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24

老师开启知心模式√

潮田渚少年迷茫模式暂时下线√

老师变成喜欢回忆的老头子了【×

交流感情的草莓牛奶也成了老师会带着的东西√

潮田渚少年与老师一样不喜欢甜食√

赤羽业少年体贴模式上线,同时对于森蚺嫌弃自己碍事的行为表示抗议。

本章暗翼大爷依旧下线中,剧组被老师威胁所以无法为其的盒饭增添一只鸡腿_(:з」∠)_

==============================================

开导的时间

如果真的觉得自己的力量渺小,那就尝试着做布局者吧。


未来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存在?真的值得自己去期待吗?潮田渚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在心中质问自己了。成长和经历注定让他无法闪耀的起来,甚至于在那唯一一次的暗杀上他的心中也存在着一丝自暴自弃的想法。没有正视他就不会发现他所隐藏的杀意,如果能得到正视的话……自己怎么样无所谓。带着这样阴暗心态的自己在最后竟然还被暗杀对象给救了,适时的拉拽将潮田渚拖出了即将卷上他的阴影,虽然在日后的活动中不再进行实质性的暗杀只是担任支援,但是杀老师那天确实给蓝发少年展示出了一个可以期待的未来,直到那个来自十年之后的青年到来。


森蚺的出现给潮田渚展现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未来,毫不客气的说那简直就是一个被血色所浸染的未来,无论那个长发青年表现的多温和多轻松,在潮田渚的眼中那个人的身上始终萦绕着无法散开的阴影,深沉厚重的几乎要将那个稍显瘦弱的青年掩埋。潮田渚再一次的开始对未来感到了迷茫,甚至于开始畏惧未来的到来,那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他眼前,这让潮田渚怎么相信他的未来是光明的?如果他的未来真的会对自己的同伴们做出那种威胁,如果他真的变成了那种丧心病狂的存在…是不是他消失就能避免了……?


“渚同学,其实我挺佩服你的,补习格斗你竟然都可以走神。”耳边是非常熟悉的带着无可奈何的叹息声,待蓝发少年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脸距离地面已经不足五厘米了。


“呜啊!!!!”


远处正在进行额外训练的E班同学们纷纷将视线戳向了发出惨叫的那边……不得不说,看见森蚺反剪着潮田渚的手臂将人直接按在地上的行为真的是非常的具有冲击力。弯腰闪过了赤羽业的背后袭击,森蚺空闲的手臂横在了红发少年的脚踝后,向前一带直接将人绊倒仰面躺在了地上。红蓝组的第72次反抗活动宣告失败。


“啧啧啧,真是狼狈啊,二位同学。”放开了倒在地上打滚的两个少年,森蚺走到一边的树下捡起了自己的作战服搭在手臂上,脸上的笑容深的杀老师真传。


“可恶啊,你这家伙。”赤羽业揉着后脑勺坐在地上不爽的看着站在几步远位置笑的拉仇恨的人“不管几次都不能把你和渚君挂上钩啊,真是恶劣。”


“真是抱歉啊,我的本名确实是潮田渚没有错。”自从马甲被粗暴的扒掉之后,森蚺对于自己的身份是越来越不避讳。嘴上说着抱歉,语气中丝毫没有那个意思。拎着衣服走到了正慢慢爬起来的蓝发少年身边坐了下来,森蚺伸出手扶了对方一把“而且业同学你也根本没把我当成过潮田渚吧。”赤羽业从知道他身份的第一天开始就没把他看成过【潮田渚】,当他不知道?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只是分的比老师你清楚多了,毕竟我还年轻,没有老年痴呆。”红发少年摊开手笑容简直如同他搭档一般纯良无辜。


“业君,老师……你们不要这样啊。”摔得比较惨——脸着地真的很疼啊——的潮田渚少年坐在二人之间无奈的再次开始了劝架活动,每次被收拾完都会有这么一出,蓝发少年有的时候真的挺不想理这两个人的。


“好了业同学,挤兑我对你的也没什么提升,都说说自己的问题在哪里吧。”森蚺拍了拍手主动的结束了掐架的行为,转而进入了总结环节“这么练习也有一个多月了,你们自己应该很明确的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了,而且还有乌间老师在课上的正常教学。”


“啊啊啊,完全看不出来森蚺老师昨天被打的那么惨啊。”冈野拿着水瓶看着远处坐在那里的三个人“简直就是……”


