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37

逝去的过往身影

现在起标题越来越难,心痛【手黄再】

 

乖乖跟着暗翼离开的森蚺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赤发青年身上的同时,也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在暗翼没有恢复记忆之前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敢放松,哪怕对方说了只是谈谈而已。像是感觉到背后之人的焦虑一般,走在前面的暗翼突然扭头看向了森蚺,长发青年几乎是在暗翼做出这个动作的瞬间就毫无意外的露出戒备的神色,下意识的,本能的戒备着眼前的人。

 

“放松点,渚。”暗翼收回了视线抬手拨开了挡在眼前的一根枝叶“你的紧张让周围的气氛都变化了不少,没发现吗,我们周围根本没有动物敢接近。”

 

而曾经他们来到这里时,总会有一两只松鼠接近森蚺。没来由的,暗翼开始怀念起那时平和内敛的森蚺,现在身后那个神经紧绷的人已经偏离了真实记忆中的那个身影太多太多。

 

“……有些东西,已经改不掉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暗翼听到了这个带着叹息的回答。迈出的脚步不着痕迹的停顿一下,随后毫无异样的继续着前进。

 

赤发青年的抱怨让森蚺有了一瞬间的恍惚,眼前的背影模糊了一下视野有些发黑,这种他再熟悉不过的回溯症状的前兆令长发青年产生了些许惧意,攥紧了手中的U盘,带有棱角的壳体几乎要嵌入掌中。所幸这样的前兆并未延续多久,困扰着森蚺的偏头痛与掌中的疼痛一同将他拖出了回溯的症状,舌尖抵着紧咬的牙关,背脊挺直的长发青年默默抵抗着熟悉的痛感。

 

“这里差不多了。”

 

视线重新对焦滚动着眼球,扫视着周围环境的森蚺愕然的睁大了暗沉的湖蓝色眸子,杂音冲破了疼痛的阻隔灌入了耳中,这一次,没有什么可以将他拖出回溯的漩涡了。

 

【这些松鼠真碍事,睡个觉都不能清闲。】熟悉的抱怨清晰的让人心生惧意【为什么它们总是缠着你。】

 

【大概是因为业身上的气息太锐利了吧,动物的本能总会选择安全的地方……嘛,业你就不要抱怨了,快松开,不要抱着我了,太热了。】

 

【太舒服了舍不得啊。】暗翼……

 

【……业,你再这样我就帮你订购抱枕了。】

 

【诶,太麻烦了,论抱枕,有哪个牌子的抱枕能比得上渚?】暗…翼……

 

【业,你闭嘴吧。】

 

【害羞了吗,渚。】…暗…翼……

 

【……】

 

【诶?!渚你真的脸红了!哈哈哈,竟然会害羞哈哈哈哈。】……翼…暗、翼……

 

【业你笑的太奔放了…你、你不是要睡午觉吗!】

 

【渚你难得脸红的样子可比睡午觉有趣多了,噗哈哈哈哈哈哈,竟然真的会因为这个害羞哈哈哈……欸!!别动手打人啊!】……翼……

 

【赤羽业!!】

 

【咳,我不笑了,不笑、噗哈哈哈!诶诶诶!!等一下,渚这里有点危险你别动手了!!】业……

 

“……业……”带着颤音的低喃不可控制的溢出了口中。

 

“渚你叫我?”

 

双脚死死的钉在原地,现实和回忆的交错让森蚺无措,注视着眼前大树的暗翼回过头看向了森蚺的方向,身穿黑衣制服的男子和记忆中那名穿着黑色外套的少年逐渐重合。低低的呻吟一声,长发青年狠狠的闭上了双眼不再去看眼前的人。

 

“既然到地方了,你需要什么就说吧。”沉稳平和的嗓音中带上了一丝深掩的倦意,顶着平和的假面,青年再次睁开的那双湖蓝色眸子幽深寂静的宛若深渊。

 

平静完美到一个平衡点的情绪。

 

“好吧,渚你坚持的话。”抬手摸了摸鼻子,暗翼挑起嘴角笑了出来“其实我需要的东西都在那个U盘里,渚你读取一下就可以。”

 

松开紧攥的拳头看着摊开在手上的那枚U盘,森蚺沉默的注视了几秒后抬头看向了几步开外的赤发青年。长发青年面容上的神情让暗翼嘴角的笑容加深了几分。

 

“……既然已经在这里了,你多此一举的把我叫出来做什么?”放弃似的叹息出声,森蚺隐忍下了刚刚泛起波动的情绪。剑眉微蹙,曾经的A班情报官略带无奈的看着暗翼。

 

“只是想叙叙旧而已。”摊开双手的赤发男子表明着自己的无辜“不先读取看看吗?”

