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38

本座现在的心情是激动的!!

我终于可以用电脑上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座终于可以不用蹲在走廊刷贴吧上QQ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于本章我只想说,写的时间太久已经忘记之前的心情了_(:з」∠)_

其他的假期见罒ω罒

=======================================

不甘寂寞的命运

这章一定要用到这个标题!!!

好的我用到了这个标题,从32开始一直到38!看我拖了多少章的剧情!!

 


俗话说的好,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自己作的死哭着也要撑下去。森蚺都已经习惯了自己的作死属性,所以他没哭,他只是趴在床上起不来了而已。没错,以趴着的姿势没有办法将自己从床上支撑起来。


散乱的长发披散在薄被上,左手死死的按住自己的头,将半张脸埋进柔软枕头中的长发青年正在强烈的耳鸣中苦苦挣扎,穿透性的耳鸣让人烦躁的想要就此截断自己的听觉神经。全身性的酸痛让森蚺感觉,动一下都是个奢望,紧咬的牙关没有发出一丝示弱的呻吟,粗重的喘息倒是很好的泄露了他现在的情况。

 

“渚。”

 

搭档的声音从床头柜的位置传了过来,自动开屏的小律透过摄像头有些担忧的呼唤着趴卧在床上,用后脑勺对着这边的长发青年。

 

“渚,我还是帮你请假吧。”看着对方将手摆在支撑身体的位置却久久没有动作,律叹息着帮搭档做了决定“别说不需要,你现在能不能从那张床上爬起来都不一定。”

 

床上的人没有什么动静,就在律几乎放弃从对方那里得到回应的时候,森蚺举起了右手比量了一个同意的手势,然后在律摄像头的注视下,那只手脱力的砸回了原来的位置……我是不是应该先叫个医生?忧心忡忡的编写着短消息,人工智能少女做了一个肯定不会被允许的幻想。

 

“早就和你说过要吃药要休息,这回知道不听话的后果了吧!”

 

通知完E班班主任和副班主任的律终于得空教训起自己还在躺尸的搭档来,要不是今早怎么叫森蚺都叫不起来,律也不会发现长发青年再次犯了偏头痛的事实,按照以往规律会在第二天早上消退的症状这次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的严重起来。

 

“那么拼命做什么啊。”坐在屏幕中捏着暗翼给的清单,律有点心疼的低声呢喃着。

 

“……大概是因为,业他…给了我一种,他已经回忆起那些感觉的错觉吧。”

 

床铺上传过来的声音喑哑,带着一股子让人不舒服的自嘲。微阖眼眸撑开几分注视着暗色的厚重窗帘,挑起的嘴角麻痹着自己的神智。

 

“给了我一种,他已经可以回来的、错觉……”

 

所以才无法压下那个拥抱所带来的失态,所以才会不顾及身体的立刻出去寻找清单上的物品,所以才会…因为那丝可笑的期待而忽略了自己的状态。为什么还会抱有那种期盼啊!森蚺你醒醒,别傻下去了!呜咽一声,长发青年将自己的整张脸压进了枕头当中。

 

“……其实我觉得,你能骗骗自己也挺好的,渚。”做着把清单叠起来的动作,律随意的在屏幕中席地而坐“要是连梦都不会做,在业君回来之前你可能就把自己逼疯了。”

 

一个人的承受力终究是有限的,哪怕是神经心智坚韧如森蚺这样的人也不例外。从搭档之初律就能从那双透彻坦荡的湖蓝色眼眸中读出,这是个拥有强劲灵魂的人,之后的那些经历也证明了那时还没有演化出现在智能的自己的判断正确性。

 

森蚺、暗翼,又或者说是A班的潮田渚和赤羽业,这是两个哪怕在身处泥沼黑暗中,依旧能凭借着理智与信念开出一条通路的强者,曾经的律不着痕迹的模仿着这两个人的理智,但是不久之后她就否定了这样的进化方向转而偏向了其他。

 

因为她在那条道路的模拟中,看到了毁灭。

 

