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23

今日第一更√

暗翼大爷再次下线√

老师被扒马甲之后再度被E班会审√

回忆杀get√

E班小伙伴们想要逃避现实的做法被潮田渚本人打破√

老师并不喜欢吃甜食,同时也会根据身体需求摄取肉食√

A班班导和E班班导一样是个傻爹√

镜像反转是温馨的日常剧,作者是亲妈←牢记

=============================================

坦白的时间

E班的老师从来都不开好头


虽然已经很久了,但是有些事情仍然让人忍不住强调,E班的同学们基本上都认同一个观点,那就是E班的教师组是整个椚丘中学教师队伍中最帅气的教师团队。无论靠谱不靠谱,哪怕是只比脸E班教师组的颜值也甩了主校区那群不知道几条街,就算是杀老师…姑且算他是章鱼界的型男吧,毕竟陆空自走型章鱼目前他们只看见过这么一只。


虽然这是一支哪怕只是看脸而言就非常帅气的教师团队,但是再好看的脸也掩盖不了其中不靠谱的事实。杀老师已经是无法拯救的存在了,比琪在上次罗威罗的事情之后不知道因为什么也开始滑向了无法拯救的深渊,每个被口语老师无差别深吻袭击的人都是最好的人证……该说是原形毕露吗?森蚺在平时上课时虽然要求严格——多半针对潮田渚同学——了一点,也总是忽略乌间穿正装的要求,但是从整体上来看这个长发青年也是一个靠谱的好老师。而现在,E班的学生们痛心的发现……实践课教师也开始滑向了无法拯救的深渊了。


好歹是老师啊,就不能开个好头吗!那些糟糕的台词和糟糕的行为到底是什么鬼!!说好的为人师表呢!!本来只是蹲下身捡起自己因为震惊而脱手的配枪的潮田渚蹲在地上,久久不愿起身面对现实。接连的两次冲击已经让蓝发少年向来清晰冷静的思维彻底的变成了一团浆糊……耗费脑细胞的思考行为已经变成了下意识的抵触,至少现在让他什么都不要想啊!!


“那个…小渚?”实在是有点不忍心看着草食系少年自己一个人蹲在那里散发着生无可恋的灰败之感,身为好友的茅野枫抱着膝盖蹲在了少年的身边伸出手指戳了戳对方“你还好吧……”


不,我一点都不好,你们不要管我让我自生自灭吧!!!潮田渚少年在心中沮丧的砸着桌子,待人温柔的少年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心中的咆哮憋了回去,抬头看着蹲在身边满脸担心的茅野枫,视线有点飘忽的潮田渚扯动着嘴角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没事。”


……笑容都僵硬成那种程度了怎么可能没事啊。茅野枫同情的伸手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现在这个状态他们想问什么都不忍心啊。


“喂,要开始收拾教室了,森蚺老师你坐在这里有点干扰工作啊。”


声音中是仍然不改的轻松与漫不经心,赤羽业好像没什么事一样的站在了实践课教师的身边,完全不像他已经快要自己纠结到死的搭档。虽然不至于迁怒小朋友,但是五分钟之前刚让这人成年版一顿好揍的森蚺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好心情,依旧上扬的嘴角转成了一个苦笑。抬头看着面前一派轻松的红发少年,森蚺带着点无赖的摊手。


“业同学,我可是刚被你的成年版给揍个半死,说老师碍事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揍你的是他不是我,我觉得老师你应该可以分的很清楚啊。还是说连思维清晰这点优点也因为缺氧而被抹去了吗…”赤羽业同学冲着实践课教师露出了一个特别帅气的笑容“老年痴呆。”


他是他,我是我,我们不同,他经历的未必是我会经历的,他会做的未必是我会做的,不要将我们混为一谈。在场的人都不傻,赤羽业那句话的言外之意都能理解,还蹲在地上的潮田渚抬起头看着站在那里的搭档有点愣。


赤羽业一直都是一个清醒而坚定的人,迷茫与无措在他的身上永远都不会久存,他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自己会付出什么。于森蚺而言,【赤羽业】这个个体一直都是灯塔一般都存在,站在前方,让他的思绪永远不会迷失。相同的暗金色眸子,之前那双已经染上了暗沉与阴影,而现在这双…依旧是亮的让人心生愉悦。长发青年轻声哼笑,不会因迷茫而胆怯,不会因困难而退缩,只要他在只要他想,他就是最耀眼的那个存在,这种让人嫉妒的存在简直就是…


“天之骄子。”


无奈的低叹让人听不太清,能清楚捕捉到的大概也就只有身边还在揉森蚺脑袋的杀老师。总觉得…现在的这小子比当初的暗翼要强上不少啊,不过…


“业同学,这点我一直都很清楚,你不能因为平时不能反抗而现在恼羞成怒打击报复吧。”森蚺老师忍住了想要教训这小子的冲动“老年痴呆可是一个很糟糕的指控。”


