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十年组番外①

分手之后的第一天

简而言之就是,赤羽业大爷作大发了。

 

有什么能比自己昨天刚分手的对象出现在自己宿舍门口更让人绝望?自己前男朋友以及自己的亲友团女性亲友联袂站在自己的宿舍门口。潮田渚顶着一张苍白而又疲惫的面孔有点不解的看着站在那里的中村几人……他们怎么会在非暗杀时间跑到自己这里?长发青年非常的茫然。

 

“不请我们进去吗,小渚。”中村莉樱抱着手臂看着满面茫然的A班情报官兼职综合后勤“让客人等在门口可不是好习惯。”

 

“……一定要在我的宿舍说吗,我们其实可以出去说。”潮田渚沉默几秒,开口试图商量“里面…不太整洁。”

 

“得了小渚,这里没人会嫌弃你的宿舍,再乱的我们也进去过。”中村小姐完全不在意“我们要说的事情在外面说并不明智,好了快点让开让我们进去。”

 

“是啊,看在我们跑了这么远的份上。”茅野枫完全没有帮好友的意思。

 

这话的信息量真大。暗自嘟囔着这句话,总是对女孩子们反抗不能的潮田渚同学只好带着满心的无奈之情侧身让外面站着的几个女孩子进到自己的宿舍里面。

 

“小心别被绊倒。”

 

这是中村茅野等人第一次进入潮田渚的搬到这边来的宿舍,说是不太整洁实际上只是看着有点乱而已,不大不小的宿舍中遍布着各种各样的手稿和零件,地上整齐的码放着新样式的对杀老师特殊武器,这样的码放点还有好几个,整体第一眼看上去整个房间确实是有点乱或者说是有些拥挤,但是仔细瞅的话潮田渚的这间宿舍的物品摆放真的是非常整齐,如果真的要找出最乱的地方,大概就是摆在里面的那张书桌了吧,手稿和零件分布不匀的摆放在桌面上。

 

“你的宿舍还真是符合你综合后勤的外号。”中村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来形容这间充满了工作气息的宿舍……这里明明是睡觉休息的地方吧,潮田渚是怎么把它弄成工作室一般的气氛的?

 

“渚你昨晚没睡吗?”细心的神崎环视一周,视线扫到还散落着几张手稿明显没被动过的床铺时,扭头看着在卫生间洗了一把脸恢复了一点脸色的正要迈进厨房帮她们弄饮料的潮田渚。

 

“我睡了,你们自己找地方先坐。”头从厨房门那边伸出来的长发青年冲着屋子里面的女孩子们一如往常的好脾气的笑了笑“要是有纸的话放到一边就行,我都说了很乱了。”

 

“还好,比杉野还寺坂他们几个的家强多了。”

 

……你们对A班的男生们都做了什么。还在泡茶的潮田渚表情纠结了那么一下,竟然可以入侵男生们的家……A班的女生果然才是最不能惹的存在吗。

 

“真贤惠,小渚你真的可以嫁了。”已经找好地方坐下的中村看着用托盘端着茶杯出来潮田渚开口调笑道。

 

“中村你不要开玩笑了。”笑容不变的继续分发茶杯,自从高中之后潮田渚同学对于来自A班另一个恶作剧天才的调笑适应程度就直线上升,虽然还无法反制,但是保证自己不脸红什么的已经可以起码做到了。

 

“那么,这么早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端着给自己的咖啡坐到书桌前的那个位置上的潮田渚认真的看着屋子里面的几个女孩子“可以做到的我都会尽力帮忙。”乐于助人的A班情报官向来不会拒绝同伴们的要求,哪怕再不靠谱他也会意思意思的帮助他们。

 

被问到的女孩子们立刻从胸有成竹气势汹汹的频道切换到了面面相觑都状态,其实她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对长发青年开这个口。

 

“唔。”茅野咬着指尖,瞅瞅手中的茶杯又瞅瞅潮田渚,纠结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茅野枫毕竟是潮田渚的好友,甚至可以说是关系最好的女性朋友,但也因为这样,有些话她真的不想问出口。

 

“渚,你是和业吵架了吗?”

 

开口的人是神崎有希子,不是向来胆大泼辣的中村莉樱也不是挚友茅野枫,率先开这个口的人是一直以来都表现的温婉大方的班花——神崎有希子。与外表不符的干脆利落的问题直接让潮田渚端着咖啡杯愣在了那里……这要他怎么回答?

