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35

学有小成的红蓝组

这一日,乌间老师终于真切的感受到了那丝森寒的杀意

 


E班暗杀训练期中考核,这是在之前就被乌间规定下来的体育课考核事项,同时也是为了配合乌间撰写那些汇报给防卫省的报告所设下的考核。每个学员在考核开始时都要尽力的攻击他们的体育课教师——乌间惟臣,尽全力展示自己所学到的东西,能碰到要害更好。

 

站在场外有节奏的活动着热身的潮田渚看着已经开始体术考核的其他人,暗暗估算着他们这组的成功率,结成搭档的人要组队进攻,这是被制定下的规矩。

 

“渚君在看什么?”熟悉的声音从背后窜了出来,习惯了的温度也一起贴上了自己的身体。赤羽业如同往常一样将自己挂在了搭档的身上,压迫着少年的身高生长空间。

 

“看看其他人的做法,方便一会儿考核。”习惯性的调整着自己的姿势,蓝发少年的目光依旧集中在了场地的中央。

 

昨日的谈话最终还是如同往日那些玩笑般的交谈一样,无疾而终。按理说赤羽业总是和他开着这样的玩笑他早就应该习惯了才对,但是偶然瞥见的神情却让他产生了迟疑。总是在和自己开玩笑的红发少年,他说那句话时也许是认真的。这样的念头不可控制的划过了潮田渚的心头,隐约觉察到了什么的蓝发少年将那一丝异样重新用力的压回了心底。还不是时候,隐藏在心中最深处的声音这样告诫着他,还不是去想这些的时候潮田渚,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生。

 

然后,他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发现一般保持着平日里的状态和他的搭档打着哈哈,将刚才的插曲揭了过去。赤羽业当时也没有再说什么,按照平日的步调继续开着潮田渚的玩笑,只是红发少年那时的气场变的稍微有些令人不舒服。

 

或许他应该明白,但是潮田渚拒绝。没人能逼迫一个有心逃避的人去接受那些他拒绝的事物,更别说拒绝者是一个极其固执的人。站在蓝发少年的身后,赤羽业那双稍显锐利的暗金色眼眸虚瞄着手臂下的小个子。他没办法将视线过长时间的固定在潮田渚的身上,少年对于视线注视的敏锐程度让偷窥这种事情都变成了一项有难度的事业。有耐心是种好品质,而赤羽业自认为他的耐心还是非常充足的,他们两个对于自己现在所发现的东西都点茫然,所以……等等也好。

 

“不热身,你们两个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站在原地的红蓝组同时转头看向了身后,仍然穿着A班班服的实践课教师正抱着双臂看着眼前的两个小朋友。长发青年向前走了两步站到了二人身边,双眸微眯冲着场中已经换了另一组的乌间那里扬了扬下颌。

 

“很快就要到你们了,这么怠慢下去,也许矶贝前原他们组要比你们两个更出彩了。”

 

就体术而言,执行组的矶贝悠马和前原阳斗在E班中的实力确实是非常强,单对单或许他们揍不过赤羽业,但是这两个人的配合默契程度却直逼红蓝组,两方真的放在一起进行较量,说不好到底谁胜谁负。现在的对手是乌间,情况就更加的不明,森蚺清楚自己的教育缺陷在哪里,少年时期的赤羽业和潮田渚是否能将那些缺陷顺利的转化起来,对此他拭目以待。

 

“老人家站在旁边看着就好。”扫了身边的年长者一眼,赤羽业轻笑出声,言语中是对方固有的自信“不要总是瞎操心。”

 

业君你又挑衅。视线从始至终都没有移开的潮田渚心累的叹了一口气,撩拨自己也就算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赤羽业也热衷上撩拨森蚺了?

