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十年组小剧场③

【十年组小剧场③——片段】

  

  

①留发之谜

整个A班…不,或许是椚丘整个那几届的学生都知道,位于食物链顶端之一的秘书长潮田渚非常忌讳有人质疑他的性别,原因就是他那头质感优良到足以令女性啜泣的水蓝色长发。曾经有一段时间,秘书长的脑残粉们把能触碰到那头长发——哪怕只是发尾——当成了极大的荣耀。

  

大概也可能是被脑残粉们吓到了,所以本来只是不喜欢自己长发的潮田渚变得更加的厌恶起自己的长发。

  

“既然不喜欢,小渚你为什么不剪掉?”

  

彼时,被好闺蜜【×】小影后——雪村亚佳里,也就是茅野枫拖出来扫荡甜品店的蓝发少年接收到了好友的疑问。看着咬着勺子有些疑惑的少女,潮田渚只是笑了笑。

  

“不喜欢是不喜欢,但是很多事情是不能凭借着自己的喜好来的。”

  

“小渚你就是顾虑太多了。”茅野枫觉得,潮田渚那种从初识起就了解的保姆性格这些年来越发的严重了。

  

“……”该怎么解释这不是顾不顾虑的问题呢?望着远处的街道,少年笑的有些苦恼。

  

索性A班情报官的苦恼与小影后的疑惑都没有持续太久,大概是难得开眼的老天看不过这对闺蜜【×】困扰于这种问题,于是痛快的出手帮了他们一把。不过有选的话,这两个人应该都不会希望是在那种情况下碰面。

  

某一日,应邀参加某场宴会的小影后僵了一张笑脸,完全无法移开视线的注视着某个站在自己班红发同学身边的那名一身纯白盛装出席的蓝发少女。

  

清澈深邃的湖蓝色眼眸与发怔的灿金色眼眸撞到了一起,然后在前者的注视下,后者用着近乎悲痛的表情,毅然决然的将脸扭了过去,直接用后脑勺对着这边。


“渚?”赤羽业略微低头看着抬手扶额的潮田渚,眼眸中透着点疑惑“怎么了?”


“没事,只是出现了一点误会。”潮田渚冲着赤羽业笑了下,直接带过了对方的疑问,同时在心中思考应该如何同茅野枫解释这个问题。

  

那日之后,茅野枫同学足足有一个星期都没有办法正视潮田渚,这让想要解释的A班情报官倍感苦恼。不过这个苦恼他也没持续多久,因为一个星期之后,他就开始躲着中村和茅野枫走了。

  

  

  

②初识印象——赤羽业

赤羽业和潮田渚相识的时间真要来算,其实没有潮田渚与浅野学秀相识的时间来的长,但是为什么到最后纠缠到这种程度的是他俩,这个问题确实是让身边的朋友们感觉不解。

  

“也许是第一眼的印象就决定了吧。”靠着潮田渚的桌子,赤羽业拖着散漫的语调回答了中村的疑问。

  

第一次看见潮田渚是在一条小巷里,赤羽业已经忘记他在那里的原因,不过无外乎就是打架勒索这种不良的原因。那时解决掉眼前初中生的赤羽业少年想要转身对付后面剩下的那两个,不过等他转过身时,后面剩下的除了在地上躺尸的那两个杂碎之外,只剩下一名神情平和挎着书包、穿着整齐利落的校服、拎着…装着蔬菜肉类超市袋子的蓝发少年。

  

那副气场明亮的居家样子摆在这个略显昏暗的小巷,着实让还年轻的赤羽少年愣了几秒才回神。估量着少年略显矮小消瘦的身型以及他脚底下躺尸的东西,赤羽业不太相信那俩是眼前这个人撂倒的,先不说为什么揍了人之后还能保持着衣着干净整洁的问题,单是那个少年的眼睛就让赤羽业不想相信。

  

那是一双清澈到让人不自觉心虚的湖蓝色眼眸,干净的眼底似乎是闪烁着星点的微光,配上他的装束怎么看都是个乖乖牌的听话学生,完全不是属于这片地方的存在。但是周围没有其他的人,他脚底下的人也昭示着真相。哪怕赤羽业再不想,他也不得不信,确实是这个少年动手解决了那两个漏网之鱼。


站在那里的人似乎是在等他结束手头的动作,愚蠢而微妙的对视没有持续几秒,少年率先迈开步子走到赤羽业的身边,略微欠身像是打招呼也像是道谢,然后就没有一丝留恋的擦着赤羽业的肩膀走向了小巷的深处。

  

手插在兜中,看着散着微长蓝发的那个背影,红发少年眯起了双眼。


第二日,迷了心窍一般的赤羽业再次出现在了那个小巷。脚下踩着小混混脑袋的赤发少年扬起了张扬明亮的笑容,目光灼灼的看着仍旧提了一个食品袋的蓝发居家少年。

  

“赤羽业,你呢?”