 

“你离开之后我会读取数据。”森蚺侧身偏开了视线眺望着山下的环境“我和你没有什么可以叙旧的。”

 

“我们之间也算是分别挺久了,你真的没有什么过去的美好回忆要和我说吗。”轻笑着,暗翼的话语刁钻的挑开了森蚺心上从来都没有愈合的伤痕。

 

赤发青年几乎是愉悦的看着自己来到过去需要去牵制的那个人敛去了眼中的平静,暗沉的湖蓝色眼眸中的锋锐毫不掩饰的刺到了自己的身上。对面的长发青年脸色虽然阴沉,但是不掩锋芒的逼视却让之前周身包裹着垂暮气息的人迸发出了一股子勃勃的生机。没来由的,暗翼觉得现在这个试图用眼神杀死他的青年,才是自己所欣赏的那个人。

 

“美好回忆这种东西你怎么不去自己的记忆里面找。”扯开一个笑容,森蚺眯起双眼毫不留情的用言语呛回了暗翼的试探“没准找到的还能比我说的更详细。”

 

“例如在学生会秘书处办公室的初夜?”面对被呛回来的挑衅,暗翼上下打量着长发青年挺拔的身躯笑的暧昧而轻佻。

 

“对,例如那个初夜。”没有一丝不自在的停顿,森蚺的回答毫不示弱,比起暗翼的笑容,实践课教师的笑容中嘲讽的成分几乎占了四分之三“毕竟你才是那个从头清醒到尾的人。”

 

“……竟然没有害羞。”嘴角的弧度降了几分,暗翼的语气中有了一丝遗憾。

 

听着赤发青年言语中的遗憾,森蚺没有控制的嗤笑出声。眉梢带着嘲讽,带着似笑非笑神色斜瞥过来的眼神,青年的神态落在暗翼眼中击起了心湖的一丝波澜。

 

“看在你破碎的记忆没办法提供太详细的信息份上,需要我详细叙述一下……”长发青年的脚步向后撤出半步,侧着身体面对着不知不觉敛去笑容的暗翼“你才是在那之后落荒而逃懦弱退缩的那个人的具体情况吗?”

 

“你说谎。”

 

[说谎。]

 

听不出情绪的话语和体内的心音同时反驳了长发青年嘲弄的话语。不着痕迹的抽动了一下眉心,森蚺面色不变。

 

“我是不是说谎,找回记忆后你自然就知道了。”

 

“这样锋芒毕露你是在逃避什么吗,渚。”虽然敛去了面具似的轻佻笑容,但是赤发青年依旧保持着一个平静的状态。静静的看着森蚺,不疾不徐的词句从暗翼开合的双唇中吐出。

 

“本能般的戒备,本能般的亲近,你很矛盾,渚。”

 

“我为我刚才的莽撞道歉。”暗翼耸了耸肩膀,唇角勾勒的笑意带上了几分真实的感觉“我知道我的失忆于你于我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虽然从那些已经拼接好的回忆中我了解到我对于你的意义后,我就很想利用那些让你无条件的帮我办事,事实上你也承诺了。”

 

赤发青年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脖颈,有些无奈的学着森蚺之前的样子眺望着远处的景物。

 

“但是也是那些拼接好的回忆阻止了我这样做,我的本能告诉我,我不能对你那样做。”

 

“本能什么的……”森蚺低喃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微小的轻颤。

 

