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29

chapter29——家访不走门

夹在中间躺了好几枪的潮田渚同学


“渚!渚你快醒醒!!渚!!!”


……别吵……不管是谁……拜托,请不要吵……让我再休息一下……就一会儿……


声线熟悉的声音不断的在耳边鼓噪,眉头无意识的蹙起,双目仍然紧闭的青年抬起手,摸索着将挂在耳边的蓝牙耳机摘下握紧在手心中。


“潮田渚!!”


“嘶!!”


带着点火气的声音伴随着强烈的电流刺激终于让神智昏沉的长发青年睁开了那双暗沉的湖蓝色眸子。倚靠在玄关鞋柜角落陷入沉睡的森蚺抽着冷气将衣兜中的手机拿了出来,同时将自己之前神志不清时摘下的耳机重新挂回左耳。


“律?”


伸手揉着自己被电流刺激到的腰部的长发青年茫然的看着手机屏幕中一脸严肃抱着手臂和他对视的少女。隔着衣服都能有这么强的电流刺激感,完全贴上大概就麻痹了……该说不愧是微型移动炮台发出的电量吗。


“出什么事了?”平时律可是由着他这么睡到自然醒的,今天竟然用这么激烈的手法把他弄醒。


“有你的来电。”板着脸的律将一个听筒从身后拿出来晃了晃。


“是谁?”没有回绝那就是比较重要的人。靠坐在墙边的森蚺下意识的在脑海中搜索着可能的人选。


“潮田同学。”律给出的名字让长发青年愣在了那里,而黑衣少女在接到由潮田渚号码拨打过来的这个电话时也是吃了一惊“你没听错,就是现在时间线的潮田渚,这已经是第三个来电了。”


“接。”


直觉在森蚺的脑海中敲响着警报,潮田渚从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依照每次蓝发少年主动凑到他前面的情况来看,他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才会主动拨打这个号码,毕竟对于潮田渚而言,能不在他面前刷存在感自然是最好不过。


接通的通讯另一头是一片寂静,狐疑片刻,长发青年主动开口轻声唤了学生的名字。


“渚?”


“好久不见,渚君。”


不是渚!湖蓝色的瞳孔略微紧缩。与自己学生完全不同的,属于成年人的低沉声线透过话筒传递至耳中使得森蚺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这个声音……他实在是太……


“怎么,认不出来了?”感觉到森蚺这边时间微长的沉默,电话那头的人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笑意。


认不出来?怎么可能……


头抵墙壁,望着天花板的长发青年无声的扯开了一个干涩的笑容。这可是他用了十年来熟悉铭记的人和声音啊。十年够干什么?足够森蚺将那个人的一切揉入自己的骨血灵魂,让自己的一切染上独属于他的烙印。哪怕失去一切的感知能力,来自十年后的长发青年都有把握辨认出那个人的存在……十年的馈赠啊……


“暗翼。”声线是完美到极致的平和,平稳到找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暗翼?”电话那边的人轻笑出声“渚君你应该知道我讨厌这个称呼。”


“你为什么会用渚的手机联系我。”照旧忽略了对面那个人的话,其实对于暗翼刚才的话,森蚺真正想说的是——别犯病,有话说。


“渚君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啊,明知道我不喜欢那个称呼。”


没有回答的森蚺的问题,暗翼的重点依旧纠结在称呼的问题上。长发青年略微蹙眉,刚想要开口便被话筒那边传递过来的闷哼打断。那声明显带着疼痛意味的闷哼使得青年的背脊离开了倚着的墙壁,攥紧了手中的手机,森蚺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好吧,业君。”他选择了妥协“有话好说,你先放开渚。”


“渚君你还真是关心你的学生。”暗金色的双眸打量着被他用胶布封住嘴按在地上的蓝发少年。电话接通之前的挣扎使得少年的头发有些散乱,略长的蓝发遮住了少年的双眼,看不清挣扎被赤发青年镇压后的神色“果然是个好老师。”


“我说了,放开潮田渚。”森蚺的语气虽带着警告的意味,但是情绪依旧被稳稳的压制在平稳的声线之下。


“给我个放开他的理由。”裂开的嘴角露出的是嘲弄的笑容,听到这声警告的暗翼非但没有放手,反而还加重了钳制着少年被绑双手上的手掌力道。压抑痛哼让赤发青年满意的笑了出来“你这么关心他,我可是会吃醋的啊,渚君。”


“赤羽业。”


“我在。”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在不在!抬起手按住抽疼的额角,压抑着情绪的森蚺那紧抿的双唇几乎扯成了一条直线。感谢十年的修养锻炼和这一年半以来的环境打磨,否则长发青年绝对无法保证自己还能保持着平静的语气和冷静的思维与话筒对面的这个人交流……神经病怎么就那么难搞?!


“听着业君,你的目标是我没有错吧。”就现在这种交谈情况而言,先开口的人算输,但是为了自己的学生森蚺只能跳进暗翼的语言节奏中将主动权交给对方“牵扯到无关的人完全没有必要。”


“这可是十年前的渚君啊,怎么能说是无关紧要?”伸出手将少年散乱的蓝发拨开露出那双湖蓝色的眼眸,暗翼愉悦的看着逐渐恢复平静的那双眼睛中偶尔闪过的复杂光芒“看着这样的他,就总能想到渚君你十年前的样子。”


“他不是我。”握紧手中的物体压抑着翻腾的情绪,长发青年语气郑重的反驳着暗翼的话“我与他是不同的人,这是我都能看破的事情,暗翼。”我都能看破,你也一样可以。


“暗翼?”又是一声压抑的闷哼。


“……业君。”深呼吸压住沸腾的怒意。


“这才对嘛。”赤发青年满意的松开了攥着少年蓝发的手掌“看破这件事情并不耽误我在他的身上找到你的影子。”


“业君你……”


“其实要不是渚君你把我拉黑,我也不至于多此一举来找这个小鬼。”盘腿坐在潮田渚身边的暗翼伸出手指戳了戳被绑住双手趴在地上的少年的腰,这个动作成功的使蓝发少年瑟缩了一下“诶诶,敏感点都一样啊……”


“赤羽业你在干什么!!!”语带激动的质问直接冲出了开着扩音摊放在地板上的手机。暗翼最后的那句话终于成功的使得长发青年打破了自己设置的平静界线,简称——炸了。


“啊,没什么。”赤发青年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只是随便摸了摸。”


“别用你的手动我的学生!!”对未成年下手犯法啊!适可而止吧流氓!!


“……所以说我会吃醋的啊。”唇角弧度不减,语气中带着的那丝莫名的遗憾让森蚺有了一丝不好预感。


“唔哼!!唔!”下一秒传来的无法掩饰的闷哼再次证实了长发青年向来准确的预感。


“业!”


“隔着手机没办法看见渚君果然还是不太愉快。”


暗翼看着被他按压着肩胛骨,努力的压抑着将要出口的痛哼不想让自己老师担心的蓝发少年,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因为疼痛而重新挣扎起来的身体依旧被赤发青年牢牢的按在地上无法挣脱,连想要蜷缩起来都是奢望。


“见面详谈吧。”话的尾音还未落下,暗翼便一点机会都不给的挂断了通话。


另一头的森蚺捏着手上的手机,面色阴沉几乎要滴出水来,阴冷而黏腻的杀意极不稳定的在青年的周身翻滚,端坐在屏幕中的黑衣少女透过摄像头不安的注视着自己的搭档。


“渚……”


“律,可以确定位置了吧。”打断了搭档想要出口的安慰,长发青年按住了鞋柜的边沿,撑着自己还有些酸软无力的身体,倚靠着墙壁缓缓的站了起来。


“嗯,信号的位置在潮田同学的家里。”短暂的犹豫了一下,律还是实话告诉了搭档自己查询到的位置。


“我知道了。”竟然直接找到家里去了吗?长发青年松了松自己领口,活动了一下自己有些僵硬的身体,弯腰捡起了散落在地上的车钥匙。


“渚,你的身体!”眼看搭档就要出去,被人握在手中的律急忙开口劝阻,哪怕她已经知道会是一个什么回应,但是依旧要努力尝试一下。


“……我没事。”


沉默片刻,回应律的依旧是如同往常一般的敷衍回答。每次都向她重复着我没事的回应,就好像这么回答她,他的身体就能真的没事一样……永远只能在屏幕那端注视着自己搭档的人工智能无声的做着叹息的动作,然后默默的关闭了自己的屏幕躲回了数据的最深处。


仔细而小心的将律的载体妥善的放回了自己的衣兜,长发青年习惯性的拍打着身上的细小灰尘,而后推开家门大步离开。

===============================================================================

主动挂了森蚺电话的暗翼此时此刻正无聊的盘腿坐在地板上拨弄着潮田渚的手机,而房间的主人,被暴力镇压了所有挣扎动作的蓝发少年正一动不动,老老实实的趴在原地缓解着刚才遗留下来的疼痛感。赤发的青年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哪怕他的手掌已经离开了刚才按压的肩胛骨,那股子刺痛感也是久久不散。


“很疼?”


属于成年人的声音从头顶飘了下来,伴随着声音的是那人在肩胛位置戳弄的手指。湖蓝色的双眸顺着姿势看向了坐到他旁边的赤发青年,看着少年的暗翼在看到那双已经平静下来的双眼时重新挑起了嘴角的弧度。


“疼估计你也没法说吧。”带着点恶意的又用力按压了一下肩胛的位置,满意的看到了那双平静的湖蓝色眼睛因为疼痛而略微紧缩“真是像啊……”逐渐加大的力道迫使少年重新握紧了被绑在身后双手“简直就和渚君一模一样……”


本来就都是潮田渚,外表当然相似!封住的嘴无法发出任何回应,暗自咬紧牙关,趴在地上的蓝发少年将闷哼憋了回去。将手卡上他后颈的是一个在他看来已经趋向癫狂的男人,他并不喜欢这个男人脸上那种满意的神情……像是在透过他注意着另外的一个人,潮田渚所熟悉的人。


“其实也不是完全一致。”注意到那双眼睛蓦地翻涌而出的不甘与暗芒,暗翼松开了不自觉的卡上了潮田渚后颈的手掌“你的冷静速度要比当年的渚君快上一些,他当初被我和浅野堵住的时候可是惊的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任何人被自己的同伴突然袭击都会震惊的回不过神来吧!放弃似的闭上眼睛,不想再去看面前这个比森蚺还要神经病的人,趴在地上的潮田渚少年对于实践课教师的同情再次爬上了一个新的台阶……遇上这种同伴真是糟心。


“其实从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不止一次的在想,如果直接的杀掉你……是不是就可以阻止什么,是不是……”带着薄茧的手掌按上了少年的头颅,蕴含着杀意的言语惊得潮田渚睁开了双眼,湖蓝色的眼眸带着些许惊惧的和赤发青年那双闪动着病态一般的笑意的暗金色瞳孔对视“…我的记忆就不会缺损,我也就不会失去些什么?”


“你杀了他会挽回什么我不知道。”冰冷的枪管无声的抵上了后脑,压抑的声线如同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暗翼身后的森蚺的情绪的真实写照“我只知道,你再敢动他一下,我就打爆你的头。”


“很少见你用枪啊渚君,小心走火。”完全没有被人用枪对准头颅的自觉,像模像样举起手表示不会乱来的赤发青年反而还不怕死的调侃着身后的人“真难为你这么快赶过来了,一上来就维护自己的学生,这样真的好吗。”


“你也说了我只是很少用。”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拿到枪就会走火的人吗!抽了抽嘴角,森蚺错开一步,从暗翼完全笼罩着潮田渚所造成的视觉死角中走了出来“我的射击成绩还没有差到会走火的程度,让开。”毫不客气的蹲下身体挤开了不挪地方的暗翼“不帮忙就不要在这里碍事。”


被来访者挤到一边的暗翼坐在地上打量着毫无防备的将背后空门暴露给自己的背影,抬起手揉了揉脖颈无声的裂开嘴角,赤发青年向后靠在了房间的床边等着对方忙完。


枪身漆黑的伯莱塔被长发青年随意的搁在了脚边,双唇紧抿神情严肃的实践课教师上手的第一步就是帮少年把嘴上的封条撕开。胶布撕开的一瞬间还是有一丝刺痛,嘴部重新获得自由的少年顾不上多喘几口气,直接抬头看着他的实践课教师。


“老师你怎么进来的?”明明房间敞开的门前没有经过任何人。


“暗翼怎么进来的我就是怎么进来的。”顺手指了指侧面大开的窗户,长发青年掏出自己随身的双锋直出刀将绑在少年小臂上的束带割断“好了,起来活动一下。”


……竟然是撬了窗户。清楚的记得自己早上有锁窗户的潮田渚撑起身体,看着自己房间中唯一的一扇窗户讷讷的说不出话来……你们就都这么喜欢走窗户吗…等等,自己家是三楼啊!


“老师你……”就这么徒手爬了三楼?!在外面还比较明亮的现在!!?


“放心,你这个窗户位置很偏僻,基本没人会经过。”森蚺安抚般的拍了拍潮田渚的肩膀“我爬上来的时候很小心。”不会有人看见的。


不,我只想说,下次能走门吗,撬锁的那种进入办法也行。被理解错误意思的E班情报官扯出一个苦笑,慢慢的撑起身体。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已经使他的身体有些僵硬,更不要说还被神经病暴力对待过。潮田渚不自觉的抬手捂上了自己的左肩轻轻的揉动……还是好疼啊。


仔细检查着自家学生有没有受到其他损伤的森蚺在看到潮田渚的这个动作后,立刻就将矛头对准了两步远位置的暗翼,不满的控诉之情几乎要在少年的眼中具现化。


“你就只有对未成年人出手的出息了吗!暗翼!”


“又变回暗翼了啊。”手上没什么东西能威胁森蚺的暗翼有些遗憾的嘟囔一句,在对方真的炸了之前面带无辜之色的摊开手“嘿,这只是对后辈的亲切友好交流。”


“我从来都不知道亲切友好交流是用暴力措施进行的。”


半跪在潮田渚身边的长发青年伸出手扶着行动还有点僵硬的少年。瞥向暗翼的视线中蕴含着对方所熟悉的鄙视与无可奈何。收回视线,森蚺的手掌覆盖在了蓝发少年刚才捂住的肩部,力道轻缓的揉动着。


“我已经到了,有事说吧。”


“看着我渚君,我以为,相互注视对方是谈话的最基本礼仪。”


“暗翼你能不能不胡搅蛮缠!”暗沉的湖蓝色眸子带着严厉的目光戳到了暗翼的身上“你让我来,我来了,可以说正事了吗。”


“看着我也是正事。”


那算哪门子正事?!能不能现在把他扔出……握在少年右侧肩膀的手掌骤然收紧,森蚺如暗翼所期望的那样将目光对上了那双暗金色的眼睛,身边的气息却趋于平缓逐渐被收敛起来。肩膀上传来了一丝并不明显的疼痛,已经习惯了森蚺动手状态的潮田渚为了避免自己的房间遭到被暴力拆除的命运,条件反射般的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抬手按住了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而那一瞬间戳到自己身上的另一道视线简直刺的他头皮发麻……自己是不是又躺枪了嘤QAQ


算是被手上的触感唤回理智的森蚺闭上了双眼,习惯性的做了一个缓解情绪的深呼吸,重新睁开的双眼已经恢复了惯有的平静。


“……说。”


“渚君,你的手……”


“算我拜托你了暗翼!不要老是扯些有的没的在这里跟我胡搅蛮缠了行不行!”放弃似的垂下了自己的头,森蚺将脸埋在了自己的手心里……要到极限了…再这么面对暗翼…真的要到极限了。咬紧的牙关磨出了剩下的词句“我不会拒绝你的要求,所以别再试探,别再瞎扯,有话直说!”他已经受够了和暗翼做这种左顾言他的游戏了。


“你和那个小鬼离着远点,还有我需要硬盘。”暗翼干脆利落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硬盘?”依旧果断的忽略了曾经小伙伴的第一个要求,抬起脸的森蚺疑惑的重复了一下最后一个词。


“对,硬盘。”被忽略了要求的赤发青年也不恼怒——好像之前炸毛的不是他一样——保持着尚算平和的语气和森蚺解释“在我出发前白和我说过,硬盘在你的手上。”


“恰好我也需要那个硬盘。”暗翼冲着已经抬手揉着额角的人摊开手“所以,交给我吧,那个硬盘。”


“暗翼你实际就是在耍我吧。”森蚺眉头微蹙,面色不太好的看着对方“来之前你怎么不说。”


“之前只是希望渚君你快点来而已。”语气之正经、神情之正直完全让人找不出反驳的地方,哪怕森蚺感觉这句话的槽点已经快要突破天际了“那么重要的东西渚君你竟然没有带在身上?”


“……”深深的、无奈的叹息出声。已经提不起兴致和力气和对方怄气的森蚺撑着膝盖站了起来“有谁会把那么碍事的东西带在身上啊。”


语气中是溢满的心累感。实际上他也并不是那么看重暗翼要的东西,在数据的问题上和律搭档的他完全不必将硬盘带在身上,甚至于当初将硬盘带走的最主要目的其实就是为了给白添堵,已经撕破脸皮那也就没有必要再忍下去了。


“硬盘在我家里,你…”


“我和你一起回去。”没等森蚺说完暗翼便打蛇上棍般的打断了对方的话接上口。


“别做梦了,暗翼。”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森蚺满眼鄙视的斜瞥了已经站起来的红毛一眼。近距离观察到那个笑容,发挥着自己的透明属性试图将存在感缩到最小的蓝发少年发誓,实践课教师扬起的那个弧度简直和赤羽业的表情一模一样,连角度都不带差的那种。


“安静的在这里呆好。”懒得走门的长发青年头也不回的直接踩上了大开的窗沿。


“等等渚君。”刚才还呆在床边的暗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窜到了窗边拽住了森蚺的手臂,漂亮的暗金色双眸对上了青年看过来的视线“好歹是久违的见面,你真的不考虑带我去做个客吗。”


“……我这辈子都不想让你再踏进我房子的门。”森蚺笑容温和的扯回了自己被人拽着的手臂“有点分手自觉,亲爱的赤羽业先生。”


“我不记得分手这件事了。”满面的无辜之色。


“所以拿到硬盘之后,在记忆线没搭对之前不要再出来刷存在感。”A班的情报官收回视线,在跨出窗户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将头扭了回来“你要是闲着无聊就辅导渚做功课,别做什么掉价的事情,例如在我面前秀你的跟踪技巧这种。”A班三巨头所擅长的领域各有不同,而森蚺恰好是最擅长暗杀体系的那个,例如情报、潜伏、跟踪与反跟踪。


“律,屏蔽。”这是留给暗翼的最后一句话。


赤发青年有些遗憾的扶着窗边看着安稳落地直接离开的那个背影,没想到做的那么隐秘还是被发现了啊。遗憾于自己放的微型定位器被发现了的暗翼重新将视线转回了已经抱起了书包僵在那里的房间主人,而僵硬在原地的蓝发少年在接触到对方怎么看怎么不和善的眼神后,尴尬而又僵硬的露出了一个笑容,抱着包的双臂紧了紧,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撞上了背后的墙壁。


就这么把自己和这个有暴力倾向的人搁在一起真的好吗?!老师你到底是用何种心态做出让这个人辅导他功课的决定的啊!!真的不会再被按在地上吗!!老师你快回来啊QAQ。向门的方向挪了挪,被按在地上时还又很有骨气的和赤发青年对瞪的蓝发少年此时此刻,默默的怂了。


“……好吧,潮田同学,你要先做哪一科的作业?”


wait!!你来真的?!潮田渚少年不敢相信的看着已经走到他书桌旁边坐下的赤发青年。


#该怎么接受刚才还把自己按在地上的人的补习?!#


#老师你快回来这个画面太可怕他承受不住!#


#想给杀老师打电话QAQ#


【小剧场】

暗翼:渚君,屏蔽能解除吗?

森蚺:别做梦了。

暗翼:那把黑名单解除可以吗。

森蚺:选个现实点的说。

暗翼:……那能让我重新下载一个律的客户端吗。

森蚺:说完了?说完我走了。

暗翼:你再敢迈出一步,我就把潮田渚沉了东京湾。

森蚺:……


潮田渚: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啊啊啊啊啊QAQ业君你在哪里QAQ【啜泣】

===========================================

今日的唯一一更,晋江的原文就此放完,本来还有一篇用来凑数的脑洞撒糖番外以及被点的自攻自受组森渚番外,但是前者之前在贴吧里放过了,后者在业渚完全没有投放价值,所以全篇31章被缩减两章,只放正文。

下次更新在后天,也就是隔日更的开始。

晋江的小天使们,新的剧情要开始了,我知道你们跟着看了三遍镜像也是挺虐的【远目】

贴吧的朋友们,以后没有一日两更,一更7000+的待遇了√

本章暗翼完全上线√

老师已经快要被大爷气出头疼病和心脏病了√

潮田渚小天使收获了新的称号【躺枪专业户】

赤羽业少年下线√

#学了这么多年的暗杀怎么可能不会爬窗户#


评论(17)
热度(72)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