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39

命运终究拐了弯

不同的人,不同的心态,造就的未来也完全不同。

 

 

[鹰冈明。]

 

从赤羽业的嘴里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森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明明他只是离开了这片校舍一天而已,一天!为什么只一天就发展成这样了?!在家躺尸休息了半天,暂时摆脱了偏头痛的长发青年咬紧牙关,疾步奔跑在崎岖的林间。

 

都已经变成E班了!什么都改了!为什么这个事情就不能变一下!嘴中泛苦,森蚺尽可能的加快着脚程向着校舍的方向移动。

 

是他太大意了,明明有些事情还是照着那条轨迹发展的,可是他还在骗自己,觉得不会发生到那种程度……所以说他现在根本没有能力去骗自己安心啊!!

 

刚刚恢复的身体依旧酸软乏力,踩在地上的脚步如同踏着棉花一般虚软,时不时蹿出来的耳鸣也干扰着森蚺的平衡与对距离方向的判断,身体在抗议着他的粗暴对待,但是现在的森蚺已经没有空闲去安抚造反的身体。迈过盘踞在地面上的粗壮树根,青年落地的脚步一个踉跄险些向前跪扑在地面上,摇晃着勉强稳住身体顾不上喘气,森蚺找了方向又跑了起来。

 

实践课教师有些懊恼于和暗翼找了那么偏僻的位置进行交易,算上赤羽业走到这里的时间,一来一回这节课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时间。森蚺无法确定事情是否真的会那么发展,而且就算真的发展到他意识到的那种情况,他也没有办法估算时间。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只能把事情往最坏处打算的长发青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保持平常心态,他没有办法不急……留在那里的是他的学生!

 

绕过前面挡路的树干,大片的光亮洒在前方的空地上,终于离开了树林范围的森蚺被阳光晃的眯起了眼。视线下意识的扫过整个操场,青年暗沉的湖蓝色眼眸猛地缩紧,手臂下意识的下压,掌心按上了刀具隐藏的位置。

 

“鹰·冈·明。”

 

一字一顿,压抑的声音蕴含着几欲破封而出的风暴,如同实质般的黏腻杀气尽数扑向了那名被刚刚被乌间握住手腕的高壮男人。汹涌的杀意惊的鹰冈明略带僵硬的愣在那里,并且本能的做出了防御的反应,而更熟悉这种不祥杀意的E班师生们则呆呆的扭头看向了操场边缘的长发青年以及…他身后的人。

 

没错,身后的人。

 

长发青年的抽刀动作并没有随着杀意一同进行下去,身后伸出的手臂拦腰抱住了森蚺的腰部,让长发青年直接撞进了那片气息熟悉的怀抱中,看上去并不是多强壮的手臂牢牢的固定住了他要抽出飞刀的右手不说,还将他本人硬生生的拖后两步。挣动两下完全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禁锢着长发青年身体的手臂纹丝不动,哪怕想要往前迈一步都不可能。森蚺挫败的咬紧牙关,低声呵斥着身后的人。

 

“暗翼,放手!”

 

“冷静点,蚺。”暗金色的眼眸扫了一圈估量了一下眼前的情况,赤发青年叫出了久未出口的称呼“你想因为这种东西而违规吗。”

 

青年的言语是毫不客气的讽刺,言语中的蔑视任谁都听的出来,戒备着突然出现的那两个人的鹰冈明闻言顿时黑了一张脸。森蚺签署的那份协议,暗翼在现在这个时间线的柳沢那里看到过,所以自然也是知道长发青年想要动手时将会面临的制约。

 

“他现在是E班的教职工。”

 

暗翼的警告像是惊醒了森蚺一般,本来还有点挣扎的人顿时安静下来老实的被暗翼拦腰搂住呆在对方的怀里,神情逐渐平静下来的长发青年依旧死死的盯着鹰冈明的动作,湖蓝色的瞳孔中充斥着的骇人杀意没有因为警告而减少一丝一毫,反而还有了加重的迹象。

 

看着拉扯的那两个人,还有被乌间制住手腕的鹰冈明,飘荡着杀意的操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中。

 

“没有人会让你在这里为所欲为。”定了定神,乌间握紧了鹰冈明的手腕,压抑着胸腔中翻滚的怒意“用这样的方式教学…要是想打架,我奉陪。”

 

黑发军人的话拉回了大部分人的神智,被迎面的杀气按在原地的鹰冈明也回过了神。

 

“这可不是什么暴力事件,乌间。”像是正中了什么目的一样,面色虽然还是有些僵硬,但是鹰冈明还是扯出了一个带有游刃有余意味的笑容“别搞错了,这是我的教育方式。”

 

手臂用力挥开了乌间握在手腕上的手,鹰冈明揉着刚才被抓住的位置转身看着乌间,视线扫到场边的森蚺与暗翼时,脸上的笑容深了几分。

 

“我可一点都没有和你用暴力解决的这个问题的想法。”高壮的男人站在操场上,这么向着E班的师生们说到“就算是要解决,我也会选择教师之间堂堂正正的对决,不这样的话,这些学生也不会承认我这个‘父亲’吧。”

