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镜像反转——chapter21

今日第一更

十年组赤羽业正式上线,称呼暗翼√

十年组正式碰面√

马甲被扒倒计时√

看到老师和大爷见面的小天使们激动不

作为一个认真负责的作者,我要再次提醒各位。

十年组都是神经病

下一章→前方高能

=============================================

碰撞的时间

他可不是教职工和学生中的任何一个


看着眼前的青年,在场的三个人受的冲击都有点大,森蚺虽然一直都是梳着长发无论怎么说就是不剪,但是对方平日里从穿着打扮到行为举止无一不在证明对方是一个正常的男性青年,冷不丁看着对方竟然穿了裙子…这份感觉不是一般两般的复杂。


“忸啊…为师先去买票了,森蚺老师要不要一起?”到底是经历比较丰富的成年章鱼,杀老师非常迅速的调整好心态并且向着实践课教师发出了邀请……可惜是平胸啊。保持着正常的脸色,E班班主任大人在心中有些遗憾的感叹着。


“不了,一个小时之后他们估计就要满场找我了。”森蚺摆了摆手拒绝了杀老师的提议,要是会读心术的话长发青年大概就不会这么和善了。


“真是可惜。”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的杀老师挥动一下触手“那就先拜托森蚺老师照顾一下业同学和渚同学了。”


“我知道了。”


教师组的寒暄没有让还站在旁边的少年们良好的恢复过来。潮田渚的身形在男生中一直都是比较瘦小的那种,相貌清秀还留着长发,总是被误认为是女孩子和家庭的因素让蓝发少年对于穿着女装有着非常强烈的抵触心里……没有才是奇怪吧!!哪家的正常男性会毫无心理负担的穿着女装招摇过市啊!!捂住心口避免自己因为心率不齐而直接气昏的蓝发少年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看着实践课教师。


“……渚君,现在切掉真的还来得及。”上下打量着森蚺造型的赤羽业伸手拍上了搭档的肩膀,语气郑重“森蚺老师现在的造型已经非常好的说明了成功的可能性,绝对会有市场的!”


“……要切你去切!业君我们拆伙吧!!”


没有去管又开始内讧的红蓝组,森蚺兴致盎然的拿着潮田渚的手机研究着同在一个屏幕里的两个少女,伸手戳戳得到的反应都是不同的,小律还是有点害羞至于律…黑衣的短裙少女已经举起一个牌子打好了抗议标语了。


“渚你不要用这副样子耍流氓!”


“……”


wait!律你的词库怎么了!竟然连耍流氓这样的词语都已经出现了!!森蚺老师表示自己十分的震惊。


虽然答应了杀老师要暂时看顾这两只,不过看护的工作并没有和森蚺的计划有什么冲突的地方,略微有些赶时间脱身的森蚺将少年的手机交还给了潮田渚,然后快走两步到天台的一个隐蔽位置扯出了一个黑色的包裹,虽然他可以不介意为了伪装而穿上女装,但是这不代表他喜欢一直穿着,和潮田渚一样,梳着及腰长发的森蚺实际上也比较讨厌别人将他当成女性。


“老师!”拿着手机的潮田渚再次出声阻止了年长者的离开“那个…”


“渚同学?”对现在时间线的自己一向很宽容的森蚺停下来打开包裹的动作扭头看着叫住自己的人。


“有些事情想和您讨论一下。”蓝发少年很严肃的看着实践课教师“我和业君。”


对方的表情森蚺很熟悉,那天潮田渚叫住自己并在晚上告知他那件事情时的也是这么严肃的表情,这次没有避讳赤羽业的存在那么就是说…


“你们两个一起看见他了?”


“是的。”


真是个糟糕的情况。森蚺叹了一口气,摘掉帽子扔到了包裹里,有点自暴自弃的将身上的长裙直接脱掉塞进袋子里。本来以为时间足够自己完成这次的任务然后回去调查,没想到对方竟然三番两次的在自己学生的面前刷足了存在感……很快就要见面了吧。


此时的红蓝组略微有点不知所措,他们完全没有想过森蚺竟然会当着他们的面脱掉裙子。平心而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对方的性别,他们或许真的会相信站在那里的人是一个温婉大方的女青年……所以这人当面脱裙子的行为从视觉效果上来讲真的是非常的具有…冲击性。


不过话又说回来,真的有人会在波西米亚长裙下面穿着黑色的多兜作战长裤吗?!这究竟是何等的伪装品味啊……看着赤着上身的长发青年正在放下挽着的裤腿的动作,潮田渚目不忍视的捂住了额头,赤羽业少年则是毫不避讳的打量着实践课教师的动作。