“我已经忘了为什么会佩戴着那条悬挂着戒指的项链了,你也留着那条链子。”暗翼垂下视线看着自己手掌上的掌纹“我想要记起来,我想要知道为什么我身体的本能会一直眷恋着你的触碰,我想要知道……”

 

“为什么我会眷恋着作为凶手的你,潮田渚。”

 

赤发青年目光灼灼的转向了沉默的注视着自己的森蚺,前任A班情报官那双暗沉的眼眸中流转着无法解读的复杂。

 

“我想知道真相。”

 

“……你的求知欲还是像以前一样旺盛,业。”以蛇为名的青年缓缓的吐出了积压在胸腔中的浊气。

 

“这是我目前唯一能给你的报酬。”暗翼的声音中染上了几缕对方特有的混杂着自信的坚定“尽快记起曾经,然后给你一个交代和终结。”

 

“你真的想要付给我报酬?”眨了眨眼睛,森蚺眯起双眼打量起暗翼。

 

“是的。”

 

手插回衣兜中,赤发青年大方的任由眼前的人打量着自己。虽然这个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打量货物时才会出现的。

 

“或许你真的可以帮我一个忙当做报酬。”

 

拇指剐蹭着下颌,长发青年想了想随后将衣兜中的人工智能的本体掏了出来,然后将U盘插入了侧面的接口中。翻看着读取出的内容,眉头微蹙的青年举起手中的智能机冲着暗翼晃了晃。

 

“业,你明白你需要的东西的价值吗?”

 

“当然。”赤发青年点了点头“所以我才不想让你无条件的去履行你的诺言,渚。我赤羽业还没到需要用感情去利用一个人的程度,哪怕你值得,但是我不想。”

 

“……你真的坚持?”森蚺还是有些迟疑。

 

“是。”

 

“……明天这个时候。”扳动着手指,森蚺给出了时间“明天这个时候你来取东西,到时候我会告诉你需要的报酬是什么。”

 

“一天?”这回轮到暗翼迟疑了“渚,别逞强。”

 

“我知道你还有其他的需要去获得,这些对于我而言一天足够了。”收敛了尖锐倦怠姿态的长发青年扬起了无奈的浅笑“我可是这个项目的研究员之一啊。”

 

“这我可真的不知道了。”

 

低声嘟囔一句,暗翼看着森蚺,突然上前几步拉近距离,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人揽在了怀里。完全不顾对方僵硬的身体拍了拍怀里人挺直的背脊。

 

“那么就拜托你了,渚。”

 

留下这句话作为了他们之间这场谈话的结束语,暗翼如同来的时候一样,留了个潇洒的背影给森蚺,干脆利落的离开了那棵位于山边的参天大树。

 

“渚。”搭档无奈的呼唤声通过耳机传入耳中。

 

“啊?”僵硬的愣在原地的森蚺呆呆的回了一句。

 

“业都走了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哦…哦。”

 

“……你被抱傻了吗!”整理着传入体内数据的动作停顿一下,律无奈的扒开了手机上的数据画面露出了身影“快回神!!”

 

“律,帮我发短信给乌间老师和杀老师请假。”像是回过神一般,森蚺抬手拍了拍额头“我今天不回校舍了。”

 

“好的、等等!!你现在就去?!”答应了一句的律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嗯,现在就开始的话,凌晨差不多就能回来。”

 

“但是你的身体!你刚才偏头痛犯了吧!”人工智能少女完全无法赞同搭档的作死自虐行为“渚,你现在需要休息!凌晨出发一样可以!”

 

“律。”长发青年伸出手指挠了挠面颊,打断了搭档即将展开的长篇碎碎念“我头疼轻了很多,不影响了。”

 

“……你明明没吃药……”

 

“咳,刚才减弱的……”

 

“……原来业君的拥抱还有治愈病痛的功用是吗,真是受!教!了!”最后三字,少女说的咬牙切齿。

 

“……唔,嗯。”不太好意思的应了。

 

“……难怪浅野同学总是说你没出息……”满心的复杂。

 

“……”

 

没出息吗……浅野的这个诋毁自己似乎是真的没有办法反驳啊。长发青年按住额角,伫立原地久久无言。

 

【小剧场】

『我因现实的残酷无奈而打磨了自身全部的美好,而你却无端的开始怀念起曾经的幻影。』

『是否放手,由你决定。』

『我亦如当初,誓言无悔。』

 

[你真的觉得,剧本里的我会遵守曾经的誓言?]