“欸,这可不是指控。”赤羽业冲着看上去还没什么力气的长发青年笑的特别纯良“老师你人都分不清这可是事实,我只是说出来而已哟。”


……现在揍他一顿会不会被杀老师和乌间老师扔出校舍?不、现在动手并不理智,只要课后辅导不停教训这小子的时间有的是。保持着无可奈何的表情,实践课教师开始热切的在心中计划着动手的可能性。


E班挑衅小王子与E班实践课教师依旧保持着两看相厌的作风在那里针锋相对,对伤者的谦让和对年轻人的包容早就不知道让这俩人扔到哪里去了。心情依旧复杂,也不知道该用个什么表情面对,不过…放任受伤的人坐在不怎么暖和的地板上可不是什么体贴的行为。


放弃似的揉着后脑勺的头发,矶贝拍了一下前原的肩膀,然后在大部分人的注视下迈步走到了森蚺的旁边,对着眉梢微挑有点疑惑的长发青年伸出手。


“不管怎么说,森蚺老师你还是先起来吧,地上感觉挺凉的。”


“……不用勉强自己。”打量着还有点紧张的黑发少年,森蚺挑起了一个带着点恶意的笑容抬起手冲着矶贝晃了晃“我手上可是沾着【矶贝悠马】的血的。”


“……”老师我是来帮你的,你这么恐吓我好吗!本来还有点紧张的矶贝心中那点不自然瞬间被针对这个笨蛋老师而升腾的怒火给取代了。


“……老师,我!才!15!!”你杀的那个不是我!!


咬牙忍住想要对老师下杀手的想法,矶贝班长板着脸弯腰握住了实践课笨蛋——连称呼都换了,气的不轻——半举着的手腕跨过自己的脖颈将人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把人扶了起来。作为大型背景板的杀老师心满意足的收回了触手,然后又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动作一僵,紧接着抬起了根本遮不住他脸的触手捂住了已经带上红晕的圆脸。


“诶?老师你好轻的感觉……不会和小渚一样只吃素吧。”


“……不是。”说好的温柔体贴好少年呢,矶贝悠马你吐什么槽!!感觉自己被伤害了的森蚺捂着胸口,迈着还有点软的腿在矶贝的搀扶下坐到了小律主体前面已经被摆好的原寿美铃的座位上。


竟然不是只吃素……你真的是潮田渚?!一时间整个班级怀疑的眼光全都戳到了森蚺的身上。而基本上可以从周围人的眼神中接收到他们脑电波的,躺着都中枪的草食系少年撑着有点麻的腿站了起来,拖着沉重的步伐投入了班级的整理工作……为什么大家的关注重点和他想的一点都不一样,心好累。


“渚,感觉还好?”律看着坐在前面的有点虚脱的青年,完全的无视了周围少年少女们因为她的称呼而有点别扭的脸色。


“还好…他手下留情了。”全身酸软,动一下胸腹就疼的让人咬牙,但是从伤势上森蚺可以判断出,暗翼手下留情了。


“我完全看不出来。”律神情严肃,扭头和小律借了她的内置扫描仪“穿着特制的作战服你都被打成这样,要是没有这套衣服你不被业打死都是幸运。”


“…律,暗翼可是可以隔着作战服把人骨头打断的人。”森蚺知道自己的搭档可能有点炸毛,只能笑容温和的安抚着人工智能少女“又不是没被打断过……我只是看着惨了点。”


“事实上也非常的惨!”炮台的枪口直接顶上了森蚺的脑门“内置的承压装甲已经碎了你知不知道!!还有!!!潮田渚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建议放在心上!”律少女现在非常的愤怒——别问她人工智能怎么愤怒,简直没有比搭档不听话更糟心的事情了“你必须注射抑制剂!否则我就叫救护车!”枪管向前顶了一下。律的脸色堪称糟糕,她没想到森蚺竟然在她告诫他后还没有注射抑制剂……他想死吗!


……好凶残。虽然他们不知道抑制剂是个什么东西,但是那不妨碍他们分辨情绪…还没搬好桌椅的同学们目瞪口呆的看着似乎已经暴走的自动炮台,然后齐刷刷的再次扭头看向了还试图负隅顽抗的实践课教师。森蚺紧张的举起一只手,脸上的笑容已经要僵了。


“不、等一下,只要缓一下就……”


“现在!”上次你也是说等一下!缓一下!!


老师你快答应!上膛了啊喂!!本来站在森蚺身后搬椅子的不破优月听见机械铿锵的上膛声音,被吓的连忙伸出手戳着实践课教师的背脊示意对方快点识时务的屈服。


“……我没带。”冷汗顺着额角沿着脸颊滑落,很少见过搭档发这么大火的长发青年紧绷了身体随时准备离开位置逃命。


“……渚,你不是一直遗憾自己没有留在那里吗。”律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睁开眼睛看着搭档露出了一个特别和善的笑容“我现在成全你!!”


