否应该由潮田渚去冒这个险——然而最后,他还是赌了。

  

赤羽业出现的很不是时候。乌间为难的在心中纠结起来,少年的出现动摇了他本人的决定不说,也让选择变的两难,毕竟——比起潮田渚,武力值在E班站在顶端的赤羽业无疑更合适。精明而又狡猾,层出不穷的鬼点子和对强敌的不在意,小看了赤羽业绝对会让少年的对手吃足了苦头。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就像之前提到过的一样,在乌间的眼中,此时的E班没有一个人是合适的,哪怕是赤羽业,少年的出现不过是在原本的选择题中添加了一个选项而已。

  

红发少年大方的站在原地和乌间惟臣对视,实际上赤羽业也有自信能抢下这次对决权,可能有些自负,但是赤羽业确实是十分的清楚自己在E班成员中的武力值。训练的时候不好说,毕竟大家都在进步都在慢慢的变强,哪怕是信任自己身手的赤羽业在不动真格的训练中也不敢说能全身而退,但是若论实战……说句不太好听的,整个班级一起上也许才堪堪够赤羽业玩儿。

  

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尽最大的可能削弱敌人,深谙群战道理又被森蚺反复打磨的赤羽业在实战这一路途上确实走出了很远的距离。他精通群战,同样也不惧单挑。

  

之前是他不在,而现在,比起潮田渚,他才是最合适的那个人选。

  

弥漫在场上的紧张气氛压的人喘不过气,矶贝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乌间的选择令他们震惊的同时也十分迷茫……为什么是小渚?这恐怕是大部分人的心声,而赤羽业的归来则让他们的神色中染上了一种他们自己都不知晓的期待——期待乌间改变决定。

  

在危机和紧张下,他们用自己的直觉选择了心中最合适的人选。

  

这样的变化被E班的教师们看在了眼中,而与之一同注视着众人表情变化的,则是已经从赤羽业突然而至的惊讶中恢复过来的潮田渚。蓝发的少年默不作声的看着他的同伴们,看着他们的脸色一点一点的变化,稍微的抿紧了双唇,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揪着运动裤的布料,略微有些无措的少年看向了站在另一边的实践课教师的方向。

  

年长者脸上的一片沉郁在潮田渚的视线中一览无余,但是在察觉到他的注视与他视线相交时,那双与自己相似的暗沉眼眸中所蕴含的稳重安抚与浅浅的鼓励还是让少年看了个一清二楚。转回头,潮田渚湖蓝色的瞳仁中飞快的掠过了些许黯淡,维持着神情的平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了看赤羽业,又看了看眼前似乎已经不在状态的潮田渚,最后又环视了一周观察着所有人的表情,乌间惟臣轻轻的叹了口气,不常见的无奈染上了男人坚毅的眉角。无关其他,只是扫了一眼,他都能知道E班的那些小鬼脑中在想些什么,无非就是希望他换成赤羽业上场。

  

说实话,在这之前,他或许也会认为赤羽业上场更合适,不过……有些事情要体验过才会做出最后的决定啊。按捺着想要抚上之前差点被袭击的颈侧的冲动,乌间惟臣将视线重新投向了潮田渚。

  

“渚同学,你愿意来试试吗。”男人再一次的开口询问了潮田渚的意见。

  

“哈,乌间你糊涂了吗?”鹰冈明敲着自己的肩膀出声嘲笑着乌间的决定,他的声音也打断了E班众人想要出口的反驳“挑个这么弱不禁风的小鬼,你确定你这不是直接弃权?”

  

“乌间老师!”

  

眉头一皱,赤羽业跨前一步提声叫着体育课教师的名字,希望可以让对方更改那个再次做出的决定。

  

“赤羽。”

  

乌间抬眼看向了赤羽业,只此一瞥便让赤发少年止住了话头,无视了对方略显愕然的神情,也没有管鹰冈明的嘲笑,乌间惟臣仍旧像之前一样认真而坚定的注视着因为惊讶而抬起头的少年的双眼。

  

“如果必须做出抉择的话,还是你来吧。”男人这么对着蓝发少年开口道“在回答我之前,我希望你能听一下我的想法。”

  

“等、等一下……老师请等一下。”

  

潮田渚顾不上失礼的打断了乌间的话,他不敢听男人的理由,因为他有预感……一旦听了那些,他恐怕就再也没有念头去拒绝对方的提议了。

  