 

“业他很烦躁。”神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杯中的清茶“他昨天找了友人他们出去…练习了一下,结果不太好。”按照情况来看,那简直就是赤羽业单方面殴打A班男生组。

 

也就是说,已经祸及无辜了吗。潮田渚有点头疼的抬手按住了太阳穴周边的位置揉动,嘴角挑起了一丝掺杂着无奈的苦笑。怪不得一大早就来兴师问罪了……

 

“抱歉,业君他……可能有点激动,应该不是有意的。”带着点歉意看着屋中坐着的女生们“非常抱歉。”

 

“道不道歉已经无所谓了,我们更想知道业发狂的原因。”中村敲着椅子的扶手,视线牢牢的锁定在-长发青年身上“只有你能让赤羽业难以克制发狂迁怒,渚。”

 

“所以,不说点什么吗?”

 

随着这句话降临的只有一室的沉默,无论是自愿来的还是被撺掇来的,此时此刻都有志一同的屏住呼吸等待着答案。略长的刘海遮住了那双已经渗透着些许阴影的湖蓝色双眸,垂着头注视着地面上的某一点,青年的表情让人无法看清。

 

“我和业君分手了。”不长不短的沉默时间过后,潮田渚语气平静的投下了炸弹。

 

“……小渚你在开玩笑。”茅野枫完全不敢相信他刚才听到的“你们怎么会……”分手……这对可是A班的模范情侣啊!!!

 

“你们两个谁先提出来的。”同样被这个事实震撼到的中村短暂的收拾了一下情绪,重新恢复了自己的节奏。

 

“我。”长发青年回答的毫无滞涩。

 

“好了我知道了。”中村打断了潮田渚的话“是赤羽业做的,然后呢”

 

……我明明说是我自己了啊,中村同学。长发青年张口结舌的抬起头看着做出拍板定论的金发女青年,他完全不理解为什么会拐到赤羽业的身上。

 

“你怎么可能主动提出分手。”中村怜悯的瞅了潮田渚“赤羽业那时候对你做了那么糟糕的事情,但是在那之后你仍然还留在他的身边继续帮助他,甚至克制着自己惧怕的情绪而去触碰他……”

 

“等等中村同学你怎么知道我……”潮田渚听到后面立马不淡定了,触碰什么的…总有种很糟糕的感觉。

 

“小律。”

 

“……”律你真的是我搭档吗…搭档就是用来卖的是吗!我看错你了!长发青年语塞,夹杂着悲愤的视线狠狠的戳向了摆在那边充电的黑色手机上。

 

“你从当初那件事之后就开始住宿舍的原因真的以为我们不知道吗。”中村斜瞥了一眼坐在椅子上讷讷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潮田渚“只不过是因为你一脸不想说的表情所以我们才不去追究,当初你差点死在那里你知道吗。”

 

“我……”刚吐出一个音节潮田渚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开这个口……让他说什么?他知道?别闹了,他敢保证他要是这么说,中村莉樱绝对会把她手上的茶杯糊在自己脸上,不带犹豫的那种。

 

“所以他到底有什么资格去提分手这两个字,在你已经做了这么多,甚至整个人都拴在了他身上的现在!”

 

中村用力的放下了手上的杯子视线直直的戳向了潮田渚,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愤怒,很不符合长发青年认知中的性格的愤怒……他其实并不明白坐在这里的女生们提到这里时都是一脸严肃的表情。

 

潮田渚或许不理解,但是其他几个人还是可以很好的理解中村的愤怒。潮田渚在班级的人缘有多好恐怕也就只有他自己不清楚,中村莉樱是个骄傲的人,虽然他总是戏耍潮田渚,但是无疑已经把他作为好友纳入自己的防护羽翼了。

 

虽然中村和赤羽业的关系一样很好,但是在这种时候金发女青年无疑是站在A班情报官这边的,原因无他,只是因为这个人会把全部的原因都揽在自己身上,无论是不是他的错。都说先爱上的人是输家,可是在中村看来,这两个人的感情中,目前输的最惨的人是之后才开窍的潮田渚!