“完虐。”吐槽一如既往的犀利,中村也和那边的红蓝组一样坐在了地上。


离着红蓝组有段距离的位置,和乌间一起进行着课后辅导的E班学生们也开始了中场休息的环节。虽然早就知道实践课教师会给红蓝组进行课后辅导这种事情,但是上课的情况他们是第一次见到。一开始知道的时候说不羡慕嫉妒是假的,为什么是赤羽业和潮田渚这两个人?可是当他们真的见识到了实践课教师的课后辅导…那一点羡慕嫉妒直接就被扔到心中最角落的位置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满满的同情。


他们真的错了,昨天他们竟然怀疑长发青年是抖M……森蚺给红蓝组上课的时候根本就是个抖S啊!!!乌间在体育课教导他们的时候多是以防守为主,偶尔的进攻也只是点到为止,森蚺可完全没有黑发军人那么温和。实践课教师在课后辅导上下手从不含糊,当真是说揍就揍一点都没留情,反正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他们已经不止一次看见潮田渚和赤羽业被长发青年撂倒在地了。完全从实战出发的森蚺除了力道外,没有对红蓝组留情的地方,饶是如此两个少年的身上还是免不了添上淤青之类的痕迹……没打脸已经算是森蚺的特殊照顾了。


“还是有影响的吧。”神崎抓着毛巾递给了毫无形象可言的躺在地上的茅野枫“森蚺老师刚才在躲避业同学攻击的时候明显停顿了一下,虽然很快就调整过去了,但还是很不自然的样子。”


“神崎同学观察的好仔细。”茅野枫接过了毛巾挣扎着坐了起来,视线也在比划着说什么的森蚺身上打转“不过真的很难想象森蚺老师就是小渚的未来模板啊……”


“是啊,很难想象渚会变成那种神经病一样的存在。”中村拿着瓶子耸了耸肩,森蚺是个神经病的事实在昨天已经得到了整个E班的认同“明明只是一个草食。”


“没错,森蚺老师简直就是大型食肉猛禽啊!”仓桥抱着水瓶蹲在片冈萌的脚边满脸认同的点头。


“只能说老师的代号很合适他吧。”片冈萌用手上的毛巾擦着额头的汗,刚才的升降练习还是很浪费体力的“渚的身上完全看不出来那种感觉。”


“所以说,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啊…等等,业怎么过来了?!”刚把感叹说出口,矢田就惊讶的看到本来应该在森蚺那边的赤羽业已经站起身向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不要那么惊讶的看着我。”走近了正在休息的人群,赤羽业摊开手笑了出来“我的课后补习结束了,现在该参与乌间老师这里的额外训练了,更何况。”红发少年扭头看着身后远处气氛似乎有点凝重的两个人“我在那里,有些话渚君也不会说出来吧。”


“所以你就这么轻易的被森蚺老师打发过来了?”中村少女站了起来冲着赤羽业露出了一个嘲笑的笑容“竟然没有坚持留下还真是难得啊,你这个护短狂魔。”


“中村你这个词真是一点语言美感都没有。”赤羽业直截了当的表示了鄙视之情。


“我这是实话实说。”


“中村,业,你们不要吵啊。”


时间倒回到五分钟以前。停止了无用掐架行为的森蚺与赤羽业开始回归正题,红蓝组在每次挨揍之后都会进行错误总结,虽然这是他们第一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森蚺撂倒,但不管怎么说,再丢人总结也要进行。


“我差的现在也补不上来。”手撑在地面上打了一个哈欠,赤羽业懒散的开口“比起技巧,我缺乏的是经验。”


虽说他是依照着本能进行技巧训练的人,但是接受了乌间正规教导和森蚺开小灶的他在短时间内确实无法对技巧有更多的突破。所以,与内行人之间的对战经验才是他需要补充观察的地方,小混混之间的打斗已经很少可以提供有用的经验了,除非是超过五人的那种混战。


“很清醒嘛业同学。”森蚺对于红发少年的自知之明表示了高度的赞扬“所以你现在可以去找乌间老师补全你的经验了。”


“诶?”潮田渚一愣,这是让他们分开训练的意思吗?