磕磕绊绊的成长,累积的压力被他们挺直了背脊扛在了身上,再之后…保持着平衡的那道红色身影消失无踪,只剩混杂着玄黑的蓝色身影苦苦的维持着摇摇欲坠的平衡。曾经律担忧他们的未来,因为她的模拟所得出的结论。现在、在已经看不到未来的现在,她担心着与自己一同成长的青年,担心他是否应了她的猜想而选择毁灭。

 

森蚺想要活下去,但是他的神智已经向他发出了自毁的信号,如果再这样紧绷神经保持理智,忽略自己的感受……这场和柳沢、和未来的角力中,最先溃退崩毁的人绝对是森蚺。

 

长发的青年和他的恋人早已在现实的道路上撞的头破血流,其中一个已经被黑暗的触手拖离了道路,而另一个撞的更惨,也更执迷不悟。

 

一个连在梦中都不肯欺骗自己的人,怎么能做到在这片残酷的现实中安然的前进?

 

律找不到方法,她找不到。

 

“我已经被逼疯过一次了。”低低的痴笑出声,森蚺的笑语中载满了苦意“还不是做梦的时候,律。还不是发泄自己心情的时候。”

 

“相信我,律,我不会在这种地方摔两次。”

 

“……业君回来之后一定要和他要补偿费。”沉默半晌,律有些负气的嘟囔着“一定要!渚你这次不能心疼他就不作为或者阻止我!”

 

“是是,我会帮你的。”长发青年的声音染上了睡意,吐字也模糊了一些“你可是我搭档。”

 

“要什么补偿费比较合适?”律翻看着自己的小本子“以后的饭全包了?不行,给渚做饭对业君绝对一点惩罚的性质都达不到。”凡是和森蚺有关,暗翼都能欣然接受,做饭什么的简直就是小儿科“……要不直接补偿精神损失费顺便好好的揍他几顿?”还是这个执行起来比较靠谱。律少女满意的想着。

 

“嘛,让他睡三个月地板,就这么决定了。”没有考虑搭档的建议,疲乏的青年用泛着睡意的声音拍板做了决定“我再睡一会儿。律,记得叫我起来。”

 

“好、诶?!不对!”点头答应的律突然回过神来叫出了声“渚你又心软!!!”

 

睡三个月地板什么鬼!!你敢说暗翼半夜摸上床的时候你能忍心不让他上来!?那人现在对你毫不留情都是你自己惯出来的!!!看着长发青年那个蓝色的后脑勺,人工智能少女气结。

 

……

 

“那么,综上所述,因为森蚺老师请假的原因,今天的实践课就由为师代为教授。”

 

站在讲台上的杀老师操着他那一口特点十足的贱萌口音向着E班的学生们长篇大论了一番,具体的内容就是围绕着昨日离开的那两个来自于十年后的人,本来教室里的众人还听的云里雾里不知道应该杀老师的重点到底在哪里,直到班主任大人说出最后一句。

 

怔愣了几秒,全班的人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怪不得今天总觉得少点什么,原来是少了个人。但是了悟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听明白是怎么回事的E班少年们少女们均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毕竟杀老师虽然没有详细的说明森蚺请假的原因是什么,但是听他的那个意思怎么想都容易想偏啊……

 

[难道森蚺老师这次被揍得都没办法逞强了?]再一次的,E班众人的脑电波重合到了一起。

 

眉头紧蹙,潮田渚有点不安的按动着手中的圆珠笔。因为森蚺的不避讳,蓝发少年可以说是整个E班中最了解森蚺与暗翼之间相处状态的人,说不担心的根本就是骗人的,从实践课教师和那个男人一起离开开始,他就在不自觉的担忧那个人为难长发的青年,因为潮田渚知道,森蚺不会真的认真的反抗那个男人,这是他都能看清的事情。

 

难得的,蓝发少年忽略了讲台上已经开始授课的杀老师,不自觉的扭头将视线投向了坐在后排的赤羽业。察觉到了那道视线的红发少年略微偏头,将目光对上了那双闪动着担忧和茫然的湖蓝色眼眸,眨了眨眼,赤羽业冲着潮田渚露出了一个柔和的安慰笑容,暗金色的眼底一片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温柔。

 