森蚺的体型一直保持的很好,虽然看上去感觉十分消瘦但是实际上身上的筋肉非常的结实匀称,以赤羽业的眼神可以很清楚的看清楚对方身上的伤痕……渚君未来难道就是这个身量吗?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红发少年在搭档看不见的角度开起了小岔。潮田渚要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下次的对练扭打可能要更激烈一点。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展开了带过来的白色衬衫穿在身上,森蚺一边系着扣子一边组织着语言“明天就可以去上课,这件事情明天晚上课后辅导的时候我们详细讨论。”


“……好的,我们知道了。”潮田渚看着对方逐渐恢复了日常的衣服穿着,虽然还是纠结但已经可以看着森蚺回答问题了。


“那么,好好享受这次的夏威夷之旅吧。”

=======================================

真的可能好好享受这次的夏威夷之旅吗?别开玩笑了,没看见森蚺前潮田渚好歹还能让自己不辜负赤羽业想让自己放松一下的心意认真观看电影,看见森蚺之后他真的没办法再平静下心来看电影。坐在电影院里的潮田渚拽着身上披着的毯子紧了紧,清秀的面容在电影院昏暗的环境下看起来更像是蒙上了一层阴影……女装的打击实在是过大,少年表示自己无法反应过来。


【打击真的那么大吗?渚君你的头发都耷拉下来了。】


分出一半注意力给自家搭档的红发少年有点好笑的伸出手拉过潮田渚搭在膝盖上的手,展开少年的手掌在上面写上了调侃。思维发散的蓝发少年被手上冷不丁的温热触感吓了一跳,电影院这么黑旁边突然有只手握住自己真的挺吓人的。无奈的叹息一声,潮田渚翻转手腕在搭档的手上写下抱怨。


【业君你试试看见自己穿女装的那种感受,还有我的头发不是耳朵,不会做出耷拉下来这种高难度动作,突然伸出来手很吓人的!】感叹号书写非常的用力。


【那天看见的那个男人怎么看都不是穿女装的料啊。】赤羽业用非常认真的态度思考了一下。那个人的整体感觉可是要比森蚺还要锐利。


【……】潮田渚少年非常认真的回答了身边的搭档六个点。


【话说回来,渚君的你的体温还真低啊,手都是凉的。】写完这句话,稍大的手还像模像样的握住摊开的那只手捏了一下。


【手的温度是刚才吓的,业君你的体温太高了,不是我太低了。】果断的翻转手腕打开得寸进尺握上来的那只手,潮田渚迅速写字反击。


【唔,我来帮渚君把手捂热乎吧。】


【业君,虽然我已经习惯了但是那不代表你耍流氓我不会告状。】


潮田渚少年非常不明白,自己的搭档为什么总是喜欢在言语上将自己挑的炸毛…要是爱好的话这什么扭曲爱好?!


【就算渚君你告状也解决不了什么啊。】手掌上手指跳动的力道频率是说不出的轻快,他已经可以想象到赤羽业现在的笑容会有多愉快了。


【业君,闭嘴。】简洁明了的告诉搭档自己拒绝继续交谈,潮田渚果断的抽回手抱住爆米花桶认真的将注意力放在电影上不再理会旁边的搭档。


赤羽业看着放松不少的潮田渚无声的扬起一个柔和的微笑,摇了摇头和搭档一样将注意力交给电影的内容。


E班一号搭档组合红蓝组的日常相处从来都是伴随着激烈的吐槽与令人羡慕的温情,赤羽业与潮田渚之间的相处真的是太过自然,只是朋友两个字未免太浅而过深的他们确实也没达到。用森蚺的话讲,这两个少年大概只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程度,相互帮助相互扶持,令人羡慕的温和相处之下所隐藏的是激烈的内部竞争,红蓝组可从来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本来就有点恶质的赤羽业与碰见赤羽业就意外犀利的潮田渚……两个少年之间的日常撕逼大战还是挺厉害的,要是哪天E班开始大规模内讧,十有八/九是由红蓝组领头开始的。看着手机上律帮忙转达的信息,森蚺的笑容有点无奈。


【老师,告诉业君真的没问题吗。】明面上已经妥协的潮田渚内心依然放不下来。


“这算是关心则乱吗?”森蚺坐在机场的候机大厅中挂着耳机和搭档吐槽,手上回信的动作不停。


【多信任一点你的搭档,他可是赤羽业。】


“其实我觉得现在的渚同学要比渚你当初的性格好多了。”送走森蚺的回信,呆在屏幕中的律端着茶杯跪坐在棕色的蒲团上和森蚺聊天打发时间,自从换了载体和森蚺东奔西跑之后人工智能少女的进化就有了一个长足的飞跃“要更坦率一点吧。”


