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十年组剧场②

【十年组小剧场②——中元】
 

【小渚,你知道吗,七月半又称鬼节哟。】

【指的不是我们这里的七月半吧……】 

【这是个祭奠先人的日子,所以……你陪我去祭奠姐姐吧!】 

【……不叫上杀老师吗?】 

【让他自己去!】 

——————————————————————————————

一身黑衣的长发青年蹲在河边,轻轻的将手中的河灯推入河中,细小的烛光在河面上随着轻缓的波痕起起落落。 

盯着河灯的湖蓝色眼眸带着几分空茫,似乎是在发呆的青年在烛光逐渐飘远之后才有了细小的动作。 

撑着双膝,慢吞吞的站起身的长发青年身形突然一顿,抿着双唇抬手捂住了左肋,两道剑眉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半弯着腰僵着身体站在那里,一个起身的动作,愣是让他拖了五分钟。  

“七月半…鬼敲门……”青年的声音中带着许久没有发声所造成的沙哑,低沉的念诵声在这片寂静的黑夜中显得格外诡异“七月半,鬼敲门。” 

“鬼敲门……” 

压抑的癫狂自那双暗沉的眼眸中逐渐扩散,含糊的轻声哼唱飘散在空无一人的河边缠绕着他的周身。 

————————————————————————————— 

【业,你大晚上的把我拉出来做什么啊。】 

【过节啊。】赤发少年说的一脸的理所当然。

【诶?过、过节?过什么节。】

【当然是……中元节。】 

【……辛苦业你克制住吐出鬼节这个词汇的冲动了。】 

【既然渚都知道了,那么就去放河灯吧!】提出这个建议的人的那双暗金色的眼眸闪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但是…应该不能往水边凑吧,水属阴性啊。】另一个人有些为难。

【要是按照这个理论的话,渚你岂不是更危险?名字带水诶。】 

【业,别开这种玩笑。】被扯出来的人无奈的虚着双眼。

【嘛,不过渚要是真的吸引了什么过来,我倒是还能把打劫范围扩大到灵异范围了。】

【业!】 

【噗哈哈哈哈,放心吧,就算不干净的东西来了,我也绝对不会让它们碰到渚你一丝一毫的。】 

【突然说这种话……】矮个子的人觉得自己的耳根有点发热。

【你是我的,只有被我能触碰。】熟悉的怀抱包裹上来,低沉磁性的嗓音终究是染红了另一人的面颊。

  

“鬼门开,鬼敲门……”

杂乱无序的含糊嘟囔夹杂着喑哑的嘶笑,长发青年踉跄着脚步转过身,带着点艰难的向着河堤上走去。

—————————————————————————————

【渚。】 

【嗯?】

【毕业之后就结婚吧。】

【……业,先不说年龄能否登记的问题…你能先告诉我你选择在中元节的河堤旁边求婚的心态到底是什么吗……】双手抱臂,被求婚的那个人克制着自己想要动手的心情。

【大概是……想要留给渚一个…比较难忘的求婚?】 

【……】印象真是相当的深刻。

【所以渚你到底要不要接受?】暗金的瞳孔中有着一丝犹豫。难得看到的神色终是让另一人软了心。 

【…戒指给我吧。】这么说着,蓝发少年伸手接过了另一个人拖着的银色戒指。

【我先拿着,结婚登记等成年再说。】  

【东西都收了,渚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抱着认真套上戒指的人,姑且算是求婚成功的人笑的像只透了腥的猫。 

【就算不收东西我也是你的人了。】抬手拍了拍赤发少年的背脊【去年中元节你不是说过了吗。】 

【竟然…你还记得啊。】 

【我记得你说过的每一句话。】低低的笑出声,窝在怀中的人的声音轻缓温柔。 

【业,能告诉我这个主意是谁帮你出的吗。】

【……白天的时候我有和杀老师进行一次友好的暗杀。】听出了那个温柔语气中的不善,得了便宜的人非常果断的出卖了共犯。

【……】老师您能不能教点好的!

——————————————————————————————

步履踉跄的走在阴影之中,青年口中的哼唱声从河堤旁边开始就没有停过,完全的将自己隐藏起来行走在相互连通的复杂小巷中,哪怕是身边偶尔有一两个人经过也没有发现自己刚才与另一人擦肩而过,路过者更多的则是被那若有若无的含糊声音吓的加快了脚步。 

——————————————————————————————

【小渚!!跑!!】

【离开!!走!】 

【我们就……拜托了。】 

【渚,等我,等我去找你,活下去!你必须活下来!!】

—————————————————————————————— 

“七月半,鬼敲门。”

像是自虐般的沿路走回了住处,拖着沉重的步伐舍弃了电梯的便利,略显昏暗的楼梯间回荡着长发青年的声音。

肋下的疼痛拉扯着青年接近癫狂的神智不让其跌进深渊。

——————————————————————————————

【渚,抱歉…我可能真的要,休眠一段时间了。】

【律……】  

【记得按时吃药,潮田渚情报官。】 

【……啊,我知道了,睡吧。】托着手中暗下的人工智能终端,黑衣的青年笑容温柔而又破碎。

——————————————————————————————

“七月半,鬼敲门。”
 
站在玄关,背脊抵靠在冰凉的大门上,瞅着昏暗的室内,再也支撑不住的人沿着门板缓缓的滑座在了玄关的地面。散去癫狂,敛目遮住了黯淡的湖蓝色眼眸。
 
“你们倒是……来敲、我的门啊。”

低喃的质问如泣如诉。
 
门内门外——

——一片空寂。

==========================================

今天中元节,依旧不是正文。

此次剧场基本为森蚺个人章√

章节时间为十年组律沉睡之后的时间。

森蚺老师可不是一开始就能做到那么平和的,他的PTSD非常严重_(:з)∠)_
 
我可能确实不适合撒糖,这章本来想写个傻白甜的幽灵会面,但是我觉得……现在这个更好。于是我补了老师在这里的经历。

求不打我_(:з)∠)_

我是被刺激的报复社会的!!

评论(54)
热度(60)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