“……”这是让他快点滚蛋的意思吗?赤羽业狐疑的瞅着森蚺,而对方的眼神中确实是有一个明确的意思——赶紧找个地方呆着去,不要在这里碍事。


“好吧好吧,正好我也对那边的练习挺感兴趣的。”思维转了一圈,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耸了一下肩膀赤羽业撑着地面站起身,将身上的灰尘拍打干净,干脆利落的转身向着乌间那边走过去,边走还不忘嘱咐“老师你别忘了快点放渚君过来。”


森蚺挥了一下手表示听到了,而被留下的蓝发少年则有点拘谨的沐浴在他实践课老师的目光之下。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表现很不好,平时和业君练习时走神也就算了,现在还在森蚺的课上走神……长发青年对他的要求非常严格,有些时候简直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平时练习时走神就是不被允许的,更不要说稍有不慎就会受伤的格斗练习。几秒的时间足够将想法在脑中过了几圈,越想越羞愧的少年低着头不敢去看森蚺的眼睛……他不想在那双相似的眸子中看到失望的神色。


“渚你的问题还是和以前一样,你的身体柔韧度非常好,动作也很敏捷,但是力量的不足是个非常大的短板,这也注定了你在正面战斗时会占相当大的劣势。”没有料想中的斥责,森蚺的语气还是一如往常的,平静的为少年指出了他的不足之处“所以在接下来的补习中我会着重锻炼你的技巧,你同样缺乏经验,但是在那之前你需要先去磨练你的技巧。”


“是,我知道了。”潮田渚垂着头听着实践课老师的建议,低低的应了一声。


“而且,如果不介意的话……渚,你可以告诉我刚才你走神的时候想的是什么吗?”解决了总结环节的青年的视线直直的对着面前的少年。


“……”低头沉默的少年没有回答青年的问题,搭在膝盖上的手不自觉的攥紧了掌下的布料。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是…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像是已经放弃了什么一样。”森蚺伸出手在自己的作战服的兜中摸索着掏出了两盒草莓牛奶,直接塞了一盒在潮田渚的手中“就算过去与未来的发展不同,我们从某些意义上而言都是同一个人……你的隐瞒对我而言没有意义,渚…我可以猜出你的想法,只需要一点时间。”


年长者的话让潮田渚略微颤动了一下身体,头压的更低没有说话,拿着草莓牛奶的手逐渐攥紧。眼瞅着面前小孩不算太配合的态度,森蚺有点头疼的揉着头发,他年轻的时候也没像这孩子一样这么难搞啊……难道真的是因为外部环境不同造就的性格也会有偏差?


“……我只是在想…如果消失,是不是就不会出事了……”少年低垂着头,发出的声音中透着虚弱与无措。


就在森蚺觉得他们可能会就此僵持半个小时的时候,潮田渚开口了,然而对方说出的话却让长发青年为之愕然。年长者诧异的看着潮田渚留给他的发顶。


“渚同学你到底在…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什么叫消失了就不会出事了?难道真的是刺激过分了才会出现这种想法吗!森蚺头疼的按住额角。


“难道不是吗。”潮田渚终于抬起头与森蚺对视,本来透亮的湖蓝色眼眸中竟然也添了几分与森蚺相似的暗沉“如果不是【潮田渚】,老师你的同伴们是不是就不会死了,是不是也就不会出现那么多遗憾。”


“【潮田渚】的存在…真的有必要吗?”蓝发少年看着与自己对视的实践课教师,嘴角扬起了一个平和漂亮到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消失的话,结局就会不一样吧。”


“……”森蚺看着这个时间线的自己,略显苍白的双唇紧抿成了一条线,压抑的沉默飘散在两个人身边的空气中。


有必要吗?应该消失吗?结局是不是会不同?这些问题森蚺曾经质问了自己将近十年的时间,十年的成长与生活足够留下许多让他无力反抗的遗憾。每每想起那些时,森蚺心中一直阴魂不散的迷茫就会再次袭上他的思绪神经,干扰着他的思考与决定。


他带着这些问题,在他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迎来了那个本该是最终结局的全灭局面。原本他也应该成为祭品,原本他也应该和自己的同伴们一起长眠在那片被毁灭的暗杀场地,可是他逃出来了,放开了自己最在乎的人,狼狈的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逃出来了。


那时带着一身分不清属于谁的鲜血躺在冰凉柔软的泥土上茫然的盯着夜空的他突然就有了一种明悟一般的感觉。就算他不在,就算没有他,也会有另外的人来代替,那些事情也会发生,结局或好或坏,而他不过是比较倒霉,正好成为了那个人罢了。就如同…最终发生的那一切。


时间与经历驱散了他曾经质问自己的问题。现在,在这里,有一个和自己相像的年轻人向着他说出了他曾经思考过的问题,要让他和自己一样经由时间与经历的洗礼获得最终的明悟吗?森蚺沉默的拆了牛奶上的吸管插好,咬在嘴里喝了一口。放任好少年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黑化下去可不是什么好的决定。


“我也像你那么想过,渚。”咬着吸管的长发青年错开了和潮田渚对视的视线,看着远处的天空神情有点复杂“可实际上【潮田渚】这个个体消失了也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可能会更糟,这点你想过没有?”