“要是指和赤羽业相互吐槽的话这点确实比我强上不少。”森蚺非常坦然的表示了自己在语言艺术上的不足“我当初没有这么利索。”


握在手中的手机震动两下,正在喝茶的律放下了茶杯从蒲团下面抽出了一个信封看了两眼,然后将封面转过来贴在了屏幕上。


“渚,乌间老师的群发短信。”


“我看看。”保持着良好习惯的森蚺触碰着屏幕扫了两眼内容,然后不由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又要有转校生来了啊。”


“从时间上来推算,如果没错的话来的人应该……”端起茶杯的律有点忧虑的欲言又止“如果真的是他的话,我更担心渚君你。”


“……我不知道,但是我会克制的。”森蚺拖着腮,视线有点飘忽“过去与现在不同,也许事情没有那么糟。”


“渚,自欺欺人不是你的风格。”人工智能少女撂下了杯子,迷你的炮台展出一根小小的机械触手抚上搭档的手指“业已经到了,也许还会有其他人,渚…太危险了。”


森蚺低头看着屏幕中律担心的目光,沉默几秒扯出来一个安抚的笑容,放下拖着腮的手伸出手指戳了戳搭档的脸颊。


“我还没关系,现在这种情况…我早就想过了。”长发青年的笑容中是这么多年以来律所熟悉的复杂“能到今天,我们已经赚了。”


“束手待毙吗?”


“绝不。”

=======================================

过去与现在在森蚺的眼中有着截然不同的发展,这在长发青年看来同时也是昭示着E班和A班的不同,最后的结局应该也会不同……可惜总有一些事情会让属于过去的记忆如同燎原的烽火一般席卷了自己的回忆。站在走廊上看着迎面走过来的那个白衣人,森蚺做了一个深呼吸,无奈而又疲惫的吐出一声叹息……律,哪怕过去与现在不同,有些事该糟糕还是特别的糟糕啊。


“所以这次的转学生实际上是和小律你一起准备的喽?”中村斜坐在座位上扭头看着后面的人工智能少女。


“嗯,就是这样,不过因为性能的问题我只是先行。”小律在屏幕上弄出了几个数据展示给自己的同学“初期预定为我们两个一起进行协同攻击,由我负责远程而他负责近战,但是现在…我的性能已经无法匹配上经过调试的另一个人了。我的战斗才能和另一个人相比实在是太过渺小。”


随着小律说出的话,整个E班的气氛瞬间安静下来,几乎是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将视线在小律和杀老师之间来回移动。


“……喂喂,骗人的吧。”前原有些不敢相信的咽了咽口水“小律你可是……”


“来之初就能打断杀老师触手的存在啊。”杉野的嘟囔声在安静的教室中特别明显。


突然的开门声打破了教室内略微有些凝滞的气氛,所有人都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弄的一惊,浑身包裹在一片惨白之中性别无法探明的人对于E班的师生而言震慑性还是十分强大的。大部分人都紧张的盯着白衣人缓缓举起的那只手,谁也不清楚这个外来者到底会有什么手段……话又说回来,转校生已经从机器突破为成年人了吗?!他们这个班级明明才是中学生啊喂!!


“嘭!”


寂静之中突然发出的声响在感官上给紧绷神经的E班学生一种惊吓,哪怕发出声响的原因是那个白衣人的袖子中蹦出了一只鸽子……你当你是魔术师吗!!被这种事情吓到的E班学生们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抱歉抱歉,吓到各位了吧。”白衣人将鸽子塞回了自己的袖子中,语气和善的向着E班的学生们介绍着自己“我并不是转校生,只是他的监护人而已,唔…鉴于我穿着一身白色大家可以叫我白先生。”


“穿成这样毫无预警的进来变魔术是个人都会被吓到吧。”茅野枫靠在桌子边上用力拍着胸口。


“嗯,除了杀老师外不管是谁都会被……”抬手抹着额头冷汗的潮田渚习惯性的看向了自己的班主任……谁能告诉他天花板角落那一滩东西是什么?!!!


“别那么没出息啊杀老师!!”


“居然连液化绝技都使出来了啊喂!!”


“杀老师你可是要炸掉地球的生物啊!!!”


“炸地球……老师你就想用这种气势炸地球吗?!!!”


“快点下来啊你这只章鱼!不要丢人了!!!”