  

蓝发少年愣了一下,有些犹豫,但是也就那么几秒,些许的笑意就在湖蓝色的眼眸中晕染开来。

  

“……潮田渚。”

  

声线柔和干净,如少年给人的感觉般清澈,也如赤羽业所想。

  

  

  

③初识印象——潮田渚

“我对业的印象?”

  

再一次的被堵在秘书处办公室的潮田渚愣愣的重复了一下这个问题,而后便失笑出声。还以为上次没问就能躲过了,没想到在这里等着他。

  

“大概是惊艳吧。”

  

蓝发少年嘴角的那抹柔和腼腆的笑容不着痕迹的加深了几分。

  

初见之时只是为了快点赶回家而抄近道,拎着一袋子食材的蓝发少年眉头微蹙,带着些苦恼站在小巷口看着里面的混战。那五六个人潮田渚很熟悉,是经常出没于这一代的不良,比上不足,比下也没余多少的小团体——别问他怎么知道的,潮田渚少年拒绝对此做出解释——而和他们混战在一起的那名少年非常眼生。

  

那样显眼的火红色短发,散发着那样张扬锐利的气场,这样的人物哪怕只是轻瞥一眼都会留下印象。潮田渚自问记性还算不错,既然眼生,那么之前这附近确实没有这个少年的身影。

  

红发少年的身手相当不错,一看就是打架惯犯那种,前面的那几个被压的几乎还不了手。苦恼于到底应不应该绕道,超过规定时间回去会被妈妈骂的。不过这个苦恼没有持续多久,看着转过身瞅见自己的那两个人,潮田渚下意识的扯开了一个温和无害的笑容。

  

不要管之前发生了什么,反正等潮田渚重新整理好着装提好袋子挎好书包时之前的人已经躺倒在地。没等他跨过地下躺着的那两个人,前面还在打架的少年已经结束了打斗转过身直直的看着他。注视着红发少年,潮田渚的眼中不可抑制的划过一抹名为惊艳的神色。

  

用这个词形容一个少年总归有些失礼,但是潮田渚脑中第一个浮现出来的确实只有惊艳二字。容貌虽未长开,但是仍旧是一张俊朗的面容,暗金色的眸子熠熠生辉,气场锐利迫人。就算是站在小巷的阴影处也无法抹消他的存在感,张扬似火,锋锐如刀。

  

平静的和对方对视几秒,潮田渚选择先动,礼貌性的欠身后便快步擦过。不是没看到对方那几处擦伤,但是比起只见过一次的少年,被妈妈责骂这件事情目前比较重要。

  

第二日如同往常一样带着食材抄近道回家的潮田渚再次遇见那名少年时仍然不自觉的站住了脚,赤发的少年依旧如昨日那般张扬,而且…生机勃勃,令人心情愉悦的生机勃勃。

  

虚瞄了对方脚下的那个小混混,潮田渚觉得对方那张脸大概是要平了。没有躲闪的和那灼灼的目光对视,如此距离双方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眼中的神色……简直自信明亮到灼人。

  

“赤羽业,你呢?”

  

赤发少年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散漫和几分兴致,徘徊在他身上的眼神似乎像是在打量着什么有趣的东西。潮田渚本是厌恶这样的目光的,那和浅野学秀太像了,而且对方身上的那股子霸道也形似浅野,他和浅野从小学不对盘到国中,现在也是针锋相对了大半个学期,足以可见他是多不喜浅野身上的感觉。但偏偏是那股令潮田渚忍不住心生好感的生机勃勃糅合了那种迫人的侵略性,使得赤发少年虽然有些特点形似浅野,但是本质却有了一个极大的不同。

  

思绪至此,之前还有点迟疑的潮田渚蓦地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潮田渚。”

  

或许这是个不错的开始也说不定。


 

===================================== 

本期小剧场新鲜出炉,没有网发不了长的正文,只能用这个解解馋了。

依旧是十年组没撕逼之前的各种片段相处√

大爷当初是个还少年!好少年!

老师那时候也是萌哒哒!!别问我女装!本座啥都不知道!!!


评论(30)
热度(76)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