 

看着策划一笔一划认真的在剧本的扉页写上那样的一段话,卸掉剧中装束的长发青年穿着浅色的衬衣开口询问了坐在身边的策划。

 

[我不知道。]合上了手中本章的剧本,策划的手指摩挲着棱角[但是我写完这章后,确实就是这个感觉。]

 

[会觉得我很荒谬吗,就这样定性了你对于情感的态度?]

 

看着远处对着剧本练习着动作的红蓝组的两个少年,对于策划的问题,长发青年挑起了一丝浅笑给予了回应。

 

[不会,虽然想法很消极,但是那不是我。]森蚺伸手拍了拍策划的头[太过胡思乱想不利于你的思路清晰。]

 

[……男神,你是真的把自己代入老师的职业了吗。]摸着头顶被拍的位置,策划失笑出声。

 

[或许。]

 

[大爷他……有过这章的情况吗。]

 

[有的。事实上,不只是他。]青年的声音依旧平和清澈,毫无一丝茫然[有的时候,我也会怀念曾经的业。不过我们的心境并不像剧本中写的那样。]

 

[他会怀念曾经那个一逗就会炸毛的我,我同样也会怀念那个站在昏暗脏污的小巷中却依旧笑的神采飞扬的红发少年。]

 

[……你们真奇怪。]

 

[奇怪吗?我倒是觉得很有趣。]森蚺的语调有些轻快[这算是…一个正常的感情发展过程吧。]

 

[我们的感情也不会因为这些回忆而变的脆弱。]

 

[不是说脆弱,我只是觉得…我写那句话的时候感觉有些讽刺。]策划看着自己的手低喃[你瞧,剧本里面的老师变成这样,但是暗翼却因为破碎的记忆而有些抵触现在的老师……]

 

[虽然是我写的没错,但是总觉得、总觉得……]

 

[你自己都在茫然,肯定没办法思考清楚剧本中我们的关系的。]长发青年宽容的揉着策划的发顶[我不歧视老光棍。]

 

[真是恶劣的回答。]

 

[多谢夸奖。]

 

[……我想给他们一个好结局。]

 

[但是你已经放弃了。]

 

[森蚺。]

 

长发青年偏头看着抬头和他对视的策划,那双黑色的瞳仁中浮动着无可奈何的笑意。

 

[说话太犀利可是会没朋友的。]

 

[大爷来接你了。]策划抬起手指了指青年的身后。

 

刚想反驳的人愣了一下,森蚺扭头看向了身后,赤发的高大青年靠在门口,抬起握着手机的手向着这边摆了摆手。温和的笑意自长发青年的面容上荡开,撑着膝盖站起身,森蚺和策划道别。

 

[那么,下场见了百崖,小动物记得早点回家。]

 

[森蚺。]仍然还坐在原地的策划开口叫住了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人。

 

[嗯?]脚步站定,森蚺转身看向了还握着剧本的策划。

 

[你们、会幸福吧。]策划的眼神中带着点期盼。

 

[……我们会用自己的手握牢幸福。]沉默几秒,青年给予的回答带着与他恋人如出一辙的自信,为其面容上的平和浅笑增添了几许亮色。

 

[那别老是离家出走了。]

 

[暗翼去砸你门了?]

 

[他快把我家掀了。]

 

[哈哈,那就多担待一下我们吧。]森蚺唇角的笑容蓦地深了几分,转身的动作带着蓝色长发的发尾在空中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别为我们担心。]

 

 

==================================================

依旧是跑到网吧更新√

这章写的我有点心塞QAQ

因为我被质疑是后妈了QAQ

我就是撒点玻璃渣至于这样对我吗QAQ

好伤心┳_┳

我拖了剧情,我有罪,估计下章渚君才能撕起来罒ω罒

下章更新时间待定,毕竟我不会总到网吧OTZ

 

评论(31)
热度(92)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