还黏在墙上的杀老师面对全班同学的激烈吐槽只能徒劳的吞吞吐吐的做着辩解。


“不、不是啊!都是因为小律同学她说了那些吓人的话啊!”


“然后你就信了吗!?!”


每天都被整个E班嫌弃个遍的杀老师期期艾艾的从墙上滑了下来,重新钻回衣服中恢复了原本的身形。穿好衣服的大章鱼干咳两声,带着点不好意思的红晕试图在外人面前对自己的形象做出一点挽救。


“咳,初次见面白先生,你所监护的那位转校生呢?”


“初次见面杀老师。”白先生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羊羹递给了杀老师“听说您喜欢吃甜食,来,这是见面礼。”


“太客气了。”杀老师用触手卷着羊羹拿到自己跟前。


“是这样的,他是一个在性格和其他方面都有些特殊的孩子,我觉得还是由我亲自把他介绍给班上的其他人认识比较好。”


“乌间老师,就这样放着他来好吗。”森蚺站在乌间的旁边打量着里面的白衣人“那种兵器。”


“这是上面的命令,而且我也并不知道转校生的具体信息。”乌间偏开视线看着身边的人,漆黑的眼眸中蕴含着几分探究的神色“来自于未来的信息吗。”


“算是吧。”森蚺并未理会E班教官的那几分探究,长发青年的视线在看到白先生注视着潮田渚的方向时短暂的锐利起来,随后回归了平静“希望他们不会做出什么有危害的事情。”看着里面蓝发少年因为注视而显得有些茫然的表情,森蚺略显暗沉的湖蓝色眸子中涌动着一丝危险。


“班上的同学们都是一些好孩子啊,这样的话我这个做家长的大概也能放心点。”白先生移开了看着潮田渚方向的视线,语气带了点不知真假的欣慰“那孩子应该可以和大家好好相处吧,杀老师,那边的座位没什么问题吧。”白先生伸手指了一下小律旁边的那个位置。


“嗯,没有问题。”


“那么我来介绍。”得到回答的白将手插回宽大的衣袖中冲着外面大声的喊了一声“喂!小营!!快点进来吧!!”


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闭合的门口,而站在门外的偷窥教师组也有点奇怪的盯着空无一人的走廊,白先生到底叫谁呢?


“嘭、轰。”


闷响自教室后方传了过来,E班从门口转移视线到后面的人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撞破墙壁走进教室坐在小律旁边的白发少年……喂喂!!那是墙壁啊!就算E班的墙壁再怎么豆腐渣工程那也是墙壁啊!!不管怎么说明明有正门拜托你走正门可以吗?!!!


“我已经…赢了,我已经证明我比这间教室的墙壁更强悍的事实了。”坐在位置上的少年在满室寂静中用一种带着茫然的语气低声呢喃着“这样就够了…这样就够了……”


……怎么看都是一个相当麻烦的家伙啊!!!升上中三以来就一直被各种事情刺激的E班学员们欲哭无泪。转校生的入场太过震撼,哪怕是自认为见过大场面的杀老师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进来的人,笑也不对严肃也很奇怪……就算如此你那副奇奇怪怪前后不搭的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前排的几个人头疼的捂住额头。


站在外面的偷窥教师组看着教室里面的墙也有点脱力,乌间本来就很严肃的脸直接变成了黑色。


“……事先说好,乌间老师,要是修墙壁的话请直接把我忽略掉就好。”沉默几秒,森蚺迅速的表态。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他叫堀部营,大家直接叫他的名字就可以了。”白先生语气轻松的介绍着自己的被监护人“啊对了,我对这孩子多少有点不放心,算是溺爱过度吧,所以请允许我在这里呆一阵子。”


一身白色奇怪穿着的监护人和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转校生……怎么看都不是什么让人省心的组合啊。潮田渚坐在座位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而且自己还有个总会挑战不知名现象的搭档……业君,哪怕在意你也不要现在说出来啊。


不过,可以判定业君是整个班级中最强的人,那个转校生看着哪怕比较擅长暴力破坏但是观察力也是有的吧……潮田渚看着满面平静的揉着自己发顶的搭档。这大概是赤羽业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被人揉着脑袋说弱小顺便威胁一下吧,这可是连森蚺老师都没做到过的壮举啊。莫名有点暗爽的潮田渚少年默默的转回头在心中检讨着自己的行为。


“我想杀掉的大概就只有那些也许比我强的家伙们而已。”抬起头的堀部营直接向着在前面已经把羊羹塞进嘴里的杀老师走了过去。


“在这间教室里面就只有杀老师您一个而已。”


