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36

这章该叫啥QAQ

已经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标题了_(:з)∠)_

 

 

 

“嗨,渚。”

 

走到长发青年跟前暗翼吸引了整个操场上的目光,潮田渚条件反射般的绷紧了身体,他身边的赤羽业在看到那个男人时也抿紧了双唇,眯起的眼眸遮住了那双暗金色的瞳仁中所闪动着的锐利光芒。乌间暂时停下了考核的动作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目前还没有动手意思的两个人身上,之前在沙坑中卖萌的E班班主任也换回了他的学士服静观其变。操场上的学员们相互对视一眼,基本上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神色。

 

[森蚺老师这次会被打多惨?]……熊孩子们的思想永远都这么与众不同。

 

“暗翼你…”希望可以申请不在这里动手。头更疼的森蚺老师用力眨了下眼睛,思考着措辞。

 

“嘿,我们这次和平点,就像上次见面一样如何?”赤发青年晃动着手指小小的比划着。

 

像上次一样把人打到吐血吗?!来自不明真相,记忆还停留在那日教室交锋的吃瓜E班众人。

 

像上次一样把人按在车门上吗!来自目睹第二次交锋大半全程,并且目击了二人糟糕造型的潮田渚少年。

 

他们之间真的还有和平可言吗。森蚺有些心累的叹了一口气,不只是旁边的吃瓜群众们不相信,其实蓝发青年自己也不相信他现在和面前的这个人能有和平相处的可能,有的时候都不用一言不和就能直接大打出手。

 

“我有一些小的麻烦需要你的帮助。”暗翼冲着眼前的实践课教师摊开手,厚实的手掌上躺着的那枚U盘让森蚺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你说过,你不会拒绝我的请求。”

 

沉默的来回打量着那枚U盘以及拿出U盘的人,思量片刻,长发青年伸手捏起了黑色的长方形物体握在手心。收回手掌的暗翼所挑起的那丝笑容加深了几分。

 

“找个安静的地方。”接受了对方要求的青年这么向着对方要求了。

 

“这里我们都很熟,跟我来吧。”

 

身材高大的青年真的也就如他所说的一般没有动手,看着干脆利落转身的暗翼,森蚺习惯性的叹息一声,转身对着乌间和杀老师的方向打了一个手势表示歉意,然后快走了两步追上了离开之人的脚步。

 

E班师生完全没有想过——或许潮田渚少年有这么个想法——森蚺竟然会真的就这么跟着那个前段时间还把他揍了一个好歹的人离开。森蚺老师你日常的警惕性呢!!!!这一刻,E班的少年少女们是茫然的。

 

“真是乱来。”低声嘟囔一句,乌间重重的叹息着然后扫了四周的学生一眼“好了,继续接下来的考核,考核结束的人自己进行练习!”

 

“是!”

 

瞅着那两个背影消失在树干枝叶的层层阻挡之后,潮田渚也有些发愣,森蚺做出那些承诺的时候并没有避讳他,但是那时候蓝发少年只是把那个承诺当做是森蚺暂时安抚暗翼的策略,他一点都没有想过实践课教师竟然是认真的……难道森蚺老师就不觉得那个承诺很荒谬很不严谨吗!!潮田渚不自觉的抿紧了双唇。不会拒绝任何请求的承诺简直就是自己把拴在脖颈上的束缚链条塞进了那个男人的手上!!

 

“渚君。”

 

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潮田渚的胡思乱想,蓝发少年压下了胡乱发散的思维扭头看着站在身边的赤羽业,对方那双稍显锐利的暗金色眼眸也注视着那两个人离去的方向,脸上的神色耐人寻味。

 

“业君?”

 

“是那个人男人伤了你,对吧。”赤羽业向他的搭档核实着之前的消息。

 

“……业君你别乱来。”没有正面回答赤羽业的问题,潮田渚不放心的皱起了眉头伸手拽住了赤羽业的衣服拉了拉“暗翼先生太危险了。”

 

草食系少年的劝解并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效果,在潮田渚的眼中,他的搭档在听到他的这个劝告之后只是将视线挪移到了他的身上,然后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对此,潮田渚表示他当时就要被心中涌出的无力感淹没了。暗翼可不是森蚺那么和善的存在啊,如果真的对上了的话吃亏的铁定是赤羽业……应该怎么阻止搭档试图作死的行为?!