 

“……这不是资不资格的事情中村同学…因为确实是我自找的。”潮田渚添动着有点干涩的嘴唇斟酌着措辞“当初那件事也只是一个意外,奥田同学的药效摆在那里,不是业君的错。”

 

“渚同学……当初的药效没有那么强烈。”从进来开始就默默的降低存在感的奥田举起手做了一个噎的潮田渚语塞的补充“所以还是业同学的问题。”

 

“……咳,那件事就揭过去吧。”潮田渚捂住脸,直接选择了逃避,他现在完全不想再去回忆当初那个惨痛的教训。呼出积压在胸口的浊气,低垂的视线扫过自己的掌纹,温和的语气中带了些许庆幸。

 

“其实…我早就做好分手的准备了,冲突只是导火索,真正让业君无法忍受的…大概是那些隐瞒吧。”

 

或者还有浅野的捣乱。想到A班班长给自己添的麻烦,脾气温和如潮田渚都忍不住想要找他讨个说法。

 

“隐瞒的太多,以业君那样骄傲的性格……大概是无法忍受的吧。”

 

潮田渚一直都知道事情的原因在哪里,整个A班哪怕是寺坂那种不太灵光的思维都可以看出自己隐瞒了很多的事情,更何况是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朝夕相处的赤羽业?忍耐是对恋人的体贴,但也是有限度的,而现在不过是已经到了赤羽业的忍耐底线罢了。

 

“所以……”

 

“能说的话也就不会这样了。”潮田渚扬起了一如往常的温柔笑容,竖起了食指抵住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不会害你们的。”

 

无论如何都不会害你们,我会履行那个约定和诺言永远守护我的同伴。温柔平和的笑容安抚着宿舍中的同伴们,女孩们略微有些波动的情绪也在这个笑容中慢慢平静下来。

 

“……那就这么分手了?”中村看上去似乎有点遗憾。

 

“嗯,分了也好,不用再担惊受怕什么时候分开了。”被分手的人倒是很光棍的摊开手笑道“而且我也不会因为分手了就不再为业君提供援助,这个关系是不会断的。”

 

“渚你看的这么开……我们真的很怕业他控制不住对你下手啊。”神崎叹息着扶额,从昨天杉野回来的状况看,赤羽业怕是没那么容易冷静下来啊。

 

“我们可一点都不想看见A班三巨头相互枪杀的新闻。”茅野枫也是苦着脸。为什么自己的朋友最近都在吵架?

 

“放心吧,业君最多只会揍我一顿而已。”挨过揍的潮田渚同学表示完全没有问题“他不会杀我,我相信这一点。”

 

……你这语气让我们觉得你们俩个还是趁早分了比较好啊。宿舍中的几个女生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将思维线搭在了一起,相互打架业动手揍渚什么的……他们当初为什么会觉得这两个人是模范情侣?明明前原和矶贝比这两个人模范多了!!

 

“我会尽快联系业君,尽量不会再次祸及无辜。”本着对老同学们负责的态度,A班情报官对着面前的几个女孩子做出了保证。

 

当事人都已经这么说了,她们还能说什么?中村和神崎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扬起了一个无奈的笑容,茅野枫也像是败给好友一样以头抵桌,而从进到宿舍就很紧张的奥田看着那个笑容也有了一点无力的感觉。本来是不放心潮田渚才来看看的,结果反到被对方安慰顺便做出了承诺……为什么被欺压的最惨的那个反而是最省心的?

 

看着一大早就杀过来的女生组似乎是放弃了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潮田渚暗自在心中松了一口气。他和赤羽业之间的事情根本就是一摊烂账,哪怕是想要和别人说清楚也根本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真要认真的算他觉得根本就是谁都怨不得谁。

 

“既然放心了的话,就……”

 

“渚。”一直保持黑屏当做自己不在什么都不知道律突然打开了屏幕呼唤着自己的搭档“浅野同学来电话了。”

 

“……接。”一听浅野的名字浑身哪儿都疼的潮田渚同学不太情愿的把蓝牙耳机塞进自己的耳朵里“浅野,你知不知道一大早打电话算是骚扰正常睡眠?”

 

一遇到浅野整个人画风都不对的A班情报官今天依旧保持着自己对班长时那犀利直白风格,然后在室内的四个女生的注视下笑容逐渐僵硬,刚恢复一点血色的面容也慢慢褪尽了那本来就不多的红润。

 

“小渚?”茅野枫看着好友那逐渐糟糕的脸色立刻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两步走到对方身边抬手按住青年的肩膀帮助对方回神。潮田渚素来喜怒不形于色,能在她们面前变了脸色,肯定是出事了“小渚!”

