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32

来日方长

始终保持的清晰理智是对生活最大的残忍 

 

 

“不要再和白呆在一起,业,这是我对你唯一的忠告。”

 

驻足在酒店门外的赤发青年望着那辆搭载自己的车远去的背影,回想着作为车辆主人的长发青年给予自己这个忠告时的表情,平静的面容上蓦地的勾勒出了蕴含笑意的线条。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渚你觉得我为什么会突然跑来住酒店?”

 

哪怕是记忆被伪造过,哪怕是被人植入暗示,始终遵循着本能与理智而行的赤发青年依旧知道他应该去做什么。抱着疑问,他选择了与白同行,而在得到答案之后他便毫不犹豫的脱离了白的监视范围开始独自行动。十年后的人尚未到位,再也没人可以监控他,至于十年前的白…比起十年后的柳沢,他还是太嫩了。

 

塞在耳中的微型耳机发出一声爆鸣,暗翼有些遗憾的伸出手摘掉耳机扔在了地上,在临了分别看到森蚺那张似笑非笑的表情时他就知道,又被发现了。该说不愧是精于暗杀的A班阴影潮田渚吗?下次见面直接打趴下问好了。打定了一个危险的主意,抬脚踩上了地上的耳机,借着转身的力道直接将零件碾碎,红发青年不再伫立在原地看着早就见不着影子的那辆黑色的SUV。

 

错开了酒店的接应生,身材高大的青年步入了投射下来的阴影中,重新隐匿了身形。只要他们两个还在,就还有机会,来日方长。

 

降下的车窗重新升起,将摸出来的窃听器与追踪器一同扔到了外面的森蚺在律不明所以的视线中露出了一丝怀念的笑容。

 

“渚?”没生气也就算了,怎么还…笑的带点高兴的感觉?

 

“没什么。”自觉有点失态的森蚺轻咳一声,努力了一下,还是没把笑容收回去“只是有点怀念罢了。”

 

“怀念?”律愣愣的重复了一下,随后恍然大悟“你是说小组对抗的时候?”

 

“嗯。”开车的青年看了一眼被他固定在夹子上的搭档“那时候业总会逮住机会在我身边放这些小东西,屡败屡战还兴致不减。”

 

简直和现在是一个样子……想到这里,昏暗的环境衬着长发青年的神情黯淡了几分。

 

“大概是业君觉得你那时候的表情要比平时有趣的多。”在屏幕中端着茶杯的少女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

 

“……律,你这是在指控我那时既是个面瘫又没有情趣让业觉得无聊了是吗。”还有些低落的实践课教师几乎是在瞬间就反应过来搭档的言外之意。

 

通过摄像头观察到搭档那张木然的脸的人工智能少女做了一个吐舌头的鬼脸,然后摸出一副眼镜像模像样的架在鼻梁上,伸手从她端坐着的蒲团下面掏出了一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她储存进内存中的数据表格展开来贴到了屏幕上。

 

“这个是中村同学和茅野同学拜托我绘制的表格哟。”

 

还在开车的森蚺老师木然的看着表格最上面那一行分外明显的黑体字。

 

《潮田渚&赤羽业日常相处状态汇总表》

 

……枫、中村…你们两个就只能把情报能力用在这里了吗!这种槽点简直要突破天际的调查表标题是怎么回事?!律你又和那些女生们合起伙来坑我!!看着屏幕上伴随着律讲解声音指指点点的Q版小匕首,长发青年觉得自己回去之后似乎是应该吃点止疼药……脑仁好疼。

 

“根据这张调查表最后所汇总出来的信息来看,渚你和业君在一起时有47%的时间实在秘书处整理文件处理事务,39%的时间是在宿舍中进行A班的后勤整理工作,只剩下14%是你和业君的私人活动时间,里面还要包括那些练习和额外任务。”

 

将贴在了屏幕上的表格撕下来重新塞回自己坐着的蒲团,重新端起茶杯的律意味深长的看着已经挪开视线并试图认真驾车的森蚺。

 

“综上所述,渚你那时确实挺没情趣的。”

 

搭档吐出的话语直接化作物理攻击插进了青年的胸口,上面还带着【没情趣】这样的标识牌。

 

“如果笑容也算是面瘫的一种的话,你也确实是个面瘫。”

 

挂着【面瘫】牌子的言语之箭又捅进了青年的内心。

 

这回已经不是脑仁疼了……他心脏也疼。还板着脸的长发青年抬起手捂住了自己心口的位置,试图自我缓解安慰一下那些糟糕指控带来的心理阴影。

 

“所以有的时候我真的很能理解业君的那些做法啊。”律少女做远目状“例如用言语挑逗你炸毛和床上调戏什么的…”

 

“够了!律你快住口!!”

 

人工智能少女出口的话语尺度委实有点大,还在开车的长发青年手一抖,差点让黑色的SUV在道路上抖出一个S型路线。好不容易稳住的森蚺老师张口结舌的瞪着自家左瞅右瞅就是不看他的搭档。

 

“律你……”你不觉得你知道的有点多吗!!

 

“渚。”黑衣少女打断了搭档的话,终于肯和对方对视的律脸上带了一点委婉的色彩“以后做的时候,记得把业君的手机也放远点。”你只把自己的手机丢进抽屉里完全没有作用。

 

……

 

黑色的SUV安全的停到了属于它的那个停车位时,我们要相信,如果这辆车可以和人类一般表达自己的感情的话,那它此刻一定是感激并痛哭着的,能没有剐蹭的安全的回到停车位真的是太好了!