“不!等等!律我是你搭档啊!”腿还有些软的森蚺只能撑着桌子站了起来…这么近的距离他现在可躲不过子弹啊!


“律小姐快停下!不能打头部啊!”眼看来自未来的人工智能开始暴走,炮台正主小律连忙开始劝说顺便抢夺控制权。


“律小姐是吧,有话好说!”


“森蚺老师!这种时候就算没有你也不能说啊!”


“比起这个小律快退弹啊!万一走火了怎么办!!”


“老师你还能动吗!能动就快点离开那里!!”


为了避免实践课教师被自己的搭档愤怒枪杀,离那个角落比较近的E班学生立刻就放下了手上的东西加入了劝说的行列,毕竟…被称为律的黑衣少女似乎是要来真的啊。


“真是一群有活力的小鬼。”收回视线鄙视了一下那边的混乱情况,比琪撩了一下头发给自己透透风,神色有点严肃“话又说回来,没想到那个孩子也可以使用触手,你应该知道什么吧有关于那些触…”扭头想要询问杀老师的比琪停下了口中的询问,脸色也蓦地沉了下来“你这只章鱼到底在干什么啊!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


“为师真的很害羞啊!!”一直发出着类似于【羞死人家了】这种声音的黄色大章鱼仍然不肯将自己的脸从根本遮不住他脸盘面积的触手中解救出来“为师的定位一直都是搞笑角色才对啊!!刚才竟然说出了那么严肃的话真的是太难为情了!!!”


“你竟然真的有这个自知之明……”片冈萌搬着桌子路过杀老师面前时复杂的看着对方。


“老师你刚才的愤怒很帅气嘛。”亮给了杀老师一个后脑勺的狭间绮罗罗毫无心理负担的直戳对方的羞涩痛脚“那句【你从哪里弄到手的,头上的触手。】很帅嘛,无论是从声音还是从气势上来讲。”


“不要再说了啊!狭间同学!!!”害羞到炸的杀老师终于露出了他那张害羞到红的圆脸“为师现在已经害羞的想要逃了!!不要再提了!!!”


“为师明明是那么努力的扮演着天然属性的角色啊……”重新把脸埋在触手中,那股怨念的碎碎念盘旋在他的上空。


“谁要管你的角色定位啊。”比琪火大的按着额角爆出的青筋,咬牙切齿的往外蹦着字“我问的是那个孩子的触手问题!”


“对啊,杀老师你也和我解释一下吧。”


“你和那两个人的关系。”


“我们总这么云里雾里的也不是那么回事啊。”


还在勤勤恳恳动手工作的片冈萌等人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脸色恢复了正常的班主任七嘴八舌的说着。


“一提到您的真实身份杀老师您就总是找理由转移话题。”而且他们还总是被杀老师转移成功……前原揉着头发冲着杀老师摊开手。


“对啊,这次已经被我们看到,您总该说点什么了吧。”杉野掐着腰表情也挺严肃的“总是被人瞒着,感觉很糟糕啊。”


“忸啊……”


“我们都是您的学生吧,您不是说过会信任我们的吗?”


“对啊,我们也有权利搞清楚老师的事情吧。”


“真是好奇心旺盛的孩子们,没办法啊…为师真的是非常不想把这些真相告诉大家啊。”沉默了一会儿的杀老师语气严肃的站了起来“其实……”


周围的人都带着紧张而又期待的表情看着站在那里的班主任。


“其实…为师我是用人工手段制造出来的生物啊!!”


“……”全班的表情都变成了一种难以言说的鄙视。


“……哦,然后呢。”


“忸啊!!你们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冷淡啊!!!”杀老师对于自家学生这种冷淡的表现十分的不满“这难道不是非常具有冲击性的自白吗!!!”


“真是蠢透了。”


乌间非常言简意赅的呛回了杀老师的问题,刚才有那么一丝期待简直是他蠢……头疼的乌间老师板着脸,非常干脆的转身离开了还有点混乱的教室。那章鱼大概什么都不会说,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去把接下来的器材搞定,修校舍这种事情也需要联络,森蚺那个样子估计也是帮不上忙——乌间老师还是没有放弃拉实践课教师下水的想法。


“老师你说的我们早就清楚了,自然界根本不可能有时速20马赫的章鱼吧。”冈岛一脸受不了的吐槽。


“如果不是外星生物就只能朝着人造物方面来想了。”


“那个营同学说自己是老师的弟弟什么的……”


“应该就是在杀老师之后被制造出来的吧。”


E班的熊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顺着人造物的那个思路将接下来的发展给补齐了。杀老师捂着嘴一脸卧槽的看着自己的学生们。