 

“那你们也要做出能让我这个老人家放心的行为才行。”长发青年近段时间以来的心理抗击打能力也是越发的坚实起来,以往会让他短暂无法反驳的形容词现在已经可以毫无心理障碍的接受下来“想要长者放手,就做出点成绩吧,总是被按在地上揍的小朋友们。”

 

有志一同的斜瞥了身边站着的某个师德欠缺的教师一眼,红蓝组的两个少年重新的将视线集中在了场地上,一副完全无视身边之人的样子。将手插回兜里,森蚺的唇角挑起了一抹细小的弧度,这场对决他可是期待的很,说什么都不能让这俩小鬼就这么糊弄过去。那么让小朋友们提起干劲的最直接做法是什么呢?当然是冲着痛处用力踩两脚。舌尖蹭过了干裂的唇角,实践课教师那丝隐匿的笑意逐渐的加深起来。

 

小组的考核说快也快,除了更擅长射击的千叶和速水那组外,前原和矶贝的那组和他意料之中的一样进步可喜。游刃有余的躲闪过片冈萌的攻击,乌间在脑海中整理着刚才他得到的数据。不得不说,这个被椚丘学院在学习上淘汰下来的班级真的是出乎他预料的有天赋,不是单纯的指着暗杀的方面,这里的每个人,哪怕再不起眼都会有自己所擅长的一方面。这个曾经被困在这座山上无法翻身的班级正用着一种惊人的速度成长起来,每天都在吸收着知识,每天都在尝试着新的暗杀手段。

 

[还有杀老师,他简直就是我心中的理想教师,要杀掉这样伟大的教师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带着贱萌的暗搓搓的声音偷偷摸摸的从背后冒出来,审视着E班学员们的乌间的额角暴起了一股青筋。

 

“不要随便捏造他人的内心思想。”头也不回,乌间语气中的嫌弃之情溢于言表“消失吧,目标。”

 

再次被同僚嫌弃的黄色大章鱼带着伤心的表情泪奔向了E班师生们特意为无聊耍贱的他建造的沙坑,【杀老师你贡献不了实用价值就不要来添乱了!!】此为E班学生们的原话。打发走了不靠谱的同僚,重新注视着E班学员们的乌间有点感慨。

 

或许自己应该再信任一下这些孩子?一直都在忧心着暗杀成功率的黑发军人开始重新在心中估算起这个班级可以达到的暗杀成功率。还在暗自估算着成功率,隐隐的危险感却敲响了警戒的警报,乌间脚下发力向着侧面跨出几步,重新调整好面向的乌间惟臣看着弯腰捡起匕首的那名红发少年,眉梢带着点兴趣的略微挑起。

 

“到我们了。”

 

用飞过来的匕首偷袭打招呼的红发少年抬头看着他的体育课老师,笑容纯良但是其中的跃跃欲试根本没有办法让人忽略。

 

‘到我们了。’

 

到他们了。黑发的军人瞅着几步开外的赤羽业以及从对方身后走出来的潮田渚,手臂抬起,做好了防御的姿势。这两个少年是E班最早结成搭档的一对,比起推动的森蚺,他对这两个人的配合性一直都是持保留的态度,实际上就他看来,赤羽业这个人如果真的确立了搭档,潮田渚并不合适。

 

蓝发少年在之初就被乌间确定了才能,身体素质上相差太多的搭档反而会制约这两个人的发展,奈何他实在是拧不过森蚺的坚持和那只章鱼的推波助澜只能接受了这两个人的组队。既然森蚺那么相信这两个少年彼此合适,那就让他看看事实是否如此吧。手上隔开了赤羽业刺到眼前的匕首,同时用手掌拍开了潮田渚袭击下腹的刀尖,乌间惟臣对着两个少年露出了一个不常见的笑容。

 

[乌间老师笑的有点可怕啊,业君。]收紧了握着匕首的手掌,潮田渚递给了赤羽业一个眼神。

 

短暂的试探后便重新拉开距离的两名少年用只有他们才能秒懂的眼神交流着。

 

[没事,我们还见过更可怕的。]抽空安抚了自家搭档,赤羽业继续寻找着可能的破绽。

 

[……]老师的笑容真的没有乌间老师笑的吓人啊。蓝发少年苦笑一声。

 

值得称赞的密不透风般的进攻频率是属于那名一直都表现的很强势的红发少年的,不知道赤羽业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启发,少年的攻击中或多或少的带上了点那天那个名为暗翼的男人的影子。乌间的身体在一个极小的幅度之间躲闪着总是划向他要害的匕首,闪动着鬼点子的暗金色锐利眼眸紧紧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后仰躲过了掠向咽喉的尖端,收腰屈膝化掌为刀,黑发男人精准的敲掉了那个再次袭上了刁钻位置的手腕。瞅着偷袭失败重新将身体隐匿回赤羽业背后阴影的蓝发少年,乌间心中有了那么一丝赞赏。将身体矮小瘦弱的劣势利用起来了吗?