耳边响起了清晰可闻的动静,偶然间回头的菅谷创介和不破优月均被赤羽业的那个笑容给惊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感觉要做噩梦了。两人忧心忡忡的将脸埋回了书本之间,默默的催眠自己什么都没看见。虽然赤羽业笑的相当的养眼,但是从那个性格恶劣的人的脸上露出那种温和的神似潮田渚的笑容,委实太过超出心理的承受范围。

 

因为太过震惊,两个人自然也就忽略了赤羽业展露笑容的对象。接收到搭档那个笑容的蓝发少年愣了几秒,而后默默的扭回头,学着他身后两个同学的样子将脸埋进了书本笔记中。眼尖的捕捉到了潮田渚露出鬓发略微泛红的耳根,红发少年的笑容更是灿烂了几分。

 

实践课后便是体育课,上了一节课晕乎乎的E班学员们呼啦啦的涌到了更衣室准备换衣服好好放松一下,杀老师是个好老师,但是教这种非正常科目的话…还是让正常人类来教吧!被杀老师那种龟毛到极致的教学方式折磨了一节课的少年少女们纷纷在心中掩面啜泣,他们的班主任是真的不适合来教严肃惯了的实践课啊!!

 

“业君?”

 

换好着装的潮田渚一出门就看见没换衣服,握着盒草莓牛奶的红发少年向着森林那边走去,快跑两步跟上去,小个子叫了一声他的搭档。

 

“业君你这……”

 

又逃课?言语中的未尽之意用眼神传递了出去。停下脚步的赤羽业看了看潮田渚,又瞅了一眼校舍那边已经走出门的那个叫鹰冈明的人,平静的面容上没什么表情。

 

“渚君要不要一起来补个觉?”重新低头看着自家搭档,赤羽业发出了邀请。

 

“诶?不、还是不用了。”潮田渚一如往常的迅速拒绝了赤羽业的提议。

 

“留下来上课的话,记得小心那个胖子。”

 

留给潮田渚这句话,赤羽业就给了对方一个潇洒的后脑勺转身向着森林深处缓步离开。他向来不是什么好学生,所以就算是逃课的话,找不到人那个胖子也做不了什么。将双臂枕在后脑,走在林荫路上的红发少年抬头看着透过层层枝桠露出的那点天空,嘴角扯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意。

 

那种虚伪的笑容看着简直让人恶心。许是因为曾经的经历,赤羽业对他人的表情特别的敏感,哪怕有一丝的不妥他都能察觉出来。未及眼底的笑意和那种强装亲切的笑容,赤羽业在看到那个男人的第一眼起就为他那个表情感到反胃。他向来不亏待自己,既然看着觉得碍眼,那也就没有继续留在那里的必要了,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去找个地方补补觉,反正森蚺也会补上体育课上的那些课程。秉承着这个思想,许久未逃过课的赤羽业少年大大方方的逃了这堂体育课。

 

“……能,这就是我要的报酬,可以做到吗?”

 

越靠近自己平日里睡觉的那颗古树就越能感受到一丝异样,周围环境不同于往日的寂静令少年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放下手臂掏出了兜中的牛奶盒子又靠近了几步,熟悉的声音窜入了赤羽业的耳中,少年眉头一挑,脚步顿了一下。

 

“你真的确定?”另一个男子的声音也冒了出来。

 

“嗯。”

 

“好吧,我接受。不过那小子会不会乖乖听话我可就不保证了。”

 

“他会的。”

 

“这么自信。”

 

“我毕竟是他们的老、谁!出来!”

 

啊呀,被发现了。心中的声音没有一丝一毫的懊恼,插上吸管,赤羽业咬着吸管走出了粗大树干笼罩着的死角范围露出身形。看着眼前被杀老师形容的本该在床上躺尸的实践课教师以及他身边的那个赤发男人,红发少年散漫的抬起手挥了挥。

 

“哟,森蚺老师。”向着实践课教师问好,眼神围着两个人打了几个转,赤羽业咬着吸管笑了起来“看样子老师的状态不错嘛,还可以在这里和无关人等私会。”

 

作为那个无关人等,暗翼只是挑了挑眉毛没说话,森蚺皱着眉头思索了几秒。

 

“业同学你这是又逃课了?”森蚺看着故态萌生的少年,有些无力“我记得这节课可是体育课。”

 

难搞如赤羽业这样的学生,也很少在乌间的课上做出逃课的行为,最近红发少年也是少有的安稳的呆在了教室中上课,今天怎么会突然想到逃课?