 

从车上下来的实践课教师没了往日的笑影,几乎是绷着脸的长发青年大步走进了地下停车场的电梯,完全没有理会被他塞进口袋中的搭档的意思。首次被森蚺拒绝交流的律小姐表示,自己真的很无辜,为什么说实话也会遭到搭档这么大的反应?

 

“好了渚,你不要闹脾气了。”律的声音不间断的从青年挂在耳边的耳机中通过听觉神经传递至大脑“渚!你还想不想知道赤羽业、我是说暗翼的情况了!”

 

“……你说。”沉默半晌,实践课教师的理智压到了一切情感让他选择继续和口袋里的人工智能交流。

 

“唔,你知道的,我的扫描机制没有在大型主机时那么完善。”为了可以将律装载进这架迷你的移动电脑中,有很多的功能都被削减了下来,相应的,自律固定炮台的信息处理收集能力被强化至了最大,而之前的主机则作为了她的外挂式大型零件“所以只能得到一个大体的数据,或许有偏差,但是业君的身体状况大致可以做出评定了。”

 

“……”长发青年看着电梯不断变化的数字,沉默的等待着搭档给予自己的最终结论。

 

“最终的分析结果是…业君的身体确实有被改造过的迹象,有多大的改动还需要更具体的检查……”律的声音稍微停顿一下,再次开口时,语气中的沉重听着实在是扎人“最坏的结果就是…业君的小白鼠等级和渚你是一样的。”

 

听到这个结论,一声长长的叹息便溢出了双唇,长发青年的面容上染上了一丝疲惫与深深的倦意。哪怕看不见搭档此刻黯淡的神色,光凭声音律都可以推断出森蚺现在的表情。

 

“当初留下业君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分析过这个可能了,渚。”呆在屏幕中的少女握紧了手中的茶杯。

 

“业君不会怪你。”

 

这个分析和决定是她和暗翼一起做出的,他们强迫着A班的情报官做出了这个根本没有任何选择余地的选择。有的时候律觉得,他们能凑在一起行动一起生活也是有必然原因的,骨子里相似的那种残忍让他们可以顺畅的对话,同样的也是这种残忍让森蚺选择了沉默的、压下所有反抗念头的执行了他们做出的决定。

 

始终保持的清晰理智是对生活最大的残忍,而这种残忍的涵盖对象也包括自己。

 

他们可以抗争,可以挣扎,可是他们无法欺骗自己,因为理智不允许。

 

“律。”

 

青年有点沙哑的声音在只装载着一人的电梯中飘散开来,截断了那些胡思乱想的思维数据,人工智能少女认真的等待着搭档将要出口的话语。

 

“最坏结果和我一样,这已经是个好消息了。”长发的青年语气温和“到时候我和暗翼是否会相互责怪已经不重要了。”

 

两次见面的结果已经让他将这种事情看得很开,就像他一直和律强调的,能安稳的活到现在就已经是他们赚了,再去奢求更多只能算是他们的贪婪……至少现在暗翼还活着,他也还活着。

 

“我们还在,还有时间。”

 

缓缓停在公寓所在楼层的电梯划开了门,从中迈出步子的青年脚步依旧平稳。

 

“来日方长。”

 

 

 

【小剧场】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目睹十年组那两个糟糕的大人撕逼了,但是这种散场后撕逼红蓝组还是第一次见。

此时此刻,下线了一章的红蓝组正捧着分到盒饭围观又撕起来的糟糕大人们。

暗翼:不是,渚你听我说!【躲过了被扔过来的台词本。】

森蚺: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扔过去了另一本更厚的台词。】

暗翼:我真的可以解释律说的那个手机的问题啊!【接住了被扔过来的台词本。】

森蚺:再相信你在这方面的解释我就不姓潮田!!【弹出了袖剑就直接往对方脸上招呼。】

暗翼:姓赤羽怎么样?听着挺好的。【卡住了刺过来的手腕,满面纯良的提议。】

森蚺:这一个月你就自己守着那栋房子住吧!

暗翼:渚你又离家出走!

 

这个糟糕的撕逼话题怎么听怎么让人上火啊。吃着盒饭的红蓝组默默的移开了视线,觉得自己掉线两章,两章都没有碰过潮田渚亏的有点大的赤羽业准备去向策划要两个鸡腿。

潮田渚少年表示【业君你记得帮忙要盒寿司回来。】

 

百崖:喂?后勤部吗?把维修班派过来一下……对,还是那个原因,这次拆房程度比较轻……对,对,麻烦你们了。【策划每天都在为被拆的房子感到忧心】

==========================================

有点少,但是我觉得停在这里比较合适,所以就把后面红蓝组的截掉放到后天了。

本章中律小姐向老师展示了来自搭档的最大恶意√

大爷拿了老师的钱却没有住店,还好老师没把卡给他【远目】

律小姐表示说实话是种美德,为是什么老师不欣赏QAQ

十年男神经病组的两个人依旧酷爱坑对方一把的活动√

老师想要购置大量的止疼药,家里的可能不够吃_(:з」∠)_

今天的森蚺老师依旧保持着积极向上知足常乐的人生观价值观罒ω罒

 

评论(21)
热度(80)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