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森渚组番外①

写在题头:当初写的是没什么感觉,如今从头自己看一遍……我牙疼【啜泣】

你们知道我在打标签的时候是有多纠结吗【手黄再】

其实也没想到真的凑到了20人,那么如约放上自攻自受组番外

                                                      ——来自于仍然纠结心里底线的百崖

============================================

【森渚番外】栀子花①

我真的被安利的自攻自受_(:з」∠)_



夏日炎热的天气向来要比寒冷更加影响心情,不管如何平和冷静,被一种潮湿闷热的空气包裹着都不会是什么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坐在木制的回廊上仰头望着万里无云的晴空,哪怕是吹着过堂风,潮田渚一点都没有想把手边教案重新拿起来看的欲望。


“渚,吃冰吗。”


很熟悉的唤声,比之自己声线略微有些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自己的背后冒了出来,扭头抬起来看着端着淋着果酱的冰碗的长发男人,湖蓝色的眼眸一亮,潮田渚露出了一个带着点欢喜的笑容。


“吃,老师你来的太及时了!”吹着过堂风吃着刨冰,夏天在家的最大享受莫过于此!


各自捧着一个冰碗坐在了回廊的地板上,年轻的那个咬着勺子一脸舒心的表情,年长者没有着急将碗中的冰送进嘴中,反而是拿起了潮田渚手边的教案翻看起来。


“幼儿园的课你也准备教案,还真是认真啊。”


“做好充足的准备才能应对突如其来的变化,这可是老师你们当初教给我们的。”潮田渚放下勺子冲着身边的人笑了笑“更何况那个也不能算教案,最多就是日程罢了。”


“那我估计我可能再也找不到比你这本教案更详细的幼儿园日程表了。”合上了手上的教案,森蚺带着笑意将教案放回到青年的手边。


“老师你能不重复幼儿园这个词了吗。”眉角抽动,潮田渚略感无奈的看着身边已经端起冰碗的男人。


“这事实,作为勇士你要直面这些惨淡的事实啊,渚。”好心情的挑起嘴角,森蚺冲着自己的学徒摇了摇手指。


“我已经不做勇士很多年了,老师你再说我今晚就去睡书房!”


“……”


这个威胁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森蚺木然的看着潮田渚,然后抬起手毫不客气的按上了青年的发顶,将对方那头手感优良的毛绒绒的短发揉乱。


“说的好像你每次在书房睡着后不是我把你搬回来的一样。”潮田渚哪次趴在书房的桌子上睡着是他自己回卧室的?


“不,我今晚就在书房安家了。”一本正经。


“反正你睡着之后搬不搬随我来。”长发男人对着被他蹂/躏了发型的短发青年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家里就没有我开不了的锁。”


潮田渚默默的将到嘴边的那句【我锁门】给咽了下去,对于森蚺这种开锁惯犯而言如果不将门彻底从里面堵住,那道上锁的门的在他眼里就和纸糊没两样,更何况还有窗户。察觉到这些惨痛事实的短发青年在心中为自己鞠了一把辛酸泪。这种职业属性压制真的是太过分了!!他当初怎么就被忽悠着转职了呢!!!早知道当初就买一个高层了,现在这种独立院落简直就是助长翻窗户的风气——完全忽略了当初拿下这栋位于东京的和风独立院落是多么费劲。双方斗嘴吐槽总是输多赢少,拿自己老师还没什么办法的短发青年有点沮丧的舀了一勺淋着蓝莓果酱的刨冰塞进嘴中。


端着冰碗的长发男人偏着头注视着青年动作,暗沉的湖蓝色眸子中翻滚着温和的笑意,收回视线嘴角微扬,森蚺将刚才舀进勺子里的刨冰送进口里,再不吃可就要化了。


坐在回廊上的两个人全都默不作声的消灭着手上的刨冰,没有过多的声响发出,微风沿着回廊吹拂在长相相似的二人身上,令人舒畅的静逸飘散在周围的空气中,就连那些那些闷热潮湿都无法打破这片令人安逸的寂静。放下差不多空掉的冰碗的长发男人抬头看着蔚蓝的晴空不自觉的放空了思绪,双目微阖任由自己陷入这片难得的令人心神平静的安逸之中。年长者那哪怕是在家也略微绷紧的神经在短发青年的身边逐渐放松下来。


想要和身边人说些什么的潮田渚咬着勺子扭过头看到的就是双目微阖的年长者近年来少见的放松表情。怔愣了一下而后无声的将勺子放入碗中搁到一边,潮田渚往森蚺的身边蹭了了几厘米,然后和对方一样抬头看着这一片天空。


“你不备课吗。”


“老师你真是煞风景。”


突兀的对话打破了这片没有维持多久的静逸气氛,潮田渚斜了一眼罪魁祸首,后者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完全不为所动……老师的脸皮越来越厚了啊,自己再过一些年也会变成这种糟糕的大人吗……真悲伤。


“对了。”


手指触及被搁在一旁的手机,潮田渚猛的想起了前两天收到的消息,那时森蚺并不在家他也就忘了,现在对方回来了,那怕可以想到答案也还是要问一下。无论答应与否,这是最基本的尊重和礼貌。


“老师,一个星期之后是E班的班级聚会,你去吗?”