 

话又说回来,赤羽业也不是什么壮硕的体型,竟然能做到将身影完全隐藏,潮田渚是要多瘦小?罕见的,认真严肃的乌间老师忍不住在心中吐起槽来。

 

“走神的话可是会被抓到破绽的,乌间老师。”猛地欺身上前,赤羽业的匕首自下而上瞄着乌间的肋侧划了上去。

 

手腕相撞挡开了刺上来的匕首,乌间看着红发少年钩挂着的那抹轻佻笑意轻声哼了出来。要是在有了提防的情况下还让一个15岁的初中生抓住破绽击败,乌间惟臣这个名字早就在空挺团除名了。从未放松过防备的男人站稳了脚步,重新冲着拉开了距离的赤羽业勾勾手指,做了一个继续的手势。

 

“诶呀,又被轻视了。”

 

似真似假的抱怨了一句,动作还带着一丝散漫的赤羽业陡然提速冲向了摆好姿势的乌间。身体晃动摆出了合适接招姿势的乌间略微压低了点身体,准备正面接下赤羽业的这一招。抬起手的手臂被一种陌生但也熟悉的寒意缠绕固定,森然的冷意顺沿着乌间的背脊极为迅速的攀爬缠绕上了黑发男人的脖颈,如同被冷血动物缠绕的感觉让乌间有了一丝错觉,视线的余光似乎可以看见接近脖颈要害的尖锐獠牙。

 

身体骤然紧绷,乌间惟臣的手臂挣脱寒意的缠绕握住了赤羽业的手臂,同时猛地跨前一步用肩肘撞开了已经贴近的红发少年。突然加大的力道撞得红发少年一个趔趄,后退的那几步正好给乌间让出了一个活动的余地。男人的左手在一个未及反应的时间内松开了赤羽业的手腕转为握住了已经袭到颈边的纤细手腕,左脚前踏一步,身体的重心被乌间放到了右脚上并且以此为轴抬起右手肘狠狠的向后撞了过去。

 

结实的撞击后翻滚出去的蓝色身影让乌间一愣,没反应过来的黑发男人有些怔愣的看着摔出的蓝衣身影就地一滚极为迅速的调整好了自己的身体,而后脚下发力再次向他冲了过来。双膝下屈,乌间垮下腰压低了身体躲过了背后蹿出的偷袭,同时用扬起的膝撞逼开了重新贴近身体的蓝发少年,借着那个空隙,乌间惟臣脱离了那个被两名少年锁定的狭窄空间,与他们拉开了距离。

 

拉开距离就算完了?当然不。锋芒全开的两个人一改之前中规中矩的配合打法,转而变成了双锋齐下的攻击方式,不分主次进攻次序的两名少年毫不客气的再次从不同的方向逼近了E班的副班主任,脚步移动躲闪着二人攻击的乌间瞅着这两个少年拧起了眉头。暗绿色的特制匕首一改攻击要害的方式转而开始划向他的身体各处,看似毫无章法但是那些位置却让乌间的眉头越皱越紧。

 

蓝色的身影再次从后下方冒出,划向肋侧的匕首再度被乌间握上了手腕,出乎男人预料的是,纤细手腕的主人根本连一丝挣脱的动作都没有尝试,反而直接就着动作耍了一个刀花,将正握匕首的动作变换成了反握匕首,尖端冲下刚好可以触及乌间的手腕。被下戳的动作逼开了钳制着的手掌,乌间的后退着躲闪着蓝发少年的削击动作,肩部向侧面猛地用力迫开了赤羽业紧随而来的獠刺。

 

