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28

问答与夜访

论晚节不保的森蚺老师和躺枪的红蓝组



骤沉的目光打量着同样采取了压前防守的两名E班学生,浅野学峯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E班休息区坐着的长发青年和杀老师刚才出现的位置。看来是想出办法了?来吧,让我看看你们会有什么办法。


“呐,我们站在刻意干扰到击球手的位置,你们刚才那么做,裁判可是什么都没说哟。”笑容轻佻的红发少年偏头直视着坐在那边的椚丘最高统治者,暗金色的双眸中闪动着毫不掩饰的锋芒“现在我们这么做,没问吧,理事长先生。”


嘴上叫着理事长先生言语中却一点都没有蕴含着尊敬的意思。赤羽业虽然行事自由也偏向恣意妄为,但是却少有像现在面对理事长这般的锋芒毕露,源自野兽般的直觉促使着红发少年对着坐在那里的那个男人表现出了自己最为锋利的姿态。不弱于平和状态下的浅野学峯的气场也让场上的人下意识的闭上了想要继续反驳的嘴。


面对这般姿态的赤羽业,浅野学峯拉起一个带着兴味的弧度,此时他也明白为何这个少年刚才会说出那些抗议的言辞。使用同样的手段做出让他无法反击的布局……上半场的驳回直接封死了棒球部和其他人可能的抗议,不得不说,那只章鱼确实是动脑子想到了一个不错的办法,挑选的抗议人选也确实合适,没有相应的气场恐怕也镇不住已经对E班耀武扬威惯了的普通班学生,不过不管再怎么合适……终究也只是弱者才会在意的小聪明罢了。


“请自便吧。” 


栗色短发男人的笑容依旧是不变的自信。进藤一考的注意力已经经由他的教育提升到了一个完美的极限,将这种小把戏摆在他的面前一定会被毫不留情的击碎,到头来也不过是让你们这些弱小的渣滓们看起来更加丑陋罢了。椚丘的最高统治者绅士的冲着与他对视的红发少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被选中的强者是不会被防守队员分散注意力的。”


“被选召的强者啊。”轻佻而飘忽的声线在【被选召】上着重了读音,而听到的矶贝和潮田渚都默默的憋住了笑意。舌尖舔舐着干涩的唇角,赤羽业眼中的锐利被惯有的蔑视卷入了眼底“这样啊,你可是同意了哦,理事长。”


无奈的揉了揉后脑勺,在心底抱怨班主任乱来的黑发少年与赤羽业一同抬起停滞的脚步向前迈出。整个场上注视着赤羽业与矶贝悠马的围观者一片哗然,两名少年站上的位置比起视觉,更像是心灵上的冲击。


“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这两个人不要命了吗?!


“这、这种防守太近了!!这根本就是零距离防守啊!!!他们站在了只要击球手击球就一定会被打到的防守位置啊!!!”


“……啥?”


进藤一考直愣愣的瞅着已经快要贴到他眼前的两个人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自从学习棒球以来他第一次看见这种不要命一样的防守……这是一定会被击打到的位置啊!这两个人要做什么?!


嘛,抱歉啊进藤。站在投球位置的杉野远目天空当自己没看到同伴们那种耍赖一样的防守姿态。面对这种防守距离,不管是什么样的集中力大概都会被分散的吧。


“不用管我们,尽管挥棒吧超级巨星。”赤羽业摊开手冲着已经愣住的进藤一考露出了一个神似他搭档的纯良笑容“我们是不会挡住投手球路的。”


“这、这……”回过神的进藤瞅着眼前的两个人,面颊是压制不住的抽动,这……这怎么……


“不用理会他们进藤同学。”声线低沉的安抚声抵达了进藤一考的耳中,身材高大的击球手看向了坐在指导席位的栗发男人“不用在意的尽管挥动球棒吧。”隐藏在了阴影中的面容上透露出了一种黏腻扭曲的笑意“就算是将他们的骨头打碎被判妨碍打击的也是E班而已。”


就、就算这么说也……汇聚在额头的冷汗顺着进藤的面颊滴落在地。不是吧…这样挥棒怎么可能?!


