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渚】夙愿②

夙愿②——生活琐碎

 

失去了依靠的人大多数在初期都难免不知所措,度过了这段时间后就有了明显的分叉点,要么从此一蹶不振,浑浑噩噩的在生活中游荡,要么埋葬血泪挺直背脊,将从前压在支柱身上的期望接过,扛在自己的肩上继续前行。

 

潮田渚是很典型的后者。

 

坚韧明朗,无依则强。

 

很难想象当初那个在手术室外几乎快要哭出来的人会成长到如此地步啊。不远不近的跟在偶遇的蓝发青年身后,神崎有希子满怀感叹。绕过一个拐角,神崎失去了潮田渚的身影,正苦恼着站在这里思考是就此打道回府,还是直接拎着东西去拜访那两个人。没有纠结多久,背后蔓延的寒意帮长发女生做了选择。

 

慢慢转过身,果然看见冷着一张脸的潮田渚正静静的站在背后几步远的位置,青年的手上还捧着装有食物的纸袋,居家的样子和其散发的气势完全不符。看着转过身的人,潮田渚身上的寒意霎时消散,星点的笑意在眼中蔓延,挑起一个招牌式的温和笑容,蓝发青年好心情的和偶遇的同学打招呼。

 

[好久不见,神崎。]

 

[好久不见,小渚。]神崎点了点头[你的身手还是这么好啊,我都没发现你的动作。]

 

当年的暗杀结束之后,有了目标的大家各奔东西,虽然锻炼和技能已经被揉进骨子里,但是这多年以来没有实质性的活动,她的身手早就及不上游走在黑暗中保持着巅峰的潮田渚了。

 

[只是用了点小聪明。]潮田渚摆了摆手,笑的有点尴尬[神崎你就不要笑我了。]

 

[既然碰到了就聊一聊吧。]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青年,神崎有希子不容置疑的拍板做了决定[上次茅野也失败了之后我就一直想要看看业君的恢复程度怎么样了。]

 

[……好吧。]抓着头发,潮田渚苦着脸答应了。E班的男生惹不得,E班的女生更惹不得,这是血泪堆积的教训。

 

没想到出来买个菜都能碰到熟人,自己的运气最近真好。默默的捧着纸袋和神崎并肩向着家的方向走回去,潮田渚忍不住在心中感叹自己最近这种诡异的运气。

 

[业君自己留在你们家里吧,没有问题吗?]

 

神崎用问题打破了沉默,将只凭本能和身体记忆活动的人留在家里真的不会有问题吗?赤羽业的状况杀老师早已通知了全班,不然他们也不会一边纠结又一边默许的让潮田渚继续围着赤羽业打转。

 

[没关系,我出来之前已经确认他睡着了。]

 

在赤羽业醒着的时候,潮田渚从来不敢离的太远,如果有必要,蓝发青年会毫不犹豫的呼叫E班班主任前来支援。

 

[……业君最近似乎很嗜睡。]

 

多个劝说潮田渚无果的人都反应过,他们去的时候都没见过赤羽业,据青年所说是在睡觉。一次两次还能说的过去,这次数一多,大家实在是忍不住不往其他奇怪的地方想,例如……赤羽业要是已经不在了呢?

 

[嗯,已经有大半年了。]

 

没有察觉到身边人的内心活动,谈及赤羽业的状况,潮田渚的眉宇间染上了一丝忧色。

 

[枫走了之后我带业去检查,可是医生说没有问题。杀老师看过之后也什么都不说……目前也只是嗜睡,没有其他的问题。]

 

嗜睡到一天有将近十分之五六的时间都在睡觉,虽然省去了很多危险,但是赤羽业要是再这么睡下去,真的可以睡的潮田渚心惊胆战了。

 

[不过总体来说,业的恢复情况很好,他对外界的反应更明显了。]抛去忧虑,潮田渚向着神崎说起了能让他比较开心的事情。

 