“老师,比起我、比起我明显是业君更合适才对。”少年揪着自己身侧的布料,抬头看着男人“明明是业君的胜算更大(听到这话的鹰冈明满含不屑的嗤笑了一声。),我的话根本就……”

  

“听我说。”

  

乌间惟臣的声音平稳而富含力量,话语中透出的张力与沉稳直接堵住了潮田渚接下来想要出口的话语,和他的搭档一样,只能站在这里听着乌间惟臣的理由。

  

“作为E班的教师和同样身负着拯救地球的暗杀重任的身份而言,我认为,你们其实已经可以算是暗杀的专家了。基于这样的想法,我们理应为你们提供身为暗杀者所应该获取的最基本的报酬,于你们而言就是——保障你们能够度过正常的中学生活。”

  

“所以,这不是你必须尽到的义务,你可以不必接过这把匕首为。”乌间平静的看着有点愣的潮田渚“到时候我会请求鹰冈,尽量让他维持你们最低限度的‘报酬’。”

  

这是……这是我不接过,就不再考虑其他人的意思吗。潮田渚不敢相信略微睁大了双眼……连赤羽业也不做考虑?!

  

“嘿。”听到乌间惟臣的话,扯着嘴角的鹰冈明裂开嘴笑的不怀好意“乌间,你要是下跪求我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你的请求哟。”

  

这句话不意外的获得了在场学生的一致怒视,哪怕不知所措,E班的少年们都没办法容忍有人去侮辱他们尊敬的老师。

  

捏紧了裤腿上的布料,蓝发少年抿紧了双唇直愣愣的和乌间对视。平心而论,少年喜欢这个男人的眼神,坦荡而毫不作伪。仔细回想,潮田渚要承认,连他的家人都很少用这样坦诚的眼神注视着他,与他交谈。

  

从立场上来看,这个人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为他们,为这间教室中的人如此的费尽心力,他大可以像比琪来到这间教室之初时那样,为了暗杀的成功而利用他们。但是乌间没有,哪怕他仍旧有事情瞒着他们,乌间惟臣仍旧是一个合格的教师,仍旧为着他们学生的身份着想。

  

潮田渚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如此的笃定自己可以承担这样的重任,明明赤羽业看上去要比他更可靠,但是正如草食系少年之前所想的那样,他已经……没有想要拒绝黑发男人提议的想法了。

  

有人如此的信任着他,笃定着他的可能。既然如此,那他又有什么理由让自己心中的懦弱和退缩将自己想要坚守的信念击败?

  

已经……不是继续再站在他人身后,接受保护的时候了。

  

慢慢的抬起手接过了递到自己眼前的匕首,在乌间惊讶的视线中,潮田渚握刀的那只手稳得出乎任何人的预料。

  

不再去思考乌间选择他的理由,现在,潮田渚选择相信自己内心的坚持,选择承担眼前男人交付于他的信任。

  

况且……伤害了前原和神崎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放下的。视线落在了握在手中的军刀上,雪亮的刀锋折射着散在周身的日光,曾经有人也是在这样的艳阳天下握着锋利的刀具,向他展示着手握凶器的锋锐与信念。

  

刀,为守护而握。

  

抬眼和乌间来了个对视的少年露出了一个稍显腼腆的笑容,湖蓝色瞳仁中那些清晰可见的动摇与不自信在体育课教师的注视下,被少年自己,尽数磨平,压入了眼底深处,而后错开了身形,咬住手中军刀的刀背,活动拉伸着手臂,抬步走向了鹰冈明所在的方向。

  

“我会加油的。”少年清朗的声音随着他的动作一起,回答了乌间之前全部的话语。

  

注视着潮田渚背脊挺直的背影,乌间惟臣放下自己还维持着抓握匕首的右手,微不可查的牵出了一丝笑容,而后也走向了鹰冈明的方向,站在了蓝发少年的身后。

  

“哎呀哎呀,乌间你还真是……该说你看人的眼光终于差劲到这种程度了吗。”鹰冈明甩动着拳头,带着几分嘲笑的意味打量着眼前的少年“你就选了这么个小不点出来?依我看,刚刚那个红发的小鬼比这个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啊。”

  

“喂,那边的小子,你真的不要来试试吗。”高壮的男人冲着赤羽业的位置出声道,完全不把乌间挑出来的潮田渚放在眼中。

  