哦呀,这样就不行了?嘲弄的笑容毫无阻碍的挂上了赤羽业的面容,与他身边虽然认真但是仍然对这个乱来战术感到无奈的矶贝悠马不同,赤发少年可是相当的乐于见到面前这个击球手现在这幅样子的。有什么是比让这些所谓的强者露出如此惊惶的表情更令人愉悦的事情?当然是让胆寒与恐惧由他们的心灵蔓延至全身。嘲弄的笑容蓦地加深,甚至带上了几分杀老师的风范,赤羽业享受着现在这种碾压‘强者’的意志和心灵的愉悦感。


可恶…居然敢这么瞧不起我!赤羽业嘲弄的笑容无疑触及了进藤已经绷紧到极限的神经,视线重新汇聚在已经将球投出的杉野身上,棒球部主将不知所措的面容上恢复了一丝狰狞。


只要我拼命挥棒吓唬他们,他们就一定会后退的!!!


身材高大的少年如此相信着,然而当球棒挥出去的那一刻他才发现,自己简直错的离谱。晃动的身躯,没有挪动分毫的脚步,或平和沉稳或自信嘲弄,几乎被球棒顶端擦着鼻尖而过的两人依旧如挥棒之前一样镇定如一。


他们……他们怎么能这么镇定?!怎么会……


曲线刁钻的棒球连球棒的边沿都没有碰到便准确的撞入了潮田渚戴着手套的手中。冲劲十足的棒球带给潮田渚等人的是一种包裹着安心的讯息。反击有效!


竟然可以在几乎一动不动的情况下躲开这一棒!?浅野学峯眯起双眼观察着零距离防守的那两个学生,无意识的拉平了带着胸有成竹意味笑容的嘴角,椚丘的理事长直觉中首次的浮现出了不妙的信号。


努鲁呼呼呼呼呼,这可是在针对20马赫的速度下锻炼出来的动态视力啊。放下心来的杀老师悠闲的拿出了之前准备的甜食搅拌两下沾着糖粒塞进了嘴中,圆滚滚的棒球脸上满是满足的神情。挑选矶贝悠马和赤羽业就是因为这两个人的动态视力哪怕是在E班中也是顶级的存在,光是躲避球棒的话可比练习短打容易多了。


理事长,你要如何接下我这招战术呢?努鲁呼呼呼呼呼。


“哦呀,真是可惜啊。”跳动着愉悦信号的声音中带着些许遗憾,红发少年似乎真的是在为这挥空的一棒感到惋惜一样“这么慢吞吞的挥棒速度可不行啊,超级巨星。”


进藤一考近乎惊恐的看着面前这个红发小子上前一步拉近了与自己的距离,棒球部主将本能的后退了一步。这一步简直就像是一个信号一般,赤羽业蓦地轻笑出声,挑起的嘴角是毫不掩饰的恶意,经由E班的环境而打磨出来的纯粹杀意自周身翻滚而出笼罩般的压向了面前的击球手。


“下一棒,请务必带着想要杀死我们的决心来挥吧。”


如同气压一般蔓延的杀意牵动了场上E班所有学生的那根神经,由潮田渚所转达的那条指令清晰的浮现在他们的脑海中,虽然还不是很明白该如何用自身的气息去压制对手,但是单纯的按自己的直觉释放杀意的话…他们还是可以做到的!夹杂着各种鲜明个人特点的杀意以一种缓慢却无法忽视的姿态在整个场地蔓延开来。


“你…!!”


刚要出口的反驳便被进藤自己给噎回了口中。攀爬着背脊向上蔓延的森然寒意截住了棒球部主将的一切动作,自背后缠绕着的冰冷黏腻如同爬行动物般的寒意与面前红发小子所散发出的如同张开羽翼准备猎食的大型猛禽一般的锋锐感紧紧的锁定着他,有那么一瞬间进藤一考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已经被那股寒意所冻结。


“要好好享受比赛哟,进藤同学。”


进藤同学的呼吸都在颤了,业君你就不要吓他了。透过面罩盯上进藤一考的浸染着一种奇异冰冷色彩的湖蓝色双眸在触及到火红发色的身影时骤然转暖。蓝发少年用向搭档唇语传递着不要再吓棒球部主将的信息,好像刚才配合着赤羽业恐吓进藤一考的不是他一样。


见好就收是一种优良的美德,在这种小事上比较热衷于听搭档话的赤羽业耸了下肩膀站回了自己的位置,不过这对已经被红蓝组的气息吓到胆寒的进藤一考而言并没有什么缓解作用,甚至于对方额角滑落的冷汗越来越多。一直蹲在进藤身后的潮田渚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现在这个时间点的棒球部主将而言,他的身体恐怕已经无法适应和实施理事长的战术了。


被杀意锁定而后解放的身体在机能上就已经不能和之前相比,而释放着杀意的…可不止已经收敛起来的他和赤羽业。


重新握紧球棒站在那里的进藤的身体还是处在那种无法恢复过来的僵硬中,已经快要被压垮的紧绷神经在面对由杉野迎面抛来的棒球时终于被其中掺杂的杀意所击溃。


“呜啊!!!”