“一个星期之后?”被这句话唤回注意力的森蚺皱起了眉头,伸手将兜中的手机拿出来低头翻找着存在里面的备忘录“一个星期啊……我大概…嗯……”


一直注视着对方表情的潮田渚在触及年长者约皱越紧的眉头后放弃似的叹了一口气,虽然知道会是这么个结局,但还是会有一点沮丧……会在意这些大概还是不够坚强吧。抬头对着长发男人露出了属于潮田渚的温柔笑容。


“我知道了,老师你就不要为难了。”短发青年的语气依旧平和,刚才那些萦绕在眉宇间的沮丧早已消失无踪“不去的话,业君他们不会在意的。”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们二人都曾在属于E班的班级聚会中缺席,潮田渚缺席了两年的聚会,而森蚺缺席了十年的相聚。实践课教师离开的太过干脆,如果不是他会偶尔的出现在E班学生的周围,他们恐怕都会生出实践课其实只是他们做的一个梦的错觉。


“渚。”


悠长的叹息声夹杂着短发青年的名字在近在咫尺的位置炸响,不知不觉又开始走神的潮田渚打了一个哆嗦,怔愣的看着不知何时已经凑到自己面前不足一扎位置的长发男人。眨了眨因为惊吓而略微睁大的双眼和年长者对视。


“又发呆。”好笑的挑起了嘴角,森蚺的手轻轻的抚上了青年的鬓发似是安抚般的抚摸着“以前就是,你总喜欢在发呆的时候脑补一些奇怪的东西……你知道什么了,嗯?”


“我…那个……”太过熟悉的叹息几乎将潮田渚拉回到十年之前的E班训练场上,那时的森蚺也是这么询问发呆的他的……


“一个星期后的话,我大概会迟到。”


“嗯,我知道了。”顺从的想要点头表示明白,略微颔下的头颅刚低下一半便猛的回到原来的位置,短发青年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老师您!”


“渚。”森蚺笑容是和潮田渚如出一辙的温柔平和,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夹杂的那一丝歉意几乎让潮田渚屏息“无论是否有意,我已经缺席的够久了,你…不介意我这次迟到吧。”


“……不,我永远都不会介意。”带着愉悦的低声轻笑自青年微启的双唇溢出,不闪不避的和自己的导师对视,终于等到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因为迟到而介意。


这么想着的青年抬起的手臂揽上了年长者的脖颈,一个出乎意料的亲吻贴合上了长发男人的双唇,灵巧的舌尖蹭过了被刨冰浸润的下唇,而后沿着对方因为惊讶而微启的唇缝钻了进去引动着男人的舌与他一起纠缠。被袭击的森蚺几乎是瞬间就反应过来,抚摸着青年鬓发的手掌扣住了对方的后颈,舌尖相触勾动,肆意的侵入了潮田渚的口腔舔舐着内壁与软肉。愉快而又欢喜的情绪透过这个逐渐加深的吻传递给了长发男人,笑意与温柔自那双暗沉眸子的眼底蔓延开来,双目缓缓阖上全身心的投入进了这个深吻。


正常人接吻比拼的无非是技巧,而两个堪称吻技大师的人在接吻时如果需要比的话要看什么?当然是肺活量和换气方式。将近五分钟后,被纠缠的深吻吻到手都开始发软的潮田渚先生如同往常一样将泛红的脸颊深深的埋入了自己的手掌之中,而他身边的人则是一脸饶有兴致表情看着几乎要害羞到熟的短发青年。


真是够了!青年捂着几乎要热到冒烟的面颊在心中悲伤的咬着手帕。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还是很在意对方那种禽兽一样的肺活量啊!!为什么每次都是自己先败下阵啊!难道是因为成年人的原因吗?!可是自己也已经成年了啊!!等等……森蚺在十年前的肺活量自己好像还真不知道……难道要去问暗翼先生吗?!保持着掩面害羞的姿势,潮田渚先生的思维如同脱缰的哈士奇一般奔向了未知的迷之方向。


“果然还是害羞了啊,渚。”年长者带着笑意的声音简直就是对潮田渚最大的嘲讽“下次可以换一个方式的。”


“老师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保持安静就好!”用亲吻抒发情绪也是他犯傻!回过神仍然陷在纠结之中的短发青年一点都不想面对这个事实。


“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森蚺抬起手覆盖上青年的发顶用力揉了揉“渚,我明天就走。”


“明天?”