【这帮小子的理解推理能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不得不说,努力做个好老师的杀老师在有的时候还真的是不太了解自己学生的那些个奇特的属性。


“您说的那些我们都知道。”脸色仍然不怎么好的潮田渚放下了前原的桌子摆齐,向来喜欢直视自己老师的少年这次却没有抬起头,只是低着脑袋盯着桌面的纹路 “我们想知道的是在那之前的事情,毕竟您在看到营同学的触手后是那么的愤怒。”


站在讲台边上的杀老师沉默的看着不怎么对劲的蓝发少年,研究着桌面和地面纹路的潮田渚语气中有着一丝不明的虚弱和低沉。


“杀老师您究竟是为了什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又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来到E班任教的。”


这个问题一直都是E班的学生们想要知道,这个似乎是无所不能的老师为什么会出现?又为什么要呆在E班这里?这个年纪的学生多半都是拥有很强的好奇心,几次三番想要探究而不得的E班学生们这次已经不想在沉默的被糊弄过去了。


“……为师知道你们都很好奇。”杀老师的语气中又带上了那种常见的嘚瑟感“不过非常遗憾,就算为师现在告诉你们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柔软的手指在空气中快速的晃动了两下,紫黑色的脸色让周围的人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只要为师将地球彻底毁灭,同学们想要知道的秘密可就都要化作宇宙尘埃了。”


语气中威胁让周围的人统统一僵,他们面前站着的这个生物可是要炸掉地球的存在。再一次的,学生们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个事实。


“反过来说,如果你们可以拯救了地球的话就等同于得到了探求真相的权利。”站在那里环视着周围的已经基本上停手的学生们,杀老师的语气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这么说大家也该明白了吧。想要知道真相,你们就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那就是尝试着来杀掉老师我。暗杀者与暗杀对象,这才是我们师生之间的唯一羁绊。”


“想要得到那些答案,就用你们的暗杀手段来提问吧。”班主任转过身留给了学生们一个深沉的背影,再次开口的语气也是非常的严肃认真。


“比起为师,你们大概还想问些其他的吧,机会难得哟。明天见了同学们。”


留下这句话,杀老师如同往常的放学一样,慢慢悠悠的走向了教室的门,临出去之前还羞涩了那么一两下,不过现在也没人注意到了。还留在班级中的人的视线全部若有所指的戳向了刚从搭档手下逃过一劫的森蚺。察觉到那些目光,坐在那里歇气的长发青年愕然的回望着所有人。

===============================================================================

三堂会审莫过于此!这大概是森蚺第一次毫无反抗性的被E班的学生给按在座位上接受即将到来的审问,还没消气的律小姐作为本次镇压最大的功臣负责了看守工作,又多出的两门炮管让长发青年特别的无力。


杀老师你为了转移话题都已经开始出卖同事了吗!!森蚺老师欲哭无泪。


“那么老师你真的是…潮田渚?”本次的审问以矶贝同学的问题作为了开始。


虽然早就知道马甲被扒了之后会面临这样的情况,但是森蚺还是感觉到了一种无力感弥漫在心间……暗翼扒马甲的行动太暴力了!


“嗯,我是。”


已经没有隐瞒身份的意义了,被那么粗暴的扒了伪装的身份,再否认就是欲盖弥彰而且那也不是森蚺的性格。比起那些遮掩年长者还是选择了大大方方的承认……就是有点对不起现在这个时间线的潮田渚。长发青年带着点隐秘担忧的视线投向了站在前排低垂着视线的少年。


“那森蚺是怎么回事?”中村同学站在主审官的位置上,虽然少女对身为老师的森蚺保持着应有的尊敬,但是该不客气的时候她可从来的都没客气过“这个名字我已经想要吐槽好久了!!就算今天那个疑似赤羽业的家伙说的A班阴影都比这个强!”


“就是,这个名字第一天听就是满满的槽点啊!”


“A班阴影…阴影确实挺帅气的,为什么不是这个,老师你的语言审美真糟糕。”


“话说回来老师你竟然是A班的?真是不可思议……那就是说我们也A班过?”


“还有那个暗翼啊…他是赤羽业吧!没错吧!!绝对是啊!!你自己都说了!!老师你到底和他什么关系啊!!”


“老师你不要想敷衍我们了!你们都亲上了!!至少30hit啊!!”


“冈岛你够了!你竟然……!”


“……真是小看你了冈岛…干的漂亮!!”


本来还有点拘谨的少年少女们因为中村的话直接点燃了自己的热情将那一丢丢的拘谨直接扔到了一边填埋了自己的羞涩,纷纷开口鄙视森蚺的名字也就算了,谈及暗翼的时候有几个人简直和炸了一样的激动。


“……森蚺是…是我的代号。”那边传来的气场太过慑人,森蚺忍了半天才让自己不磕巴。


“诶?”围着的人都愣了一下。代号?这什么走向?