僵硬的身体和犹豫不决的意志使得本该是在浅野学峯的剧本中摧毁E班心里防线的一棒变得毫无威胁可言。绵软无力的高飞球对于进藤一考面前站立的两名捕手而言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挑战性。


凭借着出色的弹跳力将高飞的棒球抓在手中的赤羽业带着一丝不明的愉悦轻松呼唤着自己的搭档。


“渚!”


手腕翻转降低身体重心,下砸的棒球不偏不离的正好扑进了小个子的手套中。至今为止都没有让搭档失望过的潮田渚少年今天依旧完美的担负了赤羽业对自己的信任。


“小渚!把球投到三垒去!”反应过来的矶贝悠马迅速的下达了指令“木村!球扔向一垒!进藤已经跑不动了,扔对地方就可以!不用着急!!”


然而跑不动的只有进藤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经由森蚺所制定的气息恐吓战术可不是只有击垮进藤一考的心理防线那么简单。


当棒球部的跑垒者们跑起来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变得和没活动开时一样的僵硬,由杀意引发的紧张所带来的影响终于在他们的身上所体现出来。略带踉跄的起跑更是无法带给E班什么威胁,可以说,棒球部的成员们是眼睁睁的看着E班的人在他们面前接住的球将他们全部出局的。


“打…打者出局。”裁判不敢相信的掀开了自己的面罩看着球场上局面“三、三重杀……”


“比、比赛结束!”场外解说的声音简直就和虚脱了一样“E班,E班获得胜利。”


随着结果的播出,站在场上的E班男生们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离着杉野比较近的前原干脆的袭击了少年,卡着对方的脖颈蹂/躏着杉野的发型。


“哈哈,杉野!干的漂亮!!”


“太棒了!!”


“好样的男生们!”


E班爆发出来的欢呼让其他围观者们变了脸色。坐在指导席位沉默的注视着球场上E班的浅野学峯忽然扯出了一个微小的笑容,而后干脆利落的站起了身向着场外走去。注意到对方动作的杀老师得意的发出了一串嘚瑟的笑声。


与期中考试的结果结合在一起,这就是一胜一败了,接下来的期末考试上再来一决雌雄吧,浅野学峯理事长。仍然躲在地下的E班吉祥物将视线投向了这场比赛的胜利者们……哎呀,果然还是自己的学生们最可爱啊。被充满着朝气的学生们萌到的班主任大人顶着一张粉色的棒球脸自己陶醉着。


老师你的那个脸色简直……真是的,好好的一场球赛到最后竟然会变成这样。完全不知道班主任那个脸色是个什么情况的将面罩和帽子彻底摘下来的潮田渚习惯性的叹了一口气,那些围观的人大概也想不到这也是理事长和杀老师之间的暗中战术比拼吧……不管怎么想都很乱来啊!


习惯性的凑到了自己搭档的身边,赤羽业头顶着自己的手套伸出手帮小个子解除身上的护具,余光瞥到对方脸上的神色时红发少年基本就知道自家搭档又在思维发散的胡思乱想了。


“想什么呢。”


赤羽业抬起手按在潮田渚的发顶上轻轻的揉动,抱着护具早就对这个动作习以为常的草食系少年没有做什么挣扎和抗议,只是掏出张纸巾递给了额头上有些薄汗赤羽业。


“没,只是觉得这个战术很乱来。”


“嘛,结果是好的就好啊。”赤羽业唇角微扬,伸手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纸巾“而且杀老师和森蚺老师制定的战术还是很有趣的。”


“恐吓普通人怎么想都不对吧……”


“哟!小渚,业。”从杉野那边过来的矶贝走到了还猫在原地的红蓝组身边“刚才真是辛苦你们两个了。”


“辛苦的话…杉野才是最辛苦的吧。”小个子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做什么有用的事情“矶贝同学和业君也比我辛苦啊。”