 

“危不危险,也要试过之后才知道。”

 

赤羽业的唇角挑起了危险的弧度,为潮田渚出头固然是一方面的原因,但是涌动在赤羽业心中的更多的是一种即将可以挑战强者的兴奋,那两个人为红发少年展现出了另一种更加广阔的可能,他想知道,赤羽业想知道自己和他们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看着那个笑容,知道再说什么赤羽业也肯定不会听下去的潮田渚只能无奈的叹出一口气。不管赤羽业想要做什么,自己到时候尽力帮助他就好了,这也是尽了搭档的本分。蓝发少年已然自暴自弃。

 

“话说回来,渚君的进步真的很大啊。”红发的少年仗着身高优势揽着身边的人,手上还不老实的将少年的头发弄乱“后面和乌间老师打起来的时候我可真的是被吓了一跳呢。”

 

业君你说归说,能不能不动手啊。用干笑声面对这个问题的潮田渚一边挣扎着试图从赤羽业的手臂下面出来,一边保护着自己的发型免遭毒手。

 

考核完的红蓝组再次打闹了起来,虽然他们那种闹着闹着就动手开打的行为在E班同学们的眼中怎么看都不像是日常打闹级别的。到最后究竟是一个把另一个按在地上单方面欺压,还是两个人再次如同两只哈士奇一般在地上滚个来回我们就不做过多的讨论了,反正最后吃亏的那个不动脑子想都是潮田渚。

 

“好了,考核到此结束吧,经过这段时间的联系你们的水平都有了很大的进步,接下来的训练不要因为今天取得的成绩而松懈。”乌间对于课程的时间向来掐的很准,准时下课从不拖延“那么,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吧。潮田、赤羽,你们两个也不要闹了。”

 

还卡着潮田渚脖颈的赤羽业冲着乌间比量了一个了解的手势,但是手臂依旧没有松开的意思,而被卡住脖颈的潮田渚则用略带着点艰难的动作调整着头部冲着乌间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随后再次抬起手肘戳上了赤羽业的肋侧开始了下一轮的反抗。

 

瞥了一眼一直闹到下课都没闹出个结果的红蓝组,乌间在心中叹息的同时婉拒了仓桥的邀请。现在的孩子真是……那么好的苗子竟然还需要被森蚺提醒才发现。遗憾于崭露头角的两个少年早早的被森蚺划归到自己的教育之下,乌间老师只能在默默的在心中记上实践课教师一笔。

 

以乌间的观察力自然是不难看出森蚺在教授红蓝组课程时,实际上是对于他白天体育课的补充,补充完毕之后才是自己塞得那些乱七八糟的技能。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是在被森蚺配合着……那种被来自未来的后辈配合的感觉于他而言确实有点奇怪。

 

往回走的男人的思维有些发散,上司施加的压力逐层累积到他的身上,参与着这个暗杀计划的每一环成年人都有着说不出的焦躁,他、比琪,哪怕是消极怠工的森蚺有时都会不自觉的透露出一种焦躁。但是无论上面再怎么催促,乌间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教学计划,他所教导的终归还是学生,过分的对他们的能力进行快速的提升并没有什么好处,坚守着内心所制定的原则的黑发男人一直坚信着一个道理——无论做什么,厚积才能薄发。

 

在思维发散的期间,乌间就已经走到了返回校舍的台阶之上,还差几步就能回去,但是站在那里的身影却阻断了他的脚步。手中拎着大包小裹的高壮男子看着乌间扯出了一个热情的笑容。

 

“哟,乌间。”


【小剧场】

每个策划的属性大概都有作死这种,百崖自然也是拥有这种属性的人。

哆哆嗦嗦的抱着修改好的剧本被人围堵着缩在角落里,苦逼的策划几乎哭出来。

百崖:男神QAQ有话好说!

森蚺:我只是来帮忙的,暗翼找你【长发青年冲着策划笑了笑】

百崖:大爷QAQ留个全尸行吗QAQ

暗翼:……我还没说什么事情你就已经放弃挣扎了是吗。

百崖:反正就是不改剧本QAQ求留个全尸QAQ

暗翼:……【首次发现策划的油盐不进属性】

森蚺:堵完了就把人送回去吧,把…【上下打量了策划几眼】把小动物深夜堵在外面也不好。

百崖:……【你才小动物,你全家都小动物QAQ长的高了不起吗!!!】 

旁边跟着围观的红蓝组中的小动物默默的抖了抖毛。

 =============================================

想一想,我跑到网吧来更新也是挺拼的┳_┳

思考了很久,然后觉得,果然还是每章的更新缩减一些,一章拆成两章什么的比较好√

信息量小点方便大家消化罒ω罒

那么,鹰冈明先生终于是千呼万唤始出来来了√

期待潮田渚少年爆发的小天使们,有没有松口气的感觉233333333

在这里强调一下,崖叔我不会因为外界期望而改变最后的目的,除非是有了什么灵感√

所以,讨价还价的少年们,加把劲给我灵感吧罒ω罒

虽然可能没啥用就是了╮(╯▽╰)╭

最后,不要脸的求评论!长评短评都好!看在崖叔跑到网吧更新这么拼的份上QAQ


 


评论(26)
热度(68)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