被点名的红发少年瞥了那边在他眼中形似类人猿的鹰冈明一眼,一反常态的没有讽刺回去,赤羽业只是眉头微蹙的看着乌间和潮田渚所在的方向,暗金色眼眸中的不解与复杂清晰可见。那双黝黑的瞳仁直视着他的视线裹夹着男人独有的压迫感直接压向了赤羽业的感官,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让他下意识的闭上了嘴。

  

他不明白乌间为何会觉得潮田渚会比他更合适担任挑战的人选,向来心高气傲的赤羽业除了受挫之后的不解之外,心中还有着几分不舒服的感觉,这大概是第一次……被潮田渚在这种方面比下去啊,还是被其他人承认的比下去。收回了踏出的脚步,看上去已经平静下来的红发少年专注的注视着他搭档的方向,非常认真。

  

“嘁。”鹰冈明啐了一口收回视线活动着手腕“那就这个小不点吧,乌间你还剩什么没交代的就快点交代好吧。”

  

那边弥漫的火药味在操场上蔓延着,仍旧搂着森蚺的暗翼凑到青年的耳边轻声询问着对方的想法。

  

“你怎么看。”

  

“……比赤羽业强。”

“哦?”暗翼倒是为这个回答愣了一下“你也和乌间老师想的一样?”

  

“潮田渚和赤羽业不同,和你我一样不同。”已经平静下来的森蚺神色中几分难以言说的复杂“这里的赤羽业在我眼中就等同于浅野,虽然有差别,但是战斗方式上无疑都是更偏向正面的。”

  

“浅野败了,暗翼。”拍了拍腰间的手臂示意对方先放手,青年偏头用余光看着身后的赤发青年“对于自身的自信与不知道哪里来的轻视让浅野一败涂地,虽然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浅野是用什么样的心态来轻视鹰冈明的。”

  

“我清楚赤羽业现在的情况,他的谨慎和防备心或许会让他做的比浅野好,但是只比浅野好是逃脱不了失败的。”

  

“如果是换做当初的你呢。”赤发青年有点好奇,他的记忆中仍旧缺失着这一部分,森蚺的叙述无疑引起了他的兴趣。

  

“……败的会更惨。”

  

在暗翼的注视下,青年带着几分苦笑与自嘲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当初还不如你们两个。”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能确定那个小鬼可以胜任。”松开了揽着长发青年的手臂,但是仍旧站在其身边的暗翼挑起了眉梢“现在的潮田渚,可是连你当初的一半水准都达不到。”

  

和浅野掐了那么久,对森蚺而言并非都是坏处,长发青年本身的能力在与浅野针锋相对的那些时间中都有了或多或少的长足进步。不要说国三时期的森蚺,在暗翼看来,哪怕只是国一时期的森蚺,现在时间线上的潮田渚在心态和能力上,与之相比都略有不足。

  

“你们都……太轻视他了。”森蚺的声音是罕见的轻柔,青年看着不远处的那对搭档,略微眯起的双眸中是一片浓郁的暗沉。

  

“什么?”暗翼有些没反应过来。

  

“潮田渚,站在那边的那个。”实践课教师扭过头看着身后的人,笑的有些无奈“那孩子,可是我见过的,最纯粹的暗杀者了。”

  

“比我,比老师,要纯粹的多。”

  

这是一个,出乎暗翼预料的,最高评价。

  

“轻视一个纯粹的暗杀者,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挑起嘴角,森蚺在暗翼的眼中,勾勒出了一抹奇异的轻浅笑容。这是一个暗翼所不熟悉的笑容,无论在哪个记忆中都罕有这种笑容的踪迹。浓郁的嘲讽意味让赤发青年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头,这个笑容就像是在嘲笑他们对弱者所固有的傲慢以及——轻视。

  

破碎的记忆在脑海中翻涌着,不甘寂寞的向暗翼展示着他曾经做出的选择,曾经存在过的轻视,曾经因此而……付出的代价。

  

就像森蚺说的。

  

轻视——是要付出代价的。

  

【小剧场】

  

拧着眉头坐在场边的小板凳上,端着剧本的策划的脸面上是显而易见的纠结神色,复杂的简直让又来串门的阿尔法洛感到牙疼。秉承着同伴爱的思想,身材高大的黑发男人想了想,还是蹲在了策划的身边。

  

[还在纠结剧本?]