眨着眼睛瞅着气氛良好的红蓝组,矶贝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作为离这两个人最近的人之一,矶贝悠马很清楚的观察到了进藤的表现以及这两个人的情况,E班的班长觉得,自己短时间内恐怕是没有办法忘掉气息反制战术开始时,蓝发少年那双随着气息释放而逐渐被异样的冰冷吞噬掉惯有柔和的湖蓝色眼眸了。


进藤一考反应那么大,恐怕不止赤羽业一个人的功劳啊……不过看小个子没什么自觉地样子自己也不好多插嘴,所以…业你能别看我了吗,你笑的我有点毛。矶贝班长在潮田渚茫然不解和赤羽业带着深意的眼神中强装淡定的转过身,在背对着他们的那一刻时冷汗刷的就下来了。


目送矶贝离开的背影,赤羽业挑起的嘴角降了几度重新恢复了正常的水平,赤发少年抬手推着身边搭档的肩膀向着E班场外的方向走了过去,收敛了气息的温顺少年也顺着搭档的力道跟着对方一起向着那边走。


“不过业君你之前和理事长说话的时候真是让人吃惊啊。”


“嗯?有吗。”赤羽业上前两步和潮田渚并肩偏头看着鲜少主动挑起话题的小个子。


“嗯,气场上完全不输于理事长。”对于那个男人有一丝惧怕情绪的少年冲着身边的搭档露出了一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容“怎么说呢……相当的帅气吧,可以和那个人对抗。”


“……咳,渚君你高兴就好。”迈出的脚步不易察觉的停顿了一下,轻声咳嗽一声,赤羽业挪开了视线看向了不远处的人群。


这和我高兴不高兴有什么关系?对于搭档这个表现有些茫然的蓝发少年不解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胜利凯旋本该是件好事,但是谁能告诉他们现在这片诡异的气氛是怎么回事?落在后面的红蓝组进入E班男生人群的那一刻就感觉到了一股不祥的感觉——发源自围观的女生组那边……这是怎么了?


再次展开纸扇遮住嘴角堪称诡异的笑容的中村少女带着女子组迎上了步伐平稳,但却步速缓慢的实践课教师。良好的视力忠实的反馈给森蚺E班女生们那种跃跃欲试的表情,在劫难逃这四个字反反复复的在实践课教师的脑中来回滚动。


好吧好吧,森蚺,面对现实吧。满心沉重的叹息出声,站到了女生们面前的长发青年揉了揉自己的发顶,冲着学生们摊开手。


“看来你们已经准备好了?”


“当然,老师你这次可别想跑。”

===============================================================================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自己的学生们按在教室中进行会审了,但是对于一个教师而言这种情况还是挺让人心塞的。搬了把椅子坐在讲台上的森蚺瞅着正在进行交涉的E班学生们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脸颊,摆在台子上的黑色智能机中,律端坐在蒲团上捧着茶杯捂着嘴偷笑,拿搭档没什么办法的森蚺只是伸出手戳了戳屏幕。


“很久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了吧,渚。”少女的声音从耳机中传至耳中“我记得你上次被人搞这种问答还是没来这里之前的那个情人节吧。”


“哪年情人节中村她们都会做这种事情,律你也和他们胡闹。”抱着手臂靠着椅背,森蚺的无奈的笑容中带了一点怀念的意味“我和业君分手了也没放过我们。”


“毕竟已经是A班聚会的保留节目了啊。”


“这种保留节目…”长发青年哭笑不得的用手指戳着自家搭档的面颊位置“根本就是中村他们的恶趣味啊,为什么每年都是在情人节那天聚会。”


“中村同学说是比较有气氛。”


“……花样虐狗的气氛吗。”终局事件之前只做过名义上单身狗的森蚺忍不住为班上的广大单身狗们抗议——虽然实质上并没有几个单身的就是了。


“哈哈哈哈。”律少女在沉默一秒后便发出了捧读式的笑声。


“笑的太假……”


“老师!”