两次三番被迫拉开距离的乌间惟臣默默的打量着站在前方两侧的两名少年。璀璨的暗金色眼眸中透露着认真与沁透着狂热的愉悦,平日里的轻佻与蔑视消除的一干二净,而总是沉静无波的湖蓝色眼眸早已被那股子令人心悸的寒意彻底冻结,往日蕴含的柔和被那双冷硬起来的眼眸中的空洞冷芒完全吞噬。

 

这就是…森蚺教出来的学生!蹙起的眉头更紧,短暂停顿的乌间在一瞬间动了起来,从不同角度刺过来的两只手腕被成年男性的宽大手掌轻松的握住,巨大的力道顺着被握住的手臂传来,视线陡然翻转一花。等赤羽业和潮田渚从那一阵眩晕中脱身的时候,他们已经被乌间反剪着手臂按在了地上。

 

……怎么这些老师都喜欢用这招。相互对视一眼,红蓝组的两名少年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这句抱怨。

 

总算是在不伤到对方的前提下制服了这两个少年,乌间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视线随之戳向了站在场外一副清闲样子的实践课教师。虽然那种爆发式的密集攻击让人有点吃惊,但是赤羽业的成长到还在可估算范围内,至于潮田渚…黑发男人没想到这个少年可以将他的小巧灵活的特性发挥到这种程度。

 

单论速度,E班最快的自然是木村正义,而灵巧程度则是冈野日向位居首位,可是真的算上实战,将速度与灵巧结合的最好的竟然是潮田渚。灵巧、迅速、精准,这些细小技巧性的东西极大程度上补充了赤羽业攻击所造成的空隙。

 

天生的默契还是后天的有意识培养?慢慢的松开还钳制着少年们的双手,站起身的乌间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还有那种慑人的森然杀意……亲身体验一下才比较好吗。蓦地,男人想起了曾经被刺激出临战状态的森蚺那时所说的话。

 

“很不错,各自+1分。”乌间松了松衬衫的领口,对着慢慢爬起来的红蓝组给了分数“下一个!”

 

暂时没去管乌间的加分提示,从地上爬起来的潮田渚在放松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的腿都有点开始抖了。果然还是有点勉强吗,蓝发少年为自己正面上的能力缺失感到了一阵沮丧。

 

“渚君,没事吧。”赤羽业揉着肩膀凑到了搭档的身边,虽然制定战术的时候他们没想那么多,但是亲眼看着潮田渚被乌间扫出去的赤羽业不得不承认,他的心里当时就咯噔了一声。

 

“还好。”潮田渚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问题。

 

“喂!小渚,业!”杉野快跑了两步跑到了红蓝组的身边,黑发少年略有点担心的打量着身上灰扑扑的两个人“你们两个没事吧。”

 

“没,杉野你不要担心了。”

 

“真没事?”杉野不太相信小个子的说辞“渚你刚才都被乌间老师打出去了。”那个位置明显就是额角附近啊。

 

“嘛,虽然有点疼。”潮田渚向担心的两个少年摊开手,半举在身前的左手带着一丝不正常的颤动“但是我已经用手挡下来了,没有撞到头。”

 

从他听从赤羽业的安排站到乌间身后的时候就料到了会被攻击的结果,既然已经预料到结果潮田渚怎么可能不做准备,他又不傻。不过说实话,乌间老师的力道真疼啊……蓝发少年缩回手,默默的自己又揉了几下。

 

“你们这算是仗着反应速度乱来吗……”杉野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没有办法跟上朋友们的思维回路了。

 

难得被杉野吐槽的红蓝组动作一致的蹭了下鼻尖,其实在他们看来这也不算乱来,毕竟在做出安排时,他们都有一种明确的感觉,他们可以做到。

 

“杉野友人。”

 

还想吐槽什么的杉野刚要开口就被乌间的点名所打断,单个人的考核已经轮到他了,败了似得叹口气,杉野抬手敲了两个人的肩膀一下,然后向着乌间的位置跑了过去。瞅了跑远的杉野一眼,赤羽业将匕首揣回兜中,然后慢吞吞的将潮田渚藏在身后的左手拉了出来握在手里力道轻缓的开始揉动。对于这个动作,已经恢复平日里温顺状态的潮田渚同学虽然没有挣脱任由对方握着揉,但是却默默扭开头看着别的地方,不过那个怎么看都有点红的耳根倒是很好的出卖了少年现在的状态。