“曾经出于好玩,我们相互给对方起了代号,不过后来确实叫的顺口也就一直保留下来了。”开口详细解释什么的森蚺像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点哭笑不得的笑容,暗沉的湖蓝色眸子中带着一点追忆“对于这个代号我也抗议过,但是…根本就是反抗无效。”

———————————————————————————————————————

【这是什么?】被堵了办公室的蓝发少年无语的看着手上那枚暗铜色的硬币大小金属徽章,上面镂刻着的蟒蛇图案中间刻着一个被蛇身缠绕的[蚺]字。


【这是菅谷设计的图案,徽章是乌间老师找地方做的。】堵在门口,倚在门框上的红发少年带着点献宝的语气和蓝发少年解释【怎么样,帅气吧,这个是我的。】


被堵的少年闻声看了过去,红发少年的手中躺着一枚单片羽翼状的暗铜色徽章,一个[暗]字被浮刻在了羽翼的表面,随着光线的变化若隐若现。


【嗯,很帅气。】诚实的好小孩点头承认了【所以……业君你把我堵在办公室里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被堵门的少年语气十分的平静。


【咳,我是来接渚君你回去的。】察觉到一丝不妙的红发少年呲着一口小白牙冲着蓝发少年露出了一个明亮的笑容【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回去了。】


【都说了不用了。】有点无力的叹了一口气,他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不用这样麻烦的【这样会耽误业君你回家的时间吧,已经快要黑天了,你也知道不安全。】


露着笑容的人摸着下巴寻思了一下,然后决定了一般的锤了一下手掌。


【要是渚君觉得过意不去的话,留我过夜如何?】


【……我最多留你吃饭。】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这人留宿!


【就这么决定了!】再次成功的混了一顿饭的红发少年愉快的让开了位置等人出来。


【……】有种被骗了的感觉肿么破……


【所以说这个到底有什么用?】锁了办公室门的蓝发少年特别不解的举着徽章左右查看【怎么看都是一个装饰品啊……】


【铭牌的作用。】笑容愉快的红发少年从包里掏出两盒草莓牛奶,递了一盒给身边走着的少年【反正乌间老师都说了可以随我们玩,结果就被做成这样了。】


【业君我不喝太甜、等等,什么铭牌。】接住对方递过来的草莓牛奶,蓝发少年显得很茫然【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上次中村他们不是说什么叫代号很帅吗,所以他们也搞了一个,这就是结果。】想到那些女生牵头搞的这些事,红发少年也有点无奈【两次投票渚君你都被叫去秘书处了,所以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我总觉得我被你们私自决定了什么……】蓝发少年捏着牛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我的代号不会是……】蛇之类的东西吧……


【你的代号是森蚺,取了蚺字。】


【……我还有抗议的余地吗。】少年看着身边的红发少年非常冷静的提出了交涉的想法【我觉得在当事人不在的情况下随便决定别人的代号非常不好。】


【这已经是第二次投票结果了,我们的代号都是其他人给取的…自己决定的不算。】回答的语气中带着一股子咬牙切齿的感觉。


【那第一次呢。】真的不能反抗吗?!


【被浅野直接给否决了…不得不说他总算干了一件好事。】想到第一次的那些代号,对于规定上搭档的那个决定,红发少年罕见的用了一种高度赞扬的语气。


【那他为什么不连着第二次一起否决了?!】浅野你压榨我的时候的气势呢!!!


【中村直接带着人上告理事长说浅野过多干涉班级内部决定。】拍了拍身边小个子的肩膀,叼着牛奶吸管的少年的语气中带着一股子遗憾【那对父子是个什么德行渚君你还不清楚吗。】


清楚吗?当然清楚。作为那对父子冲突的现任头号炮灰,蓝发少年相当的了解这两个性格糟糕的人到底是个什么德行……心好累。


【为什么是森蚺啊……】蓝发少年感觉自己挺沮丧的。


【说是感觉很像,我也觉得很合适。】红发少年凑到了小个子的脸前转移话题【渚君你不想知道我的代号是什么吗?】


【……哪里合适啊…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想……好吧业君,你的代号是什么?】余光瞅到了身边人有点失落的表情,蓝发少年立刻改了口。少年一向心软,自然也是不忍心自己最亲近的那个人露出那种失落的表情,哪怕知道他是故意的。


【暗翼。】成功勾引了小个子上当的红发少年笑容愉悦。


【……森蚺我可以理解,暗翼是什么?】努力的思考这个代号含义的蓝发少年完全无法理解。


【乌鸦或者恶魔之翼之类的吧…大概。】


【这种玄幻的展开……】他已经不想对其他人的代号抱有期望了。


【话说回来了,渚君你为什么会接下学生会书记的这个位置?明明很怕麻烦吧。】红发少年抬头看着已经亮起来的路灯,最近一段时间身边的人总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而在学校的办公室中逗留到很晚【而且你现在简直就和浅野的私人秘书一样,什么事情都甩给你。】