“营同学所指的强弱是打架的方面吗?”咬着羊羹的杀老师语气轻快“力量的话,为师与你可不是一个次元的哟。”


“达得到。”堀部营也从衣兜中掏出了一块羊羹“因为咱们两个可是兄弟啊。”


……wait?!!他说啥?!!兄弟?兄弟?!兄弟?!!!这两个人从物种上那里看得出来符合兄弟这两个字啊混蛋!!!全班的人用着完全无法相信的表情看着站在前面的那两个人。


“输的一方就会没命哦,哥哥。”白发少年咬了一口手中的羊羹,看着杀老师的眼神中充斥强烈的杀意“咱们是兄弟也就没有必要搞些小动作了,放学之后就在这间教室里一决胜负吧。”空洞的表情上所蕴含的的杀意让人无端的觉得不舒服“就让我把你杀掉来证明我有多强吧。”


“今天就是你给这些学生上课的最后一天了,好好享受吧。”


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堀部营直接从他开的那个洞中离开了这间教室。没人想的起阻拦,整间教室在麻烦人物全部出去后就爆发了声势浩大的逼问浪潮,目标直指那只外星章鱼。


“老师!兄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不是的……”


“人类根章鱼根本就不是一个物种啊!怎么生出来的啊!!!”


“为师也不清楚啊!”杀老师有些慌张的和爆发的学生们解释着“为师确实是独生子啊!小的时候和父母说想要个兄弟之类话题都会把家里的气氛搞的很沉重啊!!”


你竟然真的有父母吗!!!

===============================================================================

整整一天E班就在一种非常诡异的气氛中度过了全部的课程,时不时总有同学将视线在堀部营和杀老师之间来回的移动,等到放学之后的决斗时间时,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杀老师确实是被兄弟这件事搅和的不太好。


基本上所有的E班成员都没有离开这间教室,不少人都满面严肃的看着场中的那两个人,红蓝组和森蚺之间的谈话自然也是向后推延,不过……实践课教师的情绪似乎并没有平日里那么平和啊。看着站在白先生身边,背脊靠着窗户面色平静隐隐透出点阴郁的长发青年,潮田渚不自觉的抿了抿嘴……森蚺那双暗沉的眼眸中零星透露出来的情绪他很熟悉,那简直…和那天早上初到E班的森蚺一模一样。


“渚君?”站在少年身边的赤羽业注意到搭档似乎有点不对劲,不由的出声询问,搭在少年肩膀上的手可以非常清晰的感受到掌下身体的紧绷。


“……”双唇略微开合,潮田渚看着正在交换规则的两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业君……我们一会儿大概需要离森蚺老师远一点了……”


啥?赤羽业不是太明白搭档的意思,如果只是要离森蚺远一点需要用这么难看的脸色说出来吗?红发少年将探究的视线挪向了那边站立的实践课教师,除了比平时更阴沉一点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渚君在忌惮些什么?


“既然双方都已经明白规则了,那么请看我的手势吧。暗杀…开始!!”


突然开始的声音打断了赤羽业的思考,而接下来他所看到的也直接将赤羽业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场中。


被打断的触手还带着点反应在地上蹦了两下才完全的躺平,被打断的触手已经不是什么值得他们关注的事情了,空气中飞舞的触手并不是他们所熟悉的颜色…那些触手,属于堀部营。


“你是……”低沉的声音扯回了众人因为震惊而有点飘散的神智,再次显示出漆黑暴怒姿态的杀老师让E班的人暗叫一声不好“你是从哪里弄到手的!头上的那些触手!!!”


“我们可没有这个义务来告诉你啊杀老师。”白先生的声音中还是带着一些笑意“这样你们也该接受小营和你确实是兄弟的事实了吧。杀老师你的脸色还真是吓人哟。”白的语气中散发出的那些恶意让人不自觉的皱眉“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了啊。”


“……看来,有些事情我必须和白先生你好好谈谈才行了。”


“谈不成了哦,这次你死定了。”白直接拒绝了杀老师的话,抬起的宽大袍袖中射出了一种像是散射红外线一样的光线“近距离被这种压力光线照射的话就会使得你的细胞产生扩容反应,怎么样杀老师,身体瞬间僵硬的感觉是不是不太好啊。”收回袍袖,白干脆利落的冲着杀老师做了一个结束的手势。


“你的所有弱点我们都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了,上吧小营!”