 

等到那个熟悉的阴影笼罩在他们眼前时,两个‘你揉你的我看我的’的少年才反应过来,他们现在不应该发呆。而自觉走到他学生身前的实践课教师倒是没什么想法,反正他已经习惯这两个小朋友经常性的那种虐狗行为了。

 

“怎么说呢,你们两个倒是真的很让我吃惊。”站在两个人身边,森蚺摸着下巴打量着一齐看向他的红蓝组“扰敌、诱敌、反击,这些你们做的非常好。从你们今天的动作来看,骑刺一体【①】这个动作要领你们已经完全掌握了,作为隐匿在背后的人,一定要一直记住要利用视觉死角保护自己以及你的搭档这点,知道吗。”长发青年的目光指向了潮田渚,后者在接触到这个目光的时候用力的点了点头。

 

“还有赤羽业,你做的这个临时作战计划很好。”该表扬的时候从不吝啬,哪怕对象是森蚺一直两看相厌的红发小鬼“对付乌间老师这样的人你们现在还太勉强,不过你的思路是对的。”实践课教师抬手在脖颈的位置比划了一下,苍白而有些干裂的唇角挑起了一个纯粹的赞赏笑容“当正面对决的时候一味的瞄准要害下手并不明智,你们需要做的是尽可能快的让你们的对手失去战斗力。渚,你虽然凭借着默契配合赤羽业做了,但是你当时应该还很茫然,现在知道当时的做法是为什么了吗?”

 

“流血。”

 

脑中闪过了那些他们当时攻击的位置,潮田渚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少年在这方面的悟性简直惊人的高,有的时候森蚺老师都害怕少年将所有的属性点都点在了暗杀上,毕竟没一个老师是希望自己的学生在未来可能过着刀头舔血的生活。

 

“尽量在对方身上添加有效的流血伤口,而运动会加快流血的速度。”蓝发少年抬头看着与自己面容相似的人“是这样吧,老师。”

 

“没错。”森蚺点了点头“作为打架惯犯,赤羽业你还是贡献了一个相当有效率的战法。”红发少年对于这个评价,直接白了实践课教师一眼“不过站到乌间老师身后释放杀意的做法实在是太莽撞了,我不是说了吗,在你们没有能力安然躲避过教师的攻击的能力时,不要带着杀意出现在除了杀老师之外的任何老师身后。”

 

“森蚺老师你担心太多了。”对于长发青年的告诫,赤羽业并不放在心上,少年的面容上染上了几分不以为意“渚君可以躲开的,我相信他。”

 

“简直就和盲目信任一样…”森蚺按住了有些发疼的额角,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的疼痛让他感觉有点不妙“不管怎么说,成功率不足的情况下不要去尝试。”

 

“要善待你们的搭档,知道吗。”

 

“我对渚君有充足的信任,我觉得应该是森蚺老师你太胆小了。”握着搭档手掌的手略微收紧,赤羽业不屑的轻笑出声。

 

漫不经心的语气带着赤羽业的那句话撞进了森蚺的心口,还在忧心突然冒出的头疼的长发青年顿时愣在了那里。其实他也不想在自己的学生面前失态发呆,但是对方那句话和暗翼曾经说过的话重合度实在是太高…几近相同的声线和相似的话语让最近一段时间深受回忆幻觉之苦的森蚺再次被拖回了那个他刚挣扎出来没两天的泥潭。

 

【渚,相信我点好吗,别这么胆小,我会没事的,放宽心。】

 

……你从来都没真的让我放宽心过,或许自己真的是那种容易瞎操心的老年人性格?抬手按上了隐隐有些胀痛的左脑,森蚺老师扯了一个感觉挺正常的干涩苦笑出来。怎么真的挑这个时候冒出来了…睡眠之神对于他的亵渎——即失眠——终于恼羞的要施加惩罚了吗?他需要止疼药,偏头痛真的挺烦人的。

 