【……是我太笨了,所以接下了。】蓝发少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种事他根本没办法和业君说啊【那都是分内的事情,我……】


【浅野在刁难你,你不会察觉不出来!】红发少年抬手扣住了身边人的肩膀停下了脚步【整理历年档案也是学生会书记的分内事?每次都留到最后,你……】


【业君。】没有扭头看着扣住自己肩膀阻止脚步的人,直视着前方道路的蓝发少年的半张脸隐藏在了额发的阴影中【……别说了。】


【……渚君你从来都不是什么可以任人拿捏的人。】潮田渚的烈性不在任何人之下,否则他也不会注意到这个少年……赤羽业暗金色的双眼凝视着身边没有低头,也不肯看他的少年【因为……伏魔岛?】


【从伏魔岛回来之后渚君你就变的非常奇怪,乌间老师和那只章鱼也是一样,还有浅野……他回来之后对你的态度也变的更肆意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种憋着不说的习惯简直……】


【业君。】挺直的背脊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弯一般略微的岣嵝起来,蓝发少年垂下了一直不肯低下的头颅,抬手按上了自己的额角【别说了。】


抓着人看着对方这个样子,一直冲击着赤羽业的那股子焦躁感突然平复了下来,这样的姿态这样的语气……他第一次看见潮田渚示弱,从认识这个少年开始到现在…赤羽业第一次看见潮田渚透露出这种示弱的姿态。


【好,我不说了。】双唇抿成了一条线,红发少年拉起了少年还抓着牛奶的那只手的手腕【我送你回家。】潮田渚从来都不忍心让他为难失落,他又怎么能忍心让他露出示弱的姿态。


【…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告诉你的,业君。】蓝发少年歉意的走到与红发少年并肩的位置。


【我知道,渚君你不要着急。】收敛了情绪的赤羽业扭头看着身边的人,安抚的冲着对方扬起一丝浅笑。


【放心吧……对了,刚才就想问了,浅野的代号是什么?】


【最高票的是尼禄。】


【暴君尼禄啊…】仰着脸望天,蓝发少年回想着浅野这人干的事,特别的同意【真是符合他的形象。】


【可惜让他直接否决了。】


【……】说好的否决无效呢。


【不过中村他们可是准备了好几套方案,不管怎么说浅野都跑不了。】讽刺的笑出声,红发少年表示,自己计划上的搭档还是太小瞧A班女生的战斗力和行动力了,尤其是在这种方面。


【听着感觉真解气。】


【渚君你和浅野果然是有仇。】


【这么明显了吗哈哈哈哈。】少年的干笑着偏开了视线。


【不提他了。】红发少年挥了一下手表示揭过这个话题,低头瞅瞅还被自己握着手腕的那只手,忍不住开口催促【渚君你快把这个喝了,不然没办法握住你的手了。】


【我都说了我不喜欢喝这么甜的。】明知道自己不喜欢甜食还总是塞给他草莓牛奶这种东西。蓝发少年无奈的将手中的草莓牛奶换了一个手握着【这样不就好了。】


没有回答,总算是能握住少年手掌的赤羽业满意的将手指挤入对方指缝中握紧,十指相扣。


跟在人旁边的少年无奈的叹气,默默的回应着对方的动作,也和赤羽业一样收紧了交握的手指扣紧,跟在对方身边慢慢的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回去。

—————————————【回忆的字数简直可当番外了】————————————

“…师…老师!森蚺老师!!”


“啊?”回过神的青年有点茫然的看着周围,眨了眨眼表示疑惑“怎么了?”


“老师你代号的问题说到一半就直接迷失在思绪的海洋中了。”冈野双手抱臂鄙视的看着说了一半就开始走神的人。


“……咳,只是一不小心。”森蚺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最近总喜欢回忆过去……难道真的是年龄大了的缘故?可自己才25啊!!


“总之,森蚺就是我的代号,我只是省事拿来用而已。”


“老师,您和刚才那个男人…那个赤羽业……”不破纠结的掐着裙角看着实践课教师,太大方的问出来她怕老师直接把她扔出去。


“……曾经关系很密切,现在闹掰了。”森蚺寻思了差不多有一分钟才思考好了不是太刺激的措辞。潮田渚已经发呆发半天了,而他身后的赤羽业虽然看上去不在意,但是那双暗金色的眼睛可是一直没离开过他。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刺激他们的好。


“直接说分手不就得了。”中村嗤笑一声,吐了一手好槽。


现在的孩子真是不可爱。长发青年捂住了额头,感觉有点悲伤……中村同学你至少考虑一下你左手边同桌的心情啊。


“真没想到……”