[业君要是能恢复到可以收敛那丝危险性,小渚你就能轻松很多了吧。]偏着头看着这几年长了不少个子的人。

 

[嗯,至少可以抽出时间去工作了。]蓝发青年有点不好意思的抿着双唇笑了一下[总是这么吃老本也不行啊。]

 

[……]神崎觉得自己定义的轻松与潮田渚定义的轻松,肯定不是一种概念。

 

两个人相遇的地方距离潮田渚和赤羽业居住的地方并不是很远,或者说,潮田渚根本不敢离开那里太远,风险太大他承担不起,而他们所居住的位置虽然不偏,但是距离E班其他人居住的地点也不是很近。所以外出买个菜都能碰见同学,神崎和潮田渚两个人都觉得挺意外的。

 

带着院子的独立式住宅在神崎的眼中逐渐露出全貌,习惯性的打量着那幢已经很久未踏足的地点,长发女生的眼中有了一丝了然。阴森的感觉去了不少,看上去房子主人的心情真的有了一定的改变。这么想着,之前对于赤羽业是否还在的怀疑去了大半。

 

[大家最近怎么样?]掏出钥匙开着门,蓝发青年扭头询问着身后的老同学。

 

[都还好。]神崎抬手将滑落的一缕头发别在耳后[听矶贝说,大家发展的都很好,茅野已经拿下影后了。]

 

[怎么说呢,枫她会拿下影后这种事真的是一点都不奇怪啊。]

 

[是啊,毕竟是职业的。]

 

[不,其实这和职业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有些技能是天生的携带无需添加技能点的,例如茅野枫的演技。

 

[这么说倒也没错。]愣了一下,神崎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不说他们了,小渚你现在还、诶?]

 

神崎的话被她自己截断,拧开门的潮田渚抽回钥匙,有些奇怪的回头看向神崎,对方一脸怔愣的看着前面的样子让蓝发青年有了种不好的预感。没有迟疑的转回身看着门内,穿着深蓝色睡衣站在门口,近在咫尺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的赤发青年惊的潮田渚直接后退了一步。

 

门口堵个面无表情的人确实有点吓人,看潮田渚也被吓退一步的那个动作,神崎可以看的出来,对方也很震惊于赤羽业为什么会堵门口。

 

[那个、业你…不要站在门口,会着凉的。]

 

会着凉?这种问法还真是……神崎有希子好笑的看着几乎有点手忙脚乱的握住赤羽业肩膀的蓝发青年,六月份的气候已经很暖了,就算是穿着单衣站在外面也完全没有问题,关心则乱说的大概就是潮田渚现在的状况。还是像以前一样啊。长发女生抿着嘴,抬手抵住唇边遮住笑意。

 

[业,先动一下,我买了草莓牛奶,进去拿给你。]潮田渚头疼的看着睁着一双暗金色眼眸,安静的一动不动的瞅着他的赤羽业,这个反应该是起来后没看见他生气了……这次业怎么就提前醒了呢!

 

[别生气了,这次是我不对。]叹了口气,蓝发青年认命的低头认错[没有下次了,肯定不会了,咱们先进…等、等等!业!还有客人!神崎在啊!诶诶诶!?等一下啊!你快停、唔!]

 

事实证明,不管赤羽业变成什么样子,对于潮田渚的反应依旧深埋于他的本能。眨着黑亮的眼睛,神崎有希子小姐悠然的站在几步远的位置,看着那个只凭本能反应的赤发青年不管不顾的和只无尾熊一样朝着潮田渚径直抱了上去,抓着推拒挣扎无果的蓝发青年的后颈强吻耍流氓。不过话又说回来,赤羽业这种病人还真是可怕啊,只凭本能都可以耍流氓到这种程度……真的是辛苦小渚了。

 