 

“啊,因为不想上课,所以就逃了。”赤羽业耸了耸肩“与其看那个胖子,我还不如来这里补觉。”

 

“……胖子?”森蚺眨了眨眼睛,有点没反应过来赤羽业指的是谁。

 

“嗯?森蚺老师不知道吗?”红发少年也有些惊讶的愣了一下“E班来了一个新老师,说是帮乌间老师分担体育的教学。”他还以为乌间老师和杀老师已经通知过森蚺了。

 

“……新老师叫什么名字。”隐约的,森蚺有了那么一丝不好的预感。

 

“鹰冈明。”

 

说出这个名字的赤羽业有些惊奇的睁大了暗金色的眼眸,只为了那名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长发青年瞬间改变的脸色。

 

下一秒,之前还站在那里的人已经与他擦身而过,还站在原地的暗翼瞅了赤羽业两眼也迈开脚步越过红发少年疾步追着森蚺离开。

 

留在原地的红发少年转身看着那两个人离开的方向有些迟疑,纠结片刻也转了脚步向着森蚺的方向追去。

 

看那人那个表情,或许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

 

 

【小剧场】

 

亲自上门送剧本一向是策划所喜爱的娱乐活动,看着赤组的那两个人碍于森蚺和潮田渚而不敢动手撵人的样子,每次都保持着一本正经的正直面孔的策划其实心里笑的直打颤。

 

[辛苦你了百崖,每次都送到这里。]长发青年站在门口,伸出手揉了揉策划的发顶[业他今天有点失礼,别在意。]

 

[他都敢动手揍我,我哪敢在意啊。]眯起眼睛感受着头上的揉动,策划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反正不是第一次了,男神您快进去吧。还剩下渚君和赤羽业的剧本,我给他们送过去。]

 

[啊,对了,有件事让能拜托你转告一下那两个小朋友吗。]

 

[您讲,对我您不需要这么客气的。]向来尊敬长发青年的策划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

 

得到回答,收回还在蹂躏策划头型的手,青年从衣兜中掏出了一盒药膏状的东西,弯腰放进了策划提着的装着剧本和大纲的袋子中。直起腰,森蚺拍着策划的肩膀,语气有些郑重。

 

[让业同学节制点,渚的话尽量别那么纵容业同学胡闹。]

 

用了几秒,黑发的策划才回过神长发青年指的是什么,一张脸顿时腾地就被上涌的血液给染红了。抬头用那双黑亮的眼睛看着神情严肃的森蚺,策划讷讷的半天没组织出一句有意义的回话来。

 

[如果实在是节制不了,渚也狠不下心说重话的话…]越发的代入了老师职业的长发青年叹了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告诉他们出门的时候记得用遮瑕膏,刚才给你的那支给他们就行,效果值得信赖。]

 

脖子那种地方一看就能发现啊,现在的小朋友真是不注意影响。森蚺老师有点无奈。

 

而且纵欲过度很伤身啊。

 

[……]

 

这要我怎么说……是先忧心会被赤羽业打出来的问题还是纪念我即将逝去的脸皮?!我脸皮薄啊男神QAQ。视线转向了自己拎着的手提袋,策划此时此刻的心情是崩溃的。

 

[要是麻烦的话……]

 

[不,没事。交给我就好,您不用担心。]打断了森蚺的话,策划最终还是接受了他所敬重的人所交付的委托。

 

第二天准备开始拍摄的时候,场地的工作人员们都奇怪的看着策划那泛青的嘴角。

 

[那个,百崖先生?]靠的比较近的一名工作人员伸手戳了戳还在改剧本的策划。

 

[嗯?]

 

[您的嘴角…昨天还……]好好的。

 

纸张上滑动的笔尖停顿了几秒,低着头的策划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

 

[昨天走路不小心摔倒了,脸着地弄的。没啥事,准备拍摄吧。]

 

[……哦。]摔得真严重…都有点泛着紫黑色了……

 

 

 

 


评论(34)
热度(79)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