 

“枫…”潮田渚扭过视线低下头和身边的茅野枫对视,双唇不易察觉的打着哆嗦,可以想见他现在是多么的震惊激动“……”

 

“你先别急。”

 

“备用钥匙在门口的抽屉里。要是没有吃早餐的话冰箱里有面条。我出去一趟。”

 

没有再去管其他的人,反手抓住茅野枫的手臂撂下这句话,长发青年折身抓起搭在椅子背上的作战服外套快步走到门口套上配套的短靴直接冲出了自己的宿舍。

 

被这一串情况弄的有点迷糊的四个女生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

 

“……我们要煮面条吗?”

=====================================================================

“潮田,听说你昨天和赤羽分手了?真是恭喜了,作为分手贺礼我们这次要添上一个赤羽业,快过来把这家伙领走,我不负责照顾迷路大型犬。”

 

浅野的来电从头到尾就这么一句话,但是信息量大的让潮田渚的中央处理器当场就在茅野枫中村她们面前当机了。长发青年从被挂断电话到冲出宿舍,那点短暂的时间内青年的大脑中只反反复复的只滚动着一句话——赤羽业知道了。

 

他最不想让赤羽业知道的事情被对方知道了……浅野你真是神助攻!!当初他真是脑残了才选择帮浅野!!!再次在心中唾弃着当初天真的自己,一路脚步不停几乎连气都没喘上几口的潮田渚没有理会基地门口执勤人员的问候,直接冲进了常去的那栋办公楼。从宿舍到基地半个小时的路程愣是让他用了不到十分钟跑完了。

 

奔跑在办公楼复杂走廊中的急促脚步在靠近七层深处时缓缓停下站定,潮田渚喘着粗气,手掌搭在深色的大门上却无法用出力气将门推开。长发青年并没有做好现在面对自己前男友的准备,甚至于他连一个合适的腹稿都没有打好。

 

可惜,想不想见不是他自己一个人可决定的了的。骤然打开的门后露出了浅野学秀的脸,A班班长那张可以让潮田渚达到反应不良程度的面容上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简直让人恨的牙痒痒。

 

“跑的很急啊。”浅野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门外还没有平复自己急促呼吸的长发青年“人在里面,两个小时之后在老位置集合,时间不多,我亲爱的情报官。”

 

“这就是你昨天那么做的原因?”青年翻滚沸腾的思维在看见浅野学秀那张脸的那一刻便奇迹般的冷却下来,恢复了惯常冷静清晰的思维打了一个转便想明白了昨天对方为什么会主动造成那种误会。

 

“他们前几天通知我的时候我看你挺忙就没抽出空告诉你,结果没想到会发生那些……好了别这么恶狠狠的看着我,只是一个提前通知。”浅野的笑容中充斥着一股子恶意,让潮田渚所习惯的,只针对他的恶意“我想你也应该察觉到了,那些人对于你的不听话已经到了一个忍耐极限,这次直接通知我而不是权限更高你的就是一个警告,潮田同学。”浅棕发色的青年伸出手搭在潮田渚的肩膀上扫了几下不存在的灰尘“工具不应该和主人叫板,哪怕是最锋利的那把工具,你终究也只是工具。”

 

“你说完了?”略显暗沉的湖蓝色眸子中温和不在,有的只是如刀锋一般的锐利。长发青年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刃一般不再掩饰自己收敛的锋锐感“说完了就请让开。”言语间是毫不掩饰的敌意。

 

“果然,动了赤羽业就能撕破你全部的伪装。”并不在意潮田渚的针对,在看见青年这幅样子后浅野满意的笑了出来“他大概没见过你这种样子吧。”简直就像一头准备将敌人拆吃入腹的野兽。

 

“与你无关,浅野班长。”潮田渚垂在身侧的左手缓缓的扳动着自己手指“请你让开。”

 

“当然。”

 

眼见潮田渚似乎是要动手了,浅野学秀识趣的走出门让开了位置,他现在可没有兴趣承担让潮田渚动手的后果。靠在门侧瞅着长发青年迈步跨进门内,浅棕发色的青年突然开口。

 

“不问吗?”