“更糟吗……”潮田渚被青年的这个说法弄的愣了一下,用了一晚上的时间走进了思维死角的他确实是没有往那边想过。


“不是你,还会是其他人,这件事还会发生,因为那些不是你引起的,你只是个参与者而已,比较倒霉的那种。”一直都是头号炮灰身份的森蚺收回视线,伸出手揉动着潮田渚的发顶,很喜欢这个动作的青年大概理解了当初A班的人为什么那么喜欢蹂/躏他的头发了“于我而言,与其让其他人站在我的身份上,我宁愿是我去迎接……你舍得让你的同伴们去迎接那种无奈吗?”不是他就是暗翼……他怎么舍得啊……森蚺的笑容有点干涩。


“用自己的手去挽回悲剧,那才是最值得信赖的。”


“可是根本反抗不了怎么办。”潮田渚虽然看上去挺好糊弄的,实际上性格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如果可以挽回悲剧的话老师又为什么要留在E班教书?”这句话简直和他搭档的语言习惯一样犀利。


“……人都死了你让我怎么挽回悲剧,嗯?”用力咬着吸管,毫不留情的伸手掐住了潮田渚的脸颊向外拉扯,青年嘴角那个干涩的笑容已经完全的僵在那里,恼羞成怒的实践课教师已经没什么理智的开始下手迫害自己的学生了“死而复生根本不符合科学依据。”


“老师你已经穿越时空了,不差死而复生了。”板着一张脸,被掐住脸颊的蓝发少年发音依旧字圆腔正十分的标准。


“时空理论好歹可以支撑我这次意外,死而复生拿什么理论支撑!哈利波特吗!”


潮田渚的人生特技除了以后会被开发出来的某些大型特效之外最犀利的估计就是他的吐槽技能了,有的时候甚至是可以不顾后果的造成大范围的杀伤,不分敌我的那种。总之当潮田渚少年捂着自己被摧残过的脸冷静下来时,森蚺的视线也难得的有些飘忽不定……用这么幼稚的方式欺负了学生当真挺不好意的。


“……老师对不起。”潮田渚歉意的看着偏着头不敢看他的青年,失衡的心态让他说出了那种戳人伤口的话……明明知道面前的青年是多么在意那些逝去的人。


“其实你说的也没错。”吮着吸管喝了一大口草莓牛奶,听着这个道歉的森蚺苦笑着摆了摆手“我啊,就是因为自己的无能所以才对你们抱有那么高的期望的。”


“我们……吗…?”


“嗯,你们,你、赤羽业、整个E班。”残破的回忆不断的从脑海中翻涌上来,长发青年阖上了双眼按住了自己的额头“在你们身上寄托未来并不公平,可是这是我唯一可以赎罪的方式了……”


消失在空气中的低喃让潮田渚有些失神。赎罪,这个理由是他没有想过的,初次见到森蚺时他只当他是来提前杀掉杀老师用来结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后来知道这个人是出身A班的后他觉得来自未来的年长者只是为了了结什么遗憾。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怀疑过这个人杀掉杀老师的决心,毕竟那样实质性的杀气他想不出该如何作伪……蓝发少年真的没有想过,森蚺最大的目的竟然是赎罪这样的理由。


“所以老师你…在那天早上之后再也没有进行暗杀的原因就是因为……赎罪这个理由?”