“去死吧,哥哥。”


能把杀老师逼到绝境的人很少,确切的说是几乎没有,之前唯一办到过的小律也仅仅只是射断过杀老师的触手而已,如同现在这般狼狈的疲于应付是E班的学生们前所未见的。动摇的心理、狭小的空间、被逼迫到蜕皮的巨大消耗,这些无一不在影响着杀老师的发挥。


“除了那些弱点,再加上我这个监护人的舍身援助,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间吧,杀老师。”蕴含着得意的声音刺激着在场众人的听觉。


“这样下去…搞不好真的会被这家伙干掉吧……”


这句话让在场的学生们全部沉默下来,按理说…杀老师能被杀掉他们应该高兴才对,地球危机解除可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但是…这种不甘心究竟是怎么回事啊……E班的学生们默默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已经不是第一次生出这种不甘心感觉的潮田渚有点复杂的看向了那个凭着计策和转校生就将杀老师逼迫到如此程度的白衣人,就这么被这种人干掉怎么想都有些……森蚺老师要干什么?!!不看还好,视线一扫过去潮田渚少年整个人毛都快炸起来了。


靠在白身后的长发青年的视线正紧锁着右前方的白衣人,那双暗沉的湖蓝色双眼中涌动着一股纯粹的杀意,只看一眼便遍体生寒,而垂在身侧的左手正以一种缓慢的节奏单手扳动活动着自己的手指关节……这是森蚺要动手的征兆!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青年这种无意识动作的潮田渚迅速的判断出了实践课教师现在的状态。


“诶呀呀,看上去还真是狼狈呢。”白看着被追着到处跑的杀老师,心中的愉悦已经完全不屑于去掩饰了“时间也差不多了,看来不用等他到就可以结束这场闹剧了。”重新抬起的袖子对准了极速后退的杀老师“就在这里谢幕吧、什?!!!”


被斩断脚下触手的杀老师正停在那里喘着粗气,本应配合堀部营完成最后一击的射线并没有如同白所想的那样照在目标身上,一身白衣的白带着点震惊的看着抓住自己袍袖的那只手,在他这里完全可以听见袖口中装置那吱嘎作响的悲鸣声……仅凭一握就破坏了器材的零件,这种握力要是握在手上……顾不上场中的情况,白扭头看着刚才一直站在他身后面色平静的长发青年,和他对视的人表情依旧平静,可是那双湖蓝色眼眸中隐隐透出的疯狂与滔天杀意让白彻底的戒备起来。


“白先生,这毕竟是你们所提出的暗杀决斗。”长发青年扬起了一个非常平和的微笑,冰冷黏腻的寒意自背脊缓缓攀爬冻结着全身的血液,这个笑容在那双眼眸的衬托下让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侵略了整个感官“既然是决斗,还是讲点公平的比较好,再一再二,没有再三。”面上的温柔笑容越发的柔和“我可是忍你很久了,白先生。”


“这位老师你可是在妨碍暗杀。”白隐藏在白色伪装后面的眼睛眯了起来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人“你来到这间教室也是为了杀掉这个怪物的吧,因为嫉妒而错失暗杀机会可是得不偿失。”


“其实任何人杀掉杀老师我都不会插手。”上前一步的森蚺距离白只有一步之遥,对方的袍袖还被他紧紧的攥在手中“只有你不行,白。”轻微的开关声音让白一惊,泛着寒意的亮银色刀锋自森蚺不知何时摸到他颈边的右手中弹出,直接抵在了对方的动脉之上——森蚺佩刀之一,双锋直出刀“只有你插手不行!”


“喂!小鬼你!”


“森蚺!”


发觉同事危险行为的比琪和乌间立刻出声试图喝止长发青年的动作。


“乌间老师…他可不是教职工和学生中的任何一个。”


不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就不在保护契约之中。略微偏头,森蚺的笑容毫无阻碍的暴露在了所有人眼中,浓厚的杀气与黏腻阴冷的杀意毫无保留的自青年身上爆发出来,再次的降临在E班这间破旧的教室之中。


此起彼伏的抽气声自教室中的各处响起,E班的学生们惊恐的看着那个几乎要被那种黏腻杀意模糊了神情的人。森蚺是个危险的人,怎么危险?E班的人一直都不知道待人温柔只是要求严格的实践课教师究竟为什么会被划定在危险人物这个范围之内,而现在,看着站在那里凭着气势就能让他们浑身僵硬连动弹一下都要做出很大努力的人…他们终于明白了危险的定义到底在哪里。