顾不得害羞的那种情绪,潮田渚将脸从手掌中拔/出来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从上次踏进家门算起,年长者在家中呆了还不到三天的时间。平时森蚺虽然忙碌,但是一般都会保持着一周工作一周休息的规律,但是这半年来对方的外出与休息的时间也是越发的不稳定,像这次呆了三天就走也不是第一次了……总觉得有些不安啊。眉头微蹙,潮田渚那双侵染着担忧情绪的眸子直直的望进了森蚺的眼中。


“会不会…太快了?”明知不能太过询问对方工作上的问题,但是潮田渚还是没有忍住,实在的将问题问出了口。


和人对视捕捉到青年眼中的担忧与不安的前实践课教师沉默几秒,手上蹂/躏着青年头发的动作加重了几分力道,似是安抚着潮田渚一般。


“嗯,明天。”森蚺收回了抚在潮田渚发顶的手转而覆盖在了青年按在回廊地板上的手握紧“可能有点快,但是我希望可以尽快完成。”


“……嗯,我知道了。”不想让森蚺过多的担心,潮田渚略微敛目收拾着自己外溢的情绪,重新睁开双眼的青年眼底是一片清明平静“正好我也不想看教案…一会儿一起整理行李吧。”


“……好。”年长者的笑容依旧平和,覆在青年手上的手掌缓缓的收紧握牢。


翌日清晨,森蚺从睡梦中挣扎出来睁开眼睛时,身边的位置早已没了熟悉的那个温度。表情木然的在床上反应了几秒,森蚺伸手摸出了自己放在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6:00……潮田渚先生今天起码早起了半个小时。平日里只要是休假日就会准时八点起床的自家学徒今天的神经回路是搭错了吗?撑着坐起身,每天早上都会像个沧桑的老年人一样担心学徒身边每件事情的森蚺老师今天依旧不例外。


“老师。”正瞎操心着,卧室的门就被从床上消失起码半个小时的潮田渚先生推开来“果然已经醒了。”短发青年实在是有点想吐槽森蚺那规律的如同强迫症一样的作息时间,无论是否休假,无论寒暑每天早上必定六点起床,雷打不动“早饭已经做好了,你今天不是要走吗?。”


“已经到渚你做早餐了吗。”翻身下床舒展一下筋骨,森蚺绕过床拉开窗帘扭头看着潮田渚。


“是啊,老师你快点。”


“是是,知道了。”


用最快的速度吃完早餐穿戴整齐的森蚺站在门口接受着潮田渚最后的检查,双方都知道森蚺不会出错,这个仪式般的检查只是为了两个人最后整理一下心情而存在的。


“好了。”检查完毕的潮田渚带着笑容拍了拍长发男人的手臂“虽然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但是我还是要说,请务必小心。”


“嗯,我知道了。”


虚心接受学徒嘱咐的森蚺老师表情温和的点了点头,看着面前的人,长发男人略微倾身在青年的唇上印上一吻。


“渚,我退休之后咱们就出去走走吧。”年长者笑的一如既往的温柔平和“东京我也有点住腻了。”


老师刚才说了什么?退休?潮田渚有点不敢相信的睁大了双眼,刚才那个轻吻所带来的害羞情绪瞬间就被惊愕摧毁。


“……我们可以……离开东京了?”轻颤的右手攥住了森蚺的衣袖,潮田渚的声音却平稳的不带一丝情绪,所有的所有都被压在了临界线之下。


“等我回来。”答非所问,但却反手扣住了青年的手握在手中。


“……一切小心。”


望着森蚺走远的背影,伫立在门前的短发青年吐出了积压在胸口中夹杂着深切疲惫的叹息。


希望您回来之后…真的可以有一个了结。



【小剧场】

百崖:我觉得我写完这个之后绝对会被赤羽业和暗翼做掉!不带犹豫的那种!!!

森蚺:知道你还写。

潮田渚:你早就知道后果吧。

百崖:谁叫你们两个的互动引来那么脑洞!!!

森蚺&潮田渚:怪我们咯→_→


蠢崖:那啥,二崖啊,赤羽业和暗翼已经进来了

百崖:……我不干了!!!(╯‵□′)╯︵┻━┻

============================================

曾写于jj作者有话要说:

森渚组的番外系列名叫栀子花,这是我感觉的他们两个感情的模式,大概不会那么激烈毕竟性格摆在那里——哪怕森蚺是个男神经病——只会是那种平平淡淡的流水账模式,他们经历了十年,就像正文说的,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其实我是想在全文完结之后再发番外的,这毕竟是一个走向,不过实在是架不住某个人的夺命连环催【啜泣】


评论(16)
热度(53)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