想要脱口的抗议被唤声噎回口中。视线挪到了台前拿着一张A4纸站在那里的中村身上,少女身后那些纠结着脸色充当背景板的男生们让长发青年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时间倒回五分钟以前,在森蚺和律进行亲切友好交流时,整个E班围绕着女生们所提出的问题表进行了一个激烈的讨论。


“不管怎么说,这次赢得比赛的是男子组。”作为谈判代表之一的赤羽业靠坐在桌子上摊开手“所以问题上也该有我们的意见。”


“让森蚺老师答应条件的可是我们。”对于问题表这个事情上,中村莉樱分毫不让“如果没有我们之前的约定,你们赢了也就只是赢了而已。”


“但是赢的是我们,为你们挣得询问条件的是棒球赛的胜利。”红发少年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起码一个问题。”


“不,这次可是属于女生的时间,绝对不会让你们男生打扰的。”志在必得的中村少女用纸扇敲击着手掌,眼中闪过的光芒令触及的男生不自觉的挪了挪。


“至少先让我们看一下问题表吧。”谈判人员之一的前原向着女子组伸手讨要被茅野捏在手中的那张A4纸“好歹这次赢的是我们诶。”


“……嘛,给你们看看也没有关系。”沉默的思考一下后,中村爽快的掏出了自己的那份问题表——为了防止被毁尸灭迹,女子组基本人手一份——递给了前原“因为森蚺老师只许诺询问有关他自身的问题,所以通过这个约定询问杀老师弱点是行不通的。”中村的话让本以为有机可乘的少年们面面相觑“既然无法询问别的,那还不如满足我们的好奇心!”


……就算是为了满足好奇心你们问这种问题真的不会被/干掉吗?!几乎是颤抖着将手中的问题表交还给中村,前原下意识的看向了得知无法钻空子后便失去兴趣转而和自己搭档咬耳朵的赤羽业以及他身边认真听着的潮田渚,他身边有幸瞄到问题表几眼的少年们也有志一同的看向了红蓝组。那一瞬间,橙发少年及同伴们的心中充满了对于自己同班同学的一种难以言说的同情。至于为何不阻止……对不起,作为男子汉,他们不承认那颗突然充满八卦气息的心是他们的!绝不承认!!


金发少女冲着E班可爱的‘蓝孩子’们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冲着其他人比了个V而后拿着表格直接找上了明显心思已经不在他们身上森蚺。


“可以开始了吗?”


“随时。”直视着少女的森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只有三个,请珍惜机会啊,中村同学。”


“请老师放心,这可是汇聚了整个E班女生智慧的问题整理表哟。”金发少女甩了甩手上那张薄薄的纸张。


不,就是因为你这么说才不能放松啊。严阵以待的森蚺在心中默默的反驳。


“那么第一个问题是,您和那位暗翼先生究竟是什么时候发展成为情侣关系的呢。”


什、中村同学/中村说了啥?!虽说是在小声的相互交流着,但仍然关注着周围情况的红蓝组几乎是用频率相同的混杂着惊讶的表情看向了中村的方向,赤羽业的惊讶尚算正常范围内,而潮田渚…草食系小个子的震惊表情几乎已经快要达到惊骇的程度了。


森蚺是谁?十年后的潮田渚,暗翼是谁?十年后的赤羽业!还那么含蓄的说什么暗翼森蚺……你们直接问赤羽业和潮田渚不就得了!!!意识到自己无法阻止什么的的蓝发少年近乎悲痛的在心中爆发着自己的吐槽欲。


而接收到这个问题的森蚺则是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不算什么尖锐的问题也不是什么需要避讳的事情。


“大概是中三上半学期,杀老师来A班不久之后。”已经被A班女生磨砺过的长发青年皱着眉头思索几秒,而后从容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具体的已经有些模糊了,那时候律还没有来。”


“好早啊。”围上来的女生们发出了如此感叹。


“那不是时间早就过了?”


“真是遗憾……”


你们在遗憾什么?!男生们的面色有点僵硬,尤其是潮田渚少年。


“按照那个时候往前推算,我和业君在一个班上基本上快要一年了啊。”好心的实践课教师做了一个不算深入的解释。


“那么下一个问题是……”中村的视线盯着问题表,手指逐个划过问题寻找着做了标注的那一条“找到了,下一个问题是:老师,您的第一次是在什么时候?”金发少女的视线盯上了骤然僵住的长发青年,嘴角的笑容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不要试图钻语言的空子,您应该知道这个第一次指的是什么。”


为什么问题尺度突然变的这么大!!为什么!!抬起手死死的压住自己已经有点抽疼的胃部,潮田渚觉得自己应该尽快离开而不是继续留在这里听着!!天可怜见!他现在还是个正常的男孩子啊!!正常的啊!!!!悲愤而又带着点迁怒意味的视线狠狠的戳向了森蚺,而这个视线却在下一秒转变成了一种愕然。蓝发少年发现…坐在讲台椅子上的实践课教师那僵硬的神情带上了一丝恍惚,向来心软的潮田渚近乎本能的切换到了担心对方的频道。森蚺不对劲。