“那你就要当着学生的面杀人吗!!螣蛇!”手已经搭在枪柄上的乌间声音严厉的直接叫出了森蚺的代号。


如果再有异动你就是螣蛇不再是我们的同事,也不再是E班的教师,我会射杀你。乌间言语中的意思非常明白,而森蚺也听得懂,他并没有因为杀意而失去理智……哪怕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森蚺老师,相信为师。”得到些许喘息之机的杀老师看着似乎是处在一个非常危险边缘的人,低沉着声音出声安抚着这名从某些意义上来讲也是自己学生的青年……森蚺的目的真的是自己吗?蓦地,杀老师的脑海中闪过了这个念头。


“……我要是想杀他,他进到这间教室的时候就已经没命了。”


涌动着疯狂与杀意的湖蓝色眼眸缓慢的消散了一切的情绪,最终回归了平日里惯常的平静。轻声嗤笑出声的森蚺后退一步将利刃远离了白,手腕翻转将收回刀锋的直出刀收回了藏刀的位置。


“公平点白先生,两次是我的忍耐底线。”散了一身杀意的森蚺还是像平时一样随意的站在那里“我很讨厌您,希望您可以记住。”


看上去恢复了正常的森蚺重新的靠回了自己的位置,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插在衣兜之中的右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平整的指甲几乎要刺破了掌心,没人知道长发青年心中的遗憾……因为已经没有机会了。


无法抒发的抑郁挤压在胸口几乎快要压的森蚺无法呼吸,现在的白还没有像日后那样,他现在还算是一个人类…他还能杀了白,还有这个能力……可是在学生的面前杀掉白那他和自己憎恶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况且白真的应该由自己动手吗?时间的修正仍然存在,如果他这么做未来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心中浮动的巨大矛盾感让长发青年略微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渚……”


“……我没事,律……我还…没有关系。”


低声的耳语顺着耳麦传入了迷你炮台的处理中枢,安然的呆在青年衣兜中的律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疏导搭档的情绪,因为她同样明白,过了现在,机会可能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那么也是该分出胜负的时候了。”热切的扳动着触手的杀老师语调重新恢复了平日里的轻松“如果不赢过你们的话肯定什么消息都得不到吧。”


“哼,是什么让你认为自己还有赢的机会?”摘掉被森蚺直接捏的罢工的射线机器,白的语气中还是一种胸有成足“我不再出手,这位森蚺老师也不会再次干涉,期望落空了,杀老师。”


“怎么能让年轻人挡在前面呢,我只是不想让信任着我的人失望罢了。”杀老师摇动着自己的手指“况且有些事情你还是算漏了,白先生。”


“才不会有这种可能,动手吧,小营。”


接到指令重现挥动起触手的堀部营直接砸向了杀老师的位置,触手融化的特有液体随着巨大的力道飞溅出来,银白色的液体,属于堀部营。


“诶呀,同学们还真是不小心啊,森蚺老师明明教导过同学们要好好爱护手中的武器的吧。”拿着手帕的大章鱼像模像样的挥动两下。


等等那几把匕首哪里来的啊!!!围观的同学们目瞪口呆看着散落在那里的几把匕首。


老师你什么时候拿走的!!短暂的震惊过后刚才拿着武器的潮田渚等人木着脸看向了摆着一副不关他事脸的杀老师。


挥动的触手展开了遗落在地上的透明蜕皮,在堀部营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直接将有点呆呆的少年卷了进去提起来。杀老师拎着手上的东西,语气中的得意还带着点独属于他的的嘚瑟。


“是个很不错的计划哟,可惜还是为师更老奸巨猾一点啊。”


话的尾音还没有消散,杀老师挥动起触手毫不犹豫的将手中包裹着堀部营的袋子对着窗子,确切的说是白的旁边砸了过去,带着巨大冲力的袋子毫无阻碍的带着人撞破了窗户砸到了外面的地面上,这场决斗的胜利者已经决出。


“杀老师我们的墙还没有修啊!!”


没料到对方会向这边扔的,差点被溅了一脸玻璃碴子的森蚺满面惊讶的看着那边站着的班主任,条件反射的开启了对掐模式。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啊森蚺老师!!!”