 

“问什么。”站定脚步的潮田渚没有回头,语气平静的让人不适“作为A班最优秀的人,赤羽业没有理由可以避开,时间问题罢了。”虽然他仍然想问……为什么最终还是找上了赤羽业。

 

不再理会站在门外的那个自己两看相厌的对象,关上门把对方隔绝在外面,潮田渚站在门口有点犹豫但还是放缓了脚步向着手中捏着一张A4纸,低垂着头靠在墙壁上的红发青年那边走了过去。刻意的发出可以引起对方注意的脚步声,但是直到潮田渚站到赤羽业面前,对方仍旧没有抬起头,似乎是将一切的外界干扰隔离开了一样。

 

“业君。”面对着这样的赤羽业,长发青年有点不知所措,哪怕对方像昨天一样愤怒的几乎要歇斯底里也好……这样对什么都没反应的情况潮田渚是第一次面对“……业君?”

 

“为什么?”

 

诶?低沉沙哑的声音问的潮田渚一愣。长发青年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抬起头用那双漂亮的暗金色眼眸和自己对视。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不解释?”

 

“为什么…放任我对你的误解!!”

 

“……为什么……从来都不说……”

 

“什么……都不说……”

 

一句一句的质问与其说是在质问潮田渚,不如说是赤羽业对他自己的质问,问题打碎了赤发青年眼中勉强保持的平静,破碎的痛苦在暗金色的双眼中晕染扩散。薄薄的纸张从指间滑落,白纸黑字的协议是那么刺眼。

 

《证人保护协议承诺》,威胁性的制衡条约,被训练出来的A班必须无条件的服从政府部门的任务安排以获取人身自由和国家庇护的安全,并以此获得继续刺杀【怪物】的资格,否则将不再由国家负责其人身财产安全。本该是全班被迫签署的协议可是上面的签字人却只有两个,四年前的潮田渚以及一年前的浅野学秀。赤羽业挑起了一个似哭似笑的扭曲神情,四年……潮田渚做了政府的清道夫做了四年,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在他的质疑下做了四年!

 

像是无法面对被揭开的事实和赤羽业的神情一般,长发青年先行错开了视线沉默的瞥向一边。

 

“渚!”

 

“对不起。”干脆利落的道歉从长发青年的口中说出,利落的直接噎住了赤羽业接下来的质问“我很抱歉,业君……没有考虑到你的感情是我的错误,真的非常……”

 

“我不想听你的道歉!”赤羽业一把握住了潮田渚的肩膀,背脊离开墙壁,高大的身躯压迫性的前倾“那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渚!”

 

“……不道歉我还能说什么?”潮田渚平静的重新对上了赤羽业的视线“告诉你我是怎么样成为这个政府的一把刀的?”

 

“……”

 

“业……那都是为我的懦弱无能和自私任性找的借口,我不是不说,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说。”长发青年的手抚上了赤羽业的手臂握紧“我偏离了你的期望,也偏离了自己的,更偏离了杀老师的……潮田渚已经不是你们曾经期待的潮田渚了。”

 

“错误是双方的,但是…我的错误最多也没有理由原谅。”平静叙说的青年挑起了一个赤羽业最熟悉,也是此刻在他看来最嘲讽的温柔弧度。

 

“是我误导了你。”

 

“我已经不能再站在你的身边了,业。”

 

最熟悉的人用着最熟悉的坚定平和的声线与温柔笑容说出了自己最不想听也最不明白的话,赤羽业带着还有一分无法平复的颤抖沉默的看着眼前的青年。缓缓的闭上双眼,手臂用力将面前的人圈在了怀中。默不作声的长发青年顺从的任由对方将他抱在了怀里。

 

“而我纵容了你的误导,没有仔细思考就妄加判断。”沉闷的声音自潮田渚耳后传出“以谎言为名的守护……是我忽略了那些异常,我已经忘记当初那如同戏言一般都制衡讨论了,我以为还有时间,那只章鱼还在还有时间…我都忽略了。”他忘了,A班已经不再是学生,那条条令上的条款已经不再适用了,他忘记了这个政府的秉性……没有不付出代价的安然无恙。

 

“……柳沢对老师的封锁已经加大了,就算是杀老师……他也不是万能的,哪怕他曾经在我们眼中是那么的不可战胜。”短暂的沉默后潮田渚突然开口,抬起手安抚般的轻轻的拍动着赤羽业的背脊,长发青年的视线盯在了墙壁上的一点“所以乌间老师找到我的时候我答应了。”向政府提出这个提议的人潮田渚闭着眼睛都能知道到底是谁。

 

协议上的事他一直以来都在做的,也就不差政府这件事了。

 

“前几年我可以凭借自己将全部的工作处理完毕,所以他们也就接受了我的提议,没有通知其他人只由我继续接受他们的工作。”斟酌着措辞,潮田渚向赤羽业开口解释着那份让他失态的协议“但是最近一年工作的数量直线上升……乌间老师建议我在A班内部找一个人一起来接受。”

 

“……所以你找了浅野?”