等到神崎有希子小姐进门坐在客厅喝茶时,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看着一头黑线的推拒着想要挣脱赤羽业那个整个人糊在身上的,如同大型树懒一般的拥抱动作的潮田渚,长发女生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那、那个……]潮田渚的手肘抵在赤羽业的胸前,笑的十分的尴尬[让你见笑了。]

 

[太见外了,小渚。]神崎掩住嘴角止住了笑意[能看到业君这个样子,也是很有趣的。]

 

打量着赤羽业的样子,神崎嘴角的笑意又是柔和了几分。

 

[看的出来,你将业君照顾的很好。]

 

赤色的短发蓬松而层次分明,光泽柔顺没有想象中的属于病人的干枯,皮肤红润看上去十分健康,暗金色的眼眸虽然略显呆滞,但是已经有了曾经的神采。如果不是他现在如同小孩子闹脾气般的缠着潮田渚,神崎有希子几乎要以为赤羽业已经要完全康复了。

 

……他真的在很用心的照顾赤羽业啊。看着最终用一盒草莓牛奶摆平赤羽业的蓝发青年,坐在二人对面的神崎有希子在心中有了答案。

 

[小渚,你这种哄孩子的手段,业君康复之后你就可以去做老师了。]

 

[神崎你就不要笑我了。]略感无力的按着额角,潮田渚不知道应该怎么反驳对方的调侃,毕竟赤羽业现在的状态真的和大孩子没什么两样,还是不讲理说不通的那种。

 

[是我们杞人忧天了。]

 

神崎没头没脑的冒出这样一句话,蓝发青年先是愣了下,随后了然,扯扯嘴角,潮田渚想不出什么话。曾经的同学们一直都在担心他和赤羽业的情况,那样的担忧和牵挂让潮田渚都觉得窝心,能说他们是杞人忧天吗?说出这种话那也未免太没良心了。

 

从出事开始他们两个…不,应该说是自己,自己已经亏欠了太多,E班的大家不在意,但是潮田渚不能不记得,星星点点的感动与温暖支撑着他走到今天,归根结底,潮田渚仍旧是一个习惯性的想要寻找支持的人。垂着头的青年握住了身边之人宽大的手掌,十指相扣,微扬的唇角带上了几分嘲意。

 

无依则强……做起来,并不如说着那样简单。

 

[我很感激你们的杞人忧天。]潮田渚低着声音,语气中的庆幸与暖意容不得作假[没有你们的纵容和担忧,我走不到今天。]湖蓝色的眼眸直直的望进了神崎的眼底[这不是一个人的功劳,没有你们,也许我至今仍然一事无成……也无法照顾好业。]

 

[杀老师说过,永远不要看低自己,小渚…就算没有我们,你一样可以办到。]坚韧的人不会因为被人生中的恶意击倒而停滞不前,看似软弱实则韧性十足的潮田渚更是如此。国三那年逐渐展露锋芒的潮田渚仍旧是神崎有希子至今无法忘怀的存在——内敛包容,坚毅平和。

 

那是,赤羽业的补全。

 

[但不会有今天这般好。]潮田渚的手指描摹着赤羽业的指节[可以做到,但是可能会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走出阴霾。]

 

当初的艰难哪怕是现在想起来,潮田渚都有一种无力喘息的错觉,压在赤羽业身上的东西一个不剩的转移到了潮田渚的肩上,哪怕是他自己亲手接过,可是当真的面对时蓝发青年才意识到,做一个执棋手是有多么艰难。

 

[既然感激的话,那下次聚会就带着业君来吧。]将发丝别在耳后,神崎有希子笑的端庄柔和[拒绝了那么多次,大家可是很伤心的。]

 

[……啊,我知道了。]沉默几秒,青年露出了无奈的笑颜,扣着恋人手掌的手指紧了紧。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赤羽业慢慢合拢了五指,将潮田渚的手掌扣紧在掌心之中。

 

得到回应的青年笑弯了眼眸,带着周遭都明亮了几分。

 

[那时候,就拜托了。]

 


评论(24)
热度(53)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