 

“身为‘老爹’这可不是我希望看到的啊。”

 

“所以?”黑发的军人看着自己的同僚,眉梢挑动了一下。

 

“所以就用这个来一决胜负吧。”鹰冈明扳动着手上的墨色橡胶状匕首,笑的异常的爽朗“由你从学生中挑选出一个你最得意的门生,然后让他和我进行搏斗。只要能够刺中我一刀,我就承认你的教育手段比我更优秀。到时候我会把训练权全部转交给你,然后立刻走人,怎么样,很公平吧。”

 

鹰冈明这句话一说出来,乌间可以感觉得到整个操场上的气氛都发生了变化,学生们相互交换着视线变得跃跃欲试起来。不同于E班少年少女们的兴奋,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的乌间拧着眉头,默不作声的看着鹰冈明转身走向了他带来的那个包的方向,视线又转向了场外神色严峻的森蚺,黑发军人的心中升起了一丝戒备。

 

“相应的,如果我赢了,那么你们也不能再对我产生任何的意见。”随手扔掉了手上握着的橡胶匕首,高壮的男人在大包的前面蹲下身,伸出手在里面翻找起来“当然,对手是我的话用的也不能是那种玩具了。”

 

握住坚硬的握柄,鹰冈明隐藏在阴影中的笑容瞬间狰狞了起来,提着手中泛着寒意的匕首,男人转过身,恶意的笑容毫无阻隔的冲击着E班学员们的神经。日光下泛着金属色泽的军刀昭示着它凶器的身份。

 

“要杀的目标是人,我们的武器自然也要换成真货啊。”

 

果然。垂在身侧的手掌紧紧的攥成了拳头,本就神色严峻的森蚺在鹰冈明拿出那柄泛着寒光的匕首后,脸色更加的阴沉了几分。之前已经算是平静下来的长发青年重新在那个令人眷恋的怀抱中挣扎起来。

 

“渚。”暗翼贴近了森蚺的耳边,低声叫着青年的名字“不是说了吗,先别冲动。”

 

“……你不懂,业。”青年的神色中有着几分挣扎,最终全数化为了一抹苦涩的笑意“只有这个……你真的不懂,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

 

“那就结束之后告诉我。”暗翼神色坚定的没有一丝动摇,手臂依旧稳稳的禁锢着森蚺的身体“现在别任性,用这样的身体逞强不是明智的行为。给你的学生做个好榜样,渚。”

 

“我…”

 

“安静,不然我就堵住你的嘴。”

 

赤发青年的视线在森蚺的注视下绕着他的双唇打了一个转,然后扯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眼看着这个笑容,实践课教师当机立断的闭上了嘴安静下来。对方那个太过露骨的笑容在森蚺看来简直就是明晃晃的昭示着对方会做什么,虽然从碰到暗翼开始到现在,长发青年已经基本没多少面子可以丢了,但是如果可能……森蚺还是不希望在自己的学生们眼前更加的丢人现眼。

 

在长发青年眼中,这可能要比挨揍更丢人,毕竟…森蚺觉得自己脸皮再怎么增加也不可能厚的多少。

 

“鹰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上前一步,乌间惟臣神色严厉异常“他们根本就没有接受过暗杀人类的训练,即便是拿上真刀也会因为恐惧而无法发挥出实力!”

 

“放心放心,乌间你别这么紧张。”鹰冈明嬉笑着用手中的匕首拍打着自己的面颊“就算没有完全刺下去也算刺中,沾边也算。而且我都空手了,不能再让步了。”

 

“你!”拧紧了眉头,乌间下意识的扣紧了牙关。

 

“嘿嘿,来吧乌间,多公平。快点选出一个来迎接挑战吧。”舌尖舔过了匕首那泛着冷芒的刀刃,鹰冈明满眼恶意的扫视着面色苍白的E班众人“要是不同意就要乖乖的听‘爸爸’的话喽,毕竟已经这么让步了啊,再无法应战,也就只能说明你们之前的训练根本没什么实质的用处。”

 

“是看着你的学生成为活祭,还是直接放弃呢,乌间。”扬起手将手中的匕首扔到了乌间的脚边,高壮的男人哈哈大笑出声“不管怎么看你都是个残忍的教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见鬼,鹰冈这家伙。乌间拧着眉头,偏移视线看着无措而又茫然恐慌的学生们。其实……他也还是在迷茫着,黑发军人不知道他的教育是否是正确的,而为了暗杀的成功率又是否应该对学生施加那些铁血的训练方式,这些他统统都处在矛盾的迷茫期。乌间惟臣所处的这间教室充斥着几种完全不同的教育理念,杀老师的单对单全方位的辅导发展与森蚺的铁血式严厉教导延伸就是典型。现在看到鹰冈明,乌间突然察觉到长发青年的教育手段中,竟然还有着几分鹰冈明式教育的影子。

 

察觉到这点的乌间更加的迷茫——他真的应该插手吗?