“你当然不会在意!上次修这些东西的是我和乌间老师啊!!!”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对于自己愚蠢的同事实在是忍无可忍的乌间板着脸怒斥出声,现在还是这么严肃的时候就不能省心点吗?!你们两个刚才的气势呢!!多帅几秒行不行!别一放松就开启逗比模式啊你们几个!!!碍于性格的原因,脸都快气黑了的乌间老师将这一连串的吐槽狠狠的压在了心中。


“忸啊,按照约定营同学你的暗杀生涯可是已经被判处了死刑了哟。”顶着熟悉的嘲讽脸明晃晃的站在破碎窗子前的杀老师看着已经掀开蜕皮的堀部营“你已经不能在来暗杀我了。”


得到了一个否定与失败的堀部营浑身猛的一颤,聚集在窗边的少年们都有点担心的看着摇晃着站起来的人。


“想要继续活下去的话就来这个班级和大家一起学习吧,有些事情是不能用性能去计算的,大人们的经验可是相当宝贵的存在。”杀老师用自己柔软的触手戳着自己的头“多活了一点时间,所学会的知识也就多了那么一点,通过我们自身的经验所交给你们的东西,如果只是靠着自己一个人而非学习其他经验的话,营同学你可是永远都比不过为师的。”


“……输…我输了……我很弱……吗……”


“忸啊?”


杀老师有一个E班众所周知的特技——强行说教,往白了说就是开启嘴炮模式。E班班主任大人的说教攻击自从诞生以来几乎可是说是无往不利,难搞如赤羽业最后都被打磨的卸下了满身的戾气而转变为清爽干净的杀气。可以说,目睹自己老师嘴炮失败的这个经历可是十分难得的。


一身戾气扑过来的堀部营让杀老师十分的为难,这个样子撞上来保护也不是不保护也不是……要不让森蚺老师过来挡一下?见识过森蚺那天早上状态的杀老师非常实在的思考着出卖同事的可能性。


说是反应时间其实也就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还没等杀老师思考完到底要不要出卖同事,气势汹汹扑过来的堀部营被不知道从哪里射出来的子弹击中直接倒在了地上。


“看来,我来的还算及时。”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的语气,听到这个声音的森蚺脸色有了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


传进教室之中的是一个非常磁性的声音,是成年男性所持有的淳厚成熟,只凭声音来断定的话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具有成熟魅力的成年男人。几乎是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向了墙壁的破洞的方向,率先露出的是一头火红色的适中短发,身材高大的红发男人进入这个洞时不得不弯下腰。随手扔掉手上发射镇定剂的气/枪,完全露出面容的男子环视一周,触及到那抹显眼的蓝色之后暗金色的眼睛就再也挪不动了。


“我来晚了?”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着那名也在注视着他的长发青年,口中的问题却是交给白的。


“不,时间刚好。”走到场地中间将堀部营抗在肩上的白对着男人打了一个手势“我要先带小营回去了,没想到刚来就要修学还是挺遗憾的。”状似遗憾的摇了摇头“希望杀老师你不会介意小营第一天就休学。嘛,接下来就拜托暗翼先生你来善后了。”


“等等!”震惊的杀老师反应过来伸出触手拍上了白的肩膀,触手融化的爆裂声多少让教室里的人清醒了一点。


“我身上的衣物都是对付沙老师你的物质所特质的纤维。”白嘲讽的笑了出来“你可是连触碰我都做不到,就此告辞,我会尽快让小营复学的。”


没人再去管那个背着人离开的背影,或者说除了杀老师和乌间老师外基本没人去注意那两个人。那个男人出现所带来的冲击太过剧烈,E班的少年少女们不知所措的看着站在那里什么动作都没有人。如果说森蚺和潮田渚只是非常相像的话,那面前的这个人简直…就像是和赤羽业从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这是一个更成熟也更高大的男人,但是那份相同任何人都无法抹杀。而第二次看见这个男人的赤羽业正盯着对方不知道再想些什么,作为对方搭档的潮田渚则在第一时间将注意力扔给了实践课教师,对方今天一天的反常实在是太过让人不安。


“让我留下善后,大概就是在防你吧。”


沉默的对视让暗翼忍不住轻笑了出来,抬脚迈着稳健的步子走向了站在桌边接口处的森蚺。在人面前站定的红发青年毫不掩饰的打量着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长发青年,隔着一张桌子,略高的青年伸出手抚上了对方的鬓发。


“看见久别重逢的老同学你就没有点什么表示吗,亲爱的渚君。”


“那么业君你想要什么?一个热情的拥抱或者是一个更热情的亲吻?”


……他们两个刚才说了什么……不约而同的,E班的各位同学们对自己的听觉产生了非常严重的怀疑。


#感觉似乎看到了很糟糕的事情#


【小剧场】

森蚺:业君你脑子撞坏了吗?第五句台词就是那种东西。

暗翼:撞坏的是渚君你才对吧,你的应答是什么。


赤羽业:谁给他们两个勇气撕逼这种事情的。

潮田渚:完全就是半斤对八两,相互嘲笑完全没有意义啊。


评论(13)
热度(88)
 
 
 
 
 
 
 
 
 
© 百崖__酒爵 | Powered by LOFTER