 

“是的,而这次他们直接找上了你……我自愿成为政府的刀,但是我不想业君你也……你理应是站在那个位置上的持刀者,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就绊住你的脚步。”若是真能挺到赤羽业持刀的那天,于潮田渚而言自然是再好不过,可惜……

 

“这算是我的任性吧,明知道你不需要这种毫无意义的保护还是向你隐瞒了事实……我只是任性的不想告诉你,这是对我自己能力的高看也是一种毫无用处的骄傲,业。”在赤羽业看不见的地方,潮田渚的笑容中染上了一丝落寞“我没有那个能力整理好一切,自不量力的后果就是最后造成了现在的情况。”

 

“渚……”

 

“所以,不是你的错,业。”平缓而坚定的声音将潮田渚的话语送进了赤羽业的耳中“不必为我开脱。”

 

我的放弃我的默许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后果,没有人可以替我去开脱这份罪责。潮田渚从始至终都明白,这场持续了近八年的感情中,最被亏欠的人其实是赤羽业。烈火般炙热的感情捂热了潮田渚,赤发青年待他从一而终毫无隐瞒,可是他呢?他又做了什么?隐瞒和沉默就是他对赤羽业的回答,对方却硬是压下了自己的骄傲表现的毫不在意,从不去逼迫他……相识十年相恋八年,他不能再去拖累伤害那个最在乎自己的人了,潮田渚之于赤羽业,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情感拖累。

 

“……错误是双方的,渚。”鼻翼间满是让自己眷恋的气息,没有放手,狠狠的做了一个深呼吸的赤羽业抬起了埋在人肩窝的头颅,拉开一点距离和人对视“如果我肯对你多点信任的话……昨天也就不会口不择言的做出那种决定了。”高大的赤发青年扯动着嘴角,露出了一个带着苦意的笑容。

 

“我一直都是在……怀疑你和浅野,导火索是外因,如果不是心中早已种下怀疑的种子,我又怎么可能对你说出那样的话……渚你真的认为,那不是我的错吗。”赤羽业觉得这绝对是自己和潮田渚说的最蠢最酸的话了“嫉妒蒙蔽了信任和我的双眼。”

 

我又何尝不嫉妒你们两个啊。长发青年在心中微微叹息。不过……

 

“业,我就算爬墙也绝对不会找浅野的。”这是他最后的坚持!

 

“……我难得和你认真剖析自己的心理,渚你认真点不要关注错重点好吗。”

 

“很抱歉。”

 

“算了,我说什么凭渚你的固执都不会听进去的。”赤羽业放弃似的呼出一口浊气“我知道你有放弃的想法,但是我不许,渚,我不会允许你逃开的。”暗金色的眼眸认真的看着那双令他着迷的湖蓝色眼睛,虽已染上阴影,但是丝毫不损那双眼睛的魅力“我能做到一次就能做到第二次。我可以不在乎很多,但是唯独你的心,我不放!”

 

“……”长发青年的耳根有点发热,如此面不改色说出这种让他感觉肉麻的话…赤羽业的段数还是挺高的,而且……

 

总有种被大型掠食者盯上的感觉啊……

 

“我不会再去伤害你,也不会再去怀疑你…渚,我的错误由我来补救,不会放任你自己一个人堕入深渊的。”

 

“……之前他们还在怕咱们两个人相互枪杀对方。”手指抚上了赤发青年微扬的唇角,潮田渚想到来之前的事情,失笑出声。

 

“不,我永远都不会,渚。”赤羽业的笑容是令长发青年无法移开目光的耀眼与温柔“我不会允许任何伤害你,我不行,你自己也不行……所以,给我一个复合的机会如何?”语气中的忐忑掩藏在了惯有的自信当中。

 

“……已经,不可能了。”长发青年不是听不出赤羽业的期待,可是心理因素不是那么好跨越的啊“业君,哪怕有些事情我们都明白,但是也不可能了。”

 

“……”沮丧的情绪包裹上了赤发青年高大的身体,A班的情报官觉得对方头上那根横向生长的呆毛都已经趴趴下去了。

 