“不止这个原因,我希望是你们和杀老师做最终的了结,就像你们现在努力去做的,就像A班曾经做过的。”而且…亲手设计死自己老师的经历,有一次就够了。森蚺睁开眼睛撑着头颅看向了神情错愕的潮田渚“这是一个环,有始有终,始于你们,终于你们。”


“惧怕那种已知的未来是最愚蠢的行为,既然已经得知了为什么不去抗争?那些已知的事情并不属于E班,你们有你们自己的羁绊和经历。”


“还是说你除了消失这种逃避一般的想法外,就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了吗。”


“可是我又能做什么?”蓝发少年语带不甘的看着远处的地面“除了消除我这个可能源头的笨方法外我根本想不出来其他的……我没有业君那么强大与优秀,我也不像老师你那么坚定和自信……我的力量…太弱小了。”


【觉得不甘心?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了吗,潮田渚?你逃不掉的,若是真的觉得不甘心的话就尝试着去做一个把我也算计进去的布局者吧,不然你永远都不可能挣脱属于我的这个阴影!从伏魔岛开始,我们就注定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我亲爱的学生会书记……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糟糕的回忆直接划过脑海,哪怕现在森蚺都能记起那家伙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不由的嘟囔一声阴魂不散,这种存在感简直让人恶心。


“我曾经非常讨厌的一个人说过一句话。”森蚺伸出手握成拳头轻轻的敲击着少年的额头“如果觉得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去抵抗,那就尝试着去做一个可以调动其他力量的布局者吧。”


“我做了,但是我的视野太过狭隘,或者说那时的我太过骄傲也太过天真,所以我败的一塌糊涂。”实践课教师很坦然的承认着自己的失败“现在那些失败的经历已经成为了我的经验,我会将那些作为知识教授给你。”


“……老师你真的认为我能做到吗。”少年眼底的不自信一眼就能看穿,来自于外在因素的压迫始终影响着潮田渚,哪怕他现在已经逐渐展露出自己的闪光点。


“我会教你,哪怕你觉得自己做不到也没关系。”森蚺笑眯眯的伸出手握着潮田渚的手腕,将少年手中的草莓牛奶插好“根本上来说,我只是希望你可以不被我那个糟糕的经历影响,哪怕真的被他们猜忌也可以昂首挺胸的走下去,然后用你自己的行动去证明,你永远都不会伤害你的同伴。”


“……我……”


“嗯?”


“我会努力的。”潮田渚定了定神,鼓起了勇气用自己重新恢复透亮的双眼正视着森蚺,感受着对方那双暗沉的湖蓝色眸子中的鼓励和安慰“哪怕真的做不到…至少也努力过了。”


“对嘛,抱着这样的心态就可以了。”喜怒无常的男神经病露出了一个愉快的笑容,拍了拍少年的肩然后撑着地面站起身对着少年伸出手“起来吧,今天的补习结束了,你该去乌间老师那里报到了。”


“是。”潮田渚握着年长者的手借着力道站了起来,活动手腕时看着手中已经开封的草莓牛奶有点茫然“那个…老师,这个牛奶……”


“喝了补充一下水分,刚才出了不少汗吧。”这种东西可以当水分吗?!长发青年毫无心理负担的张嘴胡说。


“哦,唔!!”刚喝了一口潮田渚就忍不住捂住了嘴闭紧了一只眼睛,好不容易将口中的牛奶咽了下去,蓝发少年忍不住用控诉的表情瞪着身边的实践课老师“森蚺老师!这么甜的饮料…您应该清楚我不喝太甜的东西吧!”满嘴的甜腻味道啊!!


“没到这里来之前有个人总和我说,适当的补充糖分有助于保持心情的愉悦。然后就一直往我手里塞这种甜的有点腻人的饮料。”弯腰捡起了自己的外套搭在臂弯上,森蚺笑容温和的耸了下肩“我只是觉得渚同学你的心情需要点糖分调节一下而已。”


“……”潮田渚整个人都散发着满满的不信任感,但是奈何对方这句话的槽点有点多,他还没有想好从哪里吐起比较好。干脆利落的给了长发青年一个后脑勺,潮田渚少年面上平静心中憋屈的咬着牛奶的吸管力求尽快喝完,不管怎么说……未来时间线的自己都是好心。


“渚。”


没有挪动脚步的森蚺站在原地开口叫住了刚走没几步的少年。望着疑惑的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少年,长发青年嘴角微挑扬起了一丝细小的浅笑。


“你愿意做我的学徒吗?”


“诶?”


“你愿意成为,螣蛇的学徒吗。”


【小剧场】

赤羽业:有危机感吗。

暗翼:有。

赤羽业:我也有,所以你什么时候能把他领回去?

暗翼:他已经一个月没回家了,我怎么领。

赤羽业:……看错你了!【斩钉截铁】


潮田渚&森蚺:【旁边喝茶中,不予理会】


评论(20)
热度(82)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