业君!你又戳老师痛处!!蓝发少年手腕翻转握住了赤羽业的手掌用力捏了一下,湖蓝色的眼眸谴责性的戳在搭档身上。喂喂,我哪知道他会这样啊,渚君我这次是无辜的!赤羽业在接收到这个眼神信号后就有点委屈的眨了眨眼,潮田渚和他对视几秒,随后溃败的转移了视线,不过少年觉得,他其实不挪开视线要更好。蓝发少年看着被纳入视线的人,顿感心累。

 

“好吧好吧,我不质疑你们两个的相互信任程度。”整理好心情的森蚺放下手认了错“不过你们还是要小心,懂吗。”

 

“呃,那个,老师。”潮田渚伸出手拉了拉他老师的衣服,后者略微低头看着笑容有点僵硬的小个子“看那边。”

 

满面疑惑的森蚺老师眨了眨眼,顺着潮田渚指的方向转身看了过去,而在他转身的那一刻,被挡住视线的赤羽业也看到了潮田渚所指的人。一身黑衣的赤发青年带着一丝友善的笑意站在了E班的校舍台阶前,看到他看着的三个人注意到他后还和善的挥了挥手。

 

路遇猛兽老虎一只,你觉得是这个猛兽对着你笑更好,还是呲牙更好一些?这个从A班女生组那里听到的笑话此时此刻正真实的上演在了森蚺的身上,就他而言……他现在既不希望暗翼笑也不希望他呲牙。

 

头更疼了。满心的疲倦席卷上了实践课教师的神经。

 

“嗨,渚。”

 

#老虎对着他笑了应该怎么办?有点急,能不能在线等随缘#

 

【①】骑刺一体:名词出自唐家三少作品《神印王座》,刺客将身体隐匿在正面作战的骑士身后保护对方的背后以及补刀,体位自选。镜像中则指利用视觉死角以及隐匿技巧所运作的双人搭档协同作战,隐匿者需要时刻调整自身的位置确保自己一直处在战友的身后以及敌人的视觉死角中,确保必要情况下进行致命一击。属于森蚺思考整理,并在红蓝组身上进行首先投放试验。

 

 

 

【小剧场】

被凑的策划从不会停止作死,并且坚定了刷了赤羽业的雄心壮志。

百崖:就这次武力值的提升,渚君你有什么想说的吗【面无表情的捂着被揍的脸,握着笔记录】

潮田渚:怎么说呢,之前的训练挺辛苦的,总是被老师打击,还被按在地上揍【少年的柔和的笑容中带着一丝无可奈何】不过这次能帮上业君的忙真的是太好了。

百崖:放宽心,就算帮不上忙赤羽业也不会嫌弃你【抽了下嘴角,垂下了眼脸又填了几笔在本子上】

潮田渚:……【说好的戳痛处时思考一下呢,不过……】百崖先生您真的不去重新上下药吗。【脸都肿了啊】

百崖:下次还会被揍,等下次揍完一起上药。

潮田渚:……【敲到麻袋!策划先生要做什么!!!蓝发的少年满面震惊】

 

百崖:那么对于上章和这章的出场与耍帅,老师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森蚺:耍帅之前先把我的药写在手边,每次偏头疼都要想念止疼药的行为我受够了【双腿交叠倚靠在沙发上,长发青年百无聊赖的瞅了低头捂脸的策划一眼】

百崖:好吧,我的疏忽【坦然承认错误】还有呢?

森蚺:我不希望用命去耍帅,就这样。

百崖:……我尽量。【策划答应的有点勉强】

森蚺:……【有的时候好脾气的老师真的很想做掉策划】

 

殴打过策划的赤羽业少年以及暗翼大爷此次被策划列入拒绝谈话黑名单。

===========================================

大爷又出来打酱油了√

红蓝组首次协同作战成功,虽然结局依旧是被按在地上√

两个小朋友就二人关系上都有点茫然_(:з」∠)_

赤羽业少年今天依旧愉快的踩着老师的底线┑( ̄Д  ̄)┍

潮田渚小朋友这段时间挨得揍终于有了结果,可喜可贺√

策划第四次陷入老师到底死不死,死的话怎么死的纠结当中┳_┳

拿什么拯救策划的脑洞_(:з」∠)_


评论(44)
热度(93)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