“是啊,那小渚和业会不会也……”


“不可能吧,小渚和业平时虽然黏的紧了点,但是完全没有那个发展方向啊。”


那边厢,凑到一起的女生们小声的讨论起来,期间还夹杂着几个男性声线。这边厢,一直低垂着视线的潮田渚终于抬起头看向了似乎有点头痛的年长者。


“森蚺老师。”蓝发少年的神情有些犹豫和为难,他不知道该不该问,在这种大家都有意遗忘的时刻。


“嗯?”森蚺认真的等待着少年的疑问,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吞吐而感到厌烦。


“老师……A班的人,真的是你杀的吗……被潮田渚杀死的。”


一丝丝的动摇自一片还算平静的湖蓝色中升起,但是坚定的浪潮瞬间就将那丝动摇卷入水底投入深渊。而随着这句话的问出,刚才还聊的似乎很开心的那几波人直接没了声息……这句话从刚才开始就被刻意遗忘的问题此时此刻由潮田渚问出来,他们都觉得有点复杂。


“我不会骗你,渚。”森蚺没有被刺到心伤的不满,长发青年和潮田渚对视的目光平和而温暖“所以我只能说…我不知道,但是只能是我。”


“……我不懂。”潮田渚迷惑的皱紧了眉头,不只是他,围着的学生们都有点怔愣的看着坐在那里的人。


“最后那里站着的人只有我,所以究竟是不是我全部杀死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想到当时,森蚺依旧忍不住深深的叹息一声“凶手总要有个人来做不是吗。”


“是我杀的,也只能是我杀的。”


长发青年重复着这句话,目光温暖的暗沉眸子伸出涌动着一种让潮田渚心惊的复杂情绪,复杂的连探究的心思都无法产生。看着茫然的少年,森蚺招了招手示意对方过来,听话的好少年依着示意往前两步站在年长者跟前。


“我和你不同,渚,我们的未来已经岔开了。”抬起手毫不客气的按在了小个子的头顶,属于成年人的宽大手掌一点都不见外的将人的头发揉乱“所以你不必感觉到愧疚,不必感觉到不安,那都不是你做的。”


从刚才他就发现了,潮田渚除了他外没有再去和任何一个人有眼神上的接触包括赤羽业……这个少年在愧疚,也在不安,同时也是对可能到来的猜忌的调整与觉悟。


通过刚才那场斗殴——森蚺老师坚定的表示,对他而言没拿武器就是斗殴——所暴露出来真相太过残酷,那些像是一条巨大的锁链一般锁住了少年自己。潮田渚早在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森蚺身份暴露的准备,可是这样的暴露与随之而来的真相真的是……有点超出承受范围,他需要缓一缓,然后再去面对那些可能到来的事端。


“我一直都相信你们会有一个比A班更加光辉的未来,如果你真的觉得在最后,你会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那就努力的改变自己、克制着自己,让你的未来不会成为我这样的存在吧。”森蚺的笑容是和潮田渚如出一辙的温暖柔和,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估计也就只有这种时候E班的人才能把面前这个长发青年和潮田渚重合起来。


“……好闪。”不破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捂住了泛起了红晕的脸。


“这个时候看…老师的男友力真是满到爆啊……”冈野捂住嘴,身上也开始泛出了诡异的气场。


“男友力什么的…对象根本不对吧!”片冈班长头疼的捂住了额头。


“放弃吧,森蚺老师喜欢的是把他揍到半死的那个赤羽业。”中村少女展开了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纸扇挡住了扬着诡异笑容的嘴角“话又说回来…老师你是抖M吗,竟然喜欢那种人。”


……何必呢/不,中村同学,他抖S的时候只是你们都没看到而已。虽然想法不同,但是大小两只潮田渚还是露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苦笑。


“老师你既然是来自未来,那杀老师的身份…其实你是知道的吧。”


智商基本没怎么掉线过的赤羽业同学走到了搭档的身边伸出手,直接了当的将对方头上的那只爪子拍掉——森蚺发誓E班少年们的脸色基本全都随着那个动作诡异了起来——顺便问出了一个非常具有诱惑力的问题。顾不上红蓝组怎么看怎么诡异的互动,整齐的视线再次齐刷刷的戳到了森蚺的身上,长发青年的视线绕着赤羽业压在潮田渚肩膀上的手臂打了一个转,露出了一个纯良无辜的表情。


“知道的哟,有些事情我很清楚。”


“那…老师你……”仓桥一脸期待的看着实践课教师。


“完全不想告诉你们。”呲牙一乐,说出的话和几个月前介绍自己身份时说的一模一样。


“……”杀掉他!再次被噎回来的少年少女们开始热切的扳动手腕意图干掉这个蓝毛。性格这么糟糕你真的是潮田渚?!