  

[嗯。]每天都在纠结剧本的策划今天依旧保持着他的常态。

  

[这次潮田渚的戏份感觉还可以,有什么好纠结的。]男人不太理解策划的没事找事行为。

  

[……这次纠结的是赤羽业的……]说出这句话的人,面上是显而易见的胃疼神色。

  

[……]

  

昨晚一定是没睡好,不然怎么会出现幻听……我耳朵终于出问题了吗。无法自我逃避下去的黑发男人愕然的看着抱着剧本的人。

  

[……你真是百崖?]

  

[我不是难道你是吗!!]

  

你说的其实也没错。干咳一声,为了策划的心脏做着想,阿尔法洛没有说出这句话刺激炸毛的人。

  

[别在意,我只是有点惊讶。]男人摊开手[从我认识你开始,你的思考方向一直都是潮田渚,包括剧本的各项发展。]

  

不理智但是还想坚守职业操守的脑残粉说的大概就是策划这类人。阿尔法洛搓着下巴,在心中默默的补充到。

  

[我是不喜欢赤羽业。]策划的指尖摩挲着剧本的封面,看着拍摄中的赤羽业向前踏出一步的那个动作[可是那只是出于一种其妙的脑残粉的心理,实际上我对这个人没有太大的感想。]

  

你瞧,他还承认了。

  

[我承认我更偏爱潮田渚和老师,但是……那不是我揣摩错赤羽业和暗翼性格的理由。]

  

[阿尔法,你觉得赤羽业应该纠结于……应该在现在纠结于潮田渚有一方面突然超过他的这种情况吗。]

  

被问到的男人愣了一下,看着旁边人瞅着自己的神情,有点无奈的扯了下嘴角。

  

[就我个人认为,太纠结这些未免太过小家子气,况且他们是搭档不是吗。]阿尔法洛伸出手敲了敲策划膝头的剧本[与其纠结,赤羽业那种人更会找机会提升自己,让自己一直站在顶峰吧。]

  

[果然吗……]策划垂下头,抵住了膝头的剧本硬壳[这次有点过了啊。]

  

[不过。]

  

[?]

  

[不过15岁的孩子如果想的那么通透,那未免太无趣了。]黑发男人撑着膝盖站起了身,拍了拍旁边青年的肩膀[有纠结才有成长,不经过思想斗争就完全想开,那样的通透未免太过作弊了。]

  

[所以放宽心,拿到剧本时赤羽业没有和你对着呛声那就证明,他接受这样的角色定位,也接受了这个成长的历程。]

  

[他比你想的,要豁达的多。]

  

[……谢谢,阿尔法。]沉默半晌,策划挠了挠面颊,有点不好意思的和男人道谢。

  

[别想太多,按着本能来吧,不然思虑过重是会早衰的。]阿尔法洛揉着策划的发顶,面容上是难得的揶揄笑意。

  

对于男人的调侃,策划只是抽了抽嘴角,翻了个白眼当自己没听着。

  

[赤羽业其实不是没想和我呛声。]犹豫了几秒,策划还是照实说了[只不过他想开口的时候已经顾不上了。]

  

[顾不上?]黑发男人一愣,有些不解。

  

[……渚君当时在练习,结果…一不小心掉下台子了。]策划说的有点为难[赤羽业甩了剧本就去照顾渚君了,没顾上和我撕,之后也就只能照着演了,不能食言不是。]

  

[什?!]

  

阿尔法洛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评价。闭了眼有几分纠结,半晌,男人还是开口询问了。

  

[怎么会……]这孩子也太不小心了。

  

[练习对象是老师。]矮个子的青年说的时候,面部表情十分的委婉[踹下去的。]

    

[……你应该带着礼物去谢谢森蚺和渚君。]

  

[下场结束之后我就去。]算算时间,策划做了承诺。

  

[小心被赤羽业套麻袋。]阿尔法洛斜瞥了策划一眼。

  

[……你闭嘴。]站在旁边的青年一脸不满的开始对着男人呲牙。

  

========================================

这一章终于还是在修修改改中挤出来了,渚君即将开启耍帅模式(๑´ㅂ`๑)

  

把赤羽业加进来说实话,我真的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才算好,既怕ooc又怕力度不够……我真是自虐_(:з)∠)_

  

小剧场字数大放送,但愿不会有人说我凑字数,本座上次被说凑字数,本座不开心〒_〒

  

目前沉迷于有毒电视剧,更新肯定会有……大概不会比这个再慢,这几章主要都是一直在修改,所以出的速度很慢,因为电视剧而不更什么的崖叔才不会做呢(๑´ㅂ`๑)

评论(43)
热度(82)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