“要是都结束了…那时候再说吧。”闭上双眼,潮田渚抬手环住了赤羽业的背脊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不是现在。”

 

他不确定未来会怎么样,但是一个大概的时间至少可以给他们两个一个盼头,有些人哪怕是潮田渚这样的存在都是不想放弃的。

 

“好,结束之后,我等你。”

 

#论教科书级的Flag确立方式#

 

【小剧场】

每到各种情人节的时候,策划都会陷入一种让情侣们无法理解的神经病之中,作为一只每天都被各种闪瞎的单身狗,七夕这种圣战日还要加拍,于正在休假的策划而言简直就是十二伤残级别的自虐。

暗翼:可是你这根本不是惯例的撒糖加拍吧【赤发的男人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满面的不耐烦】你自己瞧瞧这满篇的flag!还都是教科书级的!

百崖:谁规定七夕就要撒糖了,今天于我而言就是圣战日,加拍只是为了不让你们过消停这个七夕而已【将视线拔出摊开在膝头修改的菜农日记,策划面无表情的施舍给了一个眼神】

暗翼:……【渚,我能揍他吗。赤发青年扭头看着坐在他身边的人,满眼的跃跃欲试】

森蚺:百崖你不觉得你今天有点丧心病狂了吗【或者说最近都有点丧心病狂的趋势。长发青年安抚的拍了拍揽在自己腰际的手臂以做安抚】

百崖:圣战日一向如此【不要脸的承认了老师的指控】

暗翼:你这算是单身败狗的垂死挣扎吗【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容,那丝不屑哪怕不看对方的脸都能体味出来】

百崖:请将其称之为火系大魔导师的骄傲【面颊抽动一下,收回视线继续埋首于菜农日记】不胜感激。

森蚺&暗翼:……【以前怎么没发现策划这么不要脸】

 

未被策划折腾到的红蓝组表示,有大人挡在身前的感觉真是太棒了,两名小朋友对于自己可以过一个安稳的七夕感到非常满意。

 

 =========================================

看我这放荡不羁的更新时间┳_┳

七夕是否更新的问题我思考了很久很久,思考的结果就是我把番外放出来了√

这是一章很久以前就写出来的番外,本来是想在进展到更前的剧情时放出来的,不过没想到竟然会拖到七夕_(:з」∠)_

既然到了七夕,那也就不藏着直接放了,反正都没差别╮(╯▽╰)╭

其实本来是想重新写一篇番外撒撒糖什么的,虽然我撒的都是玻璃碴子_(:з」∠)_

但是我决定放番外的时候时间已经不够了,所以我就开始了修改番外的行动,但是也没想到会耗费这么长时间。

写的时候时间长,改的时候时间也不少OTZ

十年组的有很多脑洞都存在脑子里,查缺补漏顺便立立flag什么的……其实十年组在十年后的那个时间线还是很温馨的,没有失忆的大爷是一个虽然骄傲但是却有担当的男人,做错了改,想要的就紧紧的抓在手里,而那时候的老师没被传染中二病中三病什么乱七八糟的也不会用自己本身去缅怀暂时离去的某个中三病,仍然还是一个正直有为的好青年,喜欢操心,喜欢安静的守着同伴和爱人过日子。

其实说实话,比起还不是很成熟、依旧处在迷茫状态的红蓝组,我更喜欢的是经历风雨的十年组,只有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才是成为强者的基础,十年组已经办到了。

有的时候就在想,十年组在看到曾经的自己时究竟会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去看?思考半天,无果。

动手开写的时候其实是惶恐的,因为总觉的对不起他们,想将你们打磨的更加坚硬可以毫无畏惧的迎接一切苦难这种话……自我安慰而已。给了他们一个残酷的未来,亲手掐灭着他们的幸福,最重要的是还有红蓝组作对比。

精心培育着一颗白菜,可是还有另一颗之前被用来做试验的白菜种在一边,伤痕累累了无生气……作为一个老菜农,我咋就那么憋屈┳_┳

而且我养白菜的时候还要附带着呵护未来准备拱白菜的那只猪……七夕直面内心纠结的感觉不能更虐。

为什么我今天话这么多,因为今天七夕,可我只能和我的电脑过顺便检讨自己那颗扭曲的菜农之心!

我依旧在休假,今天只是福利,对,福利。

快开学了,开学之后见!

我困了,我去睡觉了

 
 

 

 

评论(24)
热度(108)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