无奈的笑容僵在嘴角,这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被A班人问过甚至是刻意避开的问题,历年来的聚会哪怕闹得再疯也不会有人向森蚺提出过这个问题。默默的抬起手揉动着有些僵硬的嘴角,抿了抿干涩的双唇,重新扯出一丝笑容的森蚺还是开口回答了这个问题。


“高一上半学期暑假【①】前…七月十九号。”……果然还是没法忘啊,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牵动着嘴角,森蚺扯出了一个干涩的弧度。


竟然记得那么清楚……全班人对于实践课教师竟然还能报出准确时间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就算再有纪念意义,有哪个人会把这种事情记得那么清楚?连日子都不差……


纸扇抵在唇边,中村看着长发青年的表情重新估量着最后一个问题。最终,在差不多有一分钟的沉默后,金发少女重新开口。


“最后一个问题了,老师您和暗翼谁是在上的那个。”


依旧是一个八卦而不怀好意的问题,但却不是本该有的第三题。而这个临时换题的做法也得到了女孩子们的默认,她们并不是什么观察力底下的人,长发青年刚刚的脸色女孩子们自然也是察觉了的,有志一同的,女子组将本该是第三题的【第一次是在什么地方】彻底忽略掉了。


“暗翼。”


没有丝毫犹豫的坦率承认了自己在下的地位。长发青年抬起那双暗沉的湖蓝色眸子看向了仍然面带担忧的潮田渚。歉意的冲着蓝发少年笑了笑,撑着桌子慢慢的站了起来。


“问题问完了,散了吧。”


本能的保持着沉默,E班的少年少女们默默的注视着实践课教师离去的背影。


“森蚺老师。”


将要迈出教室的脚步被制止,森蚺偏头看向了靠在潮田渚身边桌面上的红发少年。总是能很快的从失态中恢复过来的赤羽业今天依旧不例外的让自己的智商迅速上线了。不明的情绪自暗金色的眸子中一闪而过,快的几乎让森蚺无法分辨……是察觉到什么了吗?


“要不要做个约定?”赤发少年张扬而又自信的笑容几乎和森蚺记忆中那张熟悉的笑颜重合“以胜利来获取询问的权利,就像你和杀老师教导的一样。”用我们手中的武器来获取我们想要知道的讯息。


“……随你们吧。”


夹杂着叹息的应允传递至每个人的耳中,留给全班一个挺拔背影的长发青年径直的离开了这间破旧的校舍。


“渚君,你又走神了。”


站在潮田渚家楼下,和搭档走了一路的赤羽业终于冲着一直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少年开了口,唤回了对方迷失在不知道哪个领域的神智。


从离开校舍开始,不、应该说,从森蚺离开教室开始潮田渚就陷入了一种不知名的思考状态。


“要不要说说又想到了什么?”虽然嘴上这么问了,但是赤羽业也没抱多大的希望觉得小个子能和他说什么。


越是深入了解赤羽业就越明白和他组成搭档的潮田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固执而又习惯用沉默将心中的一切思绪沉淀、过滤最后慢慢消化的蓝发少年鲜少会将真的困扰着他的问题倾诉出口,哪怕对象应该是他最信任的搭档——赤羽业。


“……我只是在想,我们这样询问森蚺老师和那个被称呼为暗翼的男人之间的事情真的好吗。”出乎意料的,潮田渚开口回应了赤羽业的询问,无意识抿紧的薄唇扯成了一条直线“那些过去对于老师而言……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吧。”


或者说,曾经的愉快才是难以跨越的症结所在。回想着单独补习时的相处,修学旅行时的交谈,以及E班操场上的开导,潮田渚隐约感觉到…或许,与现在的E班相处对于来自十年之后的实践课教师而言并不是什么轻松的经历。


“……渚君…你总是这么关心森蚺老师真的让我很难做啊。”视线投向远处来往的行人,赤羽业呢喃着从胸腔中溢出的叹息。


“业君?你刚才说了什么?”蓝发少年有点茫然的看着开口但是声音微弱模糊的赤羽业。


“我是说,森蚺老师毕竟是个成年人。”收回视线的红发少年伸出手揉了揉少年的发顶“他可以照顾好自己,渚君你完全可以不必这么担心他。”


“话是这么说没错。”放弃似的垂下头轻声嘟囔着,重新抬头注视着赤羽业的潮田渚又露出了和往常一样的温和笑容“嘛,谢谢业君听我说了这么无聊的事情。”


“我们可是搭档啊渚君,太见外了。”赤羽业耸了耸肩膀,随即又露出了一个足以让人敲响警钟的不怀好意的笑容“渚君要是真的想表示感谢的话,来实践一下比琪老师教授的技巧如何?”