 

更何况插手的话也不会是什么乐观的情况,对决的话,面对曾经是精锐部队军人的鹰冈明,这些只训练了满打满算三个月的学生与对方之间的鸿沟到底有多大这点,乌间惟臣十分的清楚。要取胜在他看来希望十分的渺茫,毕竟不可能指望鹰冈被学生萌到而手下留情这点。

 

弯腰捡起了插在脚边的匕首,乌间沉着脸色打量着周围的学生们。最终,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黑发男人做了一个深呼吸,而后神色坚定的走向了学生们的方向。

 

一直看着乌间动作的森蚺垂下眼脸,苦笑声冲出了齿间。男人的动作无疑和脑海中曾经的那一幕记忆完全的重合了起来。回溯症状毫无预兆的冲击着长发青年坚韧的神经,而察觉到怀中人异样的暗翼扫了两眼乌间的动作,而后无言的收紧了手臂将怀中的人更加严密的箍在臂弯中防护起来。

 

乌间惟臣站在了愣住的小个子面前,神情严肃而又沉稳的举起了手中的匕首将刀柄对准了相对瘦小的少年。

 

“渚同学,你愿意来试试吗。”

【浅野同学,你来吧。】

 

记忆……要重合了。

 

“诶?!”潮田渚完全的愣在了原地。

 

“等等!”

 

清亮熟悉的散漫音调从后面窜了出来,打断了乌间还要出口的话,同时也拖回了差点被回溯症状再次冲入记忆深渊的森蚺。本该远离课堂的红发少年擦过了两名年长者的身边,在二人前面几步远的位置站定下来。赤羽业看着拿着匕首的乌间惟臣,以及眼中逐渐恢复清明但却仍旧有一丝茫然的潮田渚,红发少年的神色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轻佻的笑容中透着几分众人不熟悉的严肃意味,暗金色眼眸中的锋锐毫无阻隔的直指鹰冈明。

 

站在阳光洒下的范围内,裹上了一层光辉的红发少年所特有的锋芒拔升到了一个顶峰。

 

“比起渚君的话,我更合适吧,乌间老师。”

 

声音在操场上扩散开来,寂静再次降临了这片空间。

 

 

【小剧场】

看着场上鹰冈明舔着刀刃的那个动作,站在一边从隔壁剧组过来串门的阿尔法洛摸着下巴偏头看向了低头修改着剧本的策划。

 

[百崖。]

 

[说。]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每天都被剧本困扰的策划今天依旧没有例外。

 

[你说要是鹰冈明嘴上舔的那个匕首淬毒了,这出戏是不是就可以直接全文完结了?]

 

滑动在纸张上的笔尖停了下来,策划抬头看着站在旁边的那名身材高大的男子,黑亮的眼中染上了鄙视的神色。

 

[虽然我觉得鹰冈明的智商不算高,但是也没低到会做出你想的那种事情的程度。更何况那个角色也说不上是主角,真要死了再换一个也就解决了。]黑发的策划撇了撇嘴[有空想那么无聊的事情,你还不如赶紧回去,这片拍摄区就你最闲。]

 

[我不闲不行啊,有我参与的还没开始拍。]身材高大的男子摊开手,笑的有点无奈[而且我是来接森蚺的,隔壁夙愿等着他和暗翼过去继续下一步的拍摄。]

 

[还真是辛苦他们了。]想到隔壁的苦情戏,策划立刻换上了一张同情脸[老师那副样子我看了都觉得晚上会做噩梦啊。]纠结成那种感觉,哪里像森蚺?

 

那种戏路的冲击委实有点大。

 

[暗翼倒是挺享受。]想着暗翼当时那副饕餮满足的样子,阿尔法洛眯起了瞳仁黝黑的双眼。

 

[废话,他倒是把老师非礼了个够!]想到这里策划就忍不住开始磨后槽牙[夙愿第二幕的那个亲吻他故意NG了不知道多少次!足足拖了两个多小时!!]

 

直面那种暴击伤害般虐狗的行为对于策划而言虽然是每天的必修科目,但是被迫围观了两个多小时的花式亲吻——或者该说舌吻——对策划来说……还是有点、虐啊【啜泣】。

 

[……也辛苦你了。]诺伊斯家的三子伸出手揉了揉策划的头顶,权当安慰了。

 

[真想诅咒他被老师踹下床。]

 

[百崖你醒醒,别做梦了。]

 

讨厌!!QAQ。策划悲愤的拍掉了头顶的大手。

 

 =========================================

总之,这一章我终于是卡出来了,算是赶在了十一假期的尾巴。

这章开始,看文的各位也发现了,走向已经彻底跑偏了√

赤羽业参与进了这次的对决是我从开文开始就一直想要加进去的内容。

让他亲眼看见潮田渚的每一步成长。

让他在这时候就认识到潮田渚的能力。

感情是平等的,哪怕是武力上的差距,我也不舍得让这二人相差过大,更别说理解思维上的差距距离了。

这里就是红蓝组这两个小动物开始真正的了解交心的伊始。

也是红蓝组这俩人的感情升温开始!!!我特么的铺垫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有一点红蓝组感情线的进展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47)
热度(74)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