“我可以告诉你们有关于我的事情,但是有些我不能告诉你们。”森蚺耍无赖一样的摊开手,特别坦然的迎接着自己学生们控诉的目光“要靠你们自己获得资格才有意义。”


“如果真的想要知道,就用你们手上的武器去向杀老师寻求答案吧,用属于暗杀者的方式。”


长发青年坐在那里,语气与笑容之中是说不出的蛊惑意味。


“被其他人干掉那只章鱼失去了探寻真相的路径,你们真的甘心?”

===============================================================================

“年轻真好。”已经可以行动的森蚺站在窗口前面看着远处围上乌间的一群学生。


“不要说的自己很老一样,渚。”已经回到自己载体的律没好气的呛了搭档一句“业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顺其自然。”谈及红发青年,森蚺头疼的苦笑出来“你也应该发现了吧,律,业君的记忆不对劲。”确切的说是暗翼整个人都不对劲,那种力道…下次必须让律扫描一下,长发青年瞅着远处眯起眼睛“他亲眼看见我杀掉了浅野,为什么还要问我浅野到底是谁杀死的?”


“你的意思是…他被动了手脚?”律摸着下巴思考着这种可能性“也不是不可能…其实看见他还能活蹦乱跳的揍你一顿……我还是挺高兴的。”因为这证明了他们的选择并没有错,她的搭档也就能解下这一部分的包袱了。


“如果真的被动手脚,那就只能是白做的了,毕竟当初选择留下业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点。”


“把业君送过来抓我…柳沢还是一如既往的狠啊。”长发青年扯出了一个嘲讽的弧度“不过可惜了,他大概没想过业君会察觉。”


“诶?”


“他已经察觉到记忆的不对了,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和我说那么多没用的,毕竟这个技术还是有很多漏洞的……用在业君身上算他倒霉。” 赤羽业是什么人?思维缜密几乎冠绝A班,篡改了他的记忆还想不被发现,那种漏洞百出的技术怎么可能做的到。这种不好掌握的人不完全捏在手中就是柳沢的失误。


“……那你的意思是业君来其实就是为了揍你一顿顺便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想?”律完全无法理解这两个人的思维回路到底是个什么形状了“然后你也配合着他揍?你们两个是神经病吗!”


“我没有配合他揍,我有反抗的。”森蚺坚决的拒绝背这个配合挨揍的锅“我承认他是神经病,别带上我。”


“根本就是半斤对八两……”律觉得自己的处理器在呻/吟。


“在这点上我坚信我要比业君强上两个百分点。”


根本没区别好吗!律有些头疼的在屏幕中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还有关于A班的那个问题。”想到什么的人工智能伸出了一只机械的触手按上了青年搭在窗台边沿的手指“我已经说过了,不是你的错,那时候你……”


“律。”长发青年打断了搭档的话“就像我说的,有些责任总要有人去承担,比起其他的…我宁愿他恨我,律…我的身上都是他们的血,我忘不了那种感觉。”


“因为你不会杀掉业是吗。”


“不,我会拖着他一起死。”低头看着自己的掌纹,森蚺的笑容中染上了一丝落寞“死者为大,但是被死者留在身后的生者才是最痛苦的。”缓缓的握紧手掌,长发青年抬起视线遥望苍空“活着才是最需要勇气去实践的事情……而我的勇气已经快要被那些残存在眼前的景象磨平了……我不想也让他面对那些。其他的与我无关,那个约定能让我坚持的就只剩那么一点了。”


“渚你真是个偏执狂。”作为搭档的律见证了森蚺的整个成长历程,自热也是知道那个约定。


“那个叫执着,律你快删掉你的词库重新下吧。”


“你都担心他到这种程度了真的不要考虑复合吗?”律小姐继续坚定的无视了搭档的无礼要求。


“我拒绝,我绝对不会和打断我肋骨今天又把我揍成这样的人复合!!”长发青年说的斩钉截铁,他又不是真的抖M。


要是赤羽业真的能恢复,你觉得这事你说的算吗。本体靠在窗台上的律少女远目,渚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天真。


【小剧场】

为什么森蚺不是只吃素呢?


杀老师:渚同学,你过来一下。


森蚺:老师?【捧着一摞子档案的好少年听话的走了过去】


杀老师:渚同学,为师说过你的饮食结构问题吧。


森蚺:……嗯。


杀老师:中三那一年还没有关系,如果以后你要是不想掉队的话一定要摄取一些肉食纤维,只有植物纤维对你高强度的训练不利,还容易受伤balabalabalabala……………


森蚺:……我知道了。【老师怎么越来越墨迹了!!!】


杀老师:很好,这是渚同学你的食谱【塞了食谱过去顺便奖励摸头攻击一枚】


森蚺:……我会照着做的【不情愿的收好】


#班主任每天都像傻爹一样,现在已经开始干预饮食了该怎么办!!#


评论(18)
热度(111)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