比琪会教授什么技巧?口语?别逗了,能扯上实践的估计也就只有每次课上的【深吻地狱】了。


“业君……”压抑着嘴角的抽动和想要造反蹦跶的额角青筋,潮田渚扯出了到目前为止他可以做到的最漂亮、最能遮掩情绪的微笑“你.该.回.去.了!!”一字一顿,力求咬字清晰无误不给对方错误解读的机会。


“好吧好吧。”红发少年心情愉悦的利索转身,刚走出两步便停下脚步重新扭头看着还站在原地的搭档“渚君你真的不要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吗?”


“我要向森蚺老师告状你耍流氓了,业君。”想都别想!!


送走了疑似意图耍流氓的自家搭档,转身上楼的潮田渚看着空无一人的房子时毫无意外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认命的回到自己的卧室中放下包,准备去厨房套上围裙解决自己的晚餐生计,就算是妈妈夜班这也不能成为自己不吃饭的理由。


陌生的气息从背后骤然出现,弯腰放包的潮田渚心中一凛,动作快过大脑,膝部一弯撑着墙壁直接转身,右手毫无凝滞的抽出了自森蚺授课开始便一直别在后腰的深绿色匕首,无法伤人,但是迷惑敌人还是有效果的。


就动作而言潮田渚的反应确实非常迅速而且正确,这一串的反应动作在遇上一定程度的对手时足以给他挣得暂时脱困的时间,可惜…少年的运气不好,他基本上是遇不到什么一般程度的敌人了。


后脑与墙壁来了一个力道不轻的亲密接触,带着点薄茧的大手捂住了抿紧的双唇,因为撞击还有点眩晕的潮田渚直愣愣的瞅着近在咫尺的那双异常熟悉却又十分陌生的、亮的惊人的暗金色眼眸。


“嘘,小朋友。”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炸响,竖起的手指抵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有点事情需要你的帮助。”挑起的嘴角加深了那丝让蓝发少年惊惶的笑意。


“介意我用你的手机联系一下你的老师吗?”


“叫森蚺的那个。”

============================================

①:暑假通常是7月21日~9月1日(中间会有修学旅行和暑期合宿等假期活动,不同学校情况不同。)


============================================

【小剧场】

潮田渚:您难道就没有老师的手机号码吗?!暗翼先生!!

暗翼:有啊。【伸出手指掏了掏耳朵】

潮田渚:那您做出这种流氓一般的夜袭行为究竟是为了什么……【抬手按住抽疼的胃部】

暗翼:……他把我拉黑了,我找不到他。

潮田渚:……【完全不知道应该同情心疼谁】

============================================

疼痛与欢乐并存的成长旅途即将在少年们的面前展开。


以谎言为名的守护


以生命造就的坚强


以过往铺就的希望


守护与守护的对决将为他们的未来铸就最为强大的壁垒


独属的路途将是镜像的二段征程


导师们即将就位,第二部分也是时候开始了
××××××××××××××××××××××××××××××××××××××××
我用最深的中二之心写下了这段二阶段剧情的开启前导。
成长是镜像反转不变的主题,会欢笑、会痛苦、会流泪,这样才是成长。
力图用最积极向上的心态拼凑剧情,一切为了少年们光辉灿烂的未来。


感谢问题提供者——按问题顺序【强迫症治好了我多年的懒癌】【一零君】【沉重的浮云】
其他问题将会在日后露面。


以上ID为晋江朋友们的ID,在贴吧收录的问题一样会在日后露面√

============================================

暗翼上线完毕√

谁说大爷一上线就会和老师开撕啊罒ω罒

暗翼造成杯具的范围是【潮田渚】,可不是单纯的老师╮(╯▽╰)╭

于是,潮田渚少年直面了镜像中目前最凶残的存在了,可喜可贺√

十年组再次碰面倒计时√

本文中可以担任茶几一词的,恐怕就是潮田渚小天使了【远目】

存稿明天为最后一发